欢迎巴东县有关人士回到人民的立场上来

againair 收藏 6 346
导读:欢迎巴东县有关人士回到人民的立场上来 巴东县公安局局长杨立勇是有一定水平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在邓玉娇抗暴案受到全国媒体和网民严重关注的情况下,作为正职的局长,他敢于作为新闻发言人出来发表言论,而没有把这个存在很大风险的位置推给副职,就值得广大网民和媒体鼓掌。这至少证明杨局长是个有担待,由于负责,敢作敢当的人。 杨局长在回答邓玉娇是否被殴打的时候,有一句话很发人深省:“正常的人都想得到:优抚医院跟邓玉娇有仇吗?跟邓贵大有亲吗?” 是啊,与邓玉娇无仇,与邓贵大无亲,为什么要打她呢?为什么对她的抗暴

欢迎巴东县有关人士回到人民的立场上来



巴东县公安局局长杨立勇是有一定水平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在邓玉娇抗暴案受到全国媒体和网民严重关注的情况下,作为正职的局长,他敢于作为新闻发言人出来发表言论,而没有把这个存在很大风险的位置推给副职,就值得广大网民和媒体鼓掌。这至少证明杨局长是个有担待,由于负责,敢作敢当的人。

杨局长在回答邓玉娇是否被殴打的时候,有一句话很发人深省:“正常的人都想得到:优抚医院跟邓玉娇有仇吗?跟邓贵大有亲吗?”

是啊,与邓玉娇无仇,与邓贵大无亲,为什么要打她呢?为什么对她的抗暴行为不予认可,反而要逮捕她呢?反过来,我们这些坚决要求无罪释放邓玉娇的网友,更与她无亲,与邓贵大也是无仇,为什么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为这个弱女子而奔走呐喊呢?为什么更有很多的网友和律师宁肯贴上相当数量的金钱,不图名,不图利,更不是要成就英雄救美的浪漫故事,不远千里赶赴巴东,甚至还要冒着一定的人身风险在异乡用实际行动支持邓玉娇呢?一句话,我们不是为了私情私仇,而是为了公理公义。看来,杨局长以及那些打算要判处邓玉娇有罪的人,也不是为了私情私仇,而是为了公理公义了。

很好,既然大家都是要坚持公理公义,不是为了私情私仇,就有了谈的基础。

在这里,我还要向一些比较冲动的网友呼吁,不要认为包括杨局长在内的巴东县警方,从个人感情上,是想置邓玉娇于死地。我们最初了解到邓玉娇案,正是通过恩施媒体对巴东县警方的采访,要求特殊服务、两次按倒在沙发上等反映出案情真相的细节,正是巴东县警方提供的,甚至于巴东县警方还很意外地去搜集了对他们认为的犯罪嫌疑人有利的证据——邓玉娇服用的抗抑郁药物。因为巴东县的警察和官员也是人,有自己的良知,自己的家里也有女性,有的还有自己的女儿,将心笔心,对于那些仗着自己有点权、有点钱,去欺凌弱女子的衣冠禽兽也是深恶痛绝的,对于弱女子抗暴的行为私下里也是认同的,甚至于想开脱的;巴东县的警察和官员还是在红旗下长大的同志,是受到巴东县的父老乡亲养育了多年的子弟,是想保一方平安的,对于那些卖官鬻爵、勾结商贾、鱼肉乡里、徇私枉法的现象也是愤恨的,对于那些逼良为娼、诬良为盗、巧取豪夺,从事不法行业的行为也是不齿的,甚至听到“官员嫖宿幼女”的说法也是想拍案而起的。

想必以上为说的这些,杨局长也能够认同吧,绝大多数网友也认同。大多数网友不能够认同的是,后来怎么就一下子变了呢?“要求特殊服务”等明显的性要求变成了“要求水浴服务”的模糊性要求,带有很强性压迫倾向的“按倒”变成了很具有新意的“按坐”,邓玉娇更被你们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关进了看守所。

巴东县警方说:要忠于事实,忠于法律,很好,这正是我们希望的。我们希望忠于的是全部的事实,终于的是完整的法律,而不是忠于某个领导或者某个班子的决定。后者是很危险的,就比如前一阶段的王帅案,那几个警官是很有些无辜的,他们与王帅也无私仇,说不定还有亲戚朋友和王帅认识,王帅的行为对他们来说,应该还不如偷自行车小贼来得愤怒,甚至于有的警察对官员的官僚主义也是要背后骂娘的。但是他们还是费了很大的精力才找出王帅,不远千里到上海抓他回来,回来后还要被父老乡亲和网上戳脊梁骨,如果不是上级或者某个班子的决定,料想也不会如此。他们也是忠于了一定的事实,也是忠于了一定的法律,结果呢?被某个上级或者某个班子抛出来当替罪羊。要知道,那些作出连良知都不讲,连是非都不讲决定的家伙,既然为了自己的政绩、为了小集团的利益能够牺牲掉一个百姓的自由、尊严和生命,只要需要,也一样会牺牲掉你们的。现在舆论浪潮汹涌,远胜过王帅案卷案,我倒真有些为你们担心。

毛主席说:“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在忠于事实和忠于法律之上,还要有忠于人民、忠于党。因为这是出发点和立脚点。没有了正确的出发点和立脚点,看事实、看法律都会产生偏差,就谈不上忠于不忠于的问题。站在官僚集团的角度上去看,邓玉娇杀了一个官员,震动了一个官场,破坏了一个潜规则,添了一个越来越大的麻烦,当然是可恶之极,当然要受到制裁,当然要关起来,甚至于杀掉。但是站在人民的角度上来看,这个弱女子,不但在一个灯红酒绿的场所,能够洁身自好,而且面对仗着权、钱和暴力要侮辱她的人,愤然反抗,是对女性尊严和人性尊严的最好维护,是对女性沦为娼妓,官员商人淫乱的社会丑恶现象的最好回击,不只是巴东女性的光荣,是湖北女性的光荣,也是新时代中国女性的光荣。站在党的角度上来看更是如此,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从她诞生之日起,就把带领全国人民反抗包括压迫女性在内的一切压迫作为自己的光荣使命,一向鼓励和组织女性起来斗争,红色娘子军的故事流传至今,有很多解放军战士正是喊着“为喜儿报仇”打出了一个红彤彤的新中国,新中国成立后更消灭了娼妓制度,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党与腐败水火不容!”

或者杨局长或者李书记等人,认为人命比天大,说什么邓玉娇也是杀了人,不处理说不过去。对于这点,我能够理解你们的想法,但是我绝对不认同你们的想法,其实你们自己也不认同这个想法。孟夫子说: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人之所以成为人,是因为生命之上还有尊严、还有道义。邓贵大的行为,即便是如你们所说,也是在把邓玉娇作为一个玩物来对待的,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对正常思维女性尊严底线的粗暴侵犯。将心比心,杨局长,以你敢作敢为的性格,我如邓贵大那样两次把你的女儿或者妻子,不,把同是女性的李书记“按坐”在沙发上,并让她陪我去水浴,你是什么感受?

更何况,“按坐”,按的是哪里呢?双手?邓玉娇怎么拿刀的?双肩?邓玉娇怎么刺到他脖子而不是裆部和腹部的?双腿根部还是躯干?那是什么?不言而喻了吧。

人总是会犯错误的,但是,只要改正了就好。我们相信,巴东的绝大多数同志都是好的,巴东司法部门的人员都是有良知的,思想上出于惯性思维出现了一时的误区也是可以理解的,行动上迫于一定的压力出现一时的错误也是可以原谅的,只要你们马上回到人民的立场上来,人民还是欢迎你们的。即便你们现在迫于一些压力,又没有勇气反戈一击为人民立下大功,但是也还是有斗争方法的。比如向现在这样为正义的网友和律师提供方便,比如可以在私下里向人民透露案情的有关证据,比如可以搜集一些以人民为敌的官员的罪证,比如可以对陷害乃至残害邓玉娇的指令阳奉阴违,都是正当的,也是受到人民赞成的,一样是为人民立功,一样是为党立功,一样是对得起自己的良知和子孙后代。人民会记住你们的,你们自己的良知更会记住你们的,等你们给自己的母亲、妻子、爱人、儿女、儿媳妇或者孙子孙女讲自己的人生经历的时候,就可以讲上这样一段:“当年我是为了维护这个反抗强暴的弱女子出了立的,如果不是我••••••”他们都会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你们,并传扬你们的正直和勇敢。如果你们可爱的小孙女对你们说:“爷爷,为什么冤枉邓姐姐的有你?”你们怎么回答呢?


2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