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大西洋 第二十章:人间赤壁(五)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0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575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奥古斯汀少将要求我们授权给他,出动我们的部队夜袭哥伦比亚南部城市—伊蒂基内斯。”随着来自比利时的陆军少校安德烈的通报,设在联邦德国的海德堡的欧盟联合机动部队永久性总部基地内顿时一片哗然。此刻在联合司令部工作的45名军官,分别来自比利时、卢森堡、德国、意大利、荷兰、挪威、英国与法国这八欧洲国家的军队。

“这太乱来了吧!我们的远征军刚刚抵达哥伦比亚才2天,在这个时候出击几乎是在拿士兵的生命开玩笑。”来自荷兰海军陆战队的芒德尔中校首先表示出抗议。他很清楚在奥古斯汀少将所指挥的欧洲联合机动部队先遣集群之中,有来自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的超过200名精锐步兵。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除了对国内承担着有向民事当局提供“软”“硬”支援的使命,如在洪灾时提供救援或在动乱时向警方提供援助和反恐任务之外。

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还肩负着保卫荷兰在加勒比海安德列斯和阿鲁巴岛的海外领地的职责。由于是欧盟军队之中少数拥有热带雨林地区作战的经验的部队,因此这些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自然被第一时间抽调到了哥伦比亚的前线,虽然作为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的联合部队之中的一员,这一任务本是责无旁贷。但是芒德尔中校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同袍们会如此之快的投入实战。

“不是说我们的远征军先遣集群的任务只是训练哥伦比亚人吗?”意大利陆军上校梅赛也随声附和道。面对哥伦比亚多山的环境。一直保持一流的山地部队单位一著名的阿尔卑斯山地部队的意大利自然不能推脱派出远征军的责任。1999年科索沃战争后由驻扎在波斯尼亚的意陆军第6山地步兵团此次也同样奉命出征,在远征军先遣集群之中,意大利陆军便已经一个战斗连和一个山地侦察排的部队抵达了哥伦比亚。

“各位,我想我们应该相信奥古斯汀少将,毕竟他是我们之中最为了解前线情况的人。虽然我还不清楚他这一决定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子的目的和动机。但是我想他应该有他自己的理由。”虽然平时这体现了联合机动部队一贯的协作精神以及高效、快捷、严谨的工作作风。既要求各国军官平等地彼此尊重、团结互助,又强调在人手少、任务重的情况下,发挥每一名军官的主动创新精神,能够独当一面,“一站式”全程独立遂行战斗指挥任务。但是此刻为了体现这支投入战争的军队内部的高度统一,来自法国的陆军中将欧力郎肩负着最高指挥官的职责。此刻这位老者的话显然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

而与此同时在哥伦比亚阿劳卡省,一架采用悬臂式上单冀和T形尾翼式的常规气动布局的军用运输机正满载着全副武装的官兵在黄昏中缓缓降落。这是一架配备4部TP400-D6型涡轮旋桨发动机的欧洲六国联合生产的A400M军用运输机。12对宽达6.2米的主轮距和低压的轮胎正帮助这架外型笨重的运输机在前沿野战简易跑道上小心翼翼的减慢速度。

“欢迎来到地狱……。”随着后货舱门向内向上打开。110名来自荷兰的皇家海军陆战队士兵茫然着注视着眼前的一切。整个机场的景物完全与他们的想象格格不入。与其说这里是一座军用机场,不如说是丛林之中一块相对空旷的荒地更为合适。在他们面前没有欢迎的鲜花和笑容。有的这是一群叼着烟头,赤裸着上身的美国人—他们是长期以来一直隐蔽在公众视线之外的美国特种兵。

从布什总统任内开始的全球反恐战争中,美国的特种部队在前线。但正如那位口才不佳的总统对“9.11”事件之后的那场战争所描述的那样,前线不会总是容易看得见的,因为许多战斗都是在人们所关注不到的地方进行的,远离五光十色的电视摄像机。在全球各地,从阿富汗到菲律宾,美国特种部队或正在战斗,或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战斗,或对友好的盟友传授致命的战争艺术。

在阿富汗,正是特种部队与像北方联盟的民兵一起工作才使得塔利班在恐慌中逃离进纵横交错的山区老巢。如在伊拉克,特种部队在初期发挥关键作用,在沙漠外的巴格达就因智能炸弹而照亮目标,并在展开机动发射之前摧毁伊拉克的方面的远程弹道导弹发射车。新的使命永远意味意味着更多的钱。从布什总统开始,美国政府增加所有五角大楼特种作战部队20%的预算,达60亿美元。

当然这里是在哥伦比亚,这些特种部队被安置在这里,是为美国政府进行这最重要的,也是最危险的对外政策行动。虽然在美国到处都在谈论伊拉克和朝鲜,但在哥伦比亚却并没有因此而无人关注。2007年11月,李总统签署了一项秘密命令—国家安全总统指令,即正式增强了美国军方在这里做到这一点的重要性。

在克林顿政府时期,五角大楼只提供了反毒品援助。现在,根据李总统要求的新秩序,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正在帮助哥伦比亚追捕并消灭反政府武装。指挥所有五角大楼在拉丁美洲的行动的美国南方司令詹姆斯希尔将军对麾下的特种作出指示“哥伦比亚的反政府武装中其实并非是瘾君子,他们是恐怖分子,因此我们在支援哥伦比亚人方面追踪他们。”

换句话说,哥伦比亚在对恐怖主义的战争中就是一个最新的战场。不过与阿富汗或波斯湾相比,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战场。在这样一个雾气弥漫、石油资源丰富的混乱地区,反政务武装控制着当地政府并勒索数百万美元的石油特许权使用费。他们经常轰炸西方石油公司和哥伦比亚合资成立的战略石油管线。他们生产可卡因和海洛因,然后对外出售药品换购武器。游击队绑架或杀害了超过120名的美国商人、石油工人、活动家、传教士和游客。所有这三个哥伦比亚的武装反对团体都被美国国务院正式列入恐怖组织名单。他们的一些最残暴的领导人在美国的起诉下。

一言以蔽之,美国政府有无数理由解释了为什么特种部队在这里。但是没有美国人要想仔细看打击恐怖主义的战争是如何正在暗处进行的,即便是在与自己的国土仅数百公里距离的哥伦比亚。因此虽然陆军特种部队司令部在哥伦比亚安排了一个美国记者独家接近前线的机会——与特种部队在丛林中一起度过一个月。但是这些驻守在哥伦比亚的美国特种部队的声誉在美国民众的视线里依旧是隐形和保密的。

“这里究竟有什么?”虽然可以感觉到那些美国人的不友好,但是身为欧洲联合机动部队先遣集群之中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作战部队,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第23伞兵连连长瓦尔斯上尉还是主动凑上前去用英语和这些高傲的同僚打招呼。“这里?这里除了有该死的热带雨林之外就只有那些该死的游击队。你知道吗?我的父亲曾抱怨没有把我这个该死的杂碎送上越南战场,但是我想他现在应该可以瞑目了,这里和越南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一个皮肤黝黑的美国满脸嘲讽的回答道。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加德略军士。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我们昨天的战利品吗?”瓦尔斯上尉后来才知道驻守在这里的12名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正式的国防编号是阿尔法A小组。面带稚气的西点军校毕业生—阿曼德少尉是个小组的负责人,虽然他在西点军校主修的是拉丁美洲地理。但这并影响他从事杀戮和破坏的工作。不过这个小组的真正灵魂任务却是加德略军士。他从事战争的职业生涯已达21年。当他才8岁时,他就被自己的父亲—美国陆军史上第一个独立空降旅—第173空降旅的退伍老兵,帮上自制降落伞,从3层高大楼的屋顶推了下去。

在自己父亲几近变态的磨练之下,加德略军士成为了一名资深的特种部队行家、跳伞专家和作战潜水员。他还能说流利的西班牙语、泰语和老挝语。多年来,加德略军士曾经折断颈部,有过仅仅只穿男式平腿泳裤和带着一把大砍刀两周时间在马来西亚丛林中的经历,也有过从索马里到波黑的高风险军事行动,但都生存下来了。因此在哥伦比亚加德略军士以其广博的军事知识和安静机智迅速行动的能力而赢得了指挥官和同僚的信任。

“事实在这里我们并不是为了打击恐怖分子,妈的……你要知道我们杀死他们速度远没有他们繁殖的快。随意不要浪费自己的生命在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面。我们的任务是保护美国的那些能源巨头在这里的石油管道。我们试图向那些哥伦比亚反政府游击队说明,我们可以安然无事的共存下去。但是你看……他们根本没有认真听别人说话的习惯……今天早上凌晨1点,那些该死的游击队又使用了rampas来炮击我们,rampas是一种发射丙烷炸弹的土制迫击炮。虽然那种武器没什么准头,但是他们却破坏了我难得的睡眠时间。所以……你看。”加德略军士随手一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瓦尔斯上尉可以看到一些血肉模糊的尸体正被用直升机上所使用的货物网吊在雨林之中那些树叉上。

“这……太野蛮了……。”虽然并非没有看过尸体,但是如此血淋淋的场景还是直接的冲击着瓦尔斯上尉的视觉神经。“嘿!年轻人,这就是地狱的生存法则。你不杀死对手,死的就是你。其实我们并不应该欢迎你们,因为你们到来之后,将意味着这里的生存变得更加残酷。游击队正在增兵,虽然这里的石油管道在一年被袭击了956次。但是只有昨天,他们瞄准的目标是机场。”加德略军士又为自己点燃了一枝香烟,在吞吐着烟圈的间隙冷笑着说道。

“你是说游击队知道我们要来了?”瓦尔斯上尉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游击队无所不知,何况我们对抗的也并非只有那些至今还相信共产主义的蠢货。在他们的背后还有国家在支持。”加德略军士微笑着答道。“你是说古巴?” 瓦尔斯上尉知道在哥伦比亚,左派游击队一直获得着卡斯特罗的支援。“还有委内瑞拉、厄瓜多尔、阿根廷……或许还有中国。”加德略军士轻松的弹着烟灰回答道。

和很多人想象不同,美国在拉丁美洲的前进基地长期以来并在哥伦比亚,除了在巴拿马运河区和加勒比海的沿岸的军事基地群之外,美国在这一地区最大的军事存在是在厄瓜多尔的境内。根据美国和厄瓜多尔方面达成的协定,美国海军航空兵有权使用厄瓜多尔的曼塔港和首都基多西南280公里处的埃罗阿法拉空军基地。为了提升美军E-3“望楼”预警机、KC-135和KC—10型加油机等大型飞机的起降能力,2001年4月至11月美国投资8000万美元对该空军基地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和扩建,将跑道加长到3200米,修建了几处大型的飞机洞库、弹药及物资储备仓库,另外还有地面控制塔台、消防站和美国官兵的生活服务区。2002年1月,该基地扩建完成后开始投入使用。除了上诉基地之外,两国还在就美国军队使用位于基多东北180公里的拉巴基亚基地的问题进行过磋商。

但是随着2006年厄瓜多尔左翼力量“主权祖国联盟运动”领袖、前经济部长、反美政治家科雷亚在厄瓜多尔第二轮总统选举中胜出,从而使厄瓜多尔成为继古巴、玻利维亚、尼加拉瓜、委内瑞拉、阿根廷不太激进的巴西之后第7个对华盛顿持有敌意的拉美国家。

科雷亚上任之后便坚持反美立场,拒绝与美国签署自由贸易协议,不承认“非法”外债,要求美国军事基地撤出,准备修改与外国石油公司签署的合同,重新加入欧佩克。因此华盛顿曾把在厄瓜多尔的政治赌注压在了科雷亚的竞选对手诺沃亚身上,诺沃亚是厄瓜多尔首富,支持与华盛顿结盟,威胁断绝与委内瑞拉和古巴的外交关系。他在10月份首轮总统选举中的得票率高于科雷亚,因此他拒绝承认第二轮选举结果,要求重新计票,威胁发动支持者走上街头举行游行示威活动,谋求国家领导人的更替,去年时任总统古铁雷斯就是在大规模街头骚乱中被推翻。但是在第二轮投票之中左翼“主权祖国联盟运动”总统候选人拉斐科雷亚以68.28%的得票率遥遥领先右翼“制度革新党”候选人诺沃亚31.72%的得票率,以绝对优势击败对手出任总统。

科雷亚执政以来顺应广大民众求变图新的期望,大刀阔斧地实施改革。在政治领域,成立“宪法大会”进行修宪,通过全民公决顺利制定并通过新宪法。在经济领域,力推发展“平民经济”,强化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主导地位,抵制新自由主义政策。在外交上,主张主权至上,反对外来干涉,主张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相互合作的基础上发展同别国的关系。他还主张能源国有化,禁止在厄领土上设立外国军事基地,要求美国军队在租借合约到期后必须从厄瓜多尔的军事基地撤出。

对于科雷亚的这一系列动作,华盛顿虽然感到一丝威胁。但并不在意。毕竟厄瓜多尔的宪法规定总统每届任期四年,不能连任。美国政府相信四年之后,他们还有机会。但是科雷亚却在2008年厄瓜多尔修改宪法规定总统可以连任一届。同时科雷亚在与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加强政治联盟的同时,密切的与阿根廷方面展开联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