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不想做烈女只为保护自己(组图)

邓玉娇:不想做烈女只为保护自己(组图)



核心提示: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立案的邓玉娇,已于5月19日下午1点左右办理了出院手续,被警方带走。另据警方的二次通报,邓玉娇与邓贵大发生冲突时,室内除了他俩还有两三个服务员在场。



病床上的邓玉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邓贵大生前留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重庆晚报5月21日讯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发生的“5·10”洗脚城命案依然疑点重重。刺死官员的女服务员邓玉娇的命运引发社会各界关注。记者获悉,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立案的邓玉娇,已于19日下午1点左右办理了出院手续,被警方带走。


童年坎坷的小镇姑娘


22岁的邓玉娇命运坎坷,1岁多时,父母离婚,然后又各自成家、生子,她辗转在父、母和外婆家长大。2岁大时,她在外婆家玩耍被开水烫伤,腹部至今留有伤疤,这使得她在成年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非常自卑,也导致母女关系紧张。高中读了不到一年,17岁的她便离开学校,去福建鞋厂缝鞋。人们对她的印象是:内向、害羞,体现出一个女孩的单纯。


失眠一直折磨着她


2007年,邓玉娇在浙江打工,从那时起晚上开始睡不着,后来失眠一直折磨着她。为了治疗失眠,从今年2月起,邓玉娇回到野三关镇上。她穿着比以前时髦了,也不像以前那样内向。身高1.65米,体重45公斤,在朋友中她长得最俊俏。后来她到雄风宾馆梦幻城KTV上班,这份新工作,母亲张树梅一直被蒙在鼓里。


两次爱情令她很受伤


除了坎坷的身世,爱情对于邓玉娇来说,也很残忍。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她经历过两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第一次是在去年,当她发现男朋友原来是有家室的,她被欺骗后,更加抑郁。


最后一次,也是创伤最为严重的一次。4月下旬———在杀死邓贵大前半个月,她从浙江回来,发现男朋友电话再也打不通,她变得歇斯底里,数次在朋友面前失声痛哭。


她只想保护自己


5月10晚上,邓玉娇出现在电视里,她被绑在恩施州优抚医院的病床上,两边的床上,分别是另外两名精神病人。邓玉娇共有19秒钟镜头,她不停地哭喊:“爸爸,他们打我……爸爸,他们打我……”


网络上,邓玉娇被称为烈女、侠女,甚至有人为其立传。但邓玉娇的朋友们看着这些字眼,觉得很不舒服。邓玉娇的朋友唐芹说,她真的是精神出了问题。她俩是有几年友情的朋友,最近一个月里危机频频:邓玉娇脾气稀奇古怪,很暴躁,谁也不搭理。


邓玉娇的朋友杨红艳说,“她不想做烈女,如果她还能回归正常,她会说,我只想保护自己。”


应酬频繁的招商办官员


身高1.60米,体重不到45公斤的野三关镇招商项目协调办主任邓贵大,在很多人眼里,是举止温和的一个人。以至于他的名字出现在报道里时,很多官员觉得判若两人。邓贵大今年44岁,1985年岁末,顶替父亲的职务进入乡政府。1996年,野三关撤乡并镇后,任职镇司法所;两年前任信访办副主任,兼任镇纪检委员。


邓贵大等人是雄风宾馆的常客。“在5·10事件以前,官员出入娱乐场所,不算新闻。”一名镇干部说。


邓贵大的妻子郑爱芝回忆说,丈夫一天早出晚归,周末也没有休息。协调、应酬这几乎可以解释招商办日常的全部。


据悉,5月10日晚,邓贵大接受宴请喝了不少酒。


野三关镇处在交通要道,318国道途经镇区内12个村,沿途饭店、娱乐业非常活跃。郑爱芝弄不明白,在她眼里,邓贵大对这方面不感兴趣,酒量也有限。“他这个人讲义气,爱出头,喜欢帮朋友。”郑爱芝猜测,这可能是导致丈夫丧命的祸根。


邓贵大下葬时,读高二的儿子回来了,“你应该知道,你爸爸不是这种人。”郑爱芝对儿子说,但心里又认为,总归是件丢人的事。“是该反省了,”邓贵大死后,他的一名亲属说,“如果没有公款消费,怎么能养活这些娱乐场所?”


背景


官员拿一叠钱扇击女服务员


5月10日晚,邓玉娇正在宾馆“梦幻城”水疗区包房内洗衣服。与邓贵大一同去“休闲”的招商办工作人员黄德智,误认为邓玉娇是水疗区服务员,遂要求其提供异性洗浴服务,遭邓玉娇拒绝,双方遂发生争执。


在这一过程中,邓贵大拿出一叠钱并朝邓玉娇头、肩部扇击。邓玉娇称有钱她也不提供洗浴服务。争吵中,休息室内另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邓玉娇即欲离开休息室,邓贵大将其拦住并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又欲起身离开,邓贵大再次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遂拿出一把水果刀起身向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黄德智见状上前阻拦,邓玉娇又刺伤黄右大臂。邓贵大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