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妇深夜在家遭强暴 证据被警方搁置近3年失效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10 69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驻马店市平舆县东皇庙乡妇女崔丽(化名)在家里被一个入室偷盗的人给强奸了。第一时间,她选择了报警,让她想不到的是,她和丈夫一起送到公安局刑警队的犯罪证据——一堆强奸事后的卫生纸,会迟迟没有送检,因为缺少证据,强奸犯始终逍遥法外。村妇一家为此多次上访,卫生纸终于在案发近3年后送到公安部做DNA检验,但令村妇更想不到的是,因为送检证据存放时间过长,卫生纸上的精斑已经发生霉变,致使强奸证据上的DNA已无法检出……


村妇在家遭遇强奸


“这事发生6年来,强奸我的那个坏蛋始终没有被抓进去,俺闺女和孩子都因为我被强奸的事抬不起头,好几回我都想自杀……”昨天,说起6年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强奸案,平舆县东皇庙乡56岁的妇女崔丽泣不成声。


2002年10月12日晚上10时许,崔丽的丈夫王二(化名)抱着被子去村西边的场里看红薯干,看着生病的妻子已经熟睡,轻轻关上了堂屋门,并在大门上挂了一把锁。王二没有想到,就在他出门不久,一伙人翻墙进了院子……


“第二天凌晨1点的时候,我起床小便,听到院子里有动静就起来了。”崔丽说,突然,一束强烈的手电筒光照住了崔丽的眼睛,“别动,回屋子里面去!再动就弄死你!”拿手电筒的人命令道。“我……我要解手!”崔丽吓得声音颤抖。“我看着你把尿桶拎屋里面尿!”来人命令说。


“我吓坏了,只好在屋子里面尿,这时候我才听见楼上有噼里啪啦搬东西的声音。”崔丽说,自己尿尿时,对方仍然用手电筒对着自己。突然,对方猛地扑过来把她按在床上强暴了她,崔丽挣扎着伸手猛地拉开了灯,看崔丽拉灯,强奸者急忙伸手去抢开关绳,拉线开关的绳子被拉断了……一瞬间的光亮让她看清了强奸自己的就是本村村民陈某。


强奸疑犯难落法网


完事后,强奸者用手撕了一截卫生纸,在自己的下面擦了擦后扔在了地上,“你要是敢跟你丈夫说我就杀你全家!”说完,强奸者拿起崔丽家的钥匙,把崔丽锁在了屋里,然后上了崔丽家的二楼。


看强奸者上楼,战战兢兢的崔丽从床上爬了起来,拿着卫生纸,擦那男人留下的东西,并给自己的哥哥和村民组长打电话,“你赶紧去帮我找找王二吧,俺家里遭贼了……”因为感到耻辱,崔丽并没有告诉哥哥和村民组长自己遭遇强奸的事情。


一个小时左右,王二和村民组长一起急急忙忙赶回家中,屋子里面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了,25英寸的电视机不见了踪影。村民组长走后,崔丽向丈夫哭诉了自己被强奸的经过。13日下午,崔丽在丈夫的陪同下到派出所报案,但被告知,强奸属于刑事案应当到公安局刑警队报案。


次日,崔丽夫妇来到平舆县公安局刑警队报案,作为证据,崔丽把她和犯罪嫌疑人使用过的卫生纸全部用塑料袋子装着交给了刑警队。“刑警队让我们交了500元的鉴定费。”王二说。


“我们报案很长时间了,也不见有警察到我们家去勘察现场,而且也不见他们抓人。”崔丽说,每一次她和丈夫去公安局催促都能看见他们提交的那团卫生纸在刑警队的铁皮柜上放着。“后来我们才听说对方找了熟人了。”


“公安局一直说没有证据,我们送了那么多卫生纸,上面都是那坏蛋留下的东西,怎么能说没有证据呢?我们就一个劲地上访,要求平舆县公安局让我们看案卷。”王二说,他们看到案卷后大吃一惊,原来,一直到2005年7月29日,平舆县公安局才把带有犯罪嫌疑人精斑的卫生纸送到公安部化验,而此时,已经无法化验出结果了。“我们清楚地看见检验报告上写着‘已腐败’字样。”王二夫妇说。


警方受理案件不查现场


针对崔丽夫妇的投诉,记者采访到了时任平舆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的黄东亮。黄东亮承认,崔丽夫妇的确曾到平舆县公安局报案,并且随后也确实向刑警队提交了数团卫生纸作为物证。


“我也想抓那些坏蛋呀,可是我没有证据呀!”黄东亮说,“如果是证据确凿,我不去抓他是我的不对,肯定是我这边的责任,可直接的证据方面有些欠缺的话,有些事情就不好说了!”


黄东亮告诉记者,崔丽夫妇到公安局报案的时候并未提供犯罪嫌疑人的名字,所以他也不好进行调查和传讯人。“王二夫妇是在两个月以后才指认犯罪嫌疑人的,因为不是现场指控的,所以我们无法抓陈某让崔丽指认,我曾经就这个事情多次向他们夫妻解释,但崔丽夫妇并不理解。”


崔丽夫妇否认了黄东亮的说法,崔丽告诉记者,当时报案时因为害怕报复,她没敢说出犯罪嫌疑人的名字,但到第三天的时候,她就和丈夫一起去刑警队说出了嫌疑人的名字,他们认为刑警队不抓人的原因是因为陈某的一个亲戚给刑警队打了招呼。


“刑警队的人让我们回家仔细观察陈某的踪迹和动向,让我们一有情况就给他们汇报,但我们汇报几次也不见他们去现场。”王二告诉记者。得知他们夫妇一直在状告自己后,强奸疑犯陈某在春节期间纠集数人来到他们家中,砸烂了家中的桌子和锅碗,他们去公安局报案,可仍然不见警察赶到现场。


崔丽夫妇百思不得其解,公安人员为何迟迟不出现场而坐在公安局办公楼苦等证据呢?“如果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赶到现场勘验,也许就能找到更多的证据。”王二说,为了讨回公道,他只好和妻子一起走上了艰难的上访告状之路。


“去不去现场其实无所谓,主要是证据,没有证据去现场又能怎么样?”黄东亮说,他们在知道犯罪嫌疑人的姓名不久,也传讯了陈某,但陈某不承认,因为缺乏证据,他们只好放人。“我们也抽取了陈某的血样,想等卫生纸上的DNA鉴定结果出来后再抓人。”


证据灭失缘于经费紧张?


黄东亮说,收到那些带有精斑的卫生纸之后,他们很快就转给公安局的技术中队,按照规定将由技术中队负责对其作出鉴定,但让他们感到不解的是,送检的证据却迟迟没有结果。“好像是驻马店市公安局检验出了精斑,但没有化验出精斑的DNA,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清楚。”


卫生纸上有精斑,为什么检验不出DNA呢?记者就此采访了平舆县公安局当时负责送检化验的警官段喜华。


“当时刑警队把卫生纸交给我后,我就马上把它送到了驻马店市公安局进行化验,市公安局确实在上面化验出了精斑,但市局由于技术条件限制无法对精斑的DNA进行鉴定,按照要求,我们应当尽快送到省公安厅和公安部进行化验。”段喜华说,从市局回来,他就将此事向领导做了汇报,建议立即送检,但领导没有表态,事情就被搁置了。


段喜华告诉记者,一直到2005年,崔丽夫妇去北京上访告状才引起了平舆县公安局领导的重视,领导才让他把卫生纸送到了公安部,但经过鉴定,卫生纸上的物质已经无法进行DNA鉴定了。针对崔丽夫妇“精斑腐败导致无法化验”的说法,段喜华不置可否。“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无法检验都与我没有关系!”


“我只是个具体办案的,领导安排我送了,给我经费我就去,领导说没钱,那俺就只能搁那儿,没有钱,我怎么去化验?公安经费也很困难,除了杀人案件,能够保证及时送检外,其他的就困难了。”段喜华说,因为卫生纸送来送去的消耗,目前已经没有了。


针对崔丽交纳500元鉴定费的事,段喜华则称自己并不知情,而黄东亮告诉记者,500元鉴定费他们确实收了,但在2007年王二又去北京上访告状时,已经退给了他们。“要说刑事案件不该收取鉴定费,但那几年管理比较混乱,有点不正规。”


专家指当地警方涉嫌渎职


郑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有关专家告诉记者,卫生纸上留下的精液等证据保存不当就会腐败变质,严重时确实无法进行DNA鉴定,但如果保存方法妥当,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保存一点精液,就可以进行DNA鉴定。”


著名刑法学专家、郑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法认为,平舆县公安局在接到报警后应当尽快进行现场勘验,并将证据及时送检,而有关办案人员在取得重要物证后,既未及时送检,又未对证据进行妥善保存,使得重要证据灭失,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导致受害人长年上访,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其严重玩忽职守的行为已经涉嫌渎职犯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