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巴顿朱可夫的故事

巴顿朱可夫 收藏 37 866
导读:[原创]巴顿朱可夫的故事

每个人都回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当然,我也有.



一年之前初中毕业的巴朱考上了高中,但是一个农村家庭,靠耕那两块烂泥地维持生活,能够做到吃饱穿暖已经算是不错了,哪里来那么多钱供他上高中?巴朱大概是天底下最无奈的人了。





于是父亲对巴朱说:“儿子呀,咱家里没钱,高中读一年可是要几千块啊!即便去借,也借不了那么多呀!如果你真的想读书,得靠你自己挣钱读,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好,明天我就去广州打工,自己挣够钱再读书!”巴朱斩钉截铁地说。


第二天一大早,巴朱向父亲要了300块,折了些衣服就上路了。他一边走一边想,不由得陷入了憧憬中,不知过了多久,他乘从的车开进了广州市区,所能看到的是一片繁华的景象,一幢幢高楼大厦,马路上车辆穿流不息,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喇叭声,行人声混杂成一片......


由于巴朱只有初中文化水平,大公司都有将他拒之门外,他只能先做苦力工。听说做泥水工收入不错,他就找了一份这样的工作,可是由于工作烦重,他本来强壮的身子显得消瘦了!建筑工人的伙食水平,我不用说,大家也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可庆幸的是,虽然瘦了一些,但是一年下来连感冒也没试过。


眼看着又要过年了,巴朱的老乡们都领到了辛勤劳动了一年后应得的工钱,正在打点行李准备坐车回家开开心心地过新年,而和他同队的工友们一连几天,都去向建筑公司要钱,可每一次都是白费心机,个个都是两手空空地垂头丧气地走回来!听工友说刚才差点被那些保安打一顿呢!!其实更糟糕的事还在后面,当他和工友们决定最后一次去建筑工公索要工钱时,那里早已大门紧锁,连一个人影也没有了!


这下可惨了,巴朱心想:“身上只剩下那么个几十来块,怎么坐车回家过年,想也白想了!”


当时看见那家公司人去楼空后,巴朱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他跑出去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独自流泪!他这么大一个人是头一次那样伤心,只因为这样一来,就意味着他辛辛苦苦拼搏了一年的劳动成果,在那那刹那间却像止不住似的在脸上滑落下来,一点一滴的洒落在地上湿了一片!真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此时的他心里充满对主座城市的怨恨,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他发誓要报复这座城市,报复这里的人。毕竟他付出太多了,而得到的回报又太少了!!!



过了很久,几个工友才找到他蹲在那个人迹罕至的角落的他,“来!兄弟,咱们买点吃的,喝上两杯解解愁,等喝醉了,就什么也不愁了。”本来巴朱是不愿意去的,可是那几个工友连推带拖地,生硬的把他拖进了附近那间大型超市——“好万家”。


他觉得这是莫大的讽刺,超市里面的货架上罗列出来的高级商品琳琅满目,使人感到眼花缭乱,而可怜的巴朱身上就只有那么几十块钱,那些精美包装的名贵商品,对他来说只是看上去很美,逛来逛去,也没什么收获,最后他是在工友的强烈建议下,买了二斤散装白酒和一些极为便宜的膨化饼干,打算回住处自个儿喝上几杯,可当他走过一个货架时,发现了一枝挺不错的钢笔,一个坏念头涌了出来。当时他暗地里对自己说:“你不是吧!这事人也干?这是小偷的行为。”他刚想伸手去拿,半途又缩了回来,因为旁边的就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字“偷一罚十”!他心里在斗争着!!


这时巴朱又想起了自己曾经发过誓,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报复这座城市和这些城市的人们!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都没有工作人员,头顶也没有摄像头,他暗自庆幸,认为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决定冒这个险,虽然这样,毕竟是第一次出手,难免有点害怕!他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工作人员之后才放开手去做,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干净利落,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进行得那样顺利,他内心在狂喜,因为钢笔已经稳稳地握在自己的手里了。


他把握着钢笔的手缩进了袖子里去,快步走向收银台,越是靠近他的心越是跳得厉害,他感觉到自己的脚在抖,他生怕事情会败露,然而来到柜台前他看见一个年龄相仿的穿着制服的女孩,(应该说是服务员才对)先是对他微微一笑,说道:“先生,请把东西放这儿!”看着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巴朱那颗怦怦跳的心稍稍平静了一些,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巴朱就觉得有些后悔了,收款的女孩正在对商品进行认真细致的核算。


“这些东西一共是5元钱,先生!”她笑着说。巴朱用右手掏出一张5块钱递了过去,接着把那些东西拿了起来,临走前女孩又笑着说:“先生,慢走!”而巴朱只是应付式地笑了一下,便大步大步向门外走去。快要跨出门口时,他的手一下子伸进了袋子里头,被握得暖暖的钢笔滑落下来,准确地落入了袋子里,巴朱刚想长长舒一口气。



几乎是同一时间,超市里响起了警报,门框上闪着红灯,这个时候,巴朱呆了,彻底地呆了,他完全没有料想到这家连摄像头也没有的超市竟然会有这种设备!绝呀!真够绝的!!!


巴顿朱可夫的故事 续编





原来,这家超市为了防止有人趁机偷东西,特意安装了一种感应设备,只要是未付钱的商品一靠近大门,警报系统就会立即响起来!








在眼睛的余光里,他看见一名保安朝他走过来,而周围的顾客也正在用异样的眼光审视自己,有的还在私底下说着些什么,反正不是什么好话。








如果这时的巴朱突然发力,一个箭步冲出门外,保安必定拦不住他。但是他没有这样做,虽然他知道门外挤满了人,只要跑进人群之中,想找到他几乎不可能了。








就在巴朱犹豫的瞬间,后面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先生,对不起!”刚才是我一不留神,把还未核算的东西放进袋子里了,都是我不好,真的很对不起!请你愿谅!”一个女孩说道。








这让巴朱摸不着头脑,明明是自己偷了东西被发现了,她怎么说是自己搞错呢?还一味向我道歉?








两人默默的对视了三秒钟,巴朱终于醒悟过来了。“哦,原来是这样!没关系!没关系!”说这句话时他很勉强地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来!








“先生,请跟我来结帐吧!”她笑得很含蓄。









巴朱走到柜台前把袋子摆了一去,女孩伸手把钢笔拿了出来,在那个感应器上晃了一下,那个显示器上报价是15块。他很爽快地掏出了15块付了账,刚转过身子准备离开,她却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今晚8:00我在公园门口等你!”他很是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








巴朱握着钢笔回到了住处,一把摊倒在床上想。刚才多亏她出手想救啊!不然现在我可能是坐在派出所里了!接受警察的审问了!








过了很久,他突然想起,她已经约好了8:00在公园门口见面,看看钟,已经7:00了。于是他赶紧洗了澡换了套比较整洁的衣服,吃了两块面包就往门外跑了出去。








当他小跑着来到公园门口时,只见她已经先到了那里,巴朱迎了上去。








“晚上好!抱歉,让你久等了!”








“不是还没够8:00吗?我们边走边谈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巴顿,名叫巴朱可夫,今年17岁,你可以叫我巴朱,你呢?”








“哇,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名声显赫的名将哦!呵呵!我呢,姓苏,名珊珊,今年也是17岁,你可以叫我小珊,你的家乡在哪里?”巴朱暗地里想:苏--33,俄罗斯现役重型舰载战斗机,你也不赖。








“我生在粤西肇庆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你呢?”








“我来自湖南株州,我们去珠江边上看看夜景吧!”这里太热闹了!”








“是啊!太热闹了,走吧!”他们一起去了珠江边上。








他们来到了江边,只见两岸的各种灯饰交相辉映,就像陈楚生的那着{有没有人告诉你}所唱的那样,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








“下午那件事,真的要谢谢你,要不然我现在十有八九坐在派出所里头!”巴朱说完悄悄地转过头看了看小珊的脸,白白的尖尖的!红润!








“你还打算回家过年吗?”小珊看着巴朱。








“我很想回去,但是我还没领到工钱,怎么坐车回家?”








“你为什么不主动去讨呢?”小珊不解。








“这说来话长......







“看来,天下最惨的事情在你身上发生了!”小珊说。








“你呢?你回湖南过年吗?”巴朱说。











“我很小就没有了父母,也就没有家,随风儿浪迹天涯,无牵无挂”她笑着说。








巴朱听完很吃惊,原来小珊是个孤儿,于是连忙说:“对不起,让你想起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没有什么的,这么多年来我都独自熬过来了!”








巴朱见状立即转了个话题,“你看广州的夜景多美啊!”说完看了看小珊,只见她那略带微笑的脸。









“是啊!五颜六色的彩灯在闪耀,不夜的城市!这些都是你们这群民工的功劳啊!没有你们的辛勤的劳动,世界上也不可能出现这么繁华的广州市!”








从小珊的话里,巴朱总算找到了一丝心理安慰,他凝望着珠江的夜景,陷入沉思之中。








“对了,小珊,你明明知道是我在超市偷了东西,为什么硬是要说是你自己一时大意呢?”巴朱突然问道。











“这........,反正我就觉得你是个好人,只是一想时想歪才做出这种傻事来,你说是吗?”








巴朱叹了一口气说“是啊!古时候有句话,叫“人穷志短”,这用来形容我最合适不过了!但我保证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


生。”









就在这个时候,江面上突然吹来一阵阵冷风,小珊因为衣服穿得不多,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巴朱见状,立即脱下了自己身上穿的那件外套给小珊披上。








“谢谢”小珊边说边转头看着巴朱,在灯光的映衬下,她看见了一个高大的身躯,他有一头短发和一张略显瘦削的脸,浓眉之下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给她的感觉是诚实、可靠、勤奋、拼搏。她得意地笑了一下。





“对了,巴朱,你的理想是什么?”小珊问。








“我?我的理想是读高中,考军校,你呢?”








“我也想上大学,可是当年初中还没有毕业,就被逼要出来打工了!理想也就成了幻想!”小珊叹着气。








“我们可真是命苦啊!老天爷为什么这样不公平,这样偏心啊!”








江边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最后只剩下小珊和巴朱了。夜深了,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聊了将近3个小时了。








“你明天还要上班,是时候回去休息了,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就在超市附近的小区,你呢?”小珊问。








“我就在超市那幢还在施工的大楼里,我们走吧!”





“嗯!”








两个身影随着江风渐渐消失在那迷人的夜色之中。








巴朱在认识小珊后重新拾起了往日的信心。很快在第三天,也就是除夕,他在一家杂货店里找到了工作,杂货店老板也是外地人,他很看重巴朱,认为他勤劳且诚实可靠,于是让他留下来做临时工,月薪1000元,包吃包住,让巴朱始料未及,这样的大馅饼从天而降竟然把他砸个正着,不,应该说是砸个底朝天才对!他心里有多欢喜不言而喻。








当天晚上他就约了小珊,他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巴朱还破天荒地接过了老板的预付工资,他赶紧去买了一套像样的衣服和一双鞋子,希望能以最佳的形象出现在小珊的面前。








然而当他来到公园门口时,站在那里的苏珊珊着实把巴朱吓了一跳,她全身上下都用时尚的服装武装了起来,实在是太迷人了!其实巴朱的装扮也很让小珊吃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是那种年轻男性所特有的阳刚。








“珊珊,噢,你今晚真的太美了!”








“你也是,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帅的巴朱!”








小珊慢慢地把手伸出,紧紧抓住他们手,漫步在热闹的上下九步行街,他们有说有笑,有玩有闹地,真是让人羡慕!









当他们一起又回到公园门口时,恰恰逢上人们在倒数,农历新年的钟声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响起,珊珊说“我们快来许个新年愿望吧!”说完她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在诚心地许愿,巴朱也跟着她一样闭上双眼,双手合十诚心许起愿来。








这时,天空中绽开了一朵朵五光十色的烟花,它们开得那样的灿烂,把夜空照得得亮了。乐队在一旁奏乐。








“巴朱,你许了一个什么样的愿望?”小珊小声问。








“你很想知道吗?”








“我的愿望是能在新的一年里挣够钱继续读书,考军校。你呢?你许了什么愿望?”








“我在祁求上天,能让巴朱许下的所有愿望得以实现!”









小珊一边回答一边转过头来,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巴朱的脸,不容质疑苏珊珊已经喜欢上巴顿朱可夫了。








而巴朱什么也没有说,过了几秒钟,只见他突然张开那有力的双臂,将小珊紧紧地拥在自己的怀里。小珊微笑着慢慢地闭上眼睛,双手抱紧他的腰部,然后把头轻轻地贴在他的肩膀膀上,巴朱慢慢地扭过头轻轻地在小珊的额头上盖了一个印。








就在这相时候,天空中再次绽放开了那绚丽多彩的花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