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下部第四卷:王者无敌(下) 第49集、书生临危拜大将 谢艾三战安凉州2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URL] 却说谢艾等那假使者走后,没两日,那远山后的杀气也不见了,料是麻秋的伏兵撤了,又使人前去打探。探子回报:“那山后果曾驻过大军,丢下许多弃物。”谢艾大喜,连夜起军,去袭麻秋。正当要出,忽有两只枭鸟(猫头鹰)飞临谢艾牙帐,“咕咕”鸣叫。部众无不惊骇,劝道:“枭鸟入宅,乃不祥之兆,此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谢艾等那假使者走后,没两日,那远山后的杀气也不见了,料是麻秋的伏兵撤了,又使人前去打探。探子回报:“那山后果曾驻过大军,丢下许多弃物。”谢艾大喜,连夜起军,去袭麻秋。正当要出,忽有两只枭鸟(猫头鹰)飞临谢艾牙帐,“咕咕”鸣叫。部众无不惊骇,劝道:“枭鸟入宅,乃不祥之兆,此去怕是凶多吉少,不利主将,不如缓期。”

谢艾却朗声笑道:“尔等有所不知,枭者,邀也,六博中得枭者胜。今夜枭鸟鸣于牙帐,正是克敌制胜之兆。”随手甩出一箭,将两只枭鸟一并射落。部众士气大振。于是人衔枚,马摘铃,束甲潜行,深夜急进。赶到广武城外,天还未亮,后赵将士正在半梦半醒之间。谢艾一马当先,拔剑向前,五千壮士一齐呐喊,奋勇杀进。后赵军大乱,朦胧之中,敌我不辨,自相残杀,死伤无数。

城内裴恒见援军杀到,也即出城大战,内外夹击。麻秋大败,逃回金城。谢艾乘胜追击,斩首五千余级,凯旋而还。前后不足一月。

却说麻秋败回金城,岂肯罢休?休整一些时日,又谋进兵,探得大夏(在今甘肃临夏广河县东南)守备较弱,亲率大军来取。大夏护军梁式大惧,不等麻秋攻城,即擒了太守宋晏,献城投降。麻秋又令宋晏去招降宛戍都尉宋矩。宋矩道:“辞父事君,当立功与义;苟功义不立,当守名节。矩终不背主覆宗,偷生于世。”先杀妻子,然后自刎而死。麻秋叹为义士,厚葬宋矩。命王擢率三万军渡过河西,筑城于长最,为大军建立前进基地。

却说张重华因谢艾击退麻秋,大喜过望,即封谢艾为福禄伯。忽报麻秋取了大夏,又令王擢在长最筑城。张重华大惊道:“若被贼军在长最筑起城池,进可攻,退可守,我河西便永无宁日了!”即以谢艾为军师将军,率军三万,去逐王擢。

谢艾进军到长最,每日令副将常据、张瑁二人各率一千铁骑,轮番冲击王擢。王擢无法筑城,索性停止工作,先战谢艾。麻秋也即率了三千黑槊龙骧军过河助阵,扬言:“定要击溃谢艾,使他匹马无还!”遂令三千黑槊龙骧军在前,大军随后,击鼓呐喊而进。正行间,远远望见凉军也正鸣鼓列阵而来,阵前一人,戴白帽,着便服,乘轺车,神态飘然。麻秋勃然怒道:“谢艾书生,冠服如此,轻我太甚!”亲率三千黑槊龙骧军,驰马突击,直奔谢艾中军。

谢艾左右大惊,左战帅李伟急劝谢艾:“将军速弃车上马,以免不测!”谢艾不听,反令停住兵马,自从轺车上走了下来,令侍卫搬出一张胡床,放在阵前,自坐于床上,指挥部署,不许乱动。

麻秋见谢艾如此反常,怀疑谢艾必是有什么诡计,越是逼近,心里越是打鼓,逼到仅有三丈远,见谢艾还是那样镇定,凉军阵形也都井然有序,归然不动,急令停住,不敢再进。

谢艾葛巾飘动,眼角飞扬,喝道:“麻秋你来势汹汹,为何又停止不进?”

麻秋一惊,越发怀疑谢艾有谋,进又不敢,退又不甘,正在两难,就听阵后大扰。原来,谢艾早令张瑁率一支军由左南沿河而上,已绕到了赵军背后,突然袭击。谢艾之前的冒险做作,正是为了吸引麻秋,掩护张瑁部署到位。谢艾见张瑁得手,乘势进击。麻秋与王擢分头迎战。正战间,常据又率一旅铁骑从西杀到,横击赵军。赵军阵形大乱,被凉兵冲入阵中,纵横其间,斩首一万三千余级。

赵军大败,哭爹叫娘,争先逃命。麻秋与王擢突围而走,正遇大将杜勋、汲鱼也被凉兵打散,各带人马,零零落落而来,于是合兵一处,王擢在前,麻秋居中,杜勋、汲鱼断后,奔向河岸,招呼对岸孙伏都撑船过来接应。正要登船,常据、张瑁大率人马追到。杜勋与汲鱼回战,不数合,被常据一刀斩了杜勋,张瑁一枪刺死汲鱼。常据、张瑁再要追时,麻秋、王擢已被孙伏都接应上船,过了河心,逃回大夏。

谢艾收兵,令常据、张瑁等沿河驻守,自回姑藏缴令。张重华大悦,遍赏有功将士,嘉慰谢艾道:“卿真凉州之柱石也!得卿在,河西可无忧了。”加封谢艾为太府左长史,食邑五千户,赐帛八千匹。

谢艾道:“长最大胜,全凭主公英明,将士齐心,我虽有些微功,怎敢当主公如此美誉?麻秋经此大败,河西虽可暂时无忧,但麻秋亡凉之心不死,仍拥强兵,不下六万,一旦他改变策略,先取河南之地,枹罕则首当其冲。枹罕乃我东南边境之重镇与门户,又悬隔在河南,不可不防。”

张重华道:“卿言是也。”即命晋昌太守郎坦、武成太守张悛,各率郡兵增戍枹罕。

却说麻秋败回大夏,上表向石虎请罪。岂料石虎非但没有怪罪,反令大将刘浑率步骑两万前来增援。麻秋声势又振,于是统兵八万,果真来攻枹罕。围堑数重,云梯地突,百道俱进。枹罕主帅、宁戎校尉张瓘率众死战。赵军死伤数万,竟不能破城,攻城之具皆被凉兵烧毁。

麻秋大叹:“我用兵于五都之间,攻城略地,往无不捷。及登秦陇,以为有征无战。岂料广武一战,破军杀将;筑城长最,匹马不归;及攻此城,伤兵挫锐。殆天所赞,非人力也。”正想退兵回大夏,石虎以石宁为征西将军,率大队援军又到,于是合兵十二万,再攻枹罕。

郎坦以为枹罕城大难守,想放弃外城,退守内城。张瓘道:“弃外城必会动摇众心,大事去矣。”固守大城不退,遣出快马,飞报张重华。张重华大惊,便要亲自率军出救。

别驾从事索遐谏道:“君者,国之镇也,不可以轻动。左长史谢艾,文武兼资,国之柱石,殿下正宜委他以推毂之任。殿下居中作镇,授以算略,小贼何足平也?”

张重华恍然醒悟,于是即以谢艾为使持节、都督征讨诸军事、行卫将军,索遐为军正将军,率步骑二万去救枹罕。谢艾奉命,第三次出师,到长最会齐常据、张瑁等将,正准备渡河,却见对岸已被王擢率重兵把住。

谢艾便令常据率部潜伏于长最,自与索遐、张瑁将大营迁到下游四十里外的西津,制作牛皮战船一百余艘,假装将军卒器械满载船上,扬言:将顺流而下,攻取金城。王擢大惊,隔河相随,直扑西津防卫。常据却从长最连夜渡河,在黄河南岸扎下大营,天亮时,大营已全部筑成。王擢得报大怒,急忙返回,进攻常据大营。常据令道:“王擢携怒而来,且休出战,待其日暮兵疲,再出击之。”据住大营不出。王擢的兵马来回奔跑,本已疲惫不堪,日色将暮,正要退走,常据突然带兵从大营杀出,同时,张瑁也已从西津渡过黄河赶来,与常据一道,两下夹击,王擢大败,军士被赶入黄河,溺死无数。王擢死战得脱,逃回枹罕。

谢艾遂于河南建牙旗,盟将士,正好有西北风吹来,将旌旗指向东南。谢艾誓众道:“风为号令,今旌旗指敌,天所赞也!”进军枹罕,大破麻秋。麻秋逃回金城。

石虎得知麻秋又败,大叹道:“孤以偏师平定九州,今有九州之力却困于枹罕。真所谓彼有人焉,未可图也!”从此放弃了吞凉之念。

沙门(僧人)吴进进言道:“胡运将衰,晋当复兴,陛下此时更应苦役晋人,以抑制他们的气势。”

石虎正中下怀,于是即令调发附近州郡男女十六万、车十万辆,运土到邺城以北,修筑华林苑及长墙,占地方圆数十里。申钟、石璞、赵揽等都谏道:“陛下前已建造台观四十余所,又修缮洛阳、长安二宫,征调役夫近百万,百姓因此凋弊,天文因此错乱。现又建此无益苑墙,大劳有限之民力,诚恐祸起萧墙之内,徒作万里之城也。”

石虎勃然怒道:“朕筑苑墙,干天甚事?但得苑墙朝成,朕便夕死无恨!”令役夫点燃烛火,夜不停工。适逢暴风大雨,漳水水涨,因此而死者数万人。又聚敛金帛、珍异,府库财物不可胜数,但仍嫌不足,竟令挖掘前代陵墓,盗取其中金宝。

再说谢艾率军凯旋。张重华设宴庆功,厚赏将士,遂封谢艾为卫将军,宠任非常。凉州旧臣多生嫉妒,不断谄僭,张重华无奈,遂出谢艾为酒泉太守。并遣使去江东,向东晋报功。

东晋朝廷大悦,遂以侍御史俞归为使,持节去姑藏,授张重华为侍中、大都督、都督陇右、关中诸军事、大将军、凉州刺史、西平郡公。

张重华原本希望朝廷能封他为王的,听罢诏命,大失所望,竟不受诏,拂袖而起,入内去了。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