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14章 六光大道

sxpnceo 收藏 9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571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靠,撞到研讨会上来了,看来这儿都是些有学问的人,西一欧肚子里墨水不多,觉得不能久呆,搞学术的,都是文诌诌的、一肚子酸水,西一欧可不想跟他们打交道,看在桌子上饮料、红酒、面包的份上,打算熬到天黑换下衣服翘人,旁若无人的招呼手下喝饮料,洋毛子太能了,饮料做的太好喝了,所有的流氓都是第一次喝到,周福海顺手抓了一杯红酒,滋溜滋溜“研讨”的舒服。

上海是个国际之都,日本为了向世界各国表示对中国的尊敬,制造东亚共荣的舆论,年年举办文化讲坛,当然是歌颂日本是如何亲善中国的。人们熙熙攘攘,彼此交流着,中国的学者个顶个的架势摆的像老学究一样,外国的风度翩翩,仿佛应了一句: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音乐响起,一队洋毛子少男少女跳起了踢踏舞,蹦的地面叮叮当当作响,会议主角没到,这是活跃气氛。踢踏舞跳完,又在跳巴蕾舞,西一欧几个看的面红耳赤,洋毛子真能整,快脱成光不溜了,还你抱我扛、踮着脚乱跑。大厅里的老学究们、大师们、教授们色迷迷的瞟着女巴蕾舞演员的短裙大腿,想看又不敢直看的样子,西一欧几乎要吐,靠他娘的,敢情这些衣冠楚楚的人满脑子都是小玉西瓜,啥他娘的文化人啊。

当、当、当,三长声钢琴,大厅里的人们静下来,轻快的小提琴响起,在西一欧法眼里小提琴像是二胡横着拉。从二楼下来一群斯文人,为首的是穿和服戴眼镜的日本人,后面华人、洋毛子都有,西一欧学着其他人一样站立行注目礼,眼光落到后面的几个女人身上,靠他娘的,全是洋毛子,皮肤那个白、个头那个高、穿的全是旗袍、露着大腿,长的那个好看,金黄、白色、棕色头发中夹着个黑黑的头发,与其他洋女人不同,白皙、细腻、近似透明的胳膊、腿证明了她不是黄种人,用“肤如羊脂”来形容一点不过分,瓜子脸,浓妆艳抹,一走一动、一笑一说话一副娇媚之状,如果不是那种妖媚劲儿,西一欧会给她个评价:玉一样的女人,现在最多是俩字:闷骚。和绿茶那种水一样的女人相比,玉一样的女人的眼睛像是会说话,摇摆着丰胸肥臀,洋洋自得的晃着头与每个男人的眼神一碰而过,迷离中带着妖气,狡诈中带着可爱,长发摆起挥洒着华贵,勾人摄魄,在男人们的惊艳中飘向前台。

主持人开始介绍嘉宾,尽是些中外名流,什么董事长、总经理、会长、理事、教授、大师、学者,然后给文化界名人发奖,称颂他们为东、西方文化交流做出贡献,几个洋女人殷勤的给来宾们献花,金刚说这些女人叫礼仪小姐。三个穿和服的日本记者殷勤的拍照,闪光灯一道道划出镁光。

主持人清清嗓子:“发奖完毕,请各位入座。时间尚早,大家都是文化界名人,相聚一场不容易,我们再做个评奖如何?”

“是啊!今年的研讨会获奖者少,是得再设个奖项!”

“不错,今年有份量的作品不多啊!”

“我们得到消息晚,才来,没机会上啊!”

“三百多人参加,才五个获奖者,不公平!”

“对喔!为什么不早通知我们?我们不比他们差!”

名流们自诩清高、纷纷表达自己的看法,知识分子口无遮拦,没有流氓混混的心眼多,不碍大雅的事张嘴就说。西一欧心道,日本人主持的研讨会只能选择有利于日本的作品评奖,有利于日本的作品当然少,反日的作品和人皇军过后都是要慢慢算帐嘀。换了西一欧,当会说:一切由领导们做主,你们说啥俺们讨论啥。

主持人摆摆手,全场安静:“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今天新加入了一百多名学者名流,我建议大家还按照政治组、历史组、商业组、美术组、舞蹈组分组讨论,每组评出一个优秀者,最后大家投票再决出总冠军,当然,大道市政府会奖励六个选出来的杰出人士!大家说,好不好?”

“好!”多出六个获奖名额,人们异口同声,摩拳擦掌再展本领,文化人嘛,喜欢图名,这儿就是出名的地方。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这次讨论是我们的即兴之作,我把它起名为六光大道,即,六个光荣的大道市名人!”

“好!”

“选出六光大道名人后,我们将发放奖品,奖品与刚才一样,每位参加讨论的人都将获得一百日元的参与奖。晚上八点钟大道市政府设宴款待各位!谢谢大家!”

主持人说毕,人们叫好声中各找各的小组,唾沫星子马上溅起一尺多高。主持人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知识分子就是好糊弄,好比朝三暮四的猴子,先给他们五个奖项名额,他们觉得少,一下子再多给几个名额他们马上就会满足,注意力立刻从对日本的不满上转移到争名夺利了。

二楼的人全聚到了一楼,一楼的座位坐不下,西一欧机智的让金刚他们让座,他们的肩章级别太低了,全是士兵衔,金刚更有眼色,直接牵着哟希用窗帘盖住。各界名流们当仁不让,什么日本兵不日本兵,在他们文化界泰斗面前不过是一群警卫员,呼啦,坐了一桌子,三个中国人、两个洋毛子、一个日本人,把西一欧夹在中间。西一欧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站吧,明显就不是这圈里的客人,坐吧,肚子里的墨水不够这些酸人塞牙,人家是“叫兽”耶。

日本学者友好的向西一欧点头:“新来的吧?”

西一欧趁坡下驴:“哦!哦!”

“中队长阁下,欢迎您讨论历史。”这一桌子只有日本学者一个正宗日本人,他觉得说话份量不够,怕三个中国人或两个洋人拉帮结伙,坑他一个,忙把西一欧这个皇军军官扯上,管他水平高低,为自己呐喊助威、壮壮声势就行。

西一欧很日本味儿地回礼:“先生请,先生请!”

年纪最大的中国学者想压住洋人和日本人,提议:“各位先生,大家不觉得今年的研讨会多是些鸡肋吗?”

“是啊!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黄头发洋毛子也道:“多一些靡靡之音!让我对中国的历史感到失望!”

日本人说:“诸君,历史是人创造的,多顺应潮流发展方为俊杰。”

西一欧听洋毛子和日本人说的中国话,一个比一个溜,看来都是中国通。

中国老者说:“近代的历史不说了,说多了我们也得不了奖。不如我们探讨一下中国在世界闻名的古书!”

“行!”“好!”“刘先生是历史界的泰斗,请您说个主题!”

刘先生捋捋白胡:“我建议探讨一下世界名著《三国演义》,每人点评一段儿,看谁说的好,一会儿,代表组里去评奖,三国里的故事很精彩,或许能让各界名流都认同,那我们历史组就有获总冠军的机会。”

“不错!”“好主意!”日本人、洋毛子对三国都感有研究,全都应承,于是乎,六个人的唾沫星子就在西一欧脸前飞来飞去,西一欧对每个人的演讲都和善的点头:“哟希!哟希!”手不停的在擦脸。

六个人争的面红耳赤,说的无外乎三国演义里的著名典故:三顾茅庐、草船借箭、火烧赤壁、七擒孟获、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单刀赴会等,都是些西一欧小时能倒着背,一分钱听八段的故事。这个说三顾茅庐是三国里的特色,体现了君上尊敬文人的态度,那个说草船借箭是三国里的亮点,因为它体现了人格的弱点。

西一欧想,这讨论真他妈没特色,照猫画虎说三国,一会能拿个狗屁奖,不停的看表,天黑的晚,现在才七点钟,还得再等等。

日本学者一个人说不过三个中国人、两个洋毛子,连提了四个论点被推翻,急得直向西一欧使眼色,意思是,老弟,你拉兄弟一把吧。见西一欧还不吭声,在桌下用脚踢踢:“中队长阁下,您好像对三国有很深的见解,不如您代表大日本帝国上海历史组说两句吧!”他搬出了“大日本帝国”,提醒西一欧要珍惜帝国的荣誉,对于西一欧懂不懂三国那是客套。

西一欧对面的中国老者叫刘玉东,复旦大学教授,被人称为才高八斗,换句话说,迂腐透顶,自以为是上海的文化名人,仗着年高、资历老、喋喋不休,一直拿草船借箭说事,说什么诸葛亮洞穿人性弱点,用曹操的恐慌诈来十万铁箭、化解周瑜的陷害,可谓三国经典之经典。

“刘先生,我想问您一个草船借箭的问题,您能不能给我一分钟时间?”西一欧笑容满面的请教。

刘玉东对日本军官没有好感,尤其是一个年青、低级的军官,冷冷的说:“但讲无妨,刘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谢谢您给我机会!草船借箭当晚,浓雾弥漫、不可视物,如果敌人来袭,什么办法最易退敌?”

“当时是冷兵器时代,当然是火箭啦!”刘玉东摇头晃脑、摆起谱来,这问题太简单了。

“哦!”西一欧故作恍然大悟状:“曹操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人称世之奸雄,在诸葛亮乘船袭击之时,为什么不用火箭退之?”

日本学者闻言大喜:“是啊,如果曹操用火箭退敌,诸葛亮船上堆满稻草,就变成红烧诸葛亮啦!”

“这----”刘玉东愣了一下,看了N遍三国,没想过这个问题:“人受袭击之时,仓促行动、难免会丢三落四,可能他没来得及思考吧!”

“那我再问,曹操拥有良将千员、雄兵百万,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用火箭?难道他们都糊涂了?”

“可能、可能他们是服从曹操的命令吧!一时都犯了混!”刘玉东鼻子上冒了汗,天热,没人在意。

“那我再问,诸葛亮与鲁肃在船上喝酒,他们半边船箭满、又掉转船身等另一半船装箭,这大概至少需要半个小时吧!这么大的立功机会,难道百万曹军都糊涂了半个小时?他们只需一个人用火箭即可引起其他人连锁反应都使用火箭,难道不是吗?”

“这----”西一欧一连串的问话问的刘玉东说不出话。

日本学者兴奋的大叫:“哟希!中队长阁下说的对,《三国演义》里的故事很多都是编造的,主要是塑造诸葛亮的神勇形象。”

“不对!可能是罗贯中写书的时候忽略了某种细节,此一处有误,不能全面推翻三国的精华,比如说火烧赤壁,那可是大气魄、大手笔啊!”另一个中国学者接上口,见日本军官说倒刘教授,不能服软。

“那我再问阁下,曹操水步军八十万、诈称百万,布联营少说也有一百里长,这个您认可吗?”

“嗯!按当时的军队规模,河边驻兵,有河堤、有平地,有树木、有山林,不能紧密扎营,彼此之间会有空隙,连绵一百里应该有的!”

“河边总是潮湿的,最傻的人也不会把营帐设在河边,在水与营帐之间会有一定的距离。这您不否认吧?”

“对!”

“既然有距离,东吴孙权的火船只能烧铁锁相连的船,并不能直接烧到岸上,即便烧到岸上的营帐,也不可能一烧几百里吧?”

“这个倒是!”那人鼻子也见了汗。

“有河就有堤,这是常识,我们做个假设,即便火烧到了水边的营帐,河堤是一个天然防火墙,火势烧过河堤需要时间,为什么曹操的八十万大军不在河堤后集结呢?哪怕只有一半的兵力也能挡住孙权的十几万人马。”

“可能是他们烧慌了,兵败如山倒啊!”

“好,按您所说,即便是他们兵败了,人不是木头,不会白白立着等死,肯定会跑,一百里曹军难道都会被火烧死吗?他们都会静等被孙权、刘备的人杀光吗?”

日本学者轻蔑道:“李教授,难道您没有见过国军和皇军交战时的情景吗?”

“你----”李教授如哽在喉,国军和日本人打仗一触即溃,三百多万军队竟被七十万日军打没了一半江山,归功于国军跑的比兔子还快。

旁边的洋毛子醒过劲,也叫道:“对啊!不可能只剩曹操几十个人逃出华容道!假的,火烧赤壁不能代表《三国演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