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三十六章 攻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西线的B、C两集团于当天在平汉铁路沿线,以保定为中心同时向南北两个方向发起攻击。

B集团。

第101步兵师,202旅1团由易县出发在定兴支队的帮助下轻取定兴县。2团、3团埋伏在徐水至定兴之间固城镇,消灭徐水驰援之敌之后,进占徐水县城。201旅1、2团则夜袭高碑店,经过3个小时的战斗,夺得该县城。1团伏击了涞水援敌之后,占领涞水县城。第一装甲战斗群进抵定兴之后,202旅1团和定兴支队加强到高碑店。

第113步兵师,226旅在漕河北岸聚歼保定驰援徐水之敌后,由北侧向保定发起进攻。225旅在攻占满城之后从西侧向保定发起进攻。驻高阳的A集团301独立步兵旅从东侧对保定发起进攻。

第106步兵师和315独立步兵旅驻防来源、紫荆关一带,监视防御山西、察哈尔方向的日军。

C集团。

战役发起当夜,第3陆航旅和安装了简易机载雷达系统的第5航空队,先对邯郸地区日军机场实行突然打击,完全摧毁日军在河北南部的空中打击力量。

第34步兵师、第84步兵师同时攻打平汉铁路保定至石家庄段的望都、定州、新乐三县,得手后,第34步兵师68旅由保定南面进攻清苑,67旅和第84步兵师则进攻正定、平山。至此完成对保定的包围。

冀南抗日救国军114步兵师从晋州方向向石家庄东面进逼。第106、108师攻占井陉、鹿泉之后,第106师占领娘子关,监视山西阳泉之敌。第108师得到1个装甲战斗群的加强后直插元氏、赞皇。至此,形成对石家庄的包围态势。

保定的神南光夫联队长选择了固守待援。他相信凭借自己联队的能力,完全能够解决这个“小小的麻烦”。武定国没有给日军以任何喘息之机,他必须尽快完成对保定之敌的歼灭,以便腾出更多的兵力应付即将到来的鬼子的反击和报复。昼夜不停的炮火,按照侦查后标定的射击诸元对预定目标进行炮火覆盖。

“轰隆” 、“轰隆”。两发炮弹命中了神南光夫指挥部。接着更多的炮弹砸向这里。神南光夫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参谋。当炮弹落下的时候,这名参谋的舍命救了自己的长官。惊魂浦定神南光夫向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参谋深深鞠了一躬。含泪冲出指挥所。此时,指挥所早已经是狼藉一片,硝烟、火光、碎尸、伤员。早已经和军部联络不上的电台也几乎全部摧毁,队部人员损失巨大,活着的也几乎个个带伤。

“神南阁下,支那炮火太猛了!”参谋长江口中佐,狼狈不堪,跌跌撞撞的来到神南面前。

“是的!”神南失神的望着天空,仿佛在自言自语。

“根据炮火密度判断,敌人最少有5至6个师的兵力对他进行围攻,此外至少还有一个到二个独立炮兵旅、或者团。”江口中佐的分析入情入理。要知道,这个时候,即使中国装备最为精良的所谓德械师,也不过才有1个装备12门75毫米克虏伯山炮或75毫米博福斯山炮的炮兵营而已。只有独立重炮炮旅或者团才装备150毫米榴弹炮等重炮。可是敌人的重炮数量远远超过这个数量,不仅有150mm榴弹炮,而且还有120mm左右的榴弹炮。“他们不仅数量多,而且炮击非常准确。阁下应该早做定夺!”

“看来,是我们轻敌了!”神南转而愤怒的大吼“这支军队从哪里冒出来的?特高课那帮人都在干什么?”发泄完毕的神南恢复常态,“命令部队,固守待援!”

“是!”


令神南难以置信的是,支那人似乎突然像暴发户一样富有,炮弹仿佛不要钱的冰雹一样砸在各个要点之上。保定南关、西关和北关的城墙早已经被炸塌。可是支那人似乎非常耐心,他们并不急于进攻,不紧不慢的继续用大炮屠戮着帝国勇士的生命。看来他们是准备夜间进攻了。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得向神南光夫袭来。

他猜对了。武定国可不想用人海战术。每个战士的生命都是宝贵的,生命对谁都只有一次,不论他来自当代还是未来。夜色终于在双方的期待和恐惧中降临了。各部队接到命令,攻城部队全部由来自后世的士兵担任。

“老几位!咱今个儿得让小鬼子们领教一下,嘛叫现代战争。走你!”出发前,李剑南用他那浓重的天津口音,激情四溢的通过车内通讯向憋得嗷嗷叫的“狼群”们,发出自己独特的进攻命令。

“营坐有令:杀进保定府,人人赏烟土——冲啊!”一连长王浩用他那公鸭嗓嚎叫着。

“你妈,再假传圣旨,小心你的皮!”李剑南笑骂着。战士们不管这个,纷纷嗷嗷叫唤着:“杀进保定府,人人赏烟土——冲啊!”

李剑南的装甲战斗群,在155mm炮火掩护下,呈楔形队形向保定北关发起进攻。神南光夫判断出敌人的重点进攻的方向。立即把预备队布防到北关方向。装甲战斗群的自行榴弹炮营,24门122mm自行榴弹炮密集的炮火,在远程重炮延伸之后,立即开始伴随坦克进行抵近精确炮击。保定北关坍塌的城墙缺口越来越大。那些隐蔽在缺口附近试图对坦克发起攻击的“帝国勇士”很多在没有看到坦克之前,就随同泥土飞上了天空,或许有运气好的回到了天国。更多绝望的鬼子还在炼狱中继续接受煎熬。习惯了那种炮轰后再冲锋的战斗方式的鬼子们,第一次领略到什么叫坦克集群进攻,什么叫钢铁洪流。炮火没有间隙的继续蹂躏鬼子们的神经和肉体。122mm炮火的掩护下,37式坦克75mm坦克炮继续发威,不断停下来消灭暴露的火力点。一步步逼近千疮百孔的鬼子阵地。

“又一个!小鬼子们,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炮长周大林在消灭了一个火力点之后,嗷嗷叫唤。

“你消停点儿,光听你叫唤了。” 王浩不满地抢白了一句,然后命令自己的连队“大头,注意车距,各车保持好队形!”

“得——令!”驾驶员大头用典型的秦腔的黑头的韵白回应。

越来越靠近宽阔的成墙的缺口了,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一群头缠白布条光着膀子的鬼子们向王浩他们的坦克冲了出来。同轴并列机枪立刻喷出怒火。由于距离太近又猝不及防,还是有几辆坦克被悍不畏死的鬼子炸毁。

在坦克的引导、掩护、支援下,步战车迅速从坦克侧后杀出,挨个熄灭鬼子们的生命之火。那些头缠白布光着膀子仿佛参加自己葬礼一样的鬼子敢死队,纷纷被炙热的子弹、弹片成全了他们“敢死”的夙愿。

鬼子的防线松动了。幸存的鬼子们纷纷向后撤退,其他方向的鬼子和汉奸队伍也被陆续调来。神南光夫组织鬼子们依托城市内的建筑、试图进行残酷的巷战。巷战的确残酷,但是那是相对于负隅顽抗的鬼子们来说的。第2飞行旅的直升机,就像死神放出的秃鹫,把钢铁洪流前方、侧后,所有螳臂挨个折断。建筑物由鬼子们倚赖的龟壳迅速变成他们的坟墓。

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汉奸“部队”们,哪儿经历过这么火爆的场面。他们可不想成为鬼子们的炮灰,要不是贪生怕死,谁他妈当汉奸啊!皇军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改变他们内心深处“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信条。汉奸们纷纷倒戈,或带领军队剿灭鬼子,或直接向身边的鬼子们开火。

鬼子们的确顽强。早已经彼此失去协调的鬼子们,纷纷在自己的长官的带领下,坚决地向这支由钢铁组成的部队发起自杀式攻击。他们喊着口号,或者咒骂着把自己能找到的所有爆炸物投向敌人。他们有的还未起身的时候就被炸成碎片,有的倒在进攻途中。

“这帮小鬼子们真他妈不要命!”王浩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难道这就是那些丑陋猥琐愚蠢的鬼子们吗?“注意!”王浩还没有喊完,坦克猛的一震听了下来。更多的爆炸物在坦克身边炸响。虽然伤不到他们,可是炽热的火焰烘烤也受不了。“弃车!”王浩果断地下了命令。周大林用机枪掩护全体乘员撤离。

“大林快撤!”

看到大家成功撤离之后,周大林在打光子弹之后,刚刚趴出炮塔,就被一颗6.5mm子弹永远的留在心爱的战车上了。

“大林!”王浩、大头一起哭喊着这位好兄弟。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刚才还活蹦乱跳,废话连篇的周大林,此刻伏在炮塔上边,瘦小的身影被周围的烈焰包围,慢慢萎缩、碳化。他们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

失去坦克的坦克兵就像失去战马的骑士,孤零零被抛弃在战场上面,危险是不言而喻的。此时,由于街道的阻隔,坦克、步战车的协调出现了问题。接连不断的有坦克被击中、着火。并不是每个车组成员都能像王浩他们一样幸运。硝烟和战火阻碍了直升机的视线误击事故也接连发生。钢铁洪流被迫停了下来。正当鬼子们为之一震的时候,第二攻击波到了,鬼子们的幻想彻底破碎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