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征程 正文 离开南京屠杀场(2)

裂云 收藏 4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张林看着军火库里残存的士兵,几个小时前的那场战斗使士兵们仅余50多人。50多人里还有将近一半的人是伤员,其中不能移动的伤员又占了一半的一半。

少尉瘸着自己的右腿,拐到了张林的身边,“什么时候走啊?”少尉的神情有点落寞。

“你不走吗?”张林看着少尉不忍的说。

“不怕我这个死瘸子拖累你们?”少尉苦笑着说道,“不过还是真的想走,跟你们待久了,还待出感情来了。”少尉摇着头说道。失血过多,少尉的脸色有点苍白。

“呵呵,我也没办法啊!抗战抗战,总有人死的。”少尉使劲儿的坐了下来,“老子在这儿拖住鬼子,你们到了外面要多杀几个鬼子。小日本儿在南京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也不多我们几个伤兵了。”少尉看了一眼那些重伤士兵,士兵们正在有条不紊的摆弄眼前的子弹和枪械。

“那保重了,时间快到了!”张林吐着口中的那口浊气,“弟兄们都做好准备,一会儿跟我杀出去。”张林他们这些宪兵全部换用了军火库里的司登式冲锋枪。mp-38的子弹都快耗尽了,留在军火库给留下的死士们玩玩儿。

担任突击任务的士兵,每人一枝司登式冲锋枪,7只弹夹(连同枪上带的),4只木柄式手榴弹,一把三八式步枪刺;担任火力支援任务的士兵,每人一挺捷克式轻机枪,9只弹夹(连同枪上带的),一把三八式步枪刺。特殊任务的时小毛除带冲锋枪(只带3个弹夹)、手枪(毛瑟712,两只20发弹夹)、步枪刺以外,还携带中正式狙击步枪一枝,配弹25发(磨弹不容易啊);孟凡鹏另外携带50毫米口径掷弹筒一枝,带弹4发。时间在一点一点的往后挪,士兵们的心跳逐渐加剧。

“鬼子那边没什么大动静,只是有些散兵在街道上劫杀平民。”王绍伟从黑暗中钻进了军火库,历经战火的王绍伟说道鬼子散兵劫杀平民时还心有余悸,“那些老百姓都举起手投降了,小鬼子还是杀死了他们。就我在外面仅仅的两个多小时,鬼子就杀死了几十个逃难的百姓。”

“做下的孽,总有还回来的那一天。”张林把手中仅剩的那点干粮扔进嘴巴里,“弟兄们,分做两队。‘少尉’(王绍伟)唐龙给你,再挑上二十个突击手,前提是保护好刘大官人那个累赘。”刘世东听张林说他是累赘,心中极度的不忿,瘸着他那只是经过消毒、消炎的烂腿就要找张林理论。

“你要跟我一组啊?”张林狞笑着看着刘世东,“剩余的士兵跟我去鬼子军营外面转转啊!刘大官人,你那烂腿能行吗?”张林拍打着刘世东的肩膀,“少尉(留在军火库的少尉),兄弟不能陪你了。”转而,张林又看着王绍伟说,“只要没被小鬼子拦住,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不要回头。快的话,大家在城外相见。慢的话,大家在武汉见面吧。”

说完,张林领着二十多个士兵,赳赳的往门外小鬼子的阵地走去。他们要到小鬼子的侧翼去,只要小鬼子发现王绍伟他们,张林他们就会从鬼子的侧翼发难,阻挠鬼子们追击王绍伟他们。二十多个士兵里面,仅仅张林、孟凡鹏、时小毛是宪兵,其余的都是些身经百战的老兵。士兵们走在被炸的坑坑洼洼的阵地上,除了残破的枪支、弹壳,便是些还未清扫完毕的动物下水(守军死也不出军火库,地上的只能属于鬼子兵的)。

“小心地滑啊!别摔倒了,吃一嘴的狼心狗肺。”孟凡鹏小心的提醒着时小毛,此时的时小毛正专注的透过狙击镜观察着敌人的动向。然后就是时小毛踩在了地上的一堆下水上,还没栽倒就被早就准备好的孟凡鹏扶住了,“救你一次,过两天你得请客啊!”

“只要是活着,我谁都请。”时小毛生气的甩开孟凡鹏的手。孟凡鹏这厮,好心没遭好报。

“什么时候,还在玩闹?”张林小声的斥责着他们俩,“后面的弟兄们要是学会了,将来怎么出任务啊?”走在后面的老兵们紧张的看着他们俩的表演,紧张的心情有了丁点的缓解。士兵们经过艰难的奔波终于选好了阵地,离日军大队步兵的营地只有一百多米,正好在掷弹筒和冲锋枪的火力打击范围之内。当然,时小毛作为狙击手,带着一名作为观察员的老兵,在500多米的地方自选了阵地。

却说王绍伟那边,士兵们穿越了几十、几百栋被日军炸毁的建筑物。终于脱离了大队的日军的包围圈。士兵们开始小声的发着牢骚,以表示心中的暴怒。

“小鬼子还是人吗?”一个宪兵发现自己的鞋子全都湿透,最近几天可是没有下什么雨雪啊。待到拔下鞋子,才发现鞋子上浸透了的是鲜血。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十具,形态各异的尸体,无一例外的满脸充满着恐惧和愤怒。

“别说话,那边有人!”王绍伟制止了宪兵的牢骚。小分队靠近了那个拉着大板车的人群,那些人穿着统一的青灰色皂装,正在木然的往板车上搬弄着尸体。

“造孽啊!就三天,就拉了几千具尸体。”说话的是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头,一边搬动着尸体一边的对身边的几个同伴说。

“嗨,别说了,能留下我们就不错了。听说,最多的一个组,已经掩埋了斤万的尸体了。城南那地方,去埋尸体的人少,不少野狗都出来吃死人肉,吃的满眼冒着绿光……很吓人的。”另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年轻的人说。

“造孽啊!小鬼子真是畜生啊!”老者有一次的发着感慨,“还有那姓唐的,好好的南京城,说不要就不要了。”老者愤怒的大骂着负责南京保卫战的唐生智。

“别说话,让鬼子听见就不好了。”那个年轻点的右手食指竖在嘴上说,“现在城里军火库那边还在打仗,小鬼子比较忙,才少点事儿。要是军火库陷落了,我想城里杀的更厉害啊。”说完就拉着板车匆匆的走向了黑暗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