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十五章 舅父黄忠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2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黄忠大步的走在洛阳的大街上,已经步入壮年的他走起路来自是龙骧虎步。   自从被老夫赶出家门,他就和妻子隐居在南阳当起了猎户。父亲虽然将他赶出了家门,可是他一点不恨父亲,自己当初选择学武而不是和弟弟一样选择读书,会产生什么后果他早做好了承担的准备。日子虽然辛苦,可夫妻两个相敬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黄忠大步的走在洛阳的大街上,已经步入壮年的他走起路来自是龙骧虎步。

自从被老夫赶出家门,他就和妻子隐居在南阳当起了猎户。父亲虽然将他赶出了家门,可是他一点不恨父亲,自己当初选择学武而不是和弟弟一样选择读书,会产生什么后果他早做好了承担的准备。日子虽然辛苦,可夫妻两个相敬如宾,又生了个儿子,一家子呆在一起没什么牵绊,黄忠觉得幸福。

谁能想到自己的儿子却从小就多病,请了大夫看病,药是吃了不少,可就是不见好。每次听见儿子晚上咳嗽的睡不着觉,自己就心痛。儿子倒是懂事,经常劝他不要为他担心,可自己能不担心吗?那是他身上的一块肉啊!

张温一家子去了洛阳,他也知道的。可是自从他被赶出家以后,张温就看不起他,每次见面都冷嘲热讽的,他觉得受不了,便不想理会他,渐渐的两家也就断了联系。

这次来洛阳,他本是不想给自己妹妹说的。谁曾想碰着个同乡认识他,还将自己来洛阳的事情告诉了妹妹。前几天妹妹托人给他捎话让他过去,说是自己生了第三个孩子,挺聪明的,经常念叨着他,可张温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喜欢这个孩子。兄妹两个也是多年不见了,想着见见面好好说说话。

极小时,黄忠就喜欢这个妹妹。思量半天,黄忠决定去看看这个妹妹和那个外甥。至于张温,自己躲着也就是了。

“这位小哥,可是这张府的?”黄忠到了张府,看见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刚刚出来,赶忙走过去问道。

青年抬起头,诧异的看看黄忠,刚才的声音可是吓了自己一跳。看着满头大汗的黄忠,想来是赶路辛苦。说道:“不知你找张府有什么事情?我是张府的。”

这青年是郭图,他可不知道这是黄忠,张信的舅父。

黄忠心急,也不客气。“我是你们公子的舅父,叫黄忠。麻烦你叫你家公子出来一下,若是公子不在的话,给你们夫人说一声也成。“

郭图一听,这可不得了。人家舅父来了,得请人家进去坐啊。赶忙说道:“原来是您啊,公子在府上。我看也不用通报了,您这就跟我进去了。”忙引着黄忠进去了,守门的家丁一看是郭图引着,也是不敢阻挡。

黄忠被郭图引着,一边走一想着自己的心事。这次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好的医生,虽说洛阳是帝都,可好的医生是可遇不可求的,自己能碰到吗?

“好!高顺再来。”黄忠正想着,忽然听见一阵刀枪碰撞声,本身好武的他一步就超过了郭图向花园走去。只见花园里正有一个青年和一个少年在比试,青年使刀,势大力沉如下山之虎一样,看得出是沙场刀法,出手狠辣。少年使枪,快若闪电如灵蛇一般,隐隐听的见风声。可奇怪的是少年的枪法却和平常所见大不一样,似乎只有刺,枪法中的挑,挡,则很少出现。少年毕竟力气小,没过几招就不行了,可依然不放弃凶狠的向前刺去,就像青年是杀父的仇人一般。青年看准机会,回刀一引,便将少年的枪引向一旁,左手一使劲,那刀画了一个圆就朝少年的脖子砍去。

“小心”黄忠听是刚引他进府的青年喊了一声,不由的撇了撇嘴。原来是郭图他也跟着黄忠走了过来,他看的惊险,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黄忠武艺高,看出青年的刀看起来是凶猛,可里面只有杀气,却没有杀意。自然不会向少年砍去,而且不远处还有一个彪悍的青年在看着比斗,手里紧紧地攥着刀柄,显然是护着二人的,关键时候一定会上前出手,自是不会让少年丧生青年刀下。

这在这时,忽然少年将枪交于右手,左手刷的一声抽出了要上利剑,挡开了青年的刀。那利剑就像脱兔一样迅捷刁钻,忽的朝青年刺去。青年赶忙向后一跃,少年也不追赶,大声的出了一口气,说道:“高顺你的刀法是越来越凶猛了,我都差一点接不住。”

少年自是张信,练枪练剑已经好几年了,现在也能和高顺对上一阵子了。

“公则啊,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和阿福去周瑜那里了么?这位是…”此时他已经看见了黄忠。

“哦,公子。这是您舅父黄忠。”郭图忙趁给张信递毛巾的机会小声的向张信说道。

“哦!什么?你怎么不早说!”赶紧将毛巾撇给郭图朝着黄忠跑过去。

“二郎见过舅父,舅父来了怎么不早说啊!”张信下拜道。

“你就是信儿,你娘说你很聪明,文采不错。没想到武艺也这么好。对了,你的武艺是谁教的?还有你怎么左手使剑啊?”黄忠惊奇的问道。

“舅舅,见了娘亲,你可千万不要说我会武艺的事情,要不娘亲准会生气的。”张信指了指渐渐围了上来的高顺曹性说道:“至于我的武艺则是跟着他们几人学了一些,还有就是自己瞎琢磨了一点。至于左手使剑这个就不能给您说了,这是我的秘密。”

张信的左手比右手灵活这是他有一次练剑的时候很偶然发现的,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毕竟自己得有些绝招将来保命,现在能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高顺。高顺是他除了徐庶以外最相信的人,自是不会说出去的。

黄忠听张信讲完,郑重的说到:“看的出你的枪法是没人教的,可你知道么?你的枪法大有问题。”

“舅舅,有什么问题?您快说。”张信大吃一惊,高顺他们可没告诉他这些。赶忙问道。

“信儿,你的枪很快,在我所见过的同龄人中几乎没有能使的这么快的,可见是下了苦工的。舅舅不用枪,可也知道一些枪法。枪法注重的是挑,所谓枪挑一条线,挑的时候重心在于自己,对敌时如若不对,便可变挑为挡。”黄忠拿起张信的枪做了一下示范,又说:“你的刺固然凶悍,可刺得时候重心已失,等招数用老收回来就很难。不过你的左手剑很不错,虽然舅舅不知道你的剑为什么比你的枪还快,可也能弥补一下你枪法的不足。枪中夹剑,固然是可以出其不意,可若是碰到很能防守的高手,就什么用处也没有,而且很可能丧命。开始舅舅还以为教你的人要害你才教你这样的武艺,还很奇怪。可要说是他们教你的就不怎么奇怪了。”

“为什么啊?舅舅。”张信惊奇。

“呵呵,你看看他们。”黄忠指了指高顺和曹性,“刚才和你比试的青年刀法凶猛却能在关键时候留手,显然顾忌着你,要不然你早就输了。刚才观看的那个青年手里攥着刀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要是想害你能这么样吗?早就在比试的时候害了你了。”

张信这才看到高顺浑身上下利利索索的,头发也没有乱上一根,更别提出汗了。哪像自己满头大汗像是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显然高顺跟自己比试没尽全力,不由得一阵心灰意冷,自己苦练这么些年,却依然没有用。以后拿什么来保护母亲啊!

看着张信落寞的样子,黄忠不由的心痛,毕竟这是自己的亲外甥。拍拍张信的肩膀说道:“二郎啊,你也不要灰心,其实已经很不错了。不是舅舅夸你,像你现在的身手,一般的两三个军卒不会是你的对手。你才多大啊!已经这么了得,将来的成就定时不可限量。怎么,舅舅说了几句,就不开心了,将来怎么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舅舅可知道你的那首诗的哦。”

黄忠低声吟到:“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张信听完黄忠的话,不禁生出一股豪气。

是啊,不管这诗是不是自己盗版的,可是这就是自己的志向,自己要保护娘亲,哪能气馁。武艺不行,可以练可以学啊。可志气没有了,那什么就完了。

“对了,还没有给你们介绍呢!你们都过来。”张信招呼高顺几个都围过来,一个个为黄忠介绍到。“这是高顺,是我在来洛阳时,咱们南阳的老乡魏和魏校尉给我的护卫,这个是曹性……”

黄忠看着张信不由的笑了,这个外甥不错,像他小时候,有股子韧劲。

等张信介绍完,黄忠也和他们熟识了。

“舅舅,你怕是没有见过母亲吧!我这就去请。您先呆在这里和高顺几个聊一聊,顺便指点一下他们。”

“哦,那你快去,我就不去了,免得见着你父亲落得不自在。你放心,说起来抡刀,你舅舅我可是行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