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一章 反应

李天骄龙 收藏 16 1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山西。中条山。 中条山位于山西省西南部,因居太行山及华山之间,山势狭长,故名中条。它屏蔽着洛阳、潼关和中原大地,拱卫着西安和大西北,瞰视着晋南和豫北,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山体东北—西南走向,长约160千米,宽10 ~15千米。海拔1200~2300米,相对高度8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山西。中条山。

中条山位于山西省西南部,因居太行山及华山之间,山势狭长,故名中条。它屏蔽着洛阳、潼关和中原大地,拱卫着西安和大西北,瞰视着晋南和豫北,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山体东北—西南走向,长约160千米,宽10 ~15千米。海拔1200~2300米,相对高度800~1500米,北坡陡峭,南坡缓倾。

被誉为“常胜将军”、国军“五虎上将”中唯一一个非黄埔系出身的卫立煌,自从得到孙蔚如三万多名“关中冷娃”的加强之后 (历史在这里发生改变,原本1938年7月才过黄河,由于李华雄的运作,提前入晋。) ,在与阎锡山、傅长官协调之后,第二战区的中国军队北起绥远河套地区、沿黄河吕梁山直至中条山的十余万人向自己当面的日军发起反攻。

中条山的一带主要是日本步兵第20师团。就在孙蔚如刚刚占领中条山西端的永济(旧蒲州),3000多鬼子们就从运城杀到了。永济是晋西南名城,紧靠南北走向的黄河,与风陵渡成南北直线,是守护风陵渡的前沿要塞。

黎明,日军十几门大炮同时向永济城外的中国军队东原阵地开火,9架飞机盘旋着投掷炸弹。从中条山下的西姚温到黄河岸边的永乐庄,中国军队20多里的防线上火光冲天,硝烟弥漫。从鬼子开始攻打永济到占领足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在中条山的其他各个战线上,卫立煌领导的各部队,有的主动出击,有的积极防御,把20师团死死拖在中条山。进攻怕被断后路,撤退则前功尽弃,20师团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

退守吕梁山中的残存晋军,在委座的一再严命下,终于也进行了有限的反击,但是被109师团,碰了一下,立即退守。也总算发挥了点作用。

傅长官,当初在忻口会战后,仅以不过两个旅的残兵死守太原,成功掩护了卫立煌、孙连仲、王靖国、陈长捷等部安全转移。日军虽侵占了太原,但也死伤惨重,无力继续南犯。1937年底,傅长官受任第2战区北路军总司令,所部35军扩编为二师一旅,移防晋西北柳林镇。由于和前辈们过从甚密,为阎锡山所不容,攻击傅“把部队带赤化了”, “35军已成为七路半了”。并密电委座,提出要将傅作义撤换。委座处于制衡阎锡山的考虑,不仅没有撤换傅长官,反而提升他为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二战区北路军总司令,傅从此摆脱了阎锡山的控制,返回绥远。他设长官部于五原。(此处把原发生在38年底的事件,为了方便提前了7个月。)傅长官接到委座出击命令后,不顾部队还未整训完毕,立即奇袭包头,大同各地日军调集重兵反扑。成功完成牵制任务后撤回河套防区。


北平。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寺内寿一,最近可谓不仅仅是恼怒,从内心深处渐渐涌动着一股让他感觉可耻的。以关东军混成第3旅团在运出途中 “失踪”为起点,河北津浦线和平汉线相继被截断,严重影响徐州地区的各部队作战。原本通过陆路运输的物资只能改走海路,可是西尾指挥官报告说没有得到所谓通过海运的物资。接着是第1军司令部被袭击,好在已经和108师团会合。再就是海上两个师团莫名奇妙的失踪。然后是山西绥远的支那军队疯狂地反攻,虽然很快控制,但是有限的兵力也被死死的拖在那里动弹不得。徐州地区的会战让本就不多的兵力,更加单薄。如果不尽快打通运输线,近30多万帝国陆军的命运就很难说了。可是自己现在根本没有兵可调。几次试图打同铁路的努力都失败了。在联想到前段时间的机场接连被炸,那种恐惧更加强烈的涌了上来。更让寺内寿一不能理解的是,一个台儿庄,区区一万人的胜利,委座都能吹到天上去。为什么在河北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委座连个屁都不放一个?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巨大的阴谋不成吗?

这个问题不仅仅困扰寺内寿一一个人。整个日本大本营都陷入不知所措的惊慌之中。陆军何海军相互指责、谩骂,陆军内部不扩大的呼声越来越高。

“陆相阁下,我认为…”身为参谋次长多田俊继续他那不扩大的战略,杉山元此刻一句也听不进去。不是他不想收兵,而是天皇的震怒以及大日本的颜面,如果自己主张收兵的话,恐怕陆军再无出头之日。

“多田君,你认为帝国现在有可能收兵吗?”杉山元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多田俊。

“阁下,我知道这对帝国和陆军都是难以接受的。可是帝国军队在支那面临前所未有危机。如过久拖不决,陷入长期持久作战,以帝国国力将难以支撑。另一方面,从目前还不明朗的种种匪夷所思的怪事来看,我认为俄国人不仅从物质上大力支援支那,而且非常有可能已经直接出兵。否则,以支那军队的战斗力不可能迫使帝国军队限于如此军面。”

“多田君,”杉山元已经不耐烦了。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俄国人已经出兵。”杉山元制止刚要开口的多田俊,“虽然我也不能解释最近支那出现异象,但是不论从俄国国内,还是关东军方面的的情报,都没有俄国出兵的迹象。我们如果现在收兵,帝国、天皇还有我们陆军将会成为世界的笑柄。所以我们只有继续增兵,给支那施加更大的压力,迫使他们接受帝国的要求。从而为帝国争取体面的退出支那。”

“……”多田俊知道自己的努力也许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但是自己必须发出这种声音,争取让更多的帝国政要,明白这场战争会把帝国拖入无底的深渊。


武昌。委座官邸。

“哦,文怡来了!坐!”委座看着这个风姿绰约“代表”,含笑招呼。

“委座好!夫人好!”王文文笑容可掬,一身浅色丝质旗袍,清新亮丽。令人眼前一亮。

“文怡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夫人上前挽住王文文的手臂,“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在家里不要这么客气!你要在这样,我可真生气了。”

王文文笑而不语。

“夫人,我这次来还真有公务。”说完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委座。“这是38军的战报。”

“是吗?”委座接过战报脸上的笑容凝结了。“怎么,”委座发现自己失态,硬生生的把“会这样”3个字吞了回去。

“委座您看到的千真万确!目前我38军取得巨大战果。但是出于保密和迷惑如军的原因,还是希望不要进行公开宣传。此次取得如此战果,完全源于委座运筹得当,兄弟部队将士用命。否则,就算10个38军也不可能有如此战果。”王文文恰到好处的恭维。

委座对这份战报的真实性并不怀疑,军统和徐州前线的报告,基本能够佐证。令委座吃惊的是,38军的进展太快,完全可以用神速来形容。他们是怎么把那些杂七杂八部队统一到自己的麾下?他们的这套本事比自己的老冤家们还厉害。看来有钱还真是好办事,是不是….

“委座,这是陈公让我交给您的!”

看着500万美元的支票,委座真是犯困塞枕头、怕热下冰雹舒服极了。

“另外还有价值200万美元的物资正准备通过安南运到国内”王文文在委座的兴头上又火上浇油。

“海外华侨的拳拳爱国之心,感人至深!感人至深啊!”委座此话出自真心。这些华侨们,有钱掏钱、有人出人。委座突然想到,那些为了修建滇缅公路死去的那些人中的华侨子弟们,眼眶也不禁有些潮湿。

“告诉振起(李华雄的字),取得如此胜利我深感振奋。着国防部为38军拨款20万大洋,以资鼓励。再拨10万大洋作为阵亡将士的抚恤。”对于这支从未拿过国府一分钱,却做出如此战绩的部队,委座心里也有了那么一点愧疚。“另外,授予李华雄一级青天白日勋章,其他有功将士让他报上名单。”

“我代表38军全体将士感谢委座勉励。不过钱就不用了。现在国家用钱的地方太多,恳请委座收回口谕。”王文文一席话正好搔到委座痒处。

“文怡就不要推辞了,”夫人恰到好处的出现,“这也是国府对38军全体将士的肯定何人可。知道你们不缺钱,怎么用在你们。对于像你们这种不计得失,一心报效国家的将士们如果国府不奖励那么还谈什么奖罚分明?”夫人一席话入情入理,自己的姿态也做到位,再推辞就是过犹不及。

“达令,我有种感觉,他们还会给我们带来更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夫人从窗户看着楼下款款而行的王文文,轻轻地对委座说。

“希望不是震惊吧!”委座转过身,又拿起战报,再次仔细的观看,边看边轻轻地摇头。

不论是惊喜,还是震惊,李华雄都没有时间思考。他要在河北南部全力以赴为香月青司布下一张恢恢天网,围而歼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