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他妈没事种芭蕉?[影子军团]

欧阳中士 收藏 26 1768



昨天小区里招贼了,用千斤顶顶开防盗网入室盗窃。我家的防盗网比较粗壮,贼没顶开放弃了。对门邻居和三楼邻居家中均进去了贼,虽说家中现金少,损失不大,但无疑成为轩然大波。楼道里邻居关系处的还不错,所以几个女主人就开了个简短的碰头会。我公司有事,就上公司去了。


9点多,老婆打来电话:“老公啊,对门邻居找来维修工加固防盗网,咱家要不要也加固啊?”


我当时正在和代理商会的一个秘书长谈合作事宜,说了句“不用了,没用。”就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电话又打来了:“老公,咱家的防盗报警系统在哪里买的?邻居们也想装。”


我正在谈判的关键时刻,不免不耐烦。当着客户的面又不好发作。“数码港有卖的,让他们自己去找吧。”


不一会电话又来了。“老公,他们说不想装全套,只要进去人有个动静能把贼吓跑就行,该怎么装啊?”


这次我上火了。“他们自己没老公啊,什么事都问我,我很忙,少给我揽事儿。”


挂断电话,和客户道一声抱歉。心情比较烦躁,还要陪着笑脸,好容易双方草签了意向,送走了客户。刚刚点上一支烟休息一下,老婆电话又打来了。“邻居问,隐形防盗网好用不好用啊?”


我这次真的火了。“你跟他们说,我死了,他们爱装什么悉听尊便。”


平静下心态,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老婆是热心人,曾经也是市场营销的一员干将,嫁给我后,退为职业太太,五年时间相夫教子,思想已将退化了不少了。她现在唯一的成就感也就是给邻居们出个主意帮点忙了。


下午抽时间回了一趟家,打开家门我愣住了。几个邻居老头老太太正围在我书房的电脑前,老婆正在指着电脑屏幕给现炒现卖他们讲解各种防盗器材的功用。两个老头抽烟,书房不大,屋子里充满了劣质烟草的味道。


老婆见我回来了,很高兴。“你回来的正好,帮大伙出出主意,看谁家装什么防盗器合适。”


我可没有这个心情,陪着笑脸说,我有事,马上就走,我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做防盗器材的朋友的电话号码,告诉他们有什么事可以向他咨询,然后礼貌地下了逐客令。


送走邻居,老婆可怜巴巴站在那里。我有点心软。“我忙你知道,以后别揽这些杂事,我没时间的。”


老婆的眼泪流下来了。“我知道你忙,可是你知道吗?你每次出差晚上不回家,我都会害怕,出了这样的事,不仅我害怕,邻居们也害怕,我想帮帮他们,少一个人害怕总是好的。”


我无语。手臂轻轻挽过她的腰。低头看见书桌上的笔筒,那是婚前老婆精心给我挑选的。岫岩玉的材质,雕了一株芭蕉,旁边是清朝蒋坦的《秋灯琐忆》上的一句词:是谁无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


那时候,我们清贫而快乐。我喜好诗词,老婆就给我买了这样一个笔筒。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两句话背后有一个恩爱夫妻的典故。蒋坦的夫人叫秋芙,种了一株芭蕉,“已叶大成荫,隐蔽帘幕。秋来风雨滴沥”。蒋坦在枕上闻之,心与之碎。于是戏题断句叶上曰:“是谁无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次日见叶上续书数行云:“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字画柔媚,乃是秋芙的戏笔。我们常在这个与芭蕉有关的笔筒前,吟诗作对,揶揄调侃,为人生一乐。


后来我下海经商,已近10年。十年商海沉浮起落,纵横征战,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心态。房子越换越大,却少有时间回家;车子越换越高档,却少有机会携妻女同行。晚上应酬多,一群人觥筹交错间喝着芳醇的酒却说着掺水的话。深夜身心俱疲地回到家里,哪里还有心情管什么潇潇不潇潇。有时生意上遇到犯难的事,坐在书案前思索对策,看到笔筒上的字,不免迁怒:谁他妈没事种芭蕉,纯属吃饱了撑的……


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看一下是我自己办公室的号码,肯定是助理找我又有事了。


我挂断了电话,轻轻推开老婆,告诉她,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下午你统计一下各家的要求,我负责按要求找人给他们装好报警器。


整理一下衬衫领子准备回公司,路上我还在为自己这次没事找事感到好笑。为了老婆,这次我就再他妈没事找事种一回芭蕉吧。该潇潇的时候,就放松自己潇潇一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