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过潜规则,也碰到过潜规则。

但是把潜规则摆上台面,变成明规则的。这是第一次。

5月16日,带儿子去崇文区培新小学参加入学面试。早晨八点半开始的面试,陆陆续续有许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到学校,排到顺序号七十多号,算是比较靠前的。先是进一大礼堂,为等待的孩子们放着动画片,显得颇有人性。

等了片刻,即排队进入教学楼进行入学测试。测试题难度不大,大概是介绍一下自己及家庭成员,数一数数字,看看图形排序,再认几个汉字。小朋友很快就回答完毕,自己后来承认大概有七八个字不认识,自我打分为九十分。

在孩子进行测试的时候,学校另一位面容和蔼的女老师也开始“考”问家长。除了要介绍自己的工作单位,居住范围之类的。更为重要的是,这位女老师先泼一桶冷水给你:她坦言今年片区的学生挺多,除了按片入学的学生外,可供择校的学生名额大概只有五十多个,而这个学校报名已经超过两千多人了。所以希望家长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这基本上是宣布你的孩子不会进入这所学校的最后通知。

本来我们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的,听完老师的话心里更凉了一大截。老师最后递过来一张纸,要求做一个登记。就是父母各自在什么单位,联系方式等。但是在最下面的一行,我看到了最雷人的一行字。

介绍人 姓名 单位 联系方式

这是什么意思?我问那位老师。

她说,你要有介绍人就登记上,没有就算了。

我说这介绍人指什么?

她说,就是你托什么人来说的。

原来如此。

我迟疑了片刻,脑海了飞速的想,去那找一个来介绍下呢,如果填上温家宝会不会很雷人?

那老师看我不动,就说没有就不用填了。说完就收了登记表。

测试完出来碰着另一位家长,也在愤愤不平的说此事。她说现在走后门都得公开啊,这么直截了当的还没见过。她说我也想把北京市教育局长填上,但是想不起丫的名字来。她说现在看来孩子上学基本没戏了,她问了下别人,说托上人的必须真名实姓,因为学校最后还要排一次队,实际上孩子入学测试前就基本上定了人数了。

“没有这样玩的,你要早说定了,我们还来测试什么啊。”

事后打听得知,这种方式已经成为了明规则。因为介绍人,也就是有能力让学校必须接

收孩子的人太多了,必须排队归类,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苦了一般老百姓,倘若没有关系,那就不用陪太子榜。这里的学校不欢迎没有权力的人。

一位家长说,给中间人3万,交学校择校费2万。一个小学生的上学费用最后差不多是五万块。他说,我现在倒希望国家不用义务教育了,你只要把学校的费用降下来,我们愿意把那几百块钱的学费交上。

现在义务了,我们倒得交几万块钱。这义务也太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