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国家陆军结构与装备发展走向

20世纪,陆军并没有因为海军空军的发展而放慢脚步。相反,在科学技术发展和战争形态变化的助推下,军队发展史上最古老的军种在由单一的步兵向诸兵种合成军队发展的过程中,进行了一系列的革命性变革。在人类社会加速由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迈进,战争形态由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转变之际,21世纪陆军正经历着脱胎换骨的变迁,其编制结构、武器装备有了质的飞跃。发达国家陆军正瞄准新的建设目标,构建新的发展模式。这对兵器装备的发展特别是陆军兵器装备的发展必然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这主要是由于高新技术在军事领域的运用,使陆军在新的世纪将经历一个全新的战略调整和发展阶段,现代陆军出现一些值得关注的重要发展走向。有的是刚刚展现端倪,有的正在试验,有的还处在研究阶段,有的已经出现明显的发展势头,集中表现为“六化”,即数字化、小型化、新概念化、飞行化、系统化、知识化。


一、数字化


陆军的信息化程度增强,融入诸军兵种的联合作战能力将极大地提高。钱学森同志在国防科工委首届科学技术交流大会上指出:2l世纪的战争形式是核威慑下的信息化战争。种种迹象表明,在信息技术的推动和信息战争需求的牵引下,陆军的数字化将成为各国建设未来型陆军的主要方向。

美国陆军是世界陆军数字化的急先锋。从1994年启动“21世纪陆军数字化总体规划”以来,计划到2010年全面实现陆军数字化。陆军先后进行了多次数字化部队演习,规模从排级发展到旅级。英国计划在2008年至2014年,使陆军野战部队全部实现装备信息管理系统。法国计划2005至2010年,所有作战平台包括改进的勒克莱尔主战坦克和轮式装甲车辆,全部实现信息终端。德国已与美、法两国建立了联手发展陆军战场信息管理系统的备忘录,并实现军团级信息系统与美军作战指挥系统连通。俄罗斯、日本、意大利、加拿大都在利用其雄厚的信息技术基础,大力提高陆军的数字化程度。数字化陆军野战部队正成为各国军队建设的重点。

所谓数字化陆军,是把技术、作战理论和编制三者融为一体,利用信息系统把整个战场多维空间变成了一个巨大严密无形的作战网络,实现装备、编制、人员的真正融合。陆军数字化使战场信息共享,不同军种的系统互通,陆军的作战功能扩大。

1.陆军数字化将根本改变兵器装备静态数量指标评估的原则,陆军数字化建设,有望缩短其与海空军的技术差距,特别是武器装备信息技术差距。以往陆战力量的评估主要以坦克、火炮等武器的数量、类型以及部队的数量来确定。未来数字化陆军,不能仅用静态质量指标衡量。因为信息战争中计算机内一盎司的硅产生的效应也许比一吨铀还大,小小微芯片可能产生l+l大于2,《芝加哥论坛报》称,“未来战争中,字节也许会等同于弹药,或比弹药更重要。”原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沙利卡什维利认为,信息技术同陆军新战术和编制结合,会产生一支人数较少,杀伤力更大的地面战斗部队。

2.陆军数字化使陆战兵器装备的层次概念发生了改变,因而也使战略、战役、战术三个层次的垂直关系发生根本变化。未来战场的非线性,常常使战术级部队需要战略指挥,数字化为实现这种灵活的指挥,提供了技术基础。因为,数字化把战场上诸兵种合成部队连成一个整体。坦克、火炮、飞机、军舰等不同装备之间、不同兵种、军种之间形成了性能的融合和作战能力互补,作战力量能以空前的精度和速度实施协同。这就使陆军的远程打击能力在战术范围内瞬时达成战略目的。同时,战术级兵器也能实时满足战略级使用的目的。如在作战运用上,战略指挥可以通过战术C3I系统,随时介入战术层次。陆地战略、战役、战术三层次的作战行动将逐步接近甚至重合。从这个意义上说,陆军许多单个兵器(战术兵器)的发展,都具有战略使用的意义。

3.注入数字化技术的陆军,地面打击兵器的作战效能为之一新。火炮将具有一炮多能的效应,能发射常规炮弹,也能发射战役战术导弹,具有全方位、全纵深、全时空的突击能力,如美军的“十字军战士”。到2010年,人们还可能研制出能释放出制导弹头的集束式炮弹。另外,还可以实现杀伤效能的可控性,如国外正在研制和未来可能投入使用的化学失能剂、高效刺激剂、低能激光器、超级腐蚀剂、特种胶粘剂、化学阻燃剂、反坦克泡沫体、微波武器、碳纤维干扰弹、计算机病毒武器等非致命性武器。其中碳纤维干扰弹和计算机病毒,已经用于北约侵略南联盟的战争。所有这些将为信息时代陆军提供独特的作战手段,使其更便于完成作战对抗、同恐怖分子斗争、平息动乱、缉拿犯罪分子等多种任务。所以各国军界一些研究机构普遍认为,杀伤效能可控性兵器装备将成为2l世纪的陆军重点技术,并由此可能引起新型军备竞赛。

4.陆军数字化使作战机制军民一体和社会化趋势加剧。数字化集中表现为计算机技术和网络技术,这些技术既可军用也可民用,这使未来陆军包括兵器装备的动员,将更多地建立在信息技术的层面上,出现更深层次的军民兼容。从作战机理看,作战很难分清是数字化军队还是数字化平民在实施。因为,支持数字化军队行动的基础是巨大的全球信息系统和商业民用网络,网络把军队和社会连在一起,每一台计算机都可能成为一种潜在武器或作战单元(黑客,也可以叫计算机兵)。从兵器装备动员基础看,数字化兵器装备的发展,很大程度上要在商业市场上发展起来,引进民用商业技术和部件,这将是信息兵器装备发展和动员的重要依托。从操作兵器装备人员的动员机制看,社会信息技术人员(黑客),很可能就是数字化部队的编制成员,而培养和造就适应数字化部队建设及作战要求的兵器装备技术人才,不是陆军乃至军队的专利。


二、小型化


新一轮结构大调整使陆军数量、规模将大幅度减少,在应急作战、特种作战、远程奔袭行动中将更加灵活,更加敏捷。2l世纪,集中领导和管理陆军的体制更趋完美,陆军野战部队的调整大体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实行由“集团军-师-团-营”体制向“军-旅-营”体制转换。其代表性国家有俄罗斯。俄军认为,“集团军-师-团-营”向“军-旅-营”体制的转换还会加快,他们认为“军”既能担负战役任务,又能执行战术任务,应付局部战争和地区冲突,“军-旅-营”体制较“集团军-师-团-营”体制有更多的优点。主要是减少了指挥环节,精简了编制,提高了作战单位的灵活性,许多发展中国家陆军正在效仿这种改革。

第二种情况:实行“师-旅-营”体制的改革调整。其代表性国家主要有美国、英国、法国、日本。其师的结构调整不大,但规模压缩,如美国陆军师的员额由过去的1.8~2万人减少到1~1.2万人,其新组建的轻步兵师的编制员额是1.09万人,比一般的步兵师减少了37.4%。

第三种情况:实行向以“旅”为基本作战单元的野战部队结构转换。正在进行不同形式改革和试验的有美国、日本、法国等国。美军有舆论认为,2l世纪美军将有可能全部撤销师一级作战单位,建立“旅基新型陆军”。新型陆军旅编有5000~6000人,是现役陆军师编制的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但作战能力却超过现有陆军师的水平(试验旅已在美得克萨斯州的胡德堡建成)。日军1996年启动陆军改革,将“师-团-营”体制部分改为“旅-团-连”体制(13步兵师改为13旅)。总人数由7100人减至4100人,法国的“1997年至2002年陆军改革计划”,撤消“军-师”体制,实行9个合成作战旅和2个后勤旅体制。

以上无论哪种类型的转换,都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陆军的规模。由于陆军体制调整和陆军总体规模的更大缩减,进而带来世界军队总额年均缩减1.5%~1.6%。至2030年,世界军队总额可能在1300~1500万人(现约有2100万)之间,还将减少60~70万人。体制编制的变化是军队建设的一种表露,其深层次原因是作战形态变化和兵器装备技术发展的影响。

就作战形态看,阵线分明的线式作战将变成非线性作战,机动战将成为常见的作战形式,陆战场也更多地表现为脱离接触战斗,有区别精确运用力量。这一变化要求陆军机动能力和兵器装备的打击能力能适应远程投送和精确制导的需要,要求陆军规模必须小型精干。这就意味着重型机械化部队的作用下降,而小型精干的轻型部队,包括特种部队和快速反应部队将负有更多的使命。如反恐怖、缉毒、平息暴乱和维护社会稳定等。从这个意义上说,陆军整体兵器设备的轻型化,是未来兵器装备发展不可避免的趋势。

从兵器装备技术发展角度看,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兵器装备为陆军作战部队向小型化的结构调整提供了技术基础。一是陆军兵器装备的信息化、标准化、模块化、多能化,将大大减少靠机械和人员传递信息的部队的编制人员,使陆军武器的操作人员大量减少,甚至无人化。如21世纪新型智能装甲车辆使坦克部队的人员将减少30%~50%。二是兵器装备信息化程度的提高和指挥手段的网络化,为“集团军-师-团-营”体制向“军-旅-营”体制的转化和“师-旅-营”向“旅-营”体制的转换提供了重要变革手段。指挥手段的网络化不仅减少陆军部队体制的中间层次,提高了指挥跨度,而且更有利于小兵团部队甚至单个士兵的指挥控制。反过来看,只有发展网络化指挥手段及其相应的兵器装备,才能推进陆军作战部队体制编制的改革适应作战需求。这也正是发达国家重视陆军数字化部队建设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新概念化


陆军攻击出现全新的作战内涵。随着纳米技术和军用机器人技术的发展,地面作战很可能不再是普通士兵的对垒,成建制的军用机器人之间的厮杀场面已为期不远。

目前,实用机器人正以每年35%的速度增加,而且广泛地应用于军事领域。美国研制的被称为“钢铁士兵”的机器人于70年代末“服役”。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使用机器人进行战场排雷。目前已制造出多种用途的军用机器人。特别是80年代以来,军用机器人向极微型方向发展。运用纳米技术已制造出“间谍苍蝇”、“蜜蜂侦察机”等微型侦察机器人。

机器人在陆军中的发展,并逐渐成为具有全新概念的一代家族,在未来作战中将发挥不可低估的作用。一方面,陆军中将更多地出现由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车辆组成的部(分)队,执行作战和后勤保障任务。随着数量的不断增多,建立完全由机器人组成的兵种也不是天方夜谭。美国国防部在1990年宣布,美国正在发展一支“机器人军队”,并在10年内可望实现较大编制规模。另一方面,陆军战场作战对抗的内涵扩大。指挥机构要指挥自然人,也要指挥机器人,既要考虑传统装备和人员的协同,又要考虑机器人等信息化兵器装备的协同。机器人本身也作为“大脑”、“思想库”在指挥、决策、保障活动中发挥人所不能替代的作用。所以,西方军事研究机构认为,面对未来信息化战场,发展和应用机器人,解决机器人攻防作战,是21世纪陆军作战理论发展面临的重大战略性课题。这实际上是在解决新的意义上的兵器装备对抗问题。


四、飞行化


陆军航空兵将成为陆军建设与发展的重点兵种,陆军的作战运用将进入更加广泛的领域。

陆军在历经徒步行军、骡马牵引、机械化、摩托化运载的变迁之后,已经摆脱地面“爬行”的时代,向空中“飞行化”迈进,从陆军结构和机动作战方式的变化看,陆军正在向空中转移。

首先,陆军航空兵已经成为大多数国家陆军的主战兵种。美国在“空地一体战”作战理论的指导下,80年代初就将陆军航空兵正式定为陆军的主战兵种,建立了军师两级陆军航空兵部队。现有的十个现役师全部编有师属战斗航空旅,陆军拥有直升机总数达8000多架,占美军全部飞机总数的50%,平均每万人拥有114架直升机。前苏联在70年代末认识到加强陆军航空兵建设对促进陆军发展的重要作用,建立了集团军属陆军航空兵团和师属直升机大队。目前,俄罗斯正在原苏联基础上,进一步调整陆军航空兵结构。法国在1985年对陆军航空兵进行了体制改革,组建了以直升机为主体的空中机动师和反坦克直升机师。英国的陆军航空兵正瞄准21世纪陆军作战特点,扩大规模。据统计,德、英、法、日、俄等陆军航空兵升直机各占全军飞机的30%~42%,平均每万人拥有直升机都在22架以上。印度陆军新建的“平原步兵整编师”和“山地整编师”,都编有直升机分队,编有直升机315架。台湾陆军拥有直升机约200架,并组建了陆军“空中骑兵旅”。有关研究机构认为,21世纪将是陆军航空兵激增的时代,直升机部队将普遍达到或超过陆军其他部队总量的50%。这就是说,直升机将更频繁地应用于战场,陆军航空兵部队在陆军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

在体制编制建设上,军事发达国家陆军航空兵建设和发展趋势是,进一步加强军师两级的陆军航空兵编制,使其在陆军中所占的比重更大,同其他兵种的结合更加紧密。美、英、法、德、日等国在军师两级已编有陆军航空兵旅、团或营的基础上,为了适应快速反应和机动作战的要求,正在加强集中编组的陆军航空兵部队的建设。

其次,世界军事强国正在充分利用高新技术,强化直升机功能,以适应作战和陆军结构变化的需求。从发展趋势上看,一是提高飞行技能。通过开发先进的引擎技术、旋翼技术,飞行速度将由目前的300km/h提高到约500km/h,续航时间也将超过3h,并具有更可靠的贴地飞行能力,极大提高了飞行性能;二是研制先进的夜视系统和跟踪系统,增强全天候作战能力。通过配备更加先进的夜视系统、目标截获或跟踪系统,使直升机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三是应用新材料,改进防护和救生系统,提高抗毁能力。特别是使用隐身技术,提高隐身性能和生存能力;四是发展新型武器系统。通过开发毫米波技术,研制新型火控雷达和导弹,同时研制新型火控系统和完善机载信息处理系统,提高直升机空战和反坦克能力,以及使用战场信息的能力;五是完善航空电子系统。建立生存、传感、通信、攻击、侦察等多个模块式决策辅助系统,实现目标捕捉、飞行控制、火力攻击一体化。军事发达国家已经开发研制成功21世纪即将装备部队的第三代直升机。如美军RAH-66“科曼奇”、俄罗斯的卡—50和卡—60,以及德、法联合研制的“虎”式和欧洲直升机公司的EO1650的新型双发动机直升机等。

隐形性能好、自动化程度高、飞行速度快、续航时间长、集攻击和侦察于一身的新一代攻击直升机的发展及其在陆军航空兵部队规模的扩大,将使陆军作战能力发生历史性变革。主要表现为:

1.增强陆军的机动能力。由于大量直升机进入陆军,发达国家的陆军野战部队将实现机动“三部曲”,即依靠坦克、装甲车辆为主的步兵机动,自行打击和支援火器的机动和以直升机为支柱的立体机动。陆军在信息化战场与诸军兵种联合作战,其兵力、火力机动的能力提高20%~30%。

2.增强陆军的立体冲击能力。国外试验表明,直升机与坦克的静态战斗效能比为1∶19。尽管这还是一个试验数据,但可能使一个1万人的空中突击师相当于3~5个机械化师的战斗力。特别是在处理突发事件和应急作战行动中,陆军特种部队反恐怖行动将借助陆军航空兵显神威。

3.增强陆军的综合保障能力。直升机将为陆军提供更有效的侦察、电子对抗、炮兵校射、空中布(扫)雷、战场补给以及空中通信、空中指挥等保障,使陆军与诸军兵种的作战协同更加完善、连贯、有效。


五、系统化


“单兵作战平台”改变了传统士兵武器的构成,作战效能出现历史性的飞跃。

未来陆军兵器装备系统化不仅表现在陆军大型兵器装备上,而且表现在士兵兵器装备上。从外国2l世纪陆军单兵装备研究规划及其成果可以看出,2l世纪的士兵兵器装备正在突破传统模式,向集火力、机动、通信、防护为一体的“单兵作战平台”发展。一些国家正在研制和装备这类作战平台,并有大力发展之势头。包括整体式头盔系统、武器系统、电脑及无线电通信系统、服装温度调节系统和生存系统等。如美国的“21世纪地面勇士计划”、法国的“先遣战斗士兵”、英国的“未来士兵战斗系统”、俄罗斯的“巴尔米察工程”等。连澳大利亚也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称为“温杜拉工程”。单兵作战平台的发展,预示2l世纪士兵使用的兵器装备将发生历史性的飞跃。

其一,士兵的打击能力得到了增强和扩展。“单兵作战平台”除采用了新技术改造士兵手中传统枪械外,还将发展新型步榴枪系统、智能枪、激光枪。由于现代光电技术、微电子技术、激光技术的运用,采用准量缺口,目标“三点一线”传统机械的瞄准方法模式将被打破,这将大大提高士兵兵器的打击精度。美军通过技术创新,获得了改善传统士兵武器质的飞跃。理想的单兵战斗武器(OICW)将用于取代现行的自动步枪和枪挂式榴弹发射器。这种装备采用双枪管上下排列方式,上管发射20mm榴弹,下管发射5.56mm枪弹。其作战效能比M16A2提高了100%,500m距离对点目标命中率为50%,1000m距离对点目标命中率为30%,堪称单兵武器的核心系统。由于数字化使不同作战平台信息互通,从而将士兵可以控制的地面兵器扩展到海、空作战兵器,士兵的作战空间向立体发展。

其二,士兵的生存能力将极大提高。历史上从有了军队以来,士兵的生存问题始终步履维艰。“单兵作战平台”装备使士兵的防护能力进入“刀枪难入”的境地。美军新型的士兵军服能有效地对付液态、气态及雾化生化毒剂及弹片的攻击,对核、生、化污染的防护时间长达36~48h,防弹衣可抵御10m距离小口径步枪子弹打击。法军的“系统化战斗员”不但有三防功能,还有空气调节和隐形功能。

士兵兵器装备系统化的发展,使士兵地位职能发生变化。在陆军的作战历史上,士兵从来都是被指挥的对象和执行作战命令的最小单位。随着士兵“单兵作战平台”的发展,战场上的单个士兵将不再是简单武器的操纵者,而是能携带现代化信息兵器装备的“指挥平台”。美军研制的21世纪单兵计算机和无线电通信系统,其尺寸仅比信用卡略大一点。一张电台卡片,一张计算机处理器卡片,依靠这种计算机和无线电通信系统,士兵之间,士兵与坦克、装甲车、飞机、军舰等装备操作人员之间能够相互通信。士兵将战场情况及时反馈到不同军种和陆军指挥机构时,又遵照指挥中心的指令有效地控制相关的武器装备,这在很大程度上完成了一定的指挥职能。西方发达国家的军事研究机构认为,2l世纪的士兵将不再是简单的“地面人”,而是带有指挥、协调、保障功能的作战单元,是战场C4ISR网络系统的节点。因此,各国军界有识之士断言:发展2l世纪的“单兵作战平台”不仅是陆军全新的作战手段,也是提高兵器装备整体效能的战略性课题。


六、知识化


加速培养适应信息战需要的人才,陆军趋于职业“白领”军队。

展望21世纪,世界陆军高新技术装备将更加密集,要求其成员的知识化程度极高。那种认为陆军是“低技术军种”的传统观念将成为历史,陆军兵器装备的技术水平将建立在知识型人才基础之上,这主要表现在士兵和军官的人员群体及训练改革上。

一是知识型士兵。“知识型”士兵是“知识型”陆军的基础。士兵要有科学文化知识,要具备一定的技术、战术专长。甚至要有战略、战役意识。这不仅是未来作战特点的要求,也是士兵兵器装备发展系统化的要求。如美军获得学士学位的16万人中,很多是士兵,陆军部队的总体文化水平较高。目前,世界相当数量的国家正在根据未来陆军的发展,制定士兵新的知识标准和通过职业化来保持知识型士兵在陆军中的高比例。因为培养士兵熟练操作高新技术装备进行作战的技能,需要长时间的磨炼和知识积累。只有延长那些技能高超士兵的服役时间,才能保留战斗骨干,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今后,改革传统兵役制度,建立职业化陆军将更加普遍。

二是知识型军官。面对核威慑下的信息化战争,陆军的各级军官,除了精通作战理论外,还要有丰富的高科技知识和通晓高技术武器装备的能力。为适应这一需要,发达国家陆军通过信息战教育及训练加速培养知识型军官。1995年6月首批16名信息战军官从美国国防大学信息战与战略学会毕业。1996年7月,又有32名学员毕业。俄罗斯在中等军事院校开设专门的课程,培养信息干部,高度重视陆军信息战和信息战人才培养问题。

三是实施知识型陆军训练改革。为此,军事强国十分重视利用高新技术改革陆军部队训练,特别重视模拟实验室的训练。美陆军为营造逼真的战场环境,成立了“早期进入战斗实验室”、“纵深与同时进攻实验室”、“乘车战斗空间实验室”、“徒步战斗空间实验室”、“战斗勤务支援实验室”及“战斗指挥实验室”等6个“战斗实验室”。把战略战术思想与装备技术、编制融合在一起,对新型陆军部队的战法、训练以及军官与士兵的培养进行了全方位的深入模拟研究,探讨了2010年后的陆军的概貌。其中,探讨信息战战法是训练和试验的重点,陆军国家训练中心和美国兰德公司进行了多次大规模信息战模拟学习,取得了突破性研究成果。这一发展走向预示:先进的陆军训练兵器装备,特别是模拟训练兵器装备将在陆军兵器装备发展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