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三十七章 阴谋

李天骄龙 收藏 15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正当刘远洋和李华雄运筹帷幄,调兵遣将准备向特区军政两界的注重们开刀的时候,令刘远洋、李华雄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针对刘远洋、李华雄为首的军政大佬们人的阴谋也正在酝酿、发酵。危险正在悄然逼近。


徐华东心情极为恶劣。作为本地警察最高长官,他当然知道这个KTV是谁开的,也知道这里面水有多深。这里面不仅涉及到政府官员,还涉及到军队。没有这些强大势力的支持,黑社会不是那么好玩儿的。黑社会就像春天的韭菜一样,割一茬儿长一茬儿。他像一个垃圾堆,吸引着逐臭各类蝇营狗苟,趋之若鹜。打击一批老大,他们就会留下更为广阔的空间,吸引着原先跟随他们捞社会的小弟。他们从农村发掘更多的新人填补。农村里那些辍学在家,无所事事的“小孩儿们”,受江湖前辈发家史的吸引、或者被那种表面上的纸醉金迷所惑、或者享受那种横行于市井没人敢惹的快感、或者喜欢那种刀头舔血的刺激。

总之,他们带着自己的理想,进入城市,毅然上“道儿”。个别“衣锦还乡”的向伙伴们大肆吹嘘,城里光怪陆离的生活,以及自己如何威风的谎言,吸引更多无知少年步他们后尘。多数失败者倒在同类的刀枪剑戟之下或者算计之中;个别资质优秀、杀出重围的胜利者,迅速成长为新的大哥,寻找保护伞和生财之道。继而引起社会的重视,被“白道”所灭。然后新的一轮轮回又开始了。

极个别的 “领袖级人才”想漂白自己,体面做正经商人,社会名流。可是哪有那么容易。一来利用暴力或软暴力以破坏游戏规则为前提的 “生意”由于风险大,生财自然比正当生意快得多。原先那些被他们藐视的游戏规则怎么会轻视遵守?惯性不是那么容易失去作用。二来你自己想漂白,那些跟着你混的人怎么办?正当生意他们会做吗?握惯了刀枪棍棒的手,让它们握在一起,规规矩矩放置在自己的小腹上面,哪儿那么容易。再说那些为组织出生入死的弟兄们怎么办?看来另一次更大的风暴就要来了,徐华东暗暗握了一下拳头。

特区。城内高尚住宅区内,豪华住宅。


“震林,情况可能不妙!”原任州市常务副市长边占元,眉头紧锁。自己的表弟任州市公安局长郝震林,把抽了一半的“中华”烟死死的捻灭在烟缸中,紧张的问:“张主任怎么说?”

“听陈书记说,这次刘远洋真的要对咱们下手了。”

“嘁,上次不也没把咱们怎么样嘛?”交通局局长吴玉水不以为然。

“你懂个屁?”边占元怒斥自己这个盟兄弟,“上次他们人地两生,希望迅速稳定局势,所以很多都没有深究。现在不同了,前线受挫,李华雄正愁找不着替罪羊,结果,你那个不成器的大哥正撞枪口上。还有你,”他指着郝震林,“你那个二姨什么眼神儿,连他妈李华雄都不认识,光顾着赚钱了!”

郝震林没吱声,心里骂道,不挣钱?你他妈不也没少捞吗?

“王书记什么意思?”郝震林试探地问。

“他?”边占元轻蔑地一笑,“他他妈的能有什么意思》想把自己洗干净,门儿都没有。震林,你那儿的硬盘安全吧!”

“没问题!”

“要死,大家一起往井里跳!你现在就给我拿来。”说完站起身来,“你们都小心点儿。都赶紧忙活去吧!最近,没事少来我这儿。都明白吗?”


后勤部。军官宿舍,

“大哥,你得救我啊!”军需处处长林祥跪倒在后勤部副部长刘平脚下。

“起来!让人看见想什么样子。”刘平嫌恶的看着脚下这个头顶半秃的死胖子。“你说说,你给我惹多大麻烦?”

林祥耷拉着胖脑袋,不敢吱声,“让你小心点儿小心点儿,非不听。通了这么大篓子,你让我怎么办?李华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说说,你手底下那帮人,平时贪点儿就算了。可你得干活儿啊!打起仗来结果弄得一塌糊涂,还他妈不顾死活成天往逼窟窿里塞钱。李华雄能饶了他们吗?”

“大哥,你要是不管,他们肯定得把咱俩招出来。不管不行啊!”

“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刘平一愣,恶狠狠的盯着林祥。

“上次,上次,”林祥结结巴巴不敢看刘平,“咱们和秦立倒卖军粮的事儿,让其中一个小子给录了下来。他现在就托人威胁我。我也是没办法啊!”

“什么?”刘平上去就给林祥几个耳光,然后颓然的坐在沙发上,无力地说:“真的假的?”

“我看了副本,是,是真的!”

“别着急,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刘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不敢再往下想。此时必须冷静。

“这样,你先想办法探探他的口风。实在不行就最好把给”刘平做了一个手势。

“恐怕不行。他也知道自己的命全在这个东西上。再说,我也没办法靠近他呀!”

“你他妈不会想办法吗?你他妈留着那些个金条等死啊!”

“……”


“老秦,现在哪儿,我有急事,好我等你!”刘平打发走林祥之后立刻给秦立打电话。

“事情麻烦了…”秦立一进门,刘平就把刚才的事告诉他。“咱们班的同学中,就你脑子灵活,我现在是没辄了。搞不好咱们几个全都得死在李华雄手底下。”说完紧张地看着他这位国防大学的同学。

“没着急,事情还没到哪一步,咱们还有时间!让我好好想想!”秦立脑门儿也见汗,紧闭着嘴唇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刘平眼光紧张的随着他转来转去。

“这件事一定那被发现,咱们谁也跑不了,就是个死!”秦立听了下来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刘平。

“着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快说你的办法!”

“不光咱们俩死,很多人都得死。”秦立死死地盯着刘平,“咱们都不想死,对吧?”

刘平木然点点头,他明白了!

“那么我们就得让那些要我们死的人死在我们前面!”

“可是,李华雄不那么好惹!别的不说,原来的第十装甲师的那帮子军官们就不好对付。再说,那么多军队,不行不行。”

“说你笨,你就是不聪明!”秦立笑了,“现在这有多少兵?不就是个2师吗?2师师长李明扬那不也是咱们的人吗?再说,政府里不还有咱们的人吗?只要控制了特区,外边那些军队没有咱们的补给,就剩下等死的份儿,害怕什么!当断不断必留后患。”

刘平紧张的思考、权衡,终于抬起头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好!”


边占元看着满头是汗的任州市书记陈卓,心中暗暗冷笑。现在知道后悔了?早干什么去了。女人你玩儿、真金白银你拿,出事儿了,想躲?门儿都没有。

“占元儿”陈卓终于从照片中自己和各种女人的丑态的打击中回过神来,“你这是做什么?咱俩还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

“陈书记,我也不想这样,我也真是没办法呀!拔起萝卜带起泥。还是希望您,通过张主任疏通一下。”

“好说!我再去试一试!不过,这回难度真的很大。”

“我明白!”说完把一张特区财产股份持有证和五根金条放在陈桌面前。转身离去。到死都不忘捞一把,什么东西。边占元心里暗骂。

“我没时间!”特区办公厅主任张量挂断电话。他是真的没时间见他这个大学同学陈卓。张量现在一脑门官司还扯不清呢。秦立还在等他的答复呢。

“这件事还是要慎重!”张量眯起眼慢慢地说。

“是要慎重,可是时间不等人啊!”秦立寸步不让,“地方上面那点儿事儿,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咱们倒卖军粮这件事一旦抖出来,那可是掉脑袋的事!”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张亮烦躁的摘掉眼镜。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还是那句话:要么鱼死、要么网破。”

“军队方面你有把握吗?”

“这个你不用操心,你只需要为我们创造机会就可以了。”

“好吧!”张量明白自己下不了船了。


“名扬,想好了吗?”秦立和刘平不辞辛苦连夜找到2师师长李名扬。

“名扬”刘平继续说,“以你的才干,窝在狗屁战略部队那么多年可惜了。当初装甲1师的师长位置就应该是你的。还不是人家林楚男是李华雄的人吗?你看现在,人家是军长了,你还在这个山沟里窝着。这还不是李华雄故意压制你的结果吗?我知道,这件事你参与不深,李华雄不一定会把你怎么样,可是你在军队里还有什么前途啊!说实在的,凭你的能力,在这个乱世本可以大有一番作为。老哥这次是过不了这一关了,死就死了,反正我年龄大啦,也没什么奔头儿,你还年轻啊!我是真的为你惋惜。”说完做痛心疾首状。

“名扬”秦立继续游说,“你放心,空军方面没问题。我们早就对李华雄、徐鹏雄心存不满。这回搬倒他们,以后不就是咱们的天下。自古道,富贵险中求!再说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啊!”

“我,我考虑,考虑!”李名扬眼神游移不定,秦立和刘平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临走时刘平又说了一遍富贵险中求的道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