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淫棍欢场施暴虐 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wm_nl 收藏 1 263
导读:(转贴,转自广德论坛:麻辣粉丝)

(转贴,转自广德论坛:麻辣粉丝)





三淫棍欢场施暴虐 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新拍案惊奇,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诗曰:沦落风尘最黯伤,逐欢强笑断愁肠。




伤情最是章台梦,百宝殉身葬大江。




列位看官可知,此诗原本感叹的是大明朝万历年间的一位沦落于烟花柳巷的名姬。此女姓杜,名媺,因排行第十,人称杜十娘。这杜十娘出落得是:眉若远山,眸如春水。颜似霞霭,体赛柳绵。真真个玲珑剔透,冰雪聪明,浑身雅艳,遍体娇香。十娘十三岁沦入娼家,乃周旋于风尘花柳之间,不知迷煞了多少公子王孙。正是:




青春年华多少梦,断送烟尘花柳间。




且说这花柳巷中,玩着的不过是前门送旧,后门迎新;窥着的不过是那权势金银,美貌年轻。似这等逢场作戏的活计,哪里会见得一丝真感情。这十娘沦落风尘七载,早已经看破那娼门冷漠,故此早怀从良之志。适逢倭国关白作乱,兵锋直指高丽,高丽王上表告急,天朝发兵救援,因粮饷未充,开了个纳粟充监之例,一些富家子弟便充做太学生。内有李布政之子李甲,因是在京坐监,得遇十娘。这李甲风流年少,未逢美色,得见十娘,便将他满腔情怀浸润在十娘身上。加上这李甲也是个温柔的主儿,俊俏的人儿,故此十娘全当他是个志诚君子,只将一生厚望寄托于他。及至李甲金银使尽,受够了那老鸨虔婆妈咪的鸟气,十娘越发放心,便取出私藏的金银,使之赎身,相约回乡以期终老。半道中却遇孙富,孙富垂涎十娘美色,便百般挑唆,未料那李甲本是无主见的小人,竟然听信了孙富的谗言,欲将十娘以千金之价转让于孙富。十娘得知,故作欣然,李甲所求亦慷慨应允。是日打扮得华艳照人,窥那李甲似有喜色,始死意决绝。于大江之上历数李甲、孙富之不肖,怀抱所藏珍宝祖母绿、猫儿眼、翠羽明珰、宝珥瑶簪、玉箫银管,古玩金器投入江中。可怜一代名姬,只因所遇非人,玉殒香消,葬身江流。评曰:杜十娘之刚烈,古所未有。虽出身娼门,却真情不昧,实难得也。杜十娘由是被誉女中丈夫,其故事至今传颂。正是:




莫道娼门无烈女,至今称颂杜十娘。




各位却道在下因何要说这一段杜十娘的故事?依在下看来,这杜十娘虽然性情刚烈,为女中丈夫,终究是沦落娼门,识人不明,弄了个贞洁不保,葬身鱼腹。此乃美中不足是也。在下今天却要说一段,身在欢场,却能洁身自爱,力抗强暴的烈女故事来,好与杜老媺一较高下。以扬我中华女子之雄风,抒我华夏儿女之志气,也好教天下人识别善恶,以为惩前毖后。此一段故事发生于天朝共和六十年五月十二日。




话说天朝共和六十年,天朝已经三十载改革,神州处处霓虹闪烁,高楼并起,俨俨然有盛世繁华之象。古语有言: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这中国经济繁荣,物阜民丰,便盛起行乐之风,歌馆楼台林立,桑拿洗浴,修脚泡妞倒成了贵人达官,名商巨贾的嗜好。又有一批无良文人学士,宣扬歪理邪说,或曰人性,或曰人权,或曰娱乐,或曰休闲,以为淫乐之申张辩护,将狎妓纳妾视为能事。 如是久也,人皆见怪不怪,尽以币多寡而敬人,不以德轻重而尊人。又有猫论盛行,道是“不论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民受惑,又皆以不择手段为能事,但求有功,不惧有过。由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若论单论改革之弊,则两极分化,思想败坏,道德缺失是为大过矣。然此皆在下一家之言,不足为据,自古功过当由后人评说。言归正传,此一段故事,且容在下一一道来。




本段故事的主人实乃是楚地一奇女子,生于巴东野三关镇,年方三七,尽得巴山峡水之灵气,出落得亭亭玉立,一表人材,且性格贞烈。只见她:




体如娇柳临风,神似寒梅傲雪;其颜之靓丽,堪比樊素;




其性之贞洁,可羞王啬。眉若远山含黛色,眼如秋水泛波光。




此女姓邓,名玉娇,父母皆老实本份之人。娇学业小成,适逢世界金融危机,创业艰难。娇家贫,不愿难为双亲,不得已屈就于一洗脚城中,修脚为业,以为谋生。 看官有所不知,今世之风月场所,皆不似前朝。前朝有取名浣花楼,怡春院者,其实皆为买春场所,女子往往穿红戴绿,打扮得花枝招展,娇媚妖娆,直接开门纳客。当今律法严明,似此等招淫纳奸之所,皆改头换面,或曰按摩房,或曰洗头店,或曰桑拿室,或曰洗脚城。其实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招数,做的依旧是寻求感官刺激,卖笑嫖娼的勾当。更有一些地头恶棍,官场腐化分子,相互勾结,欺男霸女,专门窥着那美貌的良家女子,逼良为娼,以中饱私囊。更有甚者,人伦败坏,以卖处嫖幼为美事。故此今之欢场,常人皆讳莫如深,其实是万恶不赦之地,此中人亦尽皆万恶不赦之人。邓玉娇无奈之下,屈居于污垢之地,极是郁闷,却无处诉说,只得以修脚为业,卖艺不卖身。正是:




如花年华空对月,相伴唯有修脚刀。




话分两头,巴东古为巴子国,地处三峡中部,是为武陵山,大巴山,巫山盘踞之所,又有长、清二江横贯其间,真乃山清水秀之地。兼为古代名相寇准,现代名帅贺龙旧治之地,故此民风忠烈。巴东虽为偏僻小城,却物产丰饶,资源丰富。逢国朝改革开放,县府为招商引资,始置招商办。列位不知,这招商办却是当今的一个肥水田,但凡有外地客商到此投资的,无不要经其审查,内中关节甚多,其曲折无法一一尽述,可不知要花费人家多少银子呢。加之县府为鼓励吏员专心事业,又常常以引资之多寡按比例奖励,以致招商办吏员收入更丰。故此似招商办这样的肥水衙门正是势利之徒的向往之所,无一不是削尖了脑袋往里钻的。却说野三关镇招商办有一主任名邓,曰大贵。此公贪财好色且蛮横,又喜显摆威权,以恣快意,人皆厌之,暗送绰号:邓鬼大。有一首《西江月》专说这邓贵大的形容心性,甚是切合:




本是一名无赖,平生最爱钱财。生来此付雷公相,脸盘横肉两块。




敢把原则排外,能将马屁拍来。凸腹挺胸开大嘴,常把官威显摆。




且说此日,邓贵大与其手下张德志,陪同权贵邓隐身,在一酒楼豪饮。这张德志与邓贵大本是一丘之貉,长得獐头鼠脑,狗眼鹰鼻,其形容猥琐,不堪描画。那邓隐生却是一方权贵,乃及为奸诈之流,直到邓贵大案发一直不愿意披露姓名,想必是真个是福大贵大,可以饶幸逃脱万载骂名。此三人在酒桌上嬉酒纵乐,玩的不过是猜拳抽牌,说的不过是风流韵事,以资快感。列位看官,三国孔明有言,“酒能醒事,酒能误事”。醒事者借酒发挥,或妙笔生花,或纵横捭阖。误事者,借酒浇愁,贪杯买醉,弄得个人鬼不分,浑浑噩噩。及到进代,酒文化已经渐渐萧疏,今人完全不比古人,在酒桌上全然不能做一些行令、射覆、唱曲、填词的文化交流活动。无非是吆五喝六,奉承拍马,最后喝成一瘫烂泥。更有的借着酒性为所欲为,尽做一些败坏斯文的勾当,已经尽中“酒能误事”之魔咒。但凡丢了人性的,这酒与色便脱不开身来,且说邓贵大贵为主任,难免时常假公济私,花天酒地。三人此日兴致高涨,把酒楼闹了乌烟瘴气。酒足饭饱后,张德志色心萌动,便提出要往娱乐城休闲买笑。邓贵大寻思,反正是公费,不玩白不玩,再加上此时他也是淫兴勃发,于是满口应承。便携张邓三人,往野三关“梦幻城”而来。正是: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来。




列位须知,前面在下已经说过,此娱乐休闲不过是逐欢买笑,狎妓兴奸的遮羞布。此等场所实万恶不赦之地,但凡正人君子,皆避之不及。却也有一些下层良家女子,被迫沦落此间,以卖艺卖身谋生计,似此等皆出于人生无奈,自不可与那自甘堕落的人渣同日而语。




且说三人来到梦幻城中,也正是合该有事,只因正当入夜时分,生意兴隆,服务生与小姐俱在忙活,不曾有人出来招呼。此三人怀揣色心,淫性发作,早已是迫不及待。张德志急急领先入内,却不见有人前来招呼,心中难免觉得扫兴。乃自己到处寻觅,无非是想做些猎艳的不法行为。邓贵大偕同邓隐身相视暧昧而笑,遂跟随入内。张到得一休息室门前,径自推门而入,却见室内有一女子正在浣衣。其女长发披肩,面容清秀,身材姣好,正邓玉娇是也。原来邓玉娇屈于梦幻城中修脚,此时业余,正在做些浆洗之役,以贴补家用。张见其俊美,淫兴已炽,以为妓者,遂嬉皮笑脸地上前调戏:“妹妹能特殊服务否?”




娇视之,见其猥琐,知非良善之辈。正色而言道:“妾身乃修脚女也,不做些特服之业。”张不悦,怒斥道:“汝在此风花雪月之所,不做特服,所为何事?”娇答曰:“小女子卖艺不卖身,居就此间,实为生计所迫耳,烦请官人谅之。”张大怒,乃开声喝骂。邓贵大闻声而至,见张德志怒,乃帮腔曰:“汝怕吾辈少钱乎?”遂抽百元大钞一沓,搧邓玉娇头面。娇亦怒:“小女子只修人膝下双足,不特服人裆内小足,恕难从命。”邓贵大暴怒:“汝知吾谁为耶?吾堂堂主任,人皆趋附唯恐不及,吾所好之女,从未失手,汝在此风月场,不是妓者何为?汝有何能奈敢拒本官也?”邓玉娇见其霸蛮,欲避身而去。邓挺身拦截,见娇美艳,惊恐之下亦显楚楚可怜,顿觉快意,色心大炽,乃按玉娇于沙发上,欲效那霸王硬上弓之举。娇奋起,邓又按之,淫言秽语,胡摸乱抓。邓隐身与张德志见之,愈觉刺激,鼓掌叫好。邓玉娇本是良家女子,只因生活所迫,沦入于此等场所,早觉羞辱。今日受此侮辱,更觉羞愤难当。眼见贞洁不保,情急之下摸到一把修脚刀,朝邓贵大连刺数下,只见血光飞溅,邓贵大的身躯早软塌了下来。张德志与邓隐身大惊,欲上前帮助邓贵大,挟制玉娇。邓玉娇奋力起身,复刺张德志。张臂膀受伤,惊恐不敢前,邓隐身见状,两股战战,死命逃脱。却见那贵大在地上抽搐数下,眼见得是没有了性命,正是:




恶贯满盈入地狱,万年遗臭警来人。




却说这邓贵大三魂飘逝,七魄消失,已经没得活了,正是应了那“自造孽,不可活”的老话。邓玉娇见贵大倒地,自谓天理昭彰,公道正义自在人心,乃自报案情于官府,安然候捕快前来。至于共和六十年五月十二日,邓玉娇案传闻于网络,于是举国震动,天下赞誉。依在下看来,邓玉娇之行何能惊动天下也?此皆因今世世风败坏,人皆以势利趋炎为美事,有美女学子,甘为二奶;有明星艺人,愿为娼妓。此皆是屈膝于威权银币,败坏世风者。独独邓玉娇身居欢场,守身如玉,力抗强暴,勇气可嘉,杜老媺较之亦有不如也。因此,众皆谓邓玉娇身在欢场,洁身自爱,权威不能屈其志,金钱不能买其身,暴力不能夺其操,实为中国女中之丈夫也。又有好事者,拟作后大史公《史记-邓玉娇烈传》以为褒奖。独独共和天朝府衙,不顾邓贵大三人欲行强奸之实,却以“故意杀人罪”之名拘捕玉娇,囚之于精神病院,致使天下咸怒,人神共愤。但愿邓玉娇吉人天相,早日得雪冤情。真是:




仗义每多屠狗辈,失节偏是读书人。




列位,在下所述的一段故事就此结束,奉劝世人莫以邓贵大为榜样,切以邓玉娇为楷模。要记得尊人爱人,得志之时莫忘形,失意之时莫自弃。须知自重自爱,惩恶扬善,才是我中华儿女本色。如此方不负在下说此故事的一片苦心。诗曰:




千古流芳修脚刀,除奸抗暴逞英豪。




堪怜昔日李家女,不若今朝邓玉娇!


华丹




于2009年5月20日
















看了半天没有看完也没有看懂也不想看下去了太累,不如发个贴给大家,有看明白的人给我回个贴,谢谢


WM_NL 于2009年5月22日



请允许我再次感谢能看明白文章且给我回复的人

本文内容于 2009-5-22 11:54:18 被wm_nl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