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流动的思想

昏头胀脑 收藏 7 175


(一)

上帝的本性究竟是什么?这是神学中历来最重大的问题。在某些西方学者的眼中,这已是个难以回避且又争论不休永无了期的话题。杰出的罗马天主教神学家拉纳言简意赅的指出:人类的生存是荒谬的,还是具有广泛根本意义的?神学家,具有信仰的人,说是有根本的意义的。!

当然,拒绝理智的探讨这一本体论问题无异于站在迷信的胡说一边。而这一切问题的根源都来自于社会在不断的进步过程中,人们如何去解决知识的和知觉本质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是相互依存的。很多阶段性本质问题是心理的、精神的。已故大主教坦谱尔强调:这个世界应该产生有才智的人,他们了解这个世界,包括大量有关这个世界的本性的东西....我们越完整的把心灵包括在自然之中,就越是无法脱离心灵来解释自然!

考虑一下有关人性的一个重要事实——人格。如果人们承认进化过程中人格这一突出现象,那么很多问题就会变的难以理解,除非考虑到另外一个“你”也在场。因为,在历史舞台上意识的出现和进化的却显露了生命本身最深刻的某些特征。

上帝的问题无法回避,每一个个体对于实在都有一种看法,或隐或现而已。没有人能逃避有关人的一生和命运的最终争端的答案,拒绝理智的面对对上帝的信仰,借口说今天对上帝信仰的挑战来自于科学的或是其他方面而不是人类的进步的话,这实在是最糟糕的神学。上帝信仰的前提就是要肯定一切个体的人性,因为一切个体都是上帝的孩子。是上帝使的我们成为我们。如果人们不确定他的真实性,怎么可能接受这一断言呢?人们也不可能躲在一种精神独裁主义的启示的断言之中而缄默不语。说支持一个具有人格化上帝的存在是超自然的启示,而不管这一宣称来自于何方,他总是能给人们带来些安慰的。但在今天的人类面前,寻求一种有关生命基本特征和最终实在可接受的上帝存在的观点并不是那么简单易行的,他的问题更为复杂。

很多研究者都说如今的社会需要一种自然神学。有理性的人对于什么是在哲学上站得住脚的问题意见不一,不过这一冲突在经济学和政治学中犹如在神学中一样的存在。这是我们有限性的标志。存在意见分歧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放弃理性探究的优先权和放弃使用理性。相反,他意味着我们应当更加慎重耐心和谦恭。未来的神学应该努力的寻求一种与我们的科学、哲学乃至于上帝认识和世界观最为和谐统一的观点。


(二)

科学唯物主义,也是一种狭隘的唯科学主义,坚持存在即物质的、可测量的、可公开检验的,这显然已不再是一种可行的或是说可持续的世界观。现在发现的东西是,越是深入的探测实在的某一方面,就越是开始理解一切知识和经验的相互联系,理解存在有一种根本的统一性。正是出于这个理由,今天的生物学家正在变成化学家,化学家正在变成物理学家,物理学家正在变成天文学家,而天文学家正在变成神学家,神学家则又变成生物学家。

人的视野的转变和发展,到今天为止已经开拓出许多从未涉足过的新领域。它表明,向着重新发现那些超越存在的方向发展是理解生活的完满性所必不可少的。这一认识也预示的神学的未来。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几种宗教趋势的出现代表了来自世俗范围之外的对探求真理的召唤:神秘主义的复活、东方宗教的苏醒,精神分析学的发现,信仰疗法的流行,唯物主义在统治上的破产,对超自然现在重新萌发的兴趣,等等。按照流行的说法就是这些现象超越存在的信号。而这一信号的出现就意味着对世界实在的丰富性和神秘性的承认。但是同时神学在唯心与较少的二元论之间的摇摆也确定了唯物主义无神论观点存在的必然性和长期的争论性。

曾经女权主义神学家提出了一种更加全面更加一般的世界观。罗丝马丽把自然和人类的神秘统一追溯到有记载历史最初的年代,而这也是备受批判的二元论的始作俑者,但马丽却将这二元论的方向以灵和基础的调和用到了一起。这种说法带很多模糊性,事实上,对上帝的重新定义一直在不断的行进中。

到目前,上帝这种基本的有序的统一性,它本质上是灵。对他描述最好的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借助神圣性、意义、希望和爱这些方面。这一定义取决于没有穷尽的神性的存在,但是,对自然探索的不可达到和对人类发展及人类命运的解释更将看起来已经不值得认真推敲的上帝的定义又再一次使死灰中的命运之神站在了我们面前,哲学家威廉说过:在我看来,对于宗教的种种实际需要和经验有这样一种信仰便可充分满足,即超越各个人之上并且以他连续的方式存在着一种更大的力量,该力量不是我们自觉的自我,并且比我们的自我强大。任何更强大的东西都行,只要他强大到使我们在下一步行动时能信赖它。


(三)

耶稣在未来的神学中,耶稣将会成为更加受到追捧和争议的论点。鉴于早期的基督徒改变了犹太人的传统信仰中的一些现在看来是可靠的记载,就使得其有了一种带希腊文化色彩的二元性,假如要使其真正的成为一个更易于大家所接受的真实存在的个体,那么***就应该把其放在犹太先知这个传统的主流研究中。因为,***神学的发展还没有找到一个新的出发点。

当代某些宗教流派认为,耶稣对于未来的重要性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他那种为了别人而存在的生活方式能否代表用意义、希望和爱来填充生活的人类状况。在这一点上黑人神学和南美解放神学作出了重大的贡献。这些神学家把耶稣首先看成是解放者,他使人类从一切形式的压迫之下解放出来,虽然科恩把***同黑人权力紧紧联系在一起是十分错误的,但他对耶稣的描述却十分正确:那个为了别人而存在的人,认为他的生存与别人联在一起无法分离,以致他自己的人格无法解释的与别人不同。当然这里的别人指所有人,特别是被压迫者。

从以上的观点看来,野稣模式其实就是一种已经从信仰领域和宗教领域演化而成的固定的生活模式,他是:我即你的关系道成的肉身化身。

耶稣是自我牺牲的爱的先知,这个概念反映了目前世界现存的各大宗教的基本道德观念。耶稣与希伯来先知的联系是明显的,与其它大宗教人物也有联系。自我牺牲的爱的思想经过若干个世纪后成为佛陀一般的大慈大悲,他宣称在任何时代都不能以仇恨来对待仇恨,而只能用爱消除。仿佛我们在耶稣信仰里看到了一个充满了印度教精神力量的发源分支,又好象看到了圣雄甘地的再一次出现,这种非暴力抵抗与感化使的耶稣信仰遍及四海,用爱和自我牺牲来团结人类,人的生活和作人成为了耶稣信仰的重要标志。而正是这种信仰的存在,才成为了使的上帝信仰得以延续的有力保障和基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