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曾有文说到,中国古代真正的“第一美女”应该是越王勾践宠妃毛嫱,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荣登古典“四大美女”宝座,其实有其特殊的政治背景。但“第一美女”并非就是第一“大众情人”。若论谁是中国古代第一“大众情人”,我首推春秋四大美女之一的夏姬。


郑穆公之女夏姬,自幼生得杏脸桃腮,蛾眉凤眼。长大后更是体若春柳,步出莲花,具有骊姬、息妫之美貌,更兼有妲己、褒姒之狐媚,是一个不知羡煞了多少贵胄公子的人间尤物,堪称中国古代第一“大众情人”,后世也称她为“一代妖姬”。春秋有好几个国家之亡都与她有关,期间留下诸多风流情事。


夏姬少时母亲管束甚严,并无与人私相亲昵的机会,但却异想天开地编织出床笫相幽之梦境。据传在她及笄之年,曾经恍恍惚惚地与一个伟岸异人同尝禁果,并获取返老还童、青春永驻的阴阳采补之术。之后她曾四处找人试验,当者无不披靡,因而既艳名四播,又声名狼藉,家中只好把她远嫁给陈国的夏御叔为妻,夏姬之名由此而来。夏姬嫁给夏御叔不足九个月,便产一子,即夏征舒。御叔虽有些疑惑,但早已被夏姬的美艳弄得神魂颠倒,并无暇去深究。然而世人都猜疑“那个早生婴儿恐怕是夏姬从郑国带来的野种吧”!


夏御叔正值壮年而亡,有人说就是死在夏姬的“采补之术”。守寡后的夏姬“其状美好无匹,内挟伎术,盖老而复壮者”。据传,夏姬一直到四十多岁,仍容颜娇嫩,皮肤细腻,保持着青春少女模样。而历史上的这位风流寡妇,也确实以其罕有的独特魅力为国君士大夫倾倒,史书上说“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她曾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御叔早亡后,夏姬不甘寂寞,不久便同时与大夫公孙宁、仪行父私通,以其独具的美艳、性感与绝伎,让公孙宁与仪行父魂不守舍,欲仙欲死。这种三角关系持续数年之后,又把时任国君陈灵公也卷入其间而难以自拔。


据传是公孙宁向陈灵公献媚盛赞夏姬美艳及天赋异禀之房中术。陈灵公开始将信将疑,觉得夏姬虽有艳名,也总是近四十岁之人了,恐怕是名不副实。然而乍一见夏姬,陈灵公便身心俱醉,难舍难分。之后,每当夏姬之子夏征舒上朝离家后,陈灵公、公孙宁、仪行父三人便轮流到夏家与夏姬幽会。夏姬还把自己的内衣分赠三个情夫,而陈灵公三人居然毫无羞耻地穿着夏姬所赠衣服上朝,并在朝堂之上公然谈论与夏姬私通的风流艳事。一次,陈灵公等三人在夏家饮酒作乐,席间竟相互争论起夏征舒到底是他们三人谁的孩子。夏征舒受辱不过,怒杀陈灵公。公孙宁和仪行父仓皇逃向楚国,隐匿淫乱之事,只说夏征舒弑君,当人神共愤之。楚庄王偏听一面之词,便兴兵伐陈,杀死夏征舒,掠得夏姬。


春秋一代霸主楚庄王也为夏姬的美艳绝伦与妩媚性感而怦然心动,欲纳入后宫,申公巫臣谏阻说:“不可,王讨罪也,而纳夏姬是贪色也;贪色为淫,淫为大罚,愿王图之”。楚庄王只好放弃。将军子反见夏姬美艳,欲霸为己有,亦为巫臣所劝阻。理由无非是“红颜祸水”之说。后来,楚庄王把夏姬赐予连尹襄老,不久,襄老战死沙场。襄老的儿子甘愿背上与庶母乱伦的骂名,很快就与夏姬私通。


最让人可笑的是,那位一直劝说楚国君臣勿纳夏姬的申公巫臣,其实早已对夏姬垂涎三尺,并最终设计夺得夏姬叛逃至晋国,所付出的则是抄家灭族的代价。夏姬与巫臣到晋国后,还生下一美貌的女儿。晋大臣羊舌子的儿子叔向欲娶为妻,其母称“有奇福者,必有奇祸;有甚美者,必有甚恶”,认为“红颜祸水”,娶夏姬之女必会给家族带来后患,坚决不予娶之。


客观地说,夏姬天生美艳也好,性感亦罢,原本无过。为谋生计,她只能任人掠夺、玩弄。而那些争夺夏姬的王公贵胄们才是所谓“红颜祸水论”的制造者。最典型的莫过于大谈“红颜祸水”而自己却甘愿舍家族拜倒于夏姬裙下的巫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