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政治不只有“是非题” 还有选择题

龙魂名将 收藏 2 100
导读:(联合早报网讯)台湾中国时报社论指出,历经三十几年的缺席,台湾终于在今年得以重返世界卫生大会,以中华─台北的名称,到世卫做观察员。对绝大多数的台湾人民而言,参与世卫确实是个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机会。即便只是观察员,即便并不保证年年都能参与,即便记者证的颜色有些异常,但这些安排目前都处于灰色地带,未来绝对有改善的空间,因此多数人民并不愿意因为不确定的或有争议,而放弃出席机会。毕竟,国际空间与权益是要慢慢争取的;如果连出席国际会议的机会都没有,台湾就注定一年年远离地球村;这当然是划不来的事。   事实上,

(联合早报网讯)台湾中国时报社论指出,历经三十几年的缺席,台湾终于在今年得以重返世界卫生大会,以中华─台北的名称,到世卫做观察员。对绝大多数的台湾人民而言,参与世卫确实是个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机会。即便只是观察员,即便并不保证年年都能参与,即便记者证的颜色有些异常,但这些安排目前都处于灰色地带,未来绝对有改善的空间,因此多数人民并不愿意因为不确定的或有争议,而放弃出席机会。毕竟,国际空间与权益是要慢慢争取的;如果连出席国际会议的机会都没有,台湾就注定一年年远离地球村;这当然是划不来的事。


事实上,不论是马政府或民进党政府,第一个想要尝试突破的国际组织就是世界卫生大会;其背后的原因,当然与国民健康有关。以此次新流感的疫情扩散为例,世界卫生组织的疫情通报与信息交流,对于各国都是极为珍贵的平台。台湾如果是全世界流感防疫的唯一缺口,则不但对台湾人民不利,对全世界各地人民也都是威胁。因此,即便在民进党执政期间,也因为视健康为最重要的人权,才积极推动台湾加入世卫。当时的总统陈水扁自己也公开说,以“中华─台北”名义加入是可以接受的。在概念上,如果可以用中华─台北名义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替台湾争取一些经济利益,那就没有道理不能用同样的名称为台湾争取位阶更高、比金钱更根本的健康人权。此次前卫生署长陈建仁以专家身分与会,也公开宣称在世卫新流感的讨论会议中获益良多,可见参与世卫之实质好处。


可是,这样一个好不容易争取得来的机会,却在日内瓦被留欧学生对叶金川呛声之后完全走调。原本台湾争取国际空间的国家议题,竟然变成了叶金川爱不爱台湾的个人问题;原本民进党总统公开接受的中华─台北名称,竟然变成马政府卖台的佐证;原本台湾可以用中华─台北加入世贸组织拚经济,现在却不能用同样的名称拚健康人权。最令人奇怪的是,民进党始终视他们是唯一有资格发问的人─“你”爱不爱台湾、“你”有没有卖台、“你”为什么不抗议东抗议西、“你”没有做这些是否表示主权意识不够坚贞?问问题的永远是他们,答问题的永远是别人。


民进党的问题其实就在这里。他们一向喜欢问主权问题,却无力提供答案;他们永远只问是非题,逼你表态,逼政治人物“举证”自己的政治忠贞,非零即一,完全不容许任何选项模糊。换言之,民进党喜欢表态式的是非题,却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上其实到处是选择题。对基本教义派而言参与WHA能对台湾防疫帮助多少不重要,叶金川爱不爱台湾才重要。民进党沉溺于非零即一的是非表态,以致于完全不想去触碰真正关乎民生福祉的众多选择。


再以最近争议颇多的ECFA议题为例,我们就更能看清这个政党的局限。ECFA只是一个框架、一个议程,其中真正可以谈的内容也许有好几百项,都可以在框架下通过或不通过。这数百项经贸议题哪些一定要坚持(如关税减免)、哪些绝对不退让(如农产进口)、哪些短期内暂不考虑(如证照就业),其实是一大堆选项可挑的选择题。但是民进党的反应却是:要推ECFA的公投,要求每个台湾人民做是非表态,硬要将未来可能选择的三、五百种选项,浓缩成“赞成ECFA”与“反对ECFA”的是非题。这是什么诡异的策略?这不是基本教义派的逻辑是什么?为什么台湾人民不能选择众多选项,偏偏要在爱台、不爱台之间做个无聊的表态?为什么永远是绿营人士大剌剌地去问别人是非题,而自己却怠惰到从来就不肯回答选择题?


五二○过了,民进党也下台整整一年了。令人遗憾的是,这个党执政的时候不像执政党,在野的时候不像想重新执政的在野党。二○○○年国民党丧失政权时非常不适应,表现荒腔走板,没想到民进党下台时更是不堪。我们忧心台湾前途,倒不是忧心政府官员选错选项,而是担心民进党从不容许零与一的其它选项。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