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克扣病人药品一个月牟利75万(组图)

圣旨 收藏 1 100
导读:  [color=#4b0082] [/color]   [color=#4b0082][img]http://upload.ppstream.com/UploadFile/2009-5/2009051407420038661789806.jpg[/img]   0&&(this.width>580||this.style.width>580)){this.width=580;this.style.width=580;}}catch(e){};' border=0>[/color]   [color=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this.width>580||this.style.width>580)){this.width=580;this.style.width=580;}}catch(e){};' border=0>

退药情况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this.width>580||this.style.width>580)){this.width=580;this.style.width=580;}}catch(e){};' border=0>

视频截图:护士把“退药”送到中心药房

去年11月的一天,江阴市人民医院住院大楼大厅,护士们推着装满各种药品的推车,穿过走廊,进入医院的中心药房……这些护士们在干什么?近日快报记者收到报料人提供的一份“神秘”统计报表(右图),这份涉及江阴市人民医院几十个病区,金额高达70多万元的报表,为我们揭开了“白衣天使”不寻常举动背后隐藏的秘密──利用各种方式“克扣”病人药品,以求退药牟利。而据报料人粗略统计,几年来这种退药现象可能给医院带来了数千万的“收益”。

快报记者 金辰 陈超 文/摄

惊爆

一份神秘的退药统计表

根据其官方网站介绍,江阴市人民医院分设本部和东区二大医疗区,拥有1450张床位,1400余名职工,年出院病人5万余人次,先后荣获“全国百佳医院”、“江苏省文明单位”等称号。

然而这份由不方便披露姓名报料人提供的“神秘”报表,恰恰就来自江阴市人民医院。记者手头掌握的这份“神秘”统计报表,分为《江阴市人民医院病区退药情况表》和《江阴市人民医院病区退药情况表(东区)》两个部分,制表人的名字相同,其制表时间也均是2008年11月30日。

退药情况表上显示有“科室”、“金额”两栏,其中《江阴市人民医院病区退药情况表》上列明有:一区、二区……CT室、观察室、急诊室等共计32个科室,合计金额560285.28元。金额数最大的十四区达到了70037.60元,金额数最少的5ICU则为0元。《江阴市人民医院病区退药情况表(东区)》则列明有:产房病区、一区……新生儿室等共计12个栏目,合计金额170704.02元。金额最高的新生儿室有61766.85元,最少的产房病区为271.75元。

从这份退药情况表可以看出,江阴市人民医院在2008年11月份有关“退药”的金额数高达70多万元。一家综合性的医院每个月“退药”的费用有这么多?报料人指称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情。为核实报料人的说法,记者向无锡乃至上海的多家医院求证得知,正规的医院不可能存在专门为“退药”造表的情形的。

无锡一家医院的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正规的药品操作流程,住院一块药品应该由护士送到床头,门诊则直接交给病人,医院在发放药品完毕后是绝对不会再和药品接触的,这一方面是国家有明文规定,另外一方面也是出于安全用药防止出现错药、误药甚至假药的需要。不可能出现把药品回收回去再使用这么一个过程。

1分42秒视频记录退药场景?

那么具体的“退药”行为又是怎么完成的呢?据报料人称,大约在每个月的中旬某一天,江阴市人民医院各个病区的护士长或者护士长助理会将上个月“精心搜集”好的剩药装箱,装上小推车直接推到医院中心药房退药,中心药房也必须全部人员加班加点来突击清点回收药品,场面蔚为壮观热闹。

1分42秒的视频

报料人所描述的情况确实存在么?由于牵涉到当事人的切身利益,记者几经努力,这才找到一名参与“退药”工作的医护人员莫女士(化名)。莫女士向记者提供了一段时间为1分42秒的视频,据其称,视频内容正是护士前往医院中心药房退药的过程。

这份1分42秒的视频一开始即显示了医院中心药房的大门,进入大门右边,几个穿着白大褂和护士服的人围着一辆不锈钢推车,推车上放着几个蓝色塑料筐,筐里装了盒装、瓶装的各种药品。一名穿着白大褂,被指认为是医院中心药房工作人员的女子手里拿着一瓶药,在报名称,一旁另外一位也被指认为医院中心药房工作人员的戴眼镜短发女子则拿着笔、纸在记录着什么。过了一会,也许是因为对记录的药产生了疑问,短发女子又招呼起来,视频中随即出现了一名穿着护士服、头戴护士帽的女子。经医院内部人士确认,该女士正是该院某病区护士长。

莫女士说,这就是退药现场发生的事情。“按照道理,护士领药应该是从药房窗口领,护士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直接进入药房库房,还和中心药房的工作人员一起清点药品,这段视频足以证明其中有猫腻存在。”

记者现场暗访

5月11日,记者也在现场目击到同样一幕的发生:当日下午2点钟左右,从该院住院部大楼的电梯口,陆续下来几位穿着护士装束、头戴护士帽的女子,推着一辆不锈钢小推车,上面放满了药品。记者跟随小推车一路行走,小推车果真推进了医院中心药房的大门。在药房大门口,几个穿着白大褂,曾经在上述视频中出现过的女子马上簇拥上来,接过护士递过来的一张表格,开始清点小推车上的药品。大约10分钟左右,一车药品清点完毕,护士又推着空空的推车返回住院部大楼电梯。这样的情形在下午2点到3点半期间至少发生了10余起。有的护士是推车过来,也有护士是用手捧着装药的塑料小筐过来中心药房的。

随后记者又跟随一位捧着药筐前来送药,清点完毕后又拿着一张清单和空药筐返回病区的护士。记者注意到,这张注明打印时间正是2009年5月11日的清单清楚地显示就是“退药明细清单”,上面的表格一栏栏写的都是药品名称。护士来到了住院部6楼,准备将清单顺手放在抽屉里,并吩咐另外一名护士将清单一会交给领导。“别放在那个抽屉里,万一被当废纸扔掉就完了。”那名去中心药房退药的护士还说:“别的病区退药都是一车一车过去的,我们就一个筐。”

分析

一个月退药金额近75万元

在江阴市人民医院工作多年的姚女士(化名)说,“国家规定为保证患者用药安全,药品一经发出,不得退换”。但在实际当中,一家正规的医院在运营当中,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会有一些没有用完的药会多出来。一般医院的通行做法是,把余药交由病人或家属带回家。如果病人或家属提出退药要求,院方会经过严格的审查程序,在有一定限制条件的情况下,同意退药,然后把退药费用记入病人帐户内。

“我们这家医院的操作是,每个月由各个病区的护士长负责统一回收药品上交中心药房,中心药房清点验收后造表交核算科,核算科按药品进价的14%返还给各病区、6%返还给药剂科、80%作为医院小金库收入的模式进行核算,得到一笔总的金额。经过院领导的审核签字后,财务科再以输液费的名义给各病区和药剂科按比例发放现金,大头则归医院小金库。”姚女士说,“2008年11月份的退药金额接近75万元,按照进药成本顺价15%为86万多元。这就意味着,有86万多元病人已经给过钱的药品不但没有用在病人身上,悄悄回流到医院的中心药房,冲抵下个月的用药。一年下来医院光这一块就能‘收入’接近1000万元,这样情况至少已经持续了7~8年时间。”

姚女士说:“比如两位病人因为做CT需要造影剂,各花200元购买了1瓶造影剂。事实上1个病人实际需要使用的造影剂往往只有半瓶,通常情况下两个病人应该是各用各的,做完CT会各自剩下半瓶无法继续使用只能丢弃的造影剂。发现退药可以换钱后,医院则照常要求这两个病人花钱购买2瓶造影剂,可实际使用时则只打开其中1瓶造影剂。这样两个病人做完CT后会剩下1瓶包装完好的造影剂。也就是说,2个病人共花400元购买的造影剂,有1瓶200元的造影剂实际上被截留,随后通过‘退药’的形式变成了现金,再以‘输液费’发放。”

姚女士说,这笔所谓的“输液费”是交由每个病区的护士长统一分配的,没有“退药”就没有钱拿,多的时候,一个护士一个月可以拿到500~600元,总之是退药越多,发的钱也就越多。

莫女士也证实,她所在的病区基本上每个月的退药金额都在数万元,按照14%的退返金额,病区的护士长每个月都能拿到数千元的现金。这笔钱护士长会统一分配。

揭秘

“退药”有四招

“输液费”与“退药”挂钩的方式,让医院中参与此事的人想方设法采用各种各样的形式,瞒天过海克扣药品,而这一切病人往往很难发觉。“据我统计至少有4种,这是很不正常的。”曾经在江阴市人民医院某病区担任主任的杨先生(化名)介绍:

“化整为零”:一瓶胰岛素,本来是一个病人使用的,每个病人各自使用各自花钱购买的胰岛素。为了节省药品方便“退药”,现在几个病人合用一瓶胰岛素,剩下来的胰岛素则成了“退药”。

“吃空额”:病人在住院期间,特别是一些病情不那么危重的病人,有时候会因为有事而暂时请假离开1~2天。按照常理病人不在医院期间,应该是无需用药的,但药照样开出。

“打时间差”:因为电脑统计原因,当天专科病人以及出院或者死亡病人统计的药品有时候会有重复或者多算,但只要病人不提出或者不清楚,这些列入清单的药品同样成了“退药”。

“加减法”:医生的处方上列明了用药的品种、剂量。比如某药当天需要用5瓶,结果只在病人身上使用了2瓶,剩下来的3瓶同样成了“退药”。

杨先生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某病区发现了整整两大箱“沐舒坦”。“一瓶‘沐舒坦’要卖到30多元,一般病房领药都是根据病人需要当天领药,有这么多‘沐舒坦’剩余绝对不合常规。本来在医疗过程中出现少量剩药是一个偶然现象,量也是非常少的。可是自从有了这个‘输液费’和‘退药’挂钩的政策后,我发现剩药变得越来越多。我认为这样的情况促使医护人员为了多拿退药费而采用各种方式克扣病人药品,甚至瞒天过海给病人少用药、不用药。这已经不仅仅是侵占病人财产的问题了。我觉得这是剥夺病人受治疗权,损害病人健康甚至危及病人生命的严重问题。”

对江阴市人民医院的退药问题,快报将继续追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