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活死人在太平间

玄烨号航母 收藏 152 803
导读:[原创]活死人在太平间

活死人在太平间


这已经是舒梁连续第五天的夜班了,他已经觉得自己身心俱疲了,但是没办法,仍然要坚持,因为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是在做什么的试验,以目前自己的这个职位,他只有积极配合的权力,而对于不应该他知道的他是绝对不能过问的。


这是舒梁经常干的工作,就是去太平间与值班人做交接,并不是去运送人的尸体,而是去运送动物的尸体,做过试验死亡的动物尸体,也不能轻易的处理掉,而是送往太平间做专业的处理之后再进行焚毁。

舒梁推的车子是一只刚刚死在试验室的小白兔,就一只而已,舒梁一边推着车子一边心里暗自的嘟囔着,就一只也得跑一趟,而且试验台上明明还有一只兔子也奄奄一息了,为什么不能一起送过去呢。他知道,另一只兔子死了以后,也一定是自己推过去的。其实,从试验室到太平间也就不到二百米的距离,但是舒梁的抱怨和烦躁使他产生了厌倦,于是舒梁把装着兔子尸体的口袋放在了走廊拐弯的墙角里,推着空车子回到了试验室,目的性很明确的等待着另一只即将死亡的兔子。

。。。。。。


果然!那只兔子在教授们的唏嘘之间也很快的死去了,他们穿着非常夸张的防护服,似乎这个试验有极高的危险性,舒梁每次进入实验室的时候,也都要经过繁琐而且复杂的步骤,穿上很厚的防护服。此时,舒梁干脆就没有脱掉刚才就穿上的防护服,又一次走进了实验室,他去取那只兔子的尸体。

“舒梁?刚才那只兔子呢?”教授问道。

“啊?噢!那只兔子我已经送到太平间了!”舒梁搪塞的回答道。

“那就好!”教授回答道。

“教授,那这只是不是也送到太平间啊?”舒梁继续问道。

“这个先不用了,放进玻璃笼子里。”

这个处理方式有些出乎舒梁的意料,既然这一只兔子不用送到太平间,那么他一会儿得赶紧把放在墙角的那只送去啊。舒梁把眼前的这一只兔子送进了玻璃笼子里,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实验室,去送另一只兔子了。

“舒梁,你干什么去?”教授问道。

“哦!我去厕所!”

“那你把防护服脱了,别穿着它到处都去!”

“哦!好的!”舒梁一边答应着,一边很吃力的脱下了防护服。

防护服脱掉了之后,舒梁也倍感轻松,他快步走到走廊的拐角,去墙角找那个口袋。舒梁伸手弯下腰捡起了那个口袋,可是却发现,这个口袋轻飘飘的,他撑开口袋往里看,兔子的尸体不见了,里面有血迹,刚才拿出来的时候,口袋里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血迹和污渍,这是怎么回事?

舒梁有些慌乱了,一来是害怕教授知道了,自己一定会被骂死的,二来那毕竟是一只经过了什么鬼试验之后死亡的兔子,谁知道它是怎么死的?

舒梁低下头,查找附近的地面,看看有没有血迹,刚刚低下头找,自己就苦笑起来,那是一只死兔子,怎么可能自己跑出来呢,哪会有什么地面上的血迹啊!

可是,眼前确实看到了血迹,就在不远的地面上,而且血迹上是明显的兔子的脚印,舒梁不禁有一些紧张了,他顺着兔子的足迹看,明显可以看出是兔子的步伐在跳跃的时候留下的血足迹。舒梁不由得顺着血印向前走。

。。。。。。


从试验室通往太平间的这条走廊很宽,可以并排驶过两辆小轿车,光线也比较明亮,毕竟是太平间,灯光昏暗的话,很容易让人产生出恐惧感来,所以安装的灯都是最大瓦数的。走廊只有一个拐弯处,就在折中的距离,拐过去再有不到一百米就是太平间的门口了。舒梁顺着血印一直走到了拐角处,他甚至有一些心虚了,这只兔子难道并没有死?舒梁非常后悔自己刚才的选择,为什么不直接送到太平间,这样的话,不论出什么试验事故了,至少和自己是没有关系的啊,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了,现在他想的只有尽快的找到那只兔子,至于找到之后是要杀死它,还是别的什么方式,再说吧。

舒梁的脚步自从拐过弯之后,就越发的沉重了,他甚至想去把教授叫来,因为他看到的地下的血迹越来越多了,这绝不仅仅是一只兔子能流出来的血啊。太平间就在眼前了,门似乎没有锁,这也正常,因为太平间的值班人知道今晚有试验,会有人来这里送动物尸体的,所以也不会锁门的,但是这种门的虚掩着的方式,确实是舒梁以前从来就没有遇到过的。

舒梁咽了一口吐沫,大着胆子轻轻的推开了太平间的门,此时的这种安静确实是能让人发疯。门被推开的时候,也没有声音,舒梁不记得以前来太平间送东西的时候,开这扇门是否有声音了,总之,平时不是太仔细的舒梁在此时却变成了处处谨小慎微的人了。

脚已经迈进了太平间,舒梁看到了地面上有兔子的脚印,但是也有人的鞋印,都是血迹留下的。这里难道出了什么事?

舒梁蹑手蹑脚的向里面走去,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自小在城里长大的舒梁没有听到过现实中的老鼠的声音,但是舒梁现在听到的声音和想象之中老鼠啃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应该是差不多的。没错,就应该是老鼠的声音,太平间里怎么会有老鼠?

进入太平间之后,也有一条不长距离的走廊,再推开一扇双开门就是值班人平时睡觉的地方了。舒梁在推开这扇门之前,闭了一下眼,似乎是在祈祷着什么。

门被推开了!

。。。。。。


就在舒梁推开门的同时,教授也从试验室里走了出来,听到了舒梁从远处传来的喊声,而且也同时看到了通向太平间走廊上的血迹。教授的脸色骤变,似乎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似的,急忙往回跑。

。。。。。。


舒梁看到了老鼠,而且也看到了老鼠啃食东西的样子,只不过,那并不是老鼠,而是那只兔子,而且也不是在啃食别的什么东西,而是在啃食着一个人。兔子的眼睛本来就是红色的,可是此时的这种红色确实是舒梁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颜色,它无法形容。舒梁不由自主的惊叫起来。

兔子被惊醒了,似乎它也很厌恶自己的美餐被搅乱,兔子扭过头看到了舒梁,那种眼神根本就不可能出自一只曾经温顺的小白兔的眼里,兔子的嘴角还流淌着鲜血,看到了舒梁之后,兔齿呲出来来,发出了“嘶嘶嘶”的叫声。说实话,兔子应该怎么叫,舒梁也不知道,但绝不是这样的叫声。

忽然,兔子转向了舒梁,向这个方向跳了过来,舒梁迅速后撤,又用最快的速度关上了门。只听得“咣当”的一声,很明显,救灾舒梁关上门的同时,那只兔子撞在了门上,重重的撞在了门上。

这扇门时不能锁的,舒梁双手紧紧的抓住了门把手,可是那只兔子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量,一下一下的撞着门,似乎它没有疼痛感,直到把这扇门撞开为止。好在它只是一只兔子,并不可能有多大的力气,舒梁暂时还能抵挡住。

舒梁开始了大喊,他在喊太平间的看门人,也在喊教授,在决定喊谁之前,舒梁特意暂时清空了一下大脑,他回忆了一下刚才那只兔子啃食的人,那不是太平间的看门人,所以说他还应该活着,只不过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舒梁也在喊着教授。

教授先回复了舒梁,只不过不是答应舒梁的叫声,而是教授那边也传来了他惨烈的叫声,舒梁耀彻底绝望了,他听出来了这是教授的声音。

忽然,一股非常巨大的力量撞向了舒梁紧紧顶住的门,还伴随着阵阵的喘息声,这是人在撞门,一下比一下重的力量,终于,舒梁被连人带门一起撞开了,手里还拿着门把手。舒梁看到了,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被咬掉了半条手臂的人,确切的说那已经不再是人了,七窍流着肮脏的血,张大了嘴,闷声闷响发出了喘息声,看到了舒梁,伸出了一只半手臂疾步走了过来。

舒梁转身就跑,慌不择路,他跑向试验室的方向,也只有那个方向了。

。。。。。。


就在这个时候,舒梁看到了身着防护服的教授,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他刚想叫,却发现自己的死期也许也到了,太平间的看门人和刚才那个一只半手臂的人几乎是同一幅面孔,就在教授的身后,一起向舒梁走来。

。。。。。。


舒梁眼前一黑,三个活死人压在了他的身上,不远处,那只兔子也向舒梁跳了过来。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