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少年持刀强奸同校女生 自称跟电视学作案

gaowei200 收藏 4 119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2_26149_9326149.jpg[/img] 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   中新浙江网5月22日电 (海南)万宁一15岁少年因没钱消费产生抢劫念头,精心准备了作案工具蒙面罩、黑眼镜、水果刀等。在蒙面持刀抢劫、强奸一名15岁女孩后,少年疑犯假称用手机拍女孩裸照,威胁女孩如果报案就在网上传播其裸照。   万宁警方接警后迅速出击,仅用10多个小时就破获这起恶性抢劫、强奸案,抓获少年疑犯阿武。   母亲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



中新浙江网5月22日电 (海南)万宁一15岁少年因没钱消费产生抢劫念头,精心准备了作案工具蒙面罩、黑眼镜、水果刀等。在蒙面持刀抢劫、强奸一名15岁女孩后,少年疑犯假称用手机拍女孩裸照,威胁女孩如果报案就在网上传播其裸照。


万宁警方接警后迅速出击,仅用10多个小时就破获这起恶性抢劫、强奸案,抓获少年疑犯阿武。


母亲报案


女孩上学途中遭抢劫强暴


“我女儿被坏人强暴了,她才15岁,以后她怎么做人啊!请求公安局抓住坏人,为我可怜的女儿伸冤!”5月12日下午4时,一名妇女带着一位哭泣的女孩来到万宁市公安局报案。该女孩当天在上学途中,被一名持刀蒙面男子抢劫、强奸。案发后,女孩回家向母亲哭述自己遭强暴的经过。


据了解,女孩名叫阿芳(化名),15岁,在万宁某镇一所中学读初二。据受害人介绍,她在上学途中,被一蒙面男青年持刀挟持至东线高速路涵洞附近的树林墓地里实施强暴,并抢了她的自行车及5元钱。疑犯年龄十五六岁,皮肤略黑,脸型略长,穿短袖T恤和蓝色校裤。


警方侦查


一辆赃车牵出作案疑凶


案件引起了万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符平的高度重视,立即指示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叶必平组织万北片精锐刑警侦查破案。警方在案发现场找到疑犯丢掉的眼罩及捆绑受害人的尼龙绳,在全镇范围里布控、追查被抢粉红色自行车的下落。


5月13日上午6时,犯罪嫌疑人将抢劫得手的自行车以15元的价格卖给一家收购站。据查,卖赃车的是案发地附近某村15岁的少年阿武。上午8时,警方将正在一间电子游戏厅里打游戏的犯罪嫌疑人阿武抓获。“就是他,扒了皮我也能认出他!”在万宁公安局刑侦大队,受害人阿芳指认疑犯阿武时泣不成声。起初百般抵赖、拒不承认的阿武,被阿芳愤怒地指认后,对抢劫、强奸的事实供认不讳。


在警方审讯中,阿武还交待了另一起抢劫未遂案件。5月10日上午,阿武也在同一地点持刀挟持某中心小学一小女生实施抢劫,因该小女生机敏灵活而逃脱毒手。


据了解,少年疑犯阿武与受害人阿芳同在一所中学上学,但两人并不认识。南国都市报记者采访该校时,校方承认学校对学生管理不到位,与家长缺少沟通,今后学校将吸取这次事件的教训,加强在校生的法制教育,紧密联系学生家长,做好预防工作。


疑犯自述


作案手段从电视里学


据警方调查,案发当天下午1时50分许,受害人阿芳与堂姐及同学陈某一起,骑两辆自行车去上学,途中,阿芳的自行车坏了,堂姐及同学陈某合骑一辆自行车去学校,阿芳自己推车往学校走。走到东线高速路涵洞时,早在路边树林中守候伺机作案的阿武看到阿芳一个人,就冲到阿芳身后,将水果刀架在阿芳的脖子上,逼着阿芳向路边的树丛中走去。当时,阿武眼睛上蒙着灰黑色的眼罩。


阿武将阿芳拉到树林中的一片墓地,将眼罩拿下丢在地上,然后戴上一副墨镜,在地上捡起一条尼龙绳将阿芳的双手反绑在一棵桉树上,并脱下自己的长裤把阿芳的双脚绑在桉树上,然后提出要与阿芳发生性关系,阿芳挣扎反抗。最后,阿武持刀威迫,拳打掌掴,将阿芳按在地上强暴。事后,阿武拿出手机假装拍照,威胁阿芳说,如果敢去报案,他就将这些拍下的裸照放到互联网上传播。阿武摘下墨镜时,阿芳记下了疑犯的嘴脸。最后,阿武抢走了阿芳5元现金及自行车。“我是从电视里学的,那些人都是这么作案的。”5月21日,在南国都市报记者与阿武的交谈时,阿武的话令人吃惊:一名15岁的少年,在作案前准备充分,备有水果刀、眼罩、墨镜等作案工具,作案手段凶狠老练!“我的手机没有照相功能,我是怕她报案,就假装拍照,发出啪的声音,就是吓唬她不让报警。”阿武告诉记者,他原本是想抢劫,看到女孩长得漂亮后,就强暴了她。


父母悔恨


光顾打工养家疏于教育孩子


在押于万宁看守所的阿武告诉记者,他是万宁人,今年读初一,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头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哥哥跟他同校,今年上初三,姐姐在广州打工。


阿武告诉记者,为了挣钱养家,他的父母很早就到广州打工,平时是60多岁的奶奶照顾他和哥哥的生活。没人约束阿武了,阿武变得无心向学,只要有空就偷偷去打电子游戏机。从初一下学期起,阿武只上了2周的课,便开始旷课不再上学。“爸爸妈妈不在家没人管我,我感到很孤独,其实我很羡慕那些能和父母住在一起的同学,一家人幸福生活在一起多好呀。”阿武一脸失落地说,他经常在电子游戏厅里打游戏七八个小时,没人管他,因没钱玩游戏和消费,他就想到了抢劫。


21日下午,记者来到阿武家,见到了阿武闻讯回家的父母告。阿武的父亲老文说,他2003年到广州打工,2年后妻子也到了广州,他是一名木工,妻子则在厂里当工人。记者看到,阿武家里刚修建了2间新瓦房。老文说,这是他们用多年打工存的钱建的房子,这么多年,全家人好不容易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了,没想到小儿子却走上犯罪道路,他们后悔不把小孩子带在身边管教。“我们家里很穷,要外出打工才能养家,我们夫妻一年多才回家一次。孩子独自在家,我们只是拼命地挣钱养家糊口,根本无暇顾及孩子的教育,况且我们也是身不由己,一边是养家,一边是孩子的教育,孩子做了犯罪的事,是我们父母失职!”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