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七十四章 两军初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收买的人心只能慢慢来,当前最急迫的是掌握前方太平军的详细情况。情报机构已经把驻宜章县的五百太平军的军事配置了解个七七八八,但是由于只是一支小部队,是以没有打入人员进去。是以太平军进一步的军事调动并不能做到了如指掌。

入城安定下来之后,立刻召集各营营长开会,宣布了要与太平军作战的决定。

李昌辉站在营帐的中央,一身特殊的迷彩服显得别有一番气势,多日的肮脏外表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眼神锐利的人环视一圈后说大声说道:“独立营——”

顾长青忙起立立正,但还是忍不住双手抱拳:“在——”

李昌辉用很快的速度撇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林易博,说道:“令你率领独立营绕过郴州,利用全营俱是骑兵的优势快速隐蔽地从湖南南部的西边靠江西的地方插过去,必须于八月十五前,也就是中秋前到达永兴县,尽快打下永兴县,并且修葺防御工事,如若有小股太平军经过,不必理会,任其过去便是。但是如果有太平军攻城,必须死守不准丢弃,必要时,携裹城内壮力帮忙守城也允许。预计你部将有一番恶战,但是无论如何必须坚守五天以上,然后允许你部选择任意方向突围,但是突围后必须尽快到常宁县集结。有什么问题?”

“得令——保证完成任务!”顾长青中气十足地回答一声,往后一步,坐下。

“三营——”

“到——”钟蓬辉依然戴着眼睛:

“三营今晚先做准备,明天一早脱离大队本部,往前方探路,进湖南境内后停下来。并且要严密监视太平军动向,等待团部命令。”李昌辉说完又继续说道:“二营——”

蔡斯景大声答道:“到——”

“令你部在我军打下宜章县后立刻往嘉禾、新田一带运动,并且控制当地,挡住所有企图往西的部队,我知道你们营现在只有三个连,人数最少的,加之需要防守一百公里的防线,是以团部特意拨给你一个警卫排,警卫排由近卫班班长李铁塔率领,直接对你负责。有问题吗?”

“没有——。”

“很好,乐昌县留下一个警卫排,由警卫连长金虎留下负责,自明日起紧闭四门,严防一切意外。”

第二天,钟蓬辉带领三营当先出发,团部五百余人也随后跟上。

乐昌县城距宜章县城有一百余里,三天后,也就是在八月十二的时候大军进入广东与湖南交接的属于湖南的宜章县。这里是经湖南进入广东桥头堡,杨秀清派一支五百人的太平军在此驻扎,由于还没有得到易博开打的命令,是以先行到此的钟蓬辉只是命令部队散开,挖坑警戒。

太平军眼见着有一支装束奇怪的部队远远而来,因为服饰与清军大为不同,一时也不能判定是敌是友。因为这段时间有许多湖南、广东的天地会会众纷纷来投,守卫宜章的太平军还以为又有人来投效了。只是看他们人数比自己还多,是以不敢轻易出县城,并且立刻派人飞报杨秀清。

宜章据郴州百里路程,快马一个时辰便可一个来回,杨秀清闻讯又派出了三百援军,训示宜章守军尽快分辨清楚。

正当宜章守军最高将领李平东派出一支小分队出城察看虚实的时候,钟蓬辉接到了在后方十公里外李昌辉指令:“消灭一切挡在面前的敌人。”

于是,这支三十几人组成的小分队出城才几百米就被几颗榴弹炮报销大半,随即被突然出现的几十个骑兵全歼,几个动作比较快慌忙往回跑的途中也被速度更快的子弹收掉性命。

突然的变故唬得李平东忙令人关闭城门,同时又一次派人飞报杨秀清,告知宜章县出现上千奇怪清军。

看着对方关闭城门,钟蓬辉心里一阵冷笑:“长头发的家伙,以为躲门后就没事了。命令营属炮兵排对准城门轰他娘的,一连等炮兵延伸炮击的时候立刻冲锋,不许停,不用留活口,见长毛就杀。”

传令兵立刻将钟蓬辉的命令传达下去,五分钟后,坑道中的三营将士们看到十二发炮弹几乎同时击中城门,古老的城门顿时被炸得粉碎。炮兵们没有停留,炮火开始往城里延伸。几乎与此同时,太平军城墙上的几门神武大将军也开始发射,只是射程有限,打不到三营的阵地。还没等神武大将军打出第三发炮弹,呼啸而来的6磅陆军野战炮几下子就把神武大将军以及旁边的炮手轰得四处漂浮,并且引起弹药的殉爆,顿时城墙哗哗哗地塌下几处。

见时机到了,钟蓬辉一声令下,一连一排五十人立刻成密集型出击,一连长带着剩下的一百多人随即赶上。在热兵器战争中如果以这种队形出击的话纯粹是找死,不过情报显示,宜章县城里并没有火器,只有几门破旧的大炮。现在大炮已经被解决,早没有什么远程威胁了。

一连冲至距离城门三百多米的时候突然从里面涌出来一百多头上绑着红色布条的太平军,呐喊着持着各式武器勇猛地迎了上来。

“立定——举枪,射击。”一排长沉着地下着命令:

在这间隙间,涌出城的太平军又冲出了几十米。可是,他们没有机会了,只听得一阵砰砰声,跑在最前面的二十几人中弹倒下。旁边的竟然连看也不看,继续前进。一连长齐坤佳带着增援也已经赶到,全连分成三排不断射击,勇猛地太平军战士一个接一个倒下,可是后边的丝毫没有退缩,反而以更快的速度迎了上来。一百多只有冷兵器的太平军下场可想而知,不到半分钟就死伤殆尽,利用这宝贵的半分钟,城里的太平军已经用无数的石块堵住了半边城门。

可是,这么做是徒劳的,一连听着后边的鼓点,全连散开整齐地踏步前进,不时地射击敢于在城墙上露头的太平军。而炮兵排这次只用了四发6磅陆军野战炮就把堵城门的石块炸碎,眼看着炮兵得手,齐坤佳立刻命令全连跑步前进,当跑到城墙边上时迎面跟赶来堵截的太平军遇上,紧急之下开了已经上膛的子弹后就再无时间装第二发,充当一连排头兵的一排战士们纷纷拔出别在腰间的砍刀同太平军展开肉搏。

城门狭小,无法发挥人数的优势,并且太平军似乎吃错药一样浑然处于一种亢奋状态,被砍中一刀还要用手压住刀身反手给对方一刀。

一连一排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猛一碰击立刻死伤近半,想撤也撤不下来了,后边的想开枪又怕伤到自己人,急得直跺脚。

在后边观战的钟蓬辉也急得团团转:“妈的,这下子一连怕是要废了。这些长毛怪怎么搞的,感觉不到痛似的。炮兵、炮兵,给我轰,轰死这些长毛怪。”

“营长,战士们都搅到一起了,会伤到自己人的。”炮兵排长小声地说:

“傻B,我让你轰城门了吗?轰城墙中间比较薄弱的部分,打开一个缺口,命令刚成立的四连立刻动员起来准备从缺口突入,两面夹击。”

十分钟后,十四发炮弹集中轰击城门边上三十米处破损城墙,只齐射两发,年久失修的城墙就出现了一个长达数米的缺口。

“冲——全速前进,增援一连!”新任的四连长黄杰忠呐喊着当先出击,全连183人也呐喊着往前冲。

此时一连已经死伤数十,可是被不要命的太平军咬住无法撤,只能硬着头皮死扛着。后来一连指导员伊拱想了一个办法,让后边的战士两人一组,一人骑在另一人的肩膀上,然后朝着城洞里的太平军射击。由于这样一来高度高了不少,居高临下都是黑压压的长毛脑袋,打起来一个一个准。可是好景不长,太平军竟然在城楼上倒下滚烫的汤下来,把正在下边的十几个战士烫得鬼哭狼嚎,连齐坤佳也被烫伤了左手。

四连因为炮击一停就已经接近城墙破塌处,是以太平军来不及增援,几阵排枪过去,阻住后边的太平军,终于把一连解脱了出来。

钟蓬辉大叹一口气:“二连上去,把一连换下来,三连集合,准备增援。换下来的一连作预备队。”

太平军本来就只有五百人,虽说紧急增援了三百人,但是在城门边就死伤近三百人,还要防住其他三面城墙,是以再无力组织夺回城门,李平东只好再次派人求援,同时命令手下依托房屋抵抗。

大猪是当初从湖南流浪到福建的流民,一年多没有回家乡的他,现在闻说可以回到家乡,是以特别期待。听说自己的家乡被长毛占据了,而且杀了许多人,虽然心里可以料想到家里的结局,但是仍然想回来看看怎么样了。现在是二连三排四班班长的他虽说满脸兴奋,但是仍然很紧张地看了看比自己小五岁的唯一弟弟小猪。今年才十七岁的小猪还是满脸稚气,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战阵,但是这种攻打城镇还是第一次,紧紧跟在哥哥大猪后面的他满脸紧张,刚才一连的伤亡大家都看到了,长毛果真不是官军和天地会可以比的。想到这里小猪紧紧地握紧了手中的步枪。

穷困农民没有什么文化,是以取名猪啊、狗啊很平常,大猪和小猪也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名字有多别扭。

正胡思乱想着什么,就听到自己的排长李大诚大声呵斥各班班长监督本班战士保持镇定,听从指挥开始进攻。

小猪最后检查了一遍步枪,看看哥哥已经如成人般高大的背影,心里默默下定决心等一下一定多看着哥哥,不能让他有一点事。自湖南逃荒以来,家里的人全死光了,只有自己与父亲、哥哥一起逃荒出来了。只是父亲年纪大了些,留在仙游大营当一名伙头军,现在在这里,哥哥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连长的命令传来了,处于首攻位置的三排在排长李大诚的指挥下,保持队形,小跑着往城门行进。让过撤下来的一连,迅速接替了他们在城门边上的阵地,几分钟后,李大诚示意大猪带领本班战士先行出击。

大猪点一下头,率先往前三步,然后立刻原地卧倒,因为眼神极好的他发现了五十米外的一栋残破房子里有一个长毛正拉弦对准了他,几乎在他卧倒的同时,那支光滑的箭簇划破空气,擦过大猪头发,把他后边的一个战士穿透过去。

妈的!大猪怒气中生,这是他这个班第一次出现伤亡,不知道这名战士伤势如何。大猪趴在地上对着长毛直接一枪崩掉,然后回头说:“小猪,把受伤的虎头拉下去医治。”

“哥——”小猪还想再说,可是触碰到大猪严厉的眼神后忙闭上嘴巴,他知道哥哥是想他能够借着这个机会不要处于最先的进攻前沿。可是俗话说:“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万一各个有个闪失那如何是好?

小猪心乱如麻地把被弓箭射中的虎头侧着背起来,往后方跑。李大诚自然看得出大猪的心思,也不点破,只是低声骂着:“大猪,被一支箭吓成大猪头了。还不快上?”

大猪咬咬牙,将子弹上膛后一跃而起,率领本班余下的其他九个人飞快地往前搜索。李大诚等他们走出二十几米后,又挥手让一班跟上去,然后让副排长陈康押后,自己亲自带着三班也跟上前去。与此同时,后边传来了连长李平生的呵斥声:“李大诚你怎么搞的?磨磨蹭蹭地被黏住了?”

李大诚憋着一口气,催促大猪加快速度前进。这个时候小猪把虎头交给连里的卫生员,掉头赶上了三排的后面。前方已经传来了枪声,并且越来越密集。小猪心忧哥哥的安危,是以干脆直起身体快速地奔跑。

正带领部队随后接应的连长李平生指着小猪对指导员许采问道:“这个兵怎么回事?不怕长毛的暗箭吗?”

许采看了一眼:“或许是想快点到自己部队去吧,刚才看他背了一个伤兵回来。”

“不错,是个合格的兵,战后宣传一下。”李平生说完立刻又指挥其他排跟上。

大猪带领四班三人、四人一组交替着前进。刚开始遇有房子有动静的,直接往里扔扔雷进去,但是走过几十米后就把身上的扔雷都扔完了,没有办法只能靠平时的训练逐屋逐屋搜索了。残破的屋子根本不知道哪里有长毛,只能细心地搜索。

大猪正给手中的步枪上弹,突然从左手边的小巷子里冲出十几个满身血迹的长毛,一个个也不喊话,直接用手中的破刀砍翻距巷子最近的一个战士,随即奔起砍向大猪。

大猪虽然不是那种第一次上战场的新兵蛋子,可是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遇见,慌乱之间忙举起刚好上了子弹的枪对着距离最近的长毛就是一枪,然后没有任何停留地用刺刀刺向第二个长毛。

可是,刺刀哪里是大砍刀的对手,第二个长毛臂力奇大,躲过大猪的一刺之后抡起大刀对着大猪的步枪狠狠地砍下去,木柄的步枪顿时断为两截。能当上班长大多是在技能考核中成绩靠前的佼佼者,大猪这时候已经从刚刚的慌张中反应过来,大力长毛砍断步枪的瞬间他立刻一个侧踢,把长毛踢倒,然后抡起手中剩下的步枪部分对着长毛的头部狠狠地砸了下去。

与此同时,班里其他战士也纷纷开枪,冲出来的十几个长毛顷刻损失过半。正待肉搏,只见得右边也冲出来十几名长毛。大猪见状舍了满头是血的大力长毛,命令全班后退,同时子弹上膛。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一班已经上来,砰砰几声解决了一半长毛,接着几颗扔雷过去,完全瓦解了这小股长毛的攻势。

正想歇一口气时只见刚才冲出长毛的左右边巷子又冲出来二十几名长毛,而且后边还源源不绝地涌出来。一班、二班见状忙后退,刚退了十几步,只听得排长李大诚在后边高叫着:“我们排被包围了,各班不要慌,立刻以班为单位,围成圆圈。”

大猪闻言,立刻与班里剩下的其他八个人围成一圈,按照训练,班长站在圈里,伺机用枪打敌人。可是这个时候的大猪手中已经没了枪,是以只能站圈里面干着急。

包围上来的长毛怕有两百人之多,从屋顶、房子缝隙开始射箭。虽然三排四十几人不断开枪还击,可是在对方人数优势之下仍然伤亡惨重。还好李昌辉这种偷自二战日本军队的刺猬阵不是软柿子,围成一圈的三排战士紧紧地握着手中上了刺刀的步枪不给占据人数优势的长毛一点机会。可是头顶上落下来的弓箭就没有办法了,李大诚只能命令刺猬阵中的班长、枪法好的战士集中瞄准在房顶上射箭的弓箭手。这才稍稍减少落下的箭数,但也造成三排伤亡惨重。

还好,城门方向传来了激烈的枪声,看来是其他两个排赶来救援了。三排士气大振,在排长李大诚的指挥下开始向城门边运动,同时将手中的扔雷一股脑扔出去。打得难分难解之时,右边也传来了激烈的枪声,看来是长毛抽调兵力造成其他地方防守空虚,四连趁机杀了过来。

不止如此,钟蓬辉把已经集结的三连也派出来增援,一时间双方人数不相上下,加之长毛又是腹背受敌,不到十五分钟留下上百具尸体落荒而逃。

得报后钟蓬辉不屑地说:“人数比我们少还想来个包围,痴人说梦!”

话音刚落,只听得从另外一个城门冲出来一百多太平军,钟蓬辉冷笑着,此守将必是庸才,这个时候老老实实窝城里打巷战才是正理,竟然还派人出来送死。”

太平军将领李平东其实不是庸才,自金田起义就参加太平军的他历经战阵数百,哪一次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虽然大字不识一个,可是战打了不少,经验自然丰富。眼下见对方火器犀利并且人数不比己方少,再耗下去绝对是城毁军灭。看着对方出动大部队攻入城中,他断定外边所余人数不会很多,于是派出两百人围攻突入城里部队,借此引得对方增兵解围,接着再派出自己的亲兵队袭击城外部队,只要制住了首领,这仗也就差不多了。

可是,这支部队不是普通的清军,距离还有近千米的时候,几发炮弹立刻砸到,虽然只有两发命中目标,但也造成了三十几人的伤亡。再到六百米的时候只见对方竟然冲出来数十骑兵,每个人放一枪后立刻拨马回跑。一来二下,一百多太平军已经折损四十多。要换做清军的话这时候已经溃散。可是,这些太平军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依然继续前进,并且渐渐加速。到四百米的时候退下来防守阵地的一连立刻开枪,只是两轮射击,前方就几乎没有站着的太平军。

钟蓬辉点点头:“这样死才合逻辑。”拍拍一连长董平喜的肩膀说:“刚才你们连伤亡不小,情况怎样?”

董平喜有些无奈地说:“伤了三十六个,死了二十一个,才半个小时就减损一个排。”钟蓬辉安慰道:“部队老打顺风仗也不好,等团长来了,让他把人给你补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