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同奈河南岸,‘越人阵’防御部队此时完全的深陷于紧张与不安之中,半个小时之前,法国EMF-2发来情况通报,称北岸的中国军队的无线电通讯极为不正常,先是大量的通讯流量,继而蓦然之间陷入到沉寂之中,这样的寂静让人感到极为不安。

西贡-新山一空军基地内,值班军官第一时间便通知了正在西贡城内忙得焦头烂额的贡德比诺上校,情报通讯部门发现的同奈河之北的军事通讯量突然猛增,紧接着又全无讯号,整个防线也是一片死寂,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大战前的宁静’这个词语。

“情报方面还有什么更多的消息吗?”贡德比诺气急败坏的对着手机大吼到“他们截获到一些无线电通讯内容吗?他们有没有其他的获得?什么没有?我马上回基地。”

此时的贡德比诺显得颇是有些急躁,这几天来,他一直在为西贡城内的情况而显得有些焦虑,欧洲军团驻西贡军事顾问团、德国驻西贡顾问代表团、英国驻西贡军事代表团、西班牙皇家军队驻西贡事务处等多个欧盟国家军事代表机构,甚至是欧盟以及那些承认‘越人阵’武装的国家的临时大使馆都几乎在一夜之间撤离了Amara Hotel,这些杂种,他们见到风向不对,立即逃离了这个人心惶惶的城市,这些贪生怕死的杂种。

对了,还有那个该死的英国杂种,那个英国陆军的杂种,他身兼着第3机械化步兵师-第12机械化旅-国王皇家匈牙利卫兵团指挥官以及英国驻西贡军事代表团顾问总监诸职,可是这个埃德森的上校从来只会给法兰西的骄傲带来麻烦,这些该死的英国人,他们从来都总是以出卖法国为最是得心应手的,伦敦的那些杂种,从维多利亚这个欧洲的祖母开始就是这样,再往前的历史便是这些海峡对岸的贼、小偷、强盗一次次登陆而来,掠夺财富、杀人放火,而结为盟友之后,却是一次次将法兰西推上被出卖的风口浪尖。

如果不是英国驻西贡军事代表团的那些杂种率先离开,西贡城内的这场风潮也不会弥漫而开,这些大不列颠的蠢猪,说是离开,上帝啊,是个人都知道这些杂种在想什么,代表团的多数工作人员是那天夜里,搭乘英国皇家空军的运输机离开西贡,转去了新加坡的,英国人的声明是,他们将子啊并在那里短暂停留之后,返回国内。

可是贡德比诺知道,就在埃德森上校、还有代表团的部分官员借着以‘只是还有后续的一点工作完成,将在次日晚些时候,搭乘最后一班皇家空军的飞机离开西贡’的理由,短暂停留在西贡的这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却是在积极于西贡城内的‘越人阵’政府机构之间活动,该死的混蛋,他们真当法兰西的眼睛是瞎了吗?

而此时,西贡城内的混乱早就因为中国军队的兵临同奈河而更是不堪维持了,虽然治安部队已经在竭尽全力的维持一座城市应有的秩序,可是这些努力是那样的苍白乏力,西贡防卫军拼命的在街头抓捕所谓‘北方间谍’,国家部队则是恨不得将一切能够拿起武器的人都编入到建制内,去一线和那些北方人民军、中国军打个你死我活。

更恶劣的是,就在这内忧外患之际,那些‘越人阵’的高层却是开始考虑着自己的退路问题,尽管贡德比诺并没有刻意的去调查这件事,但新山一机场内的那两架A-380客机却是再明显不过的说明了问题,情报部门称,这是西贡当局的高层给自己预留的‘退路’。

其实这种溃败风潮在就已经随着同奈河防线所面临的北方压力的增大而更是趋于到失控的边缘了,从各大机场,到沿岸港口,似乎所有的人都在为那一张小小的‘船票’、‘机票’而费尽了心机,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在通过一切的手段,甚至是散尽家财来获得全家逃亡欧洲的路径,这一切,尽管贡德比诺不用去想,也是会猜到的。因为历史是这样的相像。

就当贡德比诺上校匆匆往着新山一空军基地赶回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同奈河防线上此时的情况是怎样,尽管他已经意识到中国军队可能会展开一场攻击。对于同奈河防线,尽管上校寄予了太多的厚望,但显然巴黎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个所谓的防线,毕竟当初马奇诺防线留给法国陆军的教训太为深刻了。要不是这样,那十多架A-400M军用运输机也不会在新山一基地内,保持一等候命了。

法国陆军这次在印度支那半岛上已经吃了不大不小的亏了,损失掉的部队诸如第4轻骑兵大队、1eBP(第11空降旅)-第1伞兵轻骑兵、第22陆战步兵大队、陆军特战旅的第13龙骑兵伞兵团,而空军的从兰斯香槟-第112空军基地转场而来的第30飞行联队- EC1/30瓦卢瓦中队也遭到了重创,几乎损失了大半的精锐飞行员。

而这还不算从'Olivet紧急增援而来的2eBb(第2装甲旅)的6e-12eRC第3坦克连,这个连的13辆‘勒克莱尔’坦克现在全部成了岘港城外的一堆堆燃烧的废骸。

至少有的时候,法国陆军在庆幸,庆幸第6-12重型骑兵团的第6重型骑兵战斗群并没有全部到来,否则那样的话,损失就真的很大了。因为在现在的情况下,如果真的需要紧急撤离的话,除了EMF-2、‘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的行政人员之外,根据总参谋长-亨利-邦特加将军的命令,现在还处于在越南的部队-11eBP(第11空降旅)-第3陆战队伞兵团、第8陆战伞兵团、11eBP-第35伞兵炮兵团,立即采取紧急撤离计划,抛弃所有的物资和装备,离开西贡,暂时撤退到马来西亚,而后再由那里转回国。

贡德比诺上校认为着,只要根据EMF-2制定的《西贡防御作战要则》实施作战,那么至少在同奈河阻挡住中国军队,还是有一定希望的,尽管总参谋部不一定支持。但对于上校来说,这也无所谓,EMF-2的原指挥官-弗兰瓦尔将军在他的办公室里被敲开了脑袋,亨利-邦特加这个老家伙已经没有办法直接可以指挥到‘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了,而只要有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和埃尔韦-莫兰国防部长的支持,上校至少可以能够充分的指挥EMF-2在越南的任何行动部署,政治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影响军队的。

而此时的同奈河边,一场鏖战已经随着钱鹏飞打出的手势,而开始拉开了自己的帷幕。

突然跳出来的那张满脸都涂着迷彩油墨的黑影让两个‘越人阵’士兵被猝然的一惊,中国人?看着这个端着枪,冲着自己嬉笑着的黑影,两个‘越人阵’士兵本能的后退了下,看手里的枪,头盔上还在泛着幽绿光泽的夜视仪镜片,这两个‘越人阵’第1国家卫队师-师属搜索连的士兵就是用脚丫想也知道这个黑影是什么人。只是,这里似乎是同奈河的河南岸吧。

同奈河的南岸,那不是自己的部队所防御的区域吗?中国人,天啊,中国人打过来了,两个白痴一惊之后,随即就像发出告警,可是他们发现自己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致命的薄膜阻碍住了自己的呼吸,妈的,这次算完了,两个死鬼的脑海中最后一次划过的念头。

“娘的,还真是两个小白。”看着一头栽倒的尸体,钱鹏飞嘟嘟囔囔的低声骂到“早知道这两个白痴这样的蠢,还节省两个窒息袋,这是浪费。”

“头儿,干得漂亮吧。”看着两具瘫死的尸体,两个侦察兵笑嘻嘻的低声言道。“他娘的,这两个白痴都是屎尿失禁了。”一个侦察兵捂了捂鼻子,晦气的说道。

“好了,看看4组那边怎么样了。他们的炸弹拆完了吗?”钱鹏飞看了看表,低声说到。

岳海波这个时候只是感觉到自己背脊都快被汗水所湿透了,那两个突然出现的‘越人阵’士兵显然让岳海波也感到了下措手不及,不过还好,钱鹏飞他们干得漂亮,这小子的确是个人才,自己调离之后,他倒是将侦察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打理的不错,训练、技战水平都没有丝毫的下降,反倒是他小子利用自己当年就出自第14集团军、对热带雨林作战比较熟悉的特点,对侦察营有针对性的展开了丛林作战训练。嘿,这小子。

“怎么好了没有?”看了看表,岳海波对4组的队员问道“没多点时间了。”

“嗯,就快好了。”满头都是汗水、正在拆除爆炸物的侦察兵抹了下汗水,回答到。

“好,还有不到1分钟,总攻就要开始了,你们抓紧点。”岳海波看了看四周,对2组的队员说道“我们去桥头,一旦攻击开始,我们就立即压制‘越人阵’的桥头驻军,配合尖刀组,首先打开这边的突破。”说着岳海波猫身跑向桥头的方向。

钱鹏飞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刚松一口气,麻烦就又来了,河岸上的公路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越南语,“狗日的,发现情况不对了吧,他们没办法回答你了。”看着脚步的两具尸体,钱鹏飞低骂到,同时将手里的枪缓缓抬了起来“打狗队,准备。”

“头儿,目标清楚,确保毙命。”几支装有夜视瞄准镜的狙击步枪同时的将十字线套在了这个一边咒骂着、一边从河岸边往下走的‘越人阵’军官。

咻-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破帛样的尖啸骤然的从远处,带着拖长的嘶嚎划破而来。

“炮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