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四曲:[鳕姻仙子]

双鱼隐三仙 收藏 6 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就在这时,一个窈窕的身影从密林中慢慢印现出来。萧子邪把那怪兽扔到一边,淡淡的注视着那渐渐清晰地曼妙身影,心里暗道自己的女人缘还真是不错,一天之内居然见到了两个女人。对从未见过女人的萧子邪来说,这的确是件很稀奇的事情,毕竟以前在无神山只有自己和老头子两个人,确切的说,是两个男人。

而怪兽被萧子邪放开后,就逃命似得朝那女子奔去,用它那巨大的牛头轻蹭着那女子的手,鼻孔里冒出的粗气吹动着那女子的短裙,嘴里发出“呜呜~~~”的哀鸣,一副超级委屈的模样。那女子伸出纤纤玉手,轻轻的抚摩着那怪兽的背脊,温柔似水。

而萧子邪就在这时细细的打量着那女子。宛若璀璨星辰的眼睛,娇小高挺的鼻梁,略显苍白的肌肤,微微张开的小嘴红若樱桃,说不出的媚惑,让人心神摇曳,恨不得立刻就仔细品尝一番。一身血红色的连衣短裙堪堪遮住她那圆润丰满的曼妙身体,两条雪白的大腿暴露在外,隐隐流动着玉石般晶莹的光泽。

和今天自己救的那个看起来纯净如水般的女人相比,这个红衣女人多出了一份迷人的媚惑柔情。不知不觉的,萧子邪就把至今他唯二见过的两个女人做了一下比较。然而,萧子邪却始终保持着一丝警惕,因为他知道,在那看似柔情似水的双眸中隐隐蕴含着一丝阴戾之气,这个女人,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那红衣女子抚慰完那怪兽,抬起头,用她那柔情似水的双眸注视着萧子邪,见他只是静静地立在那里淡淡的看着自己却不说话,于是先开口道:“就是你欺负了我家雪儿?”声音如黄莺般说不出的柔美,但语气中却隐隐透露着一丝不满和厉色。

晕!感情这丑的一塌糊涂的怪兽还有着这么优雅名字啊,难道,这就是书中写的美女与野兽?萧子邪暗暗郁闷想着,但依旧淡淡的回道:“如果你一定要用欺负这个词的话,我不否认。”

“哦?这么说,是我家雪儿欺负你了?那么,刚才雪儿差点被某个人扔到天上去,是小女子我看走眼了?”那红衣女子听到萧子邪的回答,饶有兴趣反问道。

“好吧,那你说怎么办吧。”萧子邪淡淡道,心里却想,原来这个女子也是一个不讲理的野蛮女人,要不要教训她一番。

“怎么办?想要欺负我弟弟,那你就要拿出可以欺负他的实力。”那女子原本温柔温和的面色突然一变,全身散发出阴戾的气息,冷冷说道。而那怪兽雪儿也呲了呲尖尖的獠牙,发出怪怪的怒吼,铜铃巨眼狠狠盯着萧子邪。

“那怎么证明呢?”萧子邪如一波深深的潭水,静静问道。心中却郁闷想到原来这个女人是个好战份子啊,奶奶的,翻脸得比翻书还快,刚才还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转眼间就变成了要动手的母老虎,老头子说得对,女人真的很可怕啊。还有那丑八怪雪儿,有人撑腰了居然这么嚣张,早知道刚才也不用手下留情了,看来自己还是太心软了,如果你再落在我手里,哼哼。

“如果你能打败我,今天的事就算了。”那女子淡淡道。说话间,已祭出一盏八角琉璃彩灯。那八角琉璃彩灯通体墨绿,灯罩是八角莲花,没有灯芯,散发着妖异的琉璃七彩光芒。而那女子曼妙的身影在这彩光的照耀下越发光彩动人,引人无限遐想。

“那,是不是打败你就可以随便欺负你弟弟,或者说,也可以随便欺负你?”萧子邪忽然想改变自己一下,或许应该多和人交流交流,尤其是女人,否则自己今后要变成老头子那样的怪物,那可就完蛋大吉了。想到这里,萧子邪毫不犹豫的用色色的语气说了一句以前绝对说不出口的话。

或许有些微微诧异萧子邪的前后转变,那红衣女子微微一愣,但随即笑靥如花说道:“你可以试试啊。”话语说完之际还轻轻抚弄了一下自己的秀发,妩媚的模样勾人心魂。然而,就在这抚发之际,一道七彩流光从灯中射出,已然罩住了萧子邪。只见萧子邪在那七彩流光中挣扎了一会,慢慢就没有了动静。

“咯咯~~~原来也不怎么样啊,真是没用,亏我爹还要助你登上~~~”那红衣女子的话语至此戛然而止,因为她已经发现了异常。她手中的八角琉璃宝灯原名八鬼引魂灯,引魂引魂,顾名思义,乃专门勾人心魂,并将之禁锢于灯中炼化的天地至宝,属于仅次于仙器的玄器。使用时只需祭起此灯,默念口诀,此灯即会释放七彩引魂金光罩住敌人,将敌人的心魂引入灯中炼化。除非主人愿意放他出来,否则被困之人将被禁锢于灯中,七七四十九天后化为灯魂,永世不得超生。

而此刻,那七彩引魂金光虽然罩住了萧子邪,但却没有勾出他的魂魄,将他的心魂引入灯中,这就让人惊奇了。自己的八角琉璃宝灯虽然只是中等玄器,但威力也是极其大的,至少自己绝对不会逃脱它的威力。然而,这萧子邪的心魂竟没有被吸进灯中,当真是怪事。

就在那女子皱眉思索之际,异变发生,那照在萧子邪身上的七彩引魂金光竟渐渐变淡褪去,一会儿不到就消失殆尽了。

“不错,居然还有这样的宝物。不过,如果就只是这样的话,那你还是打不过我的。”萧子邪淡淡说道,面色虽然平静似水,但心里早就骂开了,妈的,差点被这小蹄子给阴了,幸亏老子福大命大,心神坚定,不过那八宝琉璃宝灯还确实是蛮厉害的,差点着了道。可不能再大意了,要不然一定会被这妖女吃的连渣都不剩。

“咯咯~~~我打不过你,但你也奈何不了我,今天好累啊,要不就算和局吧。”那女子风情万种的伸了伸纤纤细腰,做出了一副困乏的模样,说不出的慵懒迷人。

有没有搞错啊?你偷袭不成,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追究了,可我都还没出手,你就说我奈何不了你,算和局,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心中虽然暗暗嘀咕,但萧子邪已经深刻体会到和女人是没理可讲的,所以只是淡淡答道:“好。”

那女子见萧子邪这样说,“咯咯”一笑,转身消失于密林深处,那怪兽雪儿也紧随其身后离开了,走时还朝萧子邪低吼了两声。

就在这时,远远传来那女子轻盈的笑声:“咯咯~~~萧子邪,记住了,我叫冷雪蝉。”

鳕姻仙子冷雪蝉,果然是你。萧子邪嘴角轻扬。

对于萧子邪这种绝对不肯吃亏的人来说,原本是绝对不会在这种占据了优势的情况下做出什么让步的,但有时候貌似吃亏的让步,却会给人带来更多意想不到的好处。而萧子邪可不是个傻子,相反他还很聪明,所以,他总是在不停的计算,尽量在最短的时间用最小的代价来换取最多的长远利益。至少这一次的一时“心软”,会在下一次与她的交锋中,让自己处于主动地位。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萧子邪躺在太阴山一棵参天古树上凝望夜空,想象着自己有一天可以羽化升仙,到天界去游玩一番的情景,心中充满了期望和迷茫。仙界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人为什么修道?不过是为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成仙成神,长生不老,不用再受那轮回之苦。可神仙就真的是长生不老没有苦难的吗?

记得以前自己曾问老头子这个问题,而老头子只是索然的说了一句:“等你自己站到了那个位置,你自然就知道了。”当初自己把老头子强烈的鄙视了一番,认为他也不知道,只是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而已。但现在回想起来,老头子似乎已经站到了他所说的位置,所以在那时才会如此寂然。也许这就是人说的,高处不胜寒。

虽然自己没见过真正的仙人,但萧子邪总有一种直觉,那就是老头子绝不会比仙人更差,或许,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仙人。不知道怎么了,萧子邪在下山后,总是会不由的回忆起和老头子在无神山的时光,以及老头子和自己说的话。十年朝夕相处的感情,已经让萧子邪把老头子看成了自己唯一的亲人。突然的分离,更是让萧子邪很不适应。

现在老头子一个人在无神山一定很寂寞吧?萧子邪暗然想到。不会的,没有自己烦着他,老头子才会觉得更好一点吧,也许他现在正拿着他的酒葫芦喝着美酒呢。老头子,你等着,我一定早点回去,不会让你那么悠闲的。

一夜无话,萧子邪在经过短暂的修炼后,迎着金光灿灿的朝阳,大步向太阴山血尸窟走去。昨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比自己原来在无神山待一年遇到的事还曲折,萧子邪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迎接新的一天了。

“轰隆隆~~~~”

随着一声沉重的巨石摩擦声,萧子邪面前厚重的的血尸窟巨门打开了,紧接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瘦弱老者从石窟中快步走了出来。老者面色蜡黄,没有一丝血色,披散着头发,一双小眼睛散发着锐利的精光,鹰钩鼻,薄薄的嘴唇略显青紫色,一身灰色的长衫,背稍显佝偻。还未走近就抱拳朗声笑道:“这位就是萧公子吧,老朽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冷长老客气了。小子冒昧打扰,失礼之处,还望冷长老不要见怪。”萧子邪略微稽首淡淡道。

就在这时,伴着几声轻盈的笑声,一个娇媚的天籁之音响起:“萧子邪,咱们又见面了,你还记得我吧?”随着声音的结束,一个曼妙的红色身影慢慢从石窟中映现出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