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丢失证物,邓玉娇会坐牢吗??[长城新兵]

qishaxing 收藏 132 6765
导读:[color=#5F1818][size=16] 看了早上关于证明邓玉娇受侵害证据收集进展不利的报道,我站在客观分析的基础之上,特来献策。 一些证据的缺失,比如抽打邓玉娇脸部的纸钞,未予采集指纹的内衣,旁证人员的策正,尸体的保存(有三刀和四刀的重大区别)等等一系列问题,都反映出一定的状况,正因为出现了这样的种种情况,我在这里试着以证物缺失的前提下,探讨案情的关键。 而证据收集要靠能够负责任的刑侦人员秉着良心继续努力了,那么案件最显而易见的道理在哪里?我在此分析一下:在双方处于紧张状态的情况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了早上关于证明邓玉娇受侵害证据收集进展不利的报道,我站在客观分析的基础之上,特来献策。

一些证据的缺失,比如抽打邓玉娇脸部的纸钞,未予采集指纹的内衣,旁证人员的策正,尸体的保存(有三刀和四刀的重大区别)等等一系列问题,都反映出一定的状况,正因为出现了这样的种种情况,我在这里试着以证物缺失的前提下,探讨案情的关键。


而证据的收集和甄别要靠负责任的刑侦人员继续努力了,那么案件最显而易见的道理在哪里?我在此分析一下:在双方处于紧张状态的情况下(1女:3男),试问,邓玉娇如果要主动攻击的话,男的是否会让该女子连捅3刀,其中2刀着入要害位,其力度,位置,都要恰到好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邓贵大是兵马俑,则可例外.如果邓贵大规规矩矩的站着,双手规规矩矩处自然状态,而没有采取忘乎所以的猥亵动作,应该是站在被攻击刀锋之外,邓玉娇假如是主动攻击,从出手那一刻,邓贵大必有警觉,邓玉娇无法轻易得手,这是一,假如第一刀邓贵大没有防备,这个假如是应对强词夺理的辩护方的诘问来的,那么在双方都处于紧张状态的时候,这种攻击动作一旦发生,就必引起条件反射的格挡防备,所以这种假如在本案是不成立的。在这里我可以让这种假如成立,看看推理下来会怎样,假设邓贵大第一刀没有防备,那么第二刀,第三刀呢,也没有防备吗?若辩护方再次辩驳,说第一刀就被命中要害,所以会挨第二第三刀,那么我就要问了,如果第一刀就命中要害,那么邓贵大会处于什么状态?既然说第一刀即命中要害,必然是倒地身亡,那么在这倒地身亡的瞬间,邓玉娇是否能够做到上下各个部位连续数刀发出?收发频率快如闪电?这是极其可笑的,就算是职业杀手,也未必能做到短时间内,连出数刀,刀刀命中要害,所以在此基础上的双重假设全部不成立。如果辩护方说,是倒下去后,再补刀的,这种说法就更荒谬了,既然你已经在第一重假设上认定第一刀即已命中要害,那命中要害必然是倒地身亡,或者弹开,过程极其短暂,邓玉娇有没有必要再上去补刀,这是一个,另一个,邓玉娇能否拥有在邓贵大站在正常位置挨刀倒地或者弹开以后,在此一定距离上冲上去补刀的能力?在一人正常倒地身亡后,丝毫没有引起第二男人警觉防备的心理,而使第二个男人再中刀?辩护方是难以自圆其说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邓贵大作兵马俑状)


那么依据推理,在怎么样的情况下,才会导致两人分别一死一伤?我们来探讨,在双方紧张对峙的情况下,总有一种意念占据着这两人的头脑,除了死人没有意念外,活人必然有,那么两人没有把意念投入到防备的状态中去,那么投入到什么地方去了,当然是侵袭。我们前面说了,如果邓玉娇在不是黑灯瞎火的地方,双方已经充满敌意的情况下,采取主动攻击,要使两个男人一死一伤,这种可能性,只有身法步位灵活的武林高手才能完成,要不法医在给邓玉娇验验没有精神病的同时,再帮她验验,她学了几年武功,练了几年轻功。继续一下荒唐?


由前面分析,我们得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只有两人侵袭到邓玉娇能够反抗到的距离之内,邓玉娇才能实施有效的反抗,也就是说,只有邓贵大已经和邓玉娇达到了零距离接触之后,邓玉娇才有机会实施有效反抗,只有在这个距离,邓玉娇才有机会连出数刀,拥有达到要害部位的空间和力度,否则在正常的一定距离,只凭一个弱女子是无法达到这样的效力的,而邓贵大更无性命之忧。这样分析就客观合理了,狡诈的辩护方律师又要说了,之所以这么近的距离,是因为邓贵大与邓玉娇只是要理论理论,没有别的意思,说出这种话的人是足够无耻的,你一个大男人,在敌对的氛围下,数次按(推)倒一个年轻陌生女子于沙发上,而本身没有一丝防备心理,除了要侵犯这个女子,天下还能找出第二理由吗?邓贵大的手如果老老实实地放在应该放的位置(可以用来防卫),人站在应该站的位置(避免受到反制),邓玉娇能实施有效地反击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从这铁的定律面前,邓贵大唯有在近距离侵犯实施过程当中,没有格挡空间,才有被邓玉娇在近距离连捅数刀的客观条件。从这里就戳破了“推倒”说,因为推倒后必保持一定安全距离,从力学上来说,力的作用力是相互的,邓贵大果真是推倒邓玉娇的话,邓贵大的人应该往后面去,或者稍处原地,和邓玉娇保持一定安全距离。


邓玉娇只有在对方近距离接触时间持续(注意,是持续)的情况下,才有机会进行现实情况下的反抗,而保持一定距离,或者推倒后即保持一定距离,邓玉娇都达不成反制的效果。那么近距离持续接触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色令智昏).好了,关于本案最关键的情景推演,到此已经十分明朗了,单凭以上客观定律推演,就可以判定,邓玉娇不要说是故意杀人算不上,就是防卫过当都算不上,真正需要追究法律责任的,是进攻方,如果邓玉娇不反抗,被近距离持续接触的时间越长,其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是显而易见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邓贵大作色令智昏状)


关于有效距离以及相关细节,我今天就谈到这里,仅此一点,就可使所有狡辩和推委显得苍白无力,更多的细节需要客观采集,我希望邓玉娇的律师能看到我今天这里的分析,也算我提供的一点参考。我相信社会正义力量还是占多数的。


另外有一点需特别指出的是,在邓玉娇受侮辱受刺激的状态下,特别是在非女方自愿的情况下,双方身体近距离接触,邓玉娇是难以判断对方是否第一刀就已经被击中要害的,这一点是判断防卫正当还是防卫过当的关键所在.还有,更不能主观判断邓玉娇意图是非置对方死地不可,包括后面的黄德智,不对邓玉娇就近袭扰,更谈不上邓玉娇能够做到使两个男人一死一伤的能力,这个可以通过物理实验情景再现进行客观论证的.





七杀星原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