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男子跳桥讨薪 被攀高老伯一把推下桥去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1 234
导读:画面显示,跳桥者被推下后,四肢发软,要有人抱着才勉强站得起来,推人老伯也被警方带走。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2_24005_9324005.jpg[/img] 老伯伸出手来做握手状。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2_24006_9324006.jpg[/img] 老伯将跳桥男推下桥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2

画面显示,跳桥者被推下后,四肢发软,要有人抱着才勉强站得起来,推人老伯也被警方带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伯伸出手来做握手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伯将跳桥男推下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伯将跳桥男推下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推人后老伯向围观者致意


广州日报5月22日报道 昨日上午7时许,一名32岁男子欲追讨被拖欠款项,爬上海珠桥,此乃自4月以来的第12名跳海珠桥者。然而,他没能像“前辈”们那样“潇洒走一回”,再平安着地——12时许,在重重警戒之下,一位年约六旬的老伯悄然爬到跳桥男子身边,借口“握握手交个朋友”,连拉带推令男子从高处摔下。跳桥男子手肘、腰椎骨折,推人者当场被拘捕。


男子爬桥引发4小时交通堵塞


昨日7时20分左右,一名身穿白衬衣、头戴鸭舌帽、身背黑书包的男子躲过保安员的监视,爬上了海珠桥。在距离桥面约7米处,男子拉出红色横幅,垂直向路人展示,并向记者扔下申诉字条。接报后,保安员、警察、消防员陆续到场,对海珠桥实施管制,并安放气垫床,展开劝说。


8时左右,交警已经对海珠桥实施了双向的交通封闭,只有行人和自行车可以通过,9时许才开始放行由南往北的公交车。由于正值上班上学时段,市民因此颇多怨言。甚至有路过市民直呼:“要跳就干脆点跳吧!”


直至12时,围观者和被堵路人将桥面挤得水泄不通,南北双向交通已经完全被封锁,任何车辆都禁止取道海珠桥过江。


老伯一分钟内攀高7米


事情在12时15分出现变化。此时,在警员的多番劝说后,跳桥者依然坚持坐在铁架上。正当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一名老伯走了过来,向警方自荐要去劝说跳桥者。


遭到婉拒后,老伯悄悄越过封锁线冲向铁架。伴随着目击者们的呼声,大家的视线同时聚焦一处:只见老伯身手矫健,沿着略略倾斜的铁架,不到1分钟便爬到了距离地面约7米的铁架顶部,与跳桥者处于同一根钢铁横梁上,双方相距数米。此时,跳桥者发现了出现在身后的老伯正一步步接近自己。老伯双腿夹着横梁,手脚并用,一路挨到跳桥者身旁。


据跳桥者回忆,自己本来相当警觉,老伯上来后,先向他打招呼,接着,“老伯对我说‘握握手,大家交个朋友吧’”。老伯主动伸出右手,跳桥者犹豫了一下,也伸出右手。老伯一抓住跳桥者的手便用力一拉,将他推下横梁。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何道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敬礼(图片来源:南方报业网 刘可 摄)


“气垫未充满气” 跳桥者摔折骨


跳桥者先掉到气垫床上,又滑落地上,警察立即拥上,两人合力拽着他的双臂,拖起身来。


“气垫床没有充满气。” 躺在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病床上的陈富超抱怨说,想不到以防万一、保护性命的气垫床竟然是“一躺就干瘪”的。


他回忆道,自己从空中掉下来后,根本不记得被送到医院的细节,应该是休克过去了。经确诊,陈富超手肘骨折、腰椎骨折。


老人可能曾多次见义勇为


有知情者透露,这位推人的老伯与几年前的一位见义勇为者长得十分相似。2006年年初,有老人在广州洛溪大桥的人行道栏杆上,将一名用匕首对准自己脖颈、造成洛溪大桥封闭堵塞的男子一把抱下。


据非官方的资料统计,那位老人曾经3次从洛溪桥上救下轻生者。


“握手”变“推手” 老伯突动粗


↓ 老伯(先打招呼):老友,你在干什么呀。握握手,大家交个朋友吧。


↓ 老伯主动伸出右手,做出握手状,跳桥者犹豫了一下,也伸出右手。


↓ 老伯一把抓住跳桥者的手,用力一拉,左手往他胸前一推,跳桥者挣扎了两下便失去平衡,跌倒在横梁上,摔了下来。


↓ 跳桥者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右手在空中狠狠地撞上一根钢架,继续翻滚着摔落,最后掉在气垫床的边角处。


跳桥男:跳楼不成转念跳桥


自言被拖欠数百万施工费


跳桥者名叫陈富超,今年32岁,是一名来自化州的包工头。


据他说,他于2006年9月与广州富利房地产公司建安分公司人员龙某签订了科学城附近标语山庄六期D、H栋的施工联营合同。合同金额1200万元,除去管理费等200万元,他应该拿到约1000万元。但在拿到550万元之后,其余450万元却被龙某扣下,一直没有拿到。


在市红会医院的病床上,全身动弹不得的陈富超向记者讲述了跳桥前后的一些想法——


问:是什么原因让你下决心要去跳桥?


陈:我投入的资金都是借回来的。在家里,供货的债主已经追到了我母亲家。去年年三十晚,我就是一个人在广州过的,根本不敢回家,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老婆和三个孩子了。我确实感到走投无路了。


问:选择过其他申诉方式吗?


陈:3月11日下午,我爬上了欠款的标语山庄D栋28层,想着如果拿不回钱,也回不了家,不如死了算了。最后萝岗区政府人员把我劝下来,并承诺帮我解决,但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问:为什么选择海珠桥?


陈:我打听了一段时间,决定选择海珠桥,因为这里比较容易爬,也可以引起最大的关注。


问:你原打算一直待在上面不下来吗?


陈:我不是真的想这样闹,也不想闹这么久。起初,我只是要求警察把欠钱的老板叫来,让他当面承诺还钱,我就会下来。但他们始终说“叫不了”,所以我才一直不肯下来。


陈富超根本不记得如何被送进医院,估计当时已因疼痛而处于半休克状态。他告诉记者,希望能够依法追究推人老伯的责任,并对需要自付医疗费用表示不满。 (何道岚)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何道岚)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