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刘区长您找我?”张量保持着一贯的恰到好处的谦恭。

“刘主任,你在我身边工作多少年了?”刘远洋或无心或无意的问话,让张量心中咯噔一声,“五年了。”

“你是知道的,我很欣赏你的才华,也很器重你。最近我听到一点风言风语,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刘区长,我,您是了解的,您放心,我会注意自己的言行的。对了,刘区长,现在前方打仗,特区有刚刚纳入战时经济。正好,李副主席也在,是不是和部队的同志们沟通一下,也好确定我们下一步工作?”张量感到从未有过的危机感正在向自己袭来。行动必须立刻开始,否则真怕夜长梦多。

“好。你安排一下!

张量出去之后,国安厅厅长黄建军从里屋转出来。“看来他们要按耐不住了。”

“是啊!”刘远洋突然感觉到身心疲惫,一股莫大的空虚感占领了他的身体。难道金钱的力量真的这么大吗?可以让多少才华横溢、有大好前途的人,不顾身家性命的据为己有。刚开始他对黄建军的报告持怀疑态度,毕竟他自认为还是非常了解张量的,准备作为自己的接班人着力培养,可是刚才张量的表现真的击中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刘远洋不禁陷入沉思。现存体制,选拔官员,权力来自上面,确切地说来自上面的一把手。推荐、考评等等更是流于形式,基本上是靠官员的个人好恶以及平衡各种关系来决定。每个领导都有个人的好恶,身边的人是他们接触最多的,对他们也是最了解的。更容易投其所好,见缝下蛆。久而久之自己也就适应了。这就是为什么机关好做官。随便放下去就是县长乡长。几乎每一级班子,都是一把手拥有绝对的权力。人、财、物大权独揽一人说了算,单位所有的事情都围着一个人转。其他人想实行集体领导,那就是想染指着稀缺的权力,就是搞不团结,就是搞意识形态。只有在需要追究责任的时候,才实行集体负责,其实质就是无人负责。

谁都知道失去监督的权力是危险的,可是怎么监督?监督部门、监督方式一大堆:纪委、监察、纠风办,人大、政协、检察院;上、下、左、右、内、外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人民监督,不一而足。可是到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是:十羊九牧反无牧羊之人。即便是每个监督都是有效的,那么,谁来监督那些监督的人,那些监督负责监督的人的人,谁又来监督他们?

你想举报单位的领导,负责任的说,即使你把他扳倒,也再无人敢用你。哪个领导喜欢身边有你这么一个人呢?你就成了小人、鸟人、不受欢迎的人。最后你没有朋友,没有同事、没有伙伴。整个社会都会努力把你边缘化。其实对于一个个体来说,社会对你就意味着这些。

刘远洋越想越烦躁,在房间内几近暴走。

“再给他一次机会,希望他会珍惜,毕竟他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李华雄痛惜的和已经秘密回到特区的武定国说。

“他的确是个人才,但是,我就怕他自己心魔太重,难以自拔啊!”武定国摇摇头无奈地说。

“你说,如果没有这次突变,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李华雄楞楞的看着某个不存在的点。

“叛乱应该不会,”武定国考虑了一下,“但是,贪污腐败、作奸犯科则是肯定的!一个人对金钱权利的迷恋在任何时候都很难改变。如果整个国家的体制机构的设计,像超市里面的收款机那样让一个人想犯错误无从下手,那才是合理的。可是纵观当今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做得到。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强调自觉自律,而世界上真正能够做到慎独的人少之又少。这些人哪个也不是庸才,可是人的才华是中性的。它和造福与危害都是成正比的。所以说人有德无才,一般会得善终;而有才无德之人多数都不会有好下场。他们死不足惜!”

“可能是我们太过在意,大家都是同时代的人这一条了。很多事往往心慈手软!”李华雄的眼光恢复了神采,但是武定国从中感觉更多的是一种冰冷。

“其实,”一直低头沉默不语的徐鹏雄抬起头,“在突变之初我就提过,在特区实行严格的军事管制,建立强大的内部监控情报系统。远洋和你有这样那样的担心,现在看来非常时期还是应该用非常手段。”

“鹏雄,看来你是对的!”李华雄无奈地说“我真不想把特区变成一个军警遍地,特工充斥的地方,那样实在太恐怖了。我也知道非常之时行非常之法的道理。我是担心这样发展下去,如果控制不好,那会酿成极为严重的恶果。历史经验证明,任何行政机构一旦设立,不论你的初衷怎样,他都会按照自己的意志不断膨胀下去。当初美国设立联邦调查局仅为一个几十人的机构,可是后来他膨胀到几十万雇员。尤其是这种秘密警察式的严密监控,很容易走向反动,而不管你的初衷如何。”

“可是我们实在经不起折腾,这次是我们察觉了。万一没有察觉呢?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徐鹏雄依然坚持。

“当前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武定国也表示认可,“战争时期,如果失去稳定的后方,我们很难坚持下去。对于我们尤其如此!”

“好吧!再仔细斟酌一下吧!”

所有的阴谋,只有在阴暗的角落中才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一旦暴露,它就会像骄阳下的残雪一样,迅速瓦解消融。所有的联盟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之上,建立在罪恶基础上的联盟更容易从内部崩溃。在“毒狼”和韩龙城的特别内务处的迅捷行动之下,军内的一般蛀虫全部落网。失去军队和高层支持的地方腐败集团,立即土崩瓦解。

李华雄没有时间和精力再管这件让他恶心的事情,于行动当天返回前线。负责处理此事的韩龙城终生也忘不了,行动前夜和李华雄的对话。

“龙城,”李华雄看着面无表情的韩龙城,“这件事你和建军为人民立了大功!”

“职责所在,份内事!”韩龙城淡淡地但是无比坚定的回答。

“龙城,你的忠诚远洋主席和我都非常明了。现在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首长!”韩龙城用他那种永远淡淡的口气罕见的打断了李华雄的话,“任何事,你都没有和我商量的必要。我穿上军装的的第一天就知道,服从是军人的天职。我进入警卫督查处的那一刻就懂得:对、错不是我考虑的事情,我的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对党和国家绝对忠诚!”

“那好!最近你的特别内务处将要扩大。我要你在机构之外,组建一支精干队伍,人员要绝对忠诚精干。经费单独列支,只接受刘主席和我的领导。记住这是一个一旦加入,就需要用终身坚守的职业。明白吗?”

“明白!”

“人员随你在挑选。训练和组织,铁凌会给你必要协助!”

“是!”

就是这个夜晚,让包括韩龙城在内的多少人的命运发生改变,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多年以后,“梦魇”似乎从当事者记忆中的中消逝的时候,孤独的生活在加勒比海某地的韩龙城仍然被这个“梦魇”不断折磨、噬咬。在壮美的夕阳下,白色的藤椅上,韩龙城平静的离开这个在他眼中充满阴暗和罪恶的世界的时候,旁边的沙滩上只留下两个字母“MY”。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两个字母的含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