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飞扬 上篇 第一节:高地血战

枪奴 收藏 8 1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


太阳落下了山坡,只留下一段灿烂的红霞在天际;远处炊烟袅袅升起;倒垂的柳树将边境某校的操场包围着。操场中间整齐地站立着某部六连整装待发的士兵。


“同志们!”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高个儿、宽肩膀、浓眉毛的人站在队列前面发出口令后,标准地敬了个军礼,“请稍息!”


接着,那宽肩膀亮开嗓门严肃地讲了起来:


“张峰,湖北省宜昌人,1951年2月入朝,担任我们连1排3班副班长。


1953年7月,抗美援朝战争进入尾声。志愿军兵分3路发起金城战役。第68军在西集团中担任攻占522.1高地的任务。我们连攻击的目标是522.1高地以东的无名高地。这里是南朝鲜军首都师第1团第1营的指挥所,阵前布满了雷区、铁丝网、明暗火力点和地堡等,设有坚固的防御工事。


为了消灭拦路虎,我连党支部决定,由1排担任主攻,组织突击队,把红旗插上主峰,以鼓舞士气,震慑敌人。任务一明确,一排立即沸腾起来。大家层层围住李排长,争当突击队员,抢当红旗手。入党有一年的张峰早就沉不住气了。他看到在排里根本挨不上号,干脆直接跑到连部,双手向廖连长递交了用鲜血写成的决心书,并拍着胸脯保证说:‘共产党员是要打头阵的。我坚决要求参加突击队,当好旗手,誓死把红旗插上主峰。’廖连长见他态度诚恳,情绪高昂,决定由他担任突击队长和旗手。


张峰把任务抢到手后,无比兴奋。在战前的几天准备中,他逐个找战友们谈心,告诉大家:‘这次反击战是事关全局的战役。我们要用机枪发言,打好了,就能使朝鲜的和平早日到来。我们一定要为祖国争光,为和平而战,坚决完成突击队的任务……’


7月13日20时55分,反击战的序幕拉开了。在我军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张峰大旗一挥,带领突击队冲在队伍的最前面。连续突破敌人三道铁丝网,突然遇到了敌人几个复活了的火力点的疯狂阻击。密集的弹雨立刻形成了一道火力墙,把突击队死死地压制在几块巨石的后面,紧跟在后边的二、三排也遭到敌人炮火的拦阻。全连处于十分不利的形势。


这时,张峰的左肩负伤。他一手紧捂住伤口,侧起身子观察着敌人的动向。他决定自己一个人高举战旗冲击,吸引敌人的火力,掩护战友们前进。只见他猛然跃起,双手高举战旗,火速向山顶冲击。一下子把敌人的明暗火力全部吸引过来。我连各排乘机发起冲锋,一阵猛打猛冲,攻克了敌人的第一道防线。


这时,张峰第二次负伤。当李排长赶到时,只见张峰的左腿已被打断,白森森的骨头露在外面,鲜血已染透了军裤。李排长立即命令通信员把张峰背下去,可张峰坚决不肯。他大声回答说:‘腿断了怕什么,共产党员又不是泥捏的,就是再断一条腿,爬也要爬着把红旗插上去!’为了继续吸引敌人的火力,张峰惊人地用旗杆支撑着身子,用右腿跳跃着向山顶接近。他头顶上的大旗又成了敌人的集中攻击的目标。全连战友们借势向山顶发起冲锋。


就在距山顶还有20米时,一发炮弹落在他身边。两块锋利的弹片分别击中他的头部和右腿。他顿时昏了过去。当他被震醒时,发现自己的右腿也被炸断了,两眼都看不清了,只听见四周战友们的喊杀声。


他想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敌人的主峰还没有占领,自己决不能退下去。他毅然抓住旗杆,两眼直盯前方,忍着巨大的疼痛,拖着两条断腿,用双手推着红旗,一点一点地向山顶爬去。


前进20米,对于正常人是轻而易举的事。然而,对于已四处负伤、双腿都被打断的张峰来说,每前进一步是多么艰难啊。鲜血透过军衣染红了他爬过的每一寸土地。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将这面弹痕累累的战旗插上了主峰。旗下,留下了20米长的血路。敌人一见主峰上的战旗,再一次集中火力射击。雨点般的子弹不时穿透旗面,打得旗杆直晃悠。张峰也多处中弹。


‘决不能让战旗倒下!’张峰用最后的力量,以头和身躯牢牢地固定住旗杆,丝毫不松。我连的其他战士趁势从敌人的火力间隙中冲了上来。经过激战,我军占领主峰。满是弹孔的战旗随风飘扬,张峰的手还紧紧地握着旗杆。


战后,志愿军总部为张峰追记特等功,授予他二级战斗英雄称号。而这面布满216个弹孔的红旗也作为英雄壮举的明证被陈列在我们连队里。”


这是每届六连的新兵都会对着那面战旗而听到连长讲的连史故事。这个故事对于六连的连长们来说已经讲了三十二载了。然而,今天这位连长却对着一面崭新的战旗向全连战士们再一次讲了这个故事。


晨光曦微。空中云雾迷蒙,山凹绿树红花。六连的战士正潜伏在草丛中。小草正将多余的水份从叶片里挤出。一颗颗晶莹的水珠轻轻地滑落在三班副吴勇紧握着的战旗上。战旗更加鲜艳夺目。这一切并没有打断他的沉思:


“一班副!”


“到!”


“接旗!”


“是!”吴勇有力地回答那宽肩膀的话。


那宽肩膀对着吴勇说道:“人在战旗在!决不能让战旗倒下!”


吴勇清楚地记得:这是每届六连的新兵对着那面战旗听连长讲完连史故事后,要求我们宣誓的一句话。


吴勇那黑油油的脸即刻像钢柱一般,铿锵有力地重复着那句话:“请连首长和同志们放心,人在战旗在!决不能让战旗倒下!我一定将战旗插向309高地的主峰!”


“轰轰轰...........”一颗颗炮弹好似流星真泻309高地。那声音如同山崩地裂,大地都被震得颤动起来。


被炮弹掀起的尘土不时地散落在吴勇的背上。吴勇从回忆中惊醒过来,眼睛死死地盯着手里紧握的战旗。


炮声戛然而止。


“一排跟我上。二排、三排、重机枪掩护!”连长发出进攻的命令。


未被炸死的二十来个越军立即从防炮洞里窜出,占领各自的射击位置,以战壕作为依托进行慌乱阻击。


在晨雾的掩护和六连强大火力打击下,一、二、三排采取交替掩护的方式从越军战壕中打开一个突破口。吴勇抢先第一个高举着战旗一步跨过战壕。


一越中尉见势,慌忙调转枪口,将冲锋枪内剩下的四发子弹一齐打出。


“哒哒哒...........”吴勇左小腿右大腿各中一发子弹。他意识到不妙,立即将旗杆插入土内,左腿膝当即脆地,双手即刻从旗杆上往下一滑,被子弹折断处的大腿触地,锋利的大腿骨透过弹孔空隙直插泥土,那断腿像断线的风筝任意摇摆。此时双腿和旗杆形成了牢固的“三点式”。


吴勇眉头紧锁。他抱着旗杆,仰望着伴随硝烟而飞舞的战旗,憋着气,双手交换着吃力地向上攀着。战旗越插越深,吴勇越攀越高。


那越中尉放下手中的空枪,扔了一枚手榴弹过来。手榴弹正在旗杆下嗤嗤地冒着白烟。吴勇将手一松,身体顺着旗杆滑落下来,左腿膝盖正好顶住手榴弹。


“轰!”的一声剧响。吴勇的双手慢慢离开旗杆,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嘴里叨念着:“人在战旗在!决不......能......让............”

1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