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2008年底通过对台湾军售案后,中国宣布暂时冻结与美国军事交流。中美南海的摩擦也得到逐步化解,这之后中美两方有一些示好举动,然而美中军事互动仍未回到双方期盼的轨道上,而这无疑是美国国内政策所致。除了五角大楼里对于中国的怀疑和不信任还远未缓解之外,2000年美国国会对于美国军方不得让中国军方接触或分享关键战略信息的立法设限技术上阻碍了众多交流的可能性。在这样的语境下,如何取得奥巴马总统要求的美中军事关系新进展,将是新任负责亚太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曾任曾任太平洋陆战队指挥官的葛瑞格森中将的主要挑战。

目前美中两国整体关系来说大致稳定,除非发生震惊世人的事件,这种稳定关系才会受到干扰。著名中国问题专家何汉理(Harry Harding)认为,中美仍然需要准备应对“三种最危险和可以想见的震惊事件”。


何汉理认为,这三种最危险的事件分别是台湾海峡的军事危机、朝鲜政权崩溃导致外国势力的介入,以及中国内部发生类似八十年代末危机的事件。


如何界定中国利益?


何汉理认为,当世界经济的利害关系日趋重要以及中国的权力日益增长之际,特别是美国还不愿意配合中国与日俱增的利益需求的时候,目前最重要就是如何界定中国所坚持的这些利益。这些利益体现在中国对下列问题的一些主张。


这些问题包括:如何对待达赖喇嘛。中国不但要求外国领导人不要接见达赖喇嘛,同时还要求不要给予达赖喇嘛的入境签证许可;其次,中国日渐抨击并且拒绝美国海军在中国经济专属水域巡弋的合法性;中国对美国对台湾的基本政策根深蒂固的不满,其中包括批评美国对台军售,并认为除非美国废止台湾关系法,台湾问题将无法解决。


何汉理说,目前中国还没有对这些重新界定的中国利益的政策背后施加压力。他指出:“但是这暗示当一个国家认为权力平衡局势对它有利的时候,这个国家就会以更过份自信和更具野心方式来界定该国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就要看国际社会的其他的成员国是否做好准备来应对中国的这些需求。”


分歧让中美关系仍充满变数


何汉理也认为,中美两国在意向和价值观念上仍然不同,尤其四种意见分歧将继续困扰中美关系,使得这一关系向前发展仍然充满变数。


何汉理列举了四种情况。首先是由于美中两国就气候变化的全球环保问题、如何通过技术合作来开发替代能源资源以及节省能源方面的看法各异,无法取得一致意见。


第二种情况是美国同中国对一些准则和价值问题看法不同。比方说,中国对国家主权的概念属于现代国家主权概念。那就是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而美国主张“后现代主权”的概念,那就是主张有限主权把负责任的国家和不负责任的国家区分开来,并主张在一个国家的人权安全情况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有权进行人道干预。


第三种情况是中国同美国的盟友,特别是日本和台湾之间存在的紧张局势。


第四种情况是中国从美中之间的经济相互依赖的经济关系中所获得的相对利益成为两国之间具有争议性的问题。


这些局势的发展会影响美中两国进一步发展合作关系的可能性。但是何汉理指出,如果美中能够逐渐指认出两国共同利益和价值所在,美中两国的关系也可能朝更积极的方向发展。比如,找出给予中国在现有的国际体系发挥更大作用而又能够让中国有意愿承担更大的地区性和全球性责任的途径;加强两国经济关系相互依赖而能让双方互利的措施;以及提高军事战略和部署的透明度。


美中两国于2006年底在北京举行首次美中战略经济对话,讨论两国之间所存在的分歧,设法克服两国之间的分歧,促使两国之间的关系得到改善。为了进行更广泛的对话,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今年4月1号在伦敦举行会晤之后,白宫宣布美中两国同意成立一个《战略和经济对话》机制,商讨包括能源、气候变化、人权和中国军事化等议题。会议将于今年夏天在华盛顿举行。相信这种对话机制对未来关系的发展将起到积极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