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不哭 祭奠一份单纯的爱情

子衿芽芽 收藏 3 2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他比她大四岁。她喜欢甜甜地喊他“小海哥哥”,他喜欢抚着她的头发说“小菁真乖”。他们是邻居,一个在东家,一个在西家。门前的小土丘对他们来说是小山,是乐园。孩子,总能在最简单的东西上玩出最浓的乐趣。胖胖的小手拉在一起,费力的爬上土坡,指着东方红彤彤的太阳自豪地说:“我们看到日出了。”

他有着男孩子特有的那种创造力,用土垒一座城堡,郑重其事地对她说:“小菁,将来我要娶你当我的新娘。”她玩弄着手里的狗尾巴草,羞涩的笑着点点头。稚嫩的唇,还不懂的说爱。

他很懂事,什么都包容着她,护着她,她受了什么小委屈总是去找他,他给她擦干泪水和鼻涕。他已经是一个小大人了,而她,总是被家人说成不懂事。当别的孩子已经在看作文书的时候,她还是抱着童话书入睡。她的长发盖过肩了,妈妈要替她剪剪,她执拗地闪到一边,因为他说过,喜欢看她长长的头发随风扬起。

那年她九岁,他十三岁。他要跟父母搬到南方了。听到这个消息,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抱着洋娃娃哭的像个泪人,什么都不想做,只是哭,只知道她的小海哥哥要离开她了。他走的那天她跟爸爸妈妈去送他们全家。他拉拉她的小手,用安慰的语气说:“小菁乖,以后在家要听话,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了,再哭就不漂亮了。我会回来看你的,只要你听话。”“嗯。”她点点头。他为她擦掉眼泪,踏上了远行的车。秋天的风在吹着,却吹不干她眼角的泪痕。

转眼十年过去了,她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和他只能电话、书信联系,还有不时寄过来的照片。他的面孔黝黑,鼻子嘴巴的线条都很粗犷,宽阔的前额下是一双长长的眼睛。看着他的照片,仿佛有一个太阳在那里发光,照的她异常温暖。十年了,19岁的她还是不懂人情世故,于是习惯了用冷漠来保护自己。然而冷漠遮掩不了她那颗单纯、善良的心,追求她的人从未缺少过。然而她的心被他完完全全地占有着,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以前是,现在还是。

她读大学,他参加了工作。没事的时候还是在一起打打电话、聊聊天。她每天最热衷的就是捧着手机,默默地等他的电话,每当电话响起,她总是那样欣喜若狂,挂了电话,心里总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失落。她希望,他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回响。他说:“我要娶你,我想有个家。”她微微笑,那个用泥巴捏城堡的小海哥哥已经是一个可以担起一个家的男人了呢。她幻想着他回来的那一天,他宽大的手掌牵着她纤细的手,在海边漫步,然后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坐看夕阳。

联系不到他的时候,她总是一遍一遍地拨他的电话,给他发短信,甚至把他弄烦。她小小的淘气让他生气了。每次他生气,她就会锥心的痛。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他已经不是那个事事都让着她、包容她的小海哥哥了。他说工作忙,于是他们许久没有联系了。她每天都度日如年,想给他打电话却又怕打扰了他。她的心在矛盾中挣扎。于是她安慰自己,没事的,他只是工作忙。

她的不懂事还是把他惹怒了,那天晚上意外地接到了他的电话,他喝了点酒,没有了甜蜜,只剩下怒气:“你神经啊,怎么回事啊!?她怔住了,错了,又错了,苦苦的期盼等来的却是这样一个责备的电话。那天晚上她失眠了,头痛的厉害,心里闷得慌,用手埋着脸,小声地啜泣着,泪水打湿了枕巾,打湿了长发。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满是那个泥巴捏的城堡。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就早早地醒了,头胀胀的,脸上多了一份坚毅。想了一晚上,她想通了点什么。他们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她越来越不懂他了。十年的鸿沟,始终是无法逾越的。她觉得应该学会保护自己了,而不是一直躲在他为她筑的城堡中。她应该学会忍耐了,赠与的爱太多,只会让他不屑一顾,成为累赘。她不能再哭了,因为已经没有人会为她擦眼泪了。

女孩不哭了,她知道那个小小的纯真的誓言已经走远,誓言里的男孩已经被时间的海淹没,自己没有必要抱着一个不能成真的誓言过一辈子。

女孩不哭了,童话中的王子已经骑着骏马远去了。

女孩不哭了,静静地听着冷雨敲打着玻璃而不去打扰男孩了。

女孩不哭了,她不再为爱炽热的燃烧,心冷了,死了。

女孩不哭了,她的幻想随着最后一滴泪水的滑落,逝去了。

女孩不哭了,她独自望着天上的星星,星星是不会流泪的,因为星星都是孤独的石头……

女孩不哭。[size][/size]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