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集 出击 第20集 出击 二、工兵学艺

秋林先生 收藏 6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占东东正在给当年若克之死起卦,他对接话的三德说:“三德爷爷,卦上说‘五月鲜花风浪摧,姐妹同枝情续连,水上戎马尘未落,龙飞凤舞行沧田。’这前三句我能解:首句说的是若克奶奶的死因,是死于爆炸气浪。我原来也分析过,若克奶奶全身只有肩上被刺的刀伤不至于致命,但人离卡车只有十米远,正在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东东正在给当年若克之死起卦,他对接话的三德说:“三德爷爷,卦上说‘五月鲜花风浪摧,姐妹同枝情续连,水上戎马尘未落,龙飞凤舞行沧田。’这前三句我能解:首句说的是若克奶奶的死因,是死于爆炸气浪。我原来也分析过,若克奶奶全身只有肩上被刺的刀伤不至于致命,但人离卡车只有十米远,正在地雷爆炸的气浪范围内,再加上一路流血精疲力尽,被气浪一摧油尽灯枯而逝。”小蝶听罢点点头:“和我估计的也差不多,若克全身经脉皆断只能和巨震有关。”

曹羽仿佛还沉浸在当天的惊心动魄中,低头说:“要不是那天若克把鬼子引开,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春瑶,我哪有今天啊。”

成义看着曹羽和三德也回忆着:“那天彪哥和你们俩都像疯子一样,把城封了,杀了全城的日本人……东东,后面的几句呢?”

占东东继续说道:“第二句是说三德爷爷娶了若飞奶奶我就不多说了,第三句说三德爷爷当了一辈子海军退休后还能还应该做番事业,第四句,第四句我可有点说不明白了。”三德接过话说:“看来这卦真准啊,龙飞凤舞是指我和若克、若飞的四个孙子孙女,得龙,晓菲,得凤和得武。”

****************************************************************

因为重机枪都是设在由北向南的车队油箱这一侧,从南回来的车队油箱在对侧,大郅排打了半天那四辆军车没有打爆的。这时别的排都没上手,眼看车队又开远了些,聂排长和强子上阵了,聂排长边说:“你们死心眼啊,这时侯就别抠司机了,打它轮胎嘛。”他们一上手四辆军车都歪在了路上,大郅排被提醒后结果把前面的伤兵车轮胎也打爆了。大郅一挥手,全排士兵端着机枪扫射着冲了过去。占彪看看不放心也提着手枪跟在后面。

车上还不到一个日军小队,挑衅的日兵很快都被歼灭,有几个日兵看上去还是孩子。余怒未消的士兵们围向伤兵车,掀开蓬布往里看着。占彪在后面喊了一声让大郅不要让士兵乱来。可士兵们突然发现一个女兵,胳膊上戴着红十字,看来是个护士。几个士兵一把就把她拽了下来,几下子就把她衣服扒光了。车厢里传来一个鬼子伤兵声嘶力竭的喊声,好像不让伤害那个护士。其实士兵们并没想咋样,只是想羞辱一下总奸污中国妇女的日军,让他们知道自己国家女人被欺负的感觉。

那个日本护士全身赤裸躺在地上,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这时占彪走过来喝了一句:“别闹了!”接着占彪对士兵们说:“鬼子和我们的区别就是他们是畜牲我们是人,都回去吧。”说着,拣起一条毯子扔在那护士身上说了句:“滚回去!”

转过身的占彪边往回走边说:“娘老子的,小日本的女人和小孩都敢来中国撒野……”

第三路的成义来电报了,是小蝶发过来的,这边是小玉收的。她们在电文后面都有自创的电文,说着自己的悄悄话,如果日军截获了电文想破译,这后几句话就成了费尽他们心机的干扰。成义汇报,车队已开过建德离金华不远了,还说看到远处的日军飞机在空投弹药箱。看来是被占彪逼的。

占彪很担心第三路的行动,因为他们很容易与日军相遇,所以他派了谋略过人还能说点日语的成义带队。成义自然要求隋涛和自己排战士换上了日军的服装,自己当上了日军中尉,但他没让柱子排换装雪藏在一个车厢里,以便一旦突然遇到国军时方便出头。

快到晚上时成义来电:“跟上一条大尾巴,12个方盒子。是打是甩?”占彪回了一句让发报的小玉摸不到头脑的话:“祝贺扩编!”一小时后,成义来电:“扩编完毕,金银不缺。”

原来成义率车队开往按第三战区指定的一个村镇,一个小时前还发电核实了一下,没想到车到镇边时发现已被日军占领了,村边公路上还停着一列卡车。这时如果停车日军一过来说话肯定会露馅,成义决定继续向前开,紧贴着日军的12辆卡车开了过去,但让成义大惊的是这个日军车队居然跟着后面开了上来接成了一队。他令隋涛开快一段,鬼子的车也紧跟着快开。

成义在过一个弯道时回头观察了一下,每辆卡车上只有两名司机,而且居然没有警卫部队,看来是把我们的警卫部队当成他们自己的了。前面还有十几公里就是国军驻守的镇子了,如果把鬼子领到国军堆里动手还不如自己解决。

成义动手了,他在车里安排了24名“日兵”,像鸡下蛋一样一对对跳下车分侯在行驶的车队两侧,等最后一对下车后,隋涛马上停车,全部卡车停稳后,后面每辆日军卡车的左右车门几乎同时都跳上来一个端着手枪的人。日军司机几乎没有反抗,顶在脑袋上的黑洞洞的枪口实在是来得太快了。24名日军司机只有5名不识时务被当场击毙。这时隋涛一挥手,排里跃跃欲试的开车“新”手们上岗了。成义问清了日军司机都是工人后,反正车上也没有地方拉他们,我们也不缺司机,便把他们放了。刚入夜,八车弹药,四车大米,五车地雷,三车士兵共20辆卡车浩浩荡荡开进了国军21军146师防区内。电文中的“金银不缺”是指没有阵亡和受伤的。

成义当夜发报:“成功送货到家乡人手中。”这里的家乡人占彪是明白的,146师是川军。

第三战区令146师独立工兵第八营的一个黄营长前来点验这批地雷,老乡见老乡,成义和年方21岁的黄营长一见如故。黄营长是永州工兵学校军官训练班毕业的,已是当时国军中有名的爆破专家,看到这批地雷后黄营长赞不绝口,说相当于国军使用的威力很大但数量很少的4号甲雷,而且体积小多了。

黄营长告诉成义和隋涛:“这批地雷是有区别的,共有四种引爆方法:一种是轻压即爆是炸步兵用的,一种是重压才爆是炸车辆马匹的,可调压力范围在65公斤至95公斤之间。第三种是用绳索拉发的、第四种是电发的都是预埋伏击用的。”隋涛如饥似渴地边听边记,自己的排是工兵排不会埋地雷起地雷哪成。但黄营长叹道:“只怕是这批地雷不能好好派上用场啊。”成义忙问何故,黄营长不无遗憾地说:“现在各部队都调上前线了,我们工兵营没有步兵掩护是很难完成任务的,因为我们要埋设地雷的区域都敌我之间的危险地带。我上次在梅埂带一个工兵排50多人去埋地雷,结果被鬼子发现全排只回来三个人……”

成义想了想对黄营长说:“我们有三个排可以晚撤回去几天,帮你们工兵营把这批地雷埋下去,不然我们冒死跑这么远送雷就太不值了。”黄营长一听大喜:“那可太好了,我听说过你们钢班的传说,个个都是英雄好汉,看你们的装备就能看出一二。有你们掩护我们就不怕了。”隋涛当即接上一句:“我们也可以和您学学埋雷技术。”黄营长起身道:“没问题。我马上向师长汇报去。”

第二天黄营长兴冲冲赶来,轻松地说:“师长同意了,正在制定计划,这几天日军后方有我们的精锐部队把他们的给养线打断了,我们能从容布阵了。”接着他又悄悄说:“你们拉来的八车弹药可为我们师和我们军解决大问题了。你们还有20台车,师长都舍不得放你们走了。”当天,成义率三个排拉进黄营长驻地,临阵学艺,全体恶补了一天,初步掌握了埋雷起雷技术,当然隋涛排学得最认真,这可是工兵的看家职能。

这天下午,占彪接到成义和小峰的电报。成义电文:“前线打得很激烈,日军全靠四、五十架飞机狂轰滥炸并空投物质支援,川军成排成连阵亡,国军步步后撤……今夜涉河于兰溪前下蛋。”小峰电告:“我部现已炸毁两列火车,并于上海附近松江处终于炸断铁桥一座,请示是否返回。”适时正有一群日军飞机在东面天空中飞回上海方向,占彪凝望良久。

占彪打开地图,看到小峰的位置在上海的近郊,其西北不远就是虹桥机场。占彪用手指点着虹桥机场,对围过来的聂排长、强子、刘阳和大郅说:“机场应该说是老虎嘴上的须子,谁敢去拔?所以也应该是他们防备最严密也是最松懈的地方。我们再给酒井中将上点火……”不久,静蕾递给小峰占彪发来的电文:“速侦察虹桥鸡窝,我与你会合,准备明晚炸鸡。”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