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十六章 医病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2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大哥,你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   黄忠正和高顺曹性说着刀法,就听见这么一句话。他的武艺高强,此时的高顺曹性自是不能相比,听着感觉受益匪浅。   “小玲,是你啊。我接着你的信就来了,这么些年,张温对你好么?”黄忠也有些伤感,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又是好些年不相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大哥,你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

黄忠正和高顺曹性说着刀法,就听见这么一句话。他的武艺高强,此时的高顺曹性自是不能相比,听着感觉受益匪浅。

“小玲,是你啊。我接着你的信就来了,这么些年,张温对你好么?”黄忠也有些伤感,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又是好些年不相见。

张信朝着郭图使使眼色,郭图机灵,知道人家一家子团聚,他们在这里碍事,赶忙将高顺曹性拉出了屋子。

“好,夫君对我不错。咳咳……你瞧二郎可是都这么大了,我自是老了。”张氏掉泪说道。

“小玲,你的身体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快躺下来。”看着张氏虚弱的样子,黄忠赶忙将张氏扶到张信的床上,帮着张氏盖上被子。张信自是在一旁帮着黄忠。

“大哥,你坐在我旁边。”张氏攥紧了黄忠的手。

“小玲,身体感觉怎么样了。张温怎么搞的?将你的身体搞成这样!”黄忠有些气愤。

“呵呵,不碍事的,许是前些年有些劳累了,落下病根了。大哥啊,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啊?嫂子好么?”

“你嫂子和我都好,日子是有些清苦,可山里人单纯,也没什么勾心斗角的,人过的舒心。”

“这就好,只要自己开心就成。不要像我家夫君那样成天不是被人算计,就是算计别人。对了,大哥不是带了孩子来吗?那人呢?”

“哦,我来这里,怕你看见他伤心,就留在客栈里了。你不知道,那孩子苦啊!现在都不成人样了。”

提起自己的孩子,黄忠有些伤感。

“大哥怎么能这么想,你的孩子是外人么?我能嫌弃他吗?”张氏有点生气。

“二郎,你让人去将你表弟带过来。”

张信赶忙出去找高顺他们了,屋里就剩下黄忠兄妹两个。

“大哥,你看二郎这孩子怎么样?”看着张信出门了,张氏慢慢的对黄忠问道。

“小玲,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二郎这孩子我虽是第一天见到,可我感觉这孩子聪名,又有文采。在洛阳这段日子经常听的见人们议论他。”黄忠记得张信的话,自是不提张信会武艺的事情。

“嗯,这个我知道。这孩子啊!我是相信将来有这大的出息的。可是大哥说起来你是不相信,我总觉得这孩子很是特别,似乎知道些什么有说不出来。”张氏叹了口气,又说道:“我的身体我是知道的,可能也抗不了多少日子了。生二郎的时候,落下了一身的病根,当年差点就死掉。夫君一直以为是二郎害我这样的,所以自小就不是很喜欢他,二郎也看得出来,也不给他父亲什么好脸色。我曾经试图化解他们父子之间的这点怨恨,可试过很多次都不行。我活着的时候还能护着二郎,夫君看在我的面上也不会为难他。可万一我那天去了,二郎这孩子可怎么办啊!呜呜…..”张氏越说越伤心,终于哭了出来。

“小玲,你这是说什么啊!不是还有我嘛!”黄忠忙开解着张氏。

“原先我是没有办法,可大哥来了,我就有了想法。大哥,要是有一天我真是不在了,二郎这孩子就得靠你了啊。”张氏收收眼泪说道。

“娘亲,我把表弟给带来了。”正说着,张信的声音传了进来,张氏赶忙拧头擦起眼泪。

“娘亲,你怎么哭了,可是身子难受?”进门的张信看见张氏在摸着眼泪,问道。

“这不是见到你舅父高兴么。”张氏撒谎道。

“高兴就别哭,应该笑。娘亲不要哭,二郎看着难受。”张信也有点伤心。

“嗯,娘亲知道。是娘亲的不对,不该哭。”张氏擦干眼泪,展颜一笑。

“黄越见过小姨。咳咳…..”

张氏寻声看去,一个消瘦的小孩正在床下给她跪下。小孩大概有四岁,脸色苍白,还不停的咳嗽。

“大哥,这就是你的孩子?怎么病成样了。”张氏向黄忠问道。

“哎”黄忠叹了口气,很落寞的说道:“这孩子从小身体就这样,看了好多医生就是不曾好。有时候还咳出血来。”

“啊!,黄越快起来,别跪在地上了,过来让小姨看看。”张赶忙招呼黄越。

“舅舅,表弟,可是经常这样咳嗽?晚上睡觉也是止不住?”张信觉得这病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

“是啊!怎么了?”黄忠疑问到。

这下张信确定了,怎么说听起来这么熟悉啊!原来是肺结核。

“舅舅。在南阳的时候,我也见过和表弟这样的病人,可是没看什么医生。自己就好了。”?。

“二郎,你真见过?那怎么好的?”黄忠赶忙问道

“我只是见过,那人将银杏树的叶子摘了下来,熬成水,喝了一段时间就好了。至于还加了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对了,银杏树就是叶子长的像是扇子一样的树。”张信不知道这个时代银杏树是怎么叫法,赶忙解释到。

张信前世的时候,他的爷爷也是肺结核,每天晚上都咳嗽的睡不着觉。那时母亲害怕传染,就给爷爷专门分了碗筷,还用绳子做了标记。当时他们家还不算是富裕,哥哥姐姐也是在上学。农村人去不起大医院,父亲就听村子里的人讲了一个偏方,就是喝银杏树叶熬的水,没想到最后爷爷还真的喝好了。

可自己也不敢真打保票,万一不是,黄越出了什么事情,黄忠还不撕了他啊!所以他就加了那么一句话。

“我见过,我见过。洛阳城里就有,我马上去采一些。”黄忠兴奋极了,没想到在这里把问题解决了。

“舅舅,等等。”

“怎么了?二郎还有什么事啊?”黄忠有些心急。

“呵呵,舅舅你别急。我去给你叫下高顺曹性,他们对洛阳熟悉。顺便再把你和表弟的行李带过来。娘亲说以后你就住我这里了。”张信笑了笑说道。

有黄忠这样强力的武术指导,又是免费,不用还真有点可惜。

……………………………………………………………………………………………..

张信也没想到前世的方子在这个时代也是管用的,黄越自从喝了银杏叶子熬成的水后,果然慢慢的不咳嗽了,脸色也一天天红润了。其实也简单,这个时代没有医院,更没什么西药,靠着现在的中医对于肺结核这种病还真的没什么作用。

黄忠看着儿子一天天健康的身体,自是高兴。每天都是乐呵呵的,还传了张信他们几人自己的箭术,其中就张信和曹性最为出色。高顺则是将黄忠的刀法学了一些,他对弓箭不感兴趣,说是要专精于刀法,分心了什么也学不好。黄忠也不强求他,反而觉得这人实在,不贪多。徐庶和郭图不学这些,对于他们来说,任夫子的课可比黄忠的武艺强多了。不过徐庶硬是在张信的要求下学会了黄忠知道的一路枪法,张信觉徐庶身子骨弱,不要将来还没帮他呢,就先给挂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