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外传 第八曲:[天下将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因为已经对螟蛇老祖恨至极点,萧子邪这一掌丝毫没有留有任何余地,势必要一掌击毙这妖人!螟蛇老祖正在兴奋之余,丝毫没有防备,被萧子邪右掌狠狠劈在胸口!只间紫光一闪,一道强烈的罡气疾风般闪过,将螟蛇老祖震飞开来。螟蛇老祖身上立刻升起一道黑色罡气罩住自己,但仍被巨力狠狠砸入了大山当中,将大山撞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形深洞。

萧子邪一掌得手,左手一把将那赤裸女孩拦在怀里,转眼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是到了那群赤裸女人的旁边。

“谁?!是谁敢坏我好事?!”那螟蛇老祖子口中喷出一口深绿色的血液,凄厉怒道。那绿血洒到地上冒起阵阵白烟,竟将地面腐蚀出一个大洞!

“一个让你送命的人!”萧子邪漠然的盯着螟蛇老祖,冷冷说道。虽然语气很淡定,但萧子邪心中此刻却是惊骇到了极点。自己十成十的功力,全部集中到右掌之上,却仅仅让这老妖怪吐了一口血!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即使是仙人受了自己这掌,也不可能只吐一口血吧?!这老妖怪的的修为竟高至如此地步!按理说这样的修为,早就成仙或成魔到达天界了,怎么还会停留在人间?

萧子邪心中虽然百传千回,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敢犹豫,即刻将躺在地上的的女人口中的黑蛇给震死,拔了出来。那女人口中吐了一口黑血,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从天而降救了自己女儿的紫衣神秘少年,双眸中充满了感激和希冀,双手紧紧抓住萧子邪的衣衫,张大了嘴吧,却“啊、啊~”说不成句话,竟是已经被那黑蛇咬掉了舌头!

萧子邪转过头,怒视了螟蛇老祖一眼,恨不能将之生吞活剥。然后又缓缓转过头,眼睛已然已经发红,淡淡对那女人说:“我会照顾好你的女儿,你放心!”

那女人听到萧子邪的话,双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惊喜和感激,有满怀留恋的注视着自己的女儿,眼睛里全是泪水,嘴角勾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伸出手,但终究没有触到女儿。抽搐了几下,又吐了口黑血,终于闭上了眼睛,再也不动了。

那小女孩看着母亲望向自己留恋的眼神,又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泪水,嘴巴张了张,但却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

萧子邪想要将那女孩交给那群畏缩在一起赤裸着身体的女人,那小女孩却使劲挣扎开来,用粉嫩的小手擦了擦眼泪,倔强的自己站到了一边,仇恨的盯着螟蛇老祖,似乎要将他的样子永远记住。

萧子邪也不强求,轻轻抚了抚那女孩的长发,轻柔说道:“在这呆着,等我回来!”那女孩看了萧子邪一眼,也不说话。

萧子邪言罢,甩袖转身,冷笑一声,大步朝螟蛇老祖走去。

而那螟蛇老祖在此期间,却一直呆在原地,面色阴晴不定,冷漠阴戾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其实,此刻的螟蛇老祖也着实好不到哪去,被萧子邪狠狠全力劈了一掌,表面上看他虽然只是吐了一口血,但实际上内脏已然受损,体内好不容易聚集梳理好的真气又被重新打散,螟蛇老祖对萧子邪自然更是恨之入骨。

但螟蛇老祖心中的惊骇却是比萧子邪只多不少!自己在八荒谷被困了整整九千八百年,十年前封印自己的九龙封妖阵突然被莫名出现的巨大神力击毁,自己又花了十年的时间破阵,好不容易才出来,修为虽然不到原来的一两成,却依旧是仙人级别,再加上这几天一直在用炉鼎恢复,也吸食了上万人的精魄,修为更是超过了一般仙人,却没想竟然会被这紫衣少年伤成这个样子!不仅七经八脉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阻塞住,内脏也伤得很严重。

更让人不解的是,这少年是如何穿过自己布置的屏障?那可是连一般仙人都通不过来的!就算通过了,自己又怎会一点也察觉不到?一连串的疑问和身上的伤势,让螟蛇老祖一时也不敢贸然出手。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将那股该死的神秘力量弄出自己的经脉!

螟蛇老祖看到萧子邪径直向自己走来,身上淡淡的杀气竟然让自己感到一丝惧怕,先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

萧子邪面露一丝冷酷笑容,冷冷说道:“一个,让你送命的人!”

螟蛇老祖怒极狂笑道:“小子狂妄!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敢和老祖我这么说话的,你算是天下第一人了。不过,你要为自己说过的话付出代价!”

萧子邪眯起眼睛,嘴角轻扬,用不容置疑的口气淡淡回道:“你可以试试!还有,你要为你今日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螟蛇老祖目光锐利的盯住萧子邪,恶毒道:“妙极妙极!我要吸干你,让你神形俱灭!你到底是~~~”

然而,就在螟蛇老祖话还没说完,萧子邪已经蓦然出现在他面前,手中一把天蓝色的宝剑已然就要刺到他胸口!那宝剑化做一道纯蓝色的剑罡,以泰山压顶之势罩住螟蛇老祖,一下破开了他身前的黑色护体罡气!

螟蛇老祖不料眼前这个紫衣少年竟如此阴险,心机如此之深,手段又如此毒辣,居然在自己说话之际突然动手偷袭!再加上萧子邪身影之快简直与瞬移差不了多少,瞬息间就到了自己身前,猝不及防之下,胸口被那剑罡刺出一个口子,黑血直流。

说时慢,那时快,螟蛇老祖怒火攻心之下,狂喝道:“小子敢尔!”左手两根手指夹住剑身,那剑在这看似简单的一夹下,竟直直停住,再也动不了分毫。同时,右手运起十层蚺阴太玄真经,化作一道毁天灭地的黑色罡气径直击向萧子邪头顶!

顿时,整个大地都颤抖起来,阴风怒号,飞沙走石,落叶狂舞,乌云聚集,遮天蔽日,电闪雷鸣。短短一息之间,天竟然完全被乌云遮住,方圆几里之内,都笼罩在黑暗当中!

------------------------------------------

桃花仙源西北部,无神山。

一个穿着青衣道袍老头子睡卧于山顶一棵参天古树上,腰间挂了一个拂尘,手中拿着一个紫金葫芦,悠闲自饮。一直雪白的仙鹤静静立在树下,梳理着羽毛。忽然,那老者喝酒的动作微微一滞,但随即又恢复如常,自言自语到:“吃点苦也好啊!”声音低沉,略带惆怅。那仙鹤抬起头,轻叫一声,似在回应那老头子的话。而那老头子只是饮酒,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桃花仙源东北部,冰神岭,天池。

一个窈窕曼妙的身影静静立于天池旁,身穿华丽的七彩玄衣,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容颜倾国倾城!那绝世美女怔怔望着天池那亘古不变的池面,眉头微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一会轻笑,一会叹气。突然,那女子心神一动,玉指一算,面色颇为严肃,轻叹道:“九星隐暗,潜龙出渊。天下终于要大乱了。十年了,又是一个十年!十年之期将至,你对我是否还是像原来那般决然?”语气说不出的惆怅寂寥。

桃花仙源最西部,负雪苍山,千雪流寒宫。

一个身穿蓝色玄衣的中年人正静坐于蒲扇之上修炼,突然神念一动。那人猛然睁开双眼,面色阴晴不定,愣了一会,说道:“来人,把少宫主叫来。”说完又喃喃自语道:“天下将乱,也该让清玄出宫历练历练了。”

桃花仙源中北部,天机谷,断天阁。

一个慈祥的白发老者和一个俊秀的小姑娘下围棋,小姑娘紧皱眉头,似乎在思考如何摆脱险境。正在那小姑娘苦苦思考之际,那老者面色一变,突然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离儿,去叫你爹,让他即刻来见我!”见那小女孩走远了,老者喝了一口茶,轻轻说道:“看来,天机榜要推迟几天了。”

桃花仙源中南部,轮回之境,藏玄阁。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却正狠狠盯着一个躲在密林深处偷吃鸡腿的胖乎乎的小和尚,气道:“唉!天下即将大乱,年轻一辈,冰池有赫连冰舞,千雪流寒宫出了个欧阳清玄,桃园三大隐仙之地,唯独我藏玄阁一脉只出了这个赖皮和尚,好吃懒做,胆小怕事,真是天欲弱我藏玄阁!”但看到那小和尚狼吞虎咽满面欣喜的可笑模样,随即又缓缓说道:“天下万事,均有造化,我又何须强求执着呢?可是,尺印啊尺印,你究竟到何时才能开窍呢?”

------------------------------------------

然而,就在螟蛇老祖一掌即将拍到萧子邪头上时,萧子邪身影又蓦然消失。

“还想哪里躲?!”螟蛇老祖怒喝一声,也紧随着消失,在萧子邪再次出现之地一掌拍出一道黑色掌罡!那黑色掌罡顿时以毁天灭地之势直直砸到萧子邪身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