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12章 红粉佳人

sxpnceo 收藏 9 3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571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黑龙会的人叮嘱完这个有来头的皇军,放下心来,枪子儿不长眼,不是我们黑龙会没向你们军队提醒,出了事可不能怪我们。

西一欧待黑龙会的人一离开,脑子里立即转了九百八十圈,现在已没时间容他考虑,杜月笙这个人,在他的印象中,是个黑道老大,前半生坏事干了不少坏事、罪过大于功劳,抗日时期功大于过,听学堂杨先生说,他当上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筹措物资、组织别动队反攻日寇、出钱印刷革命书籍《西行漫记》、《鲁迅全集》送给民众,日本人要抓他,足以证明他对日本有危害,大难临头,不帮他们吧,人家也是中国人、也抗日,说不过去;帮吧,西一欧摸摸腰中的王八盒子,此次出来只带了一把手枪,安全第一,保命要紧,咋办呢?

眼看黑龙会的人起身开始向楼梯聚集,左右为难,帮不了也可以提个醒嘛!西一欧的歪点子落到了场内仅剩的六个洋毛子身上,三男三女,命令几个流氓要贴身保护他们,可以像对待日本女兵那样。

几个流氓心领神会,摸黑穿戴整齐,溜到洋毛子身后,卡油谁不会?几个咸猪手伸上去,摸的洋毛子女人哇哇叫,六个洋毛子愤怒的回头,见是五个日本兵,哇啦哇啦叫的更厉害,怕他们听不懂,中、英文齐喝:“日本人!滚开!”

“有日本兵!”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剧院里看戏的人们跟着叫喊,语气中带着恐慌,二楼包房中人立即动了起来,楼梯口的七八个人刹时亮出手枪。

黑龙会的人见已败露,一声呐喊,那些叫卖“香烟”“糖果”的人揭开香烟盒、糖果盒,黑龙会的人从里取出刀、枪,呯呯啪啪,剧院中哭爹喊娘,“翘辫子啦!”“要死啦!”曹家班见状收起家伙逃向后台。

借着戏台上的灯光,三十多个黑龙会的人朝着楼梯口的守卫攻击,两轮枪击,两边人各有中弹,青帮守卫死了大半,剩下的人举着短刀被黑龙会众淹没。包房里的人居高临下开始还击。

两边对峙,子弹乱飞,西一欧的人早顺着过道边沿跑到前台下躲藏,这里是射击死角。按照租界条例,日本兵未经允许不能携带武器在租界内逗留,他们二十二个人出来只有西一欧私带了一把手枪、一把刀,硬拼是没有好果子吃嘀,众流氓对西老大手中的王八盒子不抱任何希望,王八盒子弹容八发,放在其他任何人手里都可以干掉八个人,但是西老大是谁?那是中条山有名的神人,一把手枪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五十米内弹弹放空啊。

西一欧初时以为仅剧院里几十个人火拼,只听戏院外枪声暴起,数百人的厮杀声狂风般飘进院内,靠他大爷,事情闹大了,搞不好老子命丢这儿了,后悔没把金刚带过来。

有人用日语喊道:“快点攻击,在青帮的人攻进来之前务必活捉杜月笙!快!快!”

黑龙会的人在三个方向压制包房,五六个顺着楼梯强攻,七八个掏出飞虎爪甩向二楼,攀援而上,四面合围,子弹打出的火线骇人耳目,几个流氓搂着洋毛子女人腰、大占便宜,嘴里还喊叫,“保护洋人!”洋毛子女人吓得不敢吭声,洋毛子男人心中愤恨全消,还带感激。

二楼不停还击,但枪声密度很稀,包房窄人手展不开,不到半分钟已有三个黑龙会的人爬上二楼包房。外面的喊杀声已至门口,有人叫道:“干掉小鬼子!”“杀光他们!”

黑龙会的人急了,“顶住!”“活捉杜月笙!”分出五六个人在门口迎敌,片刻间枪声密集在小小的门口。

西一欧估计是青帮的救兵,青帮老大会晤,不可能不带援手,不过这援手太多了吧。

腾腾腾,从戏院后台跑出来十几个穿和服的日本浪人,持刀冲向二楼,二楼口有人喝道:“怎么不防守后门?”

“后门也有青帮的人,顶不住啦!不如直接杀到二楼活捉杜月笙!”

“好吧,兵合一处,活捉杜月笙!”

戏院门口的浪人死死封堵道路,攻上二楼的人越来越多,二楼上已没了枪声,滋儿,不知谁推上电闸,剧院内亮如白昼,西一欧看到二楼包房已被团团围住,里面的保镖只剩两人,四个密议的人手持短兵器在阻挡向上爬的日本武士,杜月笙老当益壮,手法稳、准、狠,三个浪人从包房掉下,但是仍有十多个日本人仍在拼命进攻,挟持杜月笙是他们唯一的活路。

西一欧听声音估计外面的青帮徒众很快会破门而入,拔出武士刀扔给包一牛,自己拔出王八盒子:“奶奶的!抄家伙上吧!”他最善于审时度势,帮人忙要恰到好处,帮早了不讨好,帮晚了来不及,在千钧一发之际才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被救之人会感激终生。老大发话了,流氓们拣起地上的兵器、砸碎木凳当武器。

发觉有异的日本浪人叫道:“太君!有外国人在,不要动手!我们足矣!”

噗----包一牛手中一个黑包出手,一团红雾笼罩在他们头上,啊嚏----呸----呸----两个浪人捂着眼睛不动。

包一牛手起刀落,两个浪人倒在地下。

“八嘎!”那些浪人们立即明白,“有诈!”分出五个提刀拦阻。噗----噗----又是五团红雾弥漫在浪人们的头上。

啊嚏----啊嚏----浪人们的啊嚏声伴随着痛苦的中刀声,接连躺下。

西一欧捂着鼻子:“老包,你上去,我在底下!噗、噗,奶奶嘀,红粉佳人六亲不认哪!”

红粉佳人是老包他们扔出去的黑纸包,里面包的是辣椒粉、石灰面儿,打在人身上一团红,像个女人刚化了妆,西一欧给起个名字----红粉佳人,租界不让带武器,可没说不让带暗器,只要能防身,西一欧毫不怕丢“皇军”的脸。

老包把红粉佳人留给西一欧,这次出来,二十多人每人一包,执刀向二楼冲击。依他们的想象,黑龙会的人比日本军人要差几个档次。等和在楼梯上的日本浪人动上手,老包发现完全不是那回事,黑龙会的人无论空手还是有刀的,个顶个是高手,流氓们仗着人多、才占了上风。

西一欧带了七个人堵住一楼楼梯,戏院门口的日本浪人听到里面响动,已知不妙,抽出五个来助战。西一欧不怕,叫七个流氓把死尸、桌椅堵在楼梯口,这是小时候打架练的绝招,红粉佳人一包包招呼过去,时不时抽冷子打打黑枪,打不死人能吓死人,没有子弹的日本浪人被逼得缩手缩脚,狭小的过道里,救援的浪人一时攻不上来。

包一牛带人冲到二楼,围攻包房的日本浪人抽调人死命封挡,老包的武士刀短、日本人的东洋刀长,吃了亏,一个不防,腿上中了一刀,抢到长刀的凤凰战士发起狠,五个人打一个,一阵凶砍。好汉架不住群狼,黑龙会的人节节败退,包房里的人听到有救兵,勇气大增,居然从包房中杀出来。嗵----戏院前门被攻破,楼下的日本浪人只得抽身和青帮对杀。

嗵嗵嗵,从戏院后台冲出十几个黑衣短打扮、卷袖开怀的汉子,加入战团,前后加击,将日本浪人围起来。

只挥挥手的功夫,浪人便一个活的也没了,青帮众人杀红了眼,不分青红皂白,对着西一欧等人就是一通乱枪:“杀了小鬼子!”

西一欧抱头鼠窜:“老子不是日本人!”

谁听的见他喊呀?他们穿着日本兵的衣服,不打他们打谁呀?枪子撵着屁股追,几人运起逃跑神功蹦到二楼,二楼战斗已经结束,一个黑衣汉子迎面就要劈他们,包一牛喊道:“自己人,是我们老大!”

那人才收起刀,站在楼梯口叫道:“弟兄们听着,先生平安无事,火速离开,不要和巡捕房纠缠!”

下面轰然答道:“是!”

西一欧惊魂未定,杜月笙已从包房出来,急匆匆走来,和西一欧打个照面,和善的抱拳:“承蒙相助,伤了您两个兄弟,杜某不胜感激,我有要事,过后定有重谢,马代,你要好好招呼他们!”言毕和两个西装革履的人压低帽子快步下楼。

西一欧还礼,目送传说中的青帮皇帝离去,赶紧查看受伤的兄弟,包一牛腿上中刀、另一个鬼兵腰上受伤。马代就是刚才要劈西一欧的壮汉,指挥青帮的人处理现场。

等西一欧他们离开戏院,戏院里燃起冲天大火,租界里早已警铃大作,在外面避风的巡捕阿三们看到持刀拿枪的青帮人消失,听到有人喊“警察、收工喽!”才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呼叫“走水啦!救火啊!”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杜月笙的势力之强,让西一欧感到恐怖,包一牛和受伤的鬼兵住进了上海最好的医院,最好的洋医生给他们做手术,柳天罡看的咋舌,洋毛子医术真他妈好。他俩伤不重,但无法行走,西一欧陪护到第二天早上,打个盹儿吃起早饭,翻翻五六份报纸,没有一份提到昨晚的凶杀案,仅是报道某戏院发生意外火灾,亲眼所见那可是几十条日本人命啊,在日本人的地盘,简单不可思议!

包一牛吃了五块洋面包、喝了六杯牛奶仍感不满足:“好吃,真他娘好吃!”觉得上海这个花花世界的一切都是好的,腿伤满不在乎。

马代是杜月笙的门生,外号麻袋,对西一欧他们很恭敬。上海滩有句话形容三个黑帮大亨,黄金荣贪财、张啸天爱打、杜月笙会做人。杜月笙照顾手下人、念交情那是出了名的,何况杜先生亲口交待的事无人敢违。两人一攀谈,不由哑然失笑,西一欧知道他们是青帮的人,不隐讳的和盘托出老底,麻袋得知这是来自山西中条山的流氓,同道中人,更不加拘束。西一欧三寸不烂之舌,最会和人扯关系,很快两人打的火热。

杜月笙在1937年去香港后从未回过上海,此行回来负有重要使命,源于汪精卫叛党投靠日本人,日本政府利用其国民党副总裁的身份以帮他做总统为诱饵,让他策反国民政府要员。汪精卫从国民政府拉拢了一批高级官员,在1940年3月成立了南京政府与蒋介石重庆政府唱对台戏,这是后话。他今年(1939年)5月赴日本商谈成立南京政府事宜,随他叛逃过来的国民党高官高宗武(外交部亚洲司司长、日本通)、陶希圣(国民参政会参政员)觉得日本人靠不住,不愿做汉奸,有再回重庆政府的意图,又怕重庆方面秋后算帐。正举棋不定,杜月笙从门下弟子口中得到消息,决定铤而走险,愿亲自作保人、劝服他们回归,于是秘密潜回上海,法租界是杜月笙的大本营,日本兵也少,和高宗武、陶希圣密约在麻袋家中相见。哪知杜月笙一到上海,便被黑龙会发觉,暗中盯梢,杜月笙三人相会地点一改再改,路过大戏院,麻袋认为大戏院的杂耍技艺没人观看,临时决定把会晤地点定在这儿了,他们前脚进,后脚黑龙会的人就尾随而至,黑龙会的人调集了会中八十精英、势在必得,前堵后截,外面设伏接应,以为稳操胜券,不想让西一欧的假“皇军”掺和,青帮出动了两百死士保护老大仍不奏效,日本人眼看成功,又被西一欧这群流氓搅了局。(当晚,杜月笙便离沪去香港,半年后,高宗武、陶希圣被杜月笙接至香港,在报纸上公开揭露了汪精卫与日本政府签的卖国密约,而汪精卫一意成立伪政府,先后又策反了一百万国军。)

麻袋当然不会把机密告诉西一欧,只说杜月笙妻子沈月英病重,先生冒死探妻,和故人相见、偶遇黑龙会袭击,即便这样,西一欧也听得惊叹不已,这种闹市街头大规模火拼打死西一欧也是想不到的,真正的大手笔!

安置好包一牛,西一欧的正经事还得继续,听西一欧说要追杀日本军官,麻袋很乐意帮忙,青帮十万弟子遍布上海,探听消息远胜于他们四十八个外乡人。有麻袋相助,西一欧压力顿轻,和金刚照面通报消息。

金刚拉不开脸不好求人,有青帮出面更好,自己也不能偷懒,出个主意,狗的鼻子很灵,不妨让哟希闻闻小林包情报的油纸搜索,不定能来个惊喜。

西一欧早有打算,带着那个油纸,但油纸经手人太多,怕哟希辨不出来,闲着也是闲着,死马当活马医喽,乡下人进一趟城不容易,找不到人也可以逛逛大上海。正在这时,麻袋派人来,说有人看到川岛芳子在公共租界大道市政府出现过,不过日本人对黑龙会的事很重视、加紧了搜查,希望格外小心。

西一欧对青帮的效率大加赞叹,川岛芳子也是追杀对象,留下柳天罡在医院照顾包一牛,让青帮的人把白玉米、周福海、山南众人安排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带上金刚和五个流氓碰运气,周福海想到上海开开荤,死乞白咧加入了搜索队伍。

哟希一露脸,所到之处,回头率百分之百,通身黑毛、头大如狮、身似巨鹿,双眼黄绿如铜铃(哟希的两眼在白天是黄绿色,到了晚上遇光照变成瓦蓝)、四爪尖利,尤其是各国洋毛子们哇哇大叫,尽是羡慕之色,西一欧用皮带牵着大显风光,尽管由于人们欣赏哟希,一个小时堵了四次交通,巡捕们对日军中队长还是给够了面子,人家明明是在执行公务嘛!没看见人家牵狗在搜索什么东西?大街小巷日本暗探到处游荡,穿军衣的小队日军也不时能看到,西一欧的骑兵肩章没人刻意在意。

上午时间短,在大道市政府附近没什么收获,上海太大,转了一天半仅转了地图上的十分之一。中午吃的是上海菜,金刚吃不惯甜丝丝的沪菜,五个流氓可不管这些,胡吃海喝,有好吃的不吃白不吃,西一欧吃的勉强,对于他来说,不如来块烤红薯解馋。

哟希啃了四个猪蹄,休息了俩小时,继续开工,一出饭店,全是狗的海洋。西一欧上午逛了半天,引起了上海租界的遛狗热,从下午起,各大街道上,洋毛子们、租界的富人们人手一狗在街上争奇斗艳,哈八狗、狮子狗、猎狗、法国蝴蝶犬、爱尔兰牧羊犬等,各种狗嗷嗷吠叫,被狗咬伤的人不计其数。

西一欧不明就里,以为天热了,狗出来避暑,让哟希闻闻油纸,哟希扎着脑袋东闻西嗅,西一欧又听到了热烈的赞美声,“好狗!”“日本狗好!”“哪儿来的日本狗?”怎么听怎么像是骂自己的,加快脚步,四处乱逛。

走着走着,哟希有了反常举动,变走为跑,拖的西一欧拉扯不住,大声叫骂:“八嘎!大大嘀八嘎!”

跑了两百步,哟希力大,挣开皮带在水果摊前停下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