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战区 第十六部 [治疗] 第一百四十四章 风水命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

第一百四十四章 风水命理

聊作解颐的笑谈是不会很严肃的。孙猴子在第四看守所的荤段子表演欲对于汤度来说,早已“至今已觉不新鲜”。

他并不是特别想听,不过他无法阻挠月季和司马琨“听书”的欲望。

汤度对孙猴子的胡诌不感兴趣,但是看着月季和司马琨那渴望的眼神,心中暗自苦笑。即使雅致如月季,腼腆如司马琨,面对孙猴子的低级趣味,也是毫无抵抗力可言。

他想起了孙猴子的话:一个人脱离了低级趣味,拿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孙猴子看到汤度点头,越发来了精神。喝了一口白酒,又喝了一口雪碧,干笑一声,看着月季和司马琨,又转头看了一眼汤度,见到汤度微笑着对他点头鼓励,舔了舔嘴唇,问道:咱说这个是近现代历史的事儿,可还是要从孙膑庞涓开始。

话说那庞涓被孙膑射死在马陵道后,一千六百年过去了(注解144.1)。庞涓孙膑这一对仇家再次托生到了人世间,你道是谁?就是主席和蒋介石,他俩上辈子都是鬼谷子的徒弟,一个比一个牛逼,还谁都不服气谁,当年在马陵道的时候,庞涓就发下毒誓,下辈子我不弄死你我就不留头发,庞涓也不甘示弱,就说,我下辈子不弄死你我不留头发!

两个人剑拔弩张,谁也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于是到了近现代,这俩人出生后还是相互有仇恨。

咱们单说蒋介石,他是千年灵龟的命理,那是怎么着也弄不死的,但是事情就出在这里。主席他老人家是男生女相,你们看是不是菩萨面相瞅一眼毛主席像就知道了。这千年灵龟遇到菩萨,当然是菩萨全胜,这都是菩萨比乌龟更牛逼的缘故。”

月季不加思索的问道:“主席菩萨命看得出来,蒋介石乌龟命怎么看出来啊?”

孙猴子忽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了汤度一眼,问月季道:“你结婚了不?”

“结了。”月季随口答道。

“那就好理解了,”孙猴子微笑道,“老蒋的脑袋长得就像是龟头嘛。这跟主席是个飞行员一个道理的,菩萨自然就飞天了嘛,飞天就是飞行员嘛,很像四果飞行员哝……”他模仿着主席的湖南方言口音,一边做了个大鹏展翅的拙劣动作,绘声绘色。

司马琨拉了一下孙德胜的手臂:“你继续说嘛,别节外生枝。”

孙猴子点点头,继续道:“也是蒋介石命不该绝,他看出主席的命理比他硬,找人到主席的家乡去看风水。

这一看不打紧,看相的回来一说,一下子就把老蒋吓的坐地上了。

原来主席的祖坟是嫦娥奔月的造型,五条山脉都是这一命理。抗战初期蒋介石就派人去挖主席的祖坟,可是没人敢去。菩萨那么牛逼谁敢惹啊,选到最后,还是桂系的人最勇猛,白崇禧二话没说就领着一群风水先生去了。”

“桂系的兵很厉害吗?”月季不以为然,驳斥道,“何以见得?”

“认识马加爵不?”孙猴子嘿嘿一笑,咧嘴喝了一口茶水,道,“正宗的广西人,够凶猛吧?不信你去云南大学317宿舍壁橱里问问唐学礼、杨开红那四个人去?”

月季脸色一凛,斥责道:“说事儿呢,你就好好说事儿,别节外生枝,马加爵那孩子挺可怜的,听说临刑前跟狱警说他身上的囚衣是他产过的最好的衣服。行了别说这些不相关的了,你继续说,别打岔。”

孙德胜得意洋洋的一笑,口沫四溅的继续道:“哎呀,这位美女领导,到底是谁打岔,我都搞迷糊了,不过我说事儿的时候美女领导你也暂时别打岔好吗?咱这是个学术问题。你们都是门外汉。”

月姐和司马琨向来不苟言笑,头一回听到如此骇人听闻的“学术问题”,都忍俊不禁,笑的合不拢嘴。

“白崇禧领着一班风水先生去搞事,可是到了韶山冲一看,根本看不到龙脉所在,抓了二百多个主席的本家拷问,没有一个透露消息的。最后白崇禧万般无奈,杀了几个人,索性在韶山冲疑似地点的山体位置搞了几个定向爆破,灰溜溜的滚了。

这次挖祖坟的行为并没有损伤主席家的风水布局,却使得主席嫦娥奔月的地脉造型微微拱起——奔月的速度提前了!本来国共内战要打三十年才肯见出分晓,可是打了三年就把老蒋赶到台湾了。”

司马琨想问,被月季按到座位上,用一个鸡块塞住了嘴巴。

孙猴子一直在察言观色,见状,淡然笑道:“你一定会问,为什么主席这个男生女相的菩萨最后咋就没有克死老蒋的,对不?

我告诉你,要害就在这风水上。由于白崇禧办事不力,将主席家的风水格局改变了,奔月造型微微拱起,嫦娥奔月的期限提前了。这有两个结果:

首先,主席被搞得血脉贲张,从此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本来需要三十年克死蒋介石的,奔月提前,于是主席快刀斩乱麻,三下五除二就干翻了老蒋;时间缩短为三年。”

孙猴子说到这里,长叹一声,一副悲天悯人的语气,感叹道:“其实这都是命,当初那个风水先生外号[不过五],算命看风水从不说超过五个字。这主席最后把老蒋赶跑到台湾,也用了不过五年。”

咱再说蒋介石,由于奔月速度太快,后劲不足,所以只是把老蒋赶到了台湾。话说到这里你就明白了,蒋介石本来就是灵龟转世,台湾岛刚好就是龟壳形状,这龟头进入龟壳,就是菩萨下凡也无可奈何了。

根据风水命理,奔月提前,对老蒋确也有益处,因为原本是命中注定被毛泽东克死的,但风水运势加快,快就缺乏“后续之力”,蒋这头“千年灵龟”最终逃脱菩萨的追击,得以逃命到台湾。你们细看台湾形状,本来就是一个龟壳。日本人为什么几次三番想要侵占台湾岛,原因就在于日本人想做乌龟,这都是有讲究的。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完。由于奔月速度太快,导致主席思虑过度,解放后搞了人民公社化、大跃进、文革这类匪夷所思的历史性错误,对周围的人不能相互理解,这就是先行者和后进者的命运差距。

那时候主席就像是历史的火车头,一个劲的往前冲,但是后面的车厢承受不住,要么支离破碎如彭德怀,要么舍命狂奔直至支离破碎如林彪、四人帮。这些都是有真人真事的。

后来有顺口溜为证:猛干猛冲,一路火星,弄到最后,还是不中。说的就是这个事情。

咱们最后再说下白崇禧。解放后,他自知罪孽深重,在香港居住多年,后来老蒋恼恨他办事不利,处心积虑把他骗到台湾,最后指示毛人凤暗杀白崇禧多次未果,大陆主席和总理出于祖国统一大业也向他伸出橄榄枝邀请他叶落归根,他是他就是不敢回来。李宗仁、程潜这帮人都回祖国怀抱了,可就是白崇禧不敢回来,李宗仁去了几十封信打了上百个电话,这孩子就是不回来。

为什么?害怕主席记仇啊,挖人祖坟,多大的仇恨啊,他有胆量回来吗?这就是菩萨和千年灵龟的风水大战。

到最后虽然主席不计前嫌,可是白崇禧妄称小诸葛,到最后被毛人凤派人用春药害死都没有敢回到祖国。落了个客死异乡的凄凉下场。

正所谓天理昭然。若干年后,文革中“红卫兵”把蒋介石的结发妻毛福梅和母亲王采玉的坟墓捣毁了。1968年,“红卫兵”把两口棺材从坟墓中挖来浇上汽油焚毁还进行了“批斗”,蒋介石听说后跺足捶胸痛苦,嘱儿孙要报此“家仇国耻”。我们的周恩来同志闻讯很快制止了这种行为,并派人修好了蒋家祖坟,严格保护。出于“统战”的需要,周恩来还拍下照片,通过中间人传给蒋介石。蒋家对大陆对其祖坟的保护行为十分感动,蒋经国生前曾说过,大陆为其修祖坟的钱应该记在他的头上。”

孙猴子鼻孔朝天,说的口沫四溅,最后总结道:“综上所述。咱们现在回到开始点:看一下主席像和老蒋的造型就明白了,最后俩人都安然无恙得以善终,所以一个不留头发,一个不长胡子。都到最后,倒霉的就属白崇禧了,办事不力,有家不敢回,客死异乡,也活该他孙子,谁让他招惹菩萨呢,这都是报应。”

孙猴子言毕,看了大家一眼,微微笑道:“这些封建迷信色彩很浓,具体时间地点我问过。

主席的爷爷名叫毛翼臣。毛翼臣坟墓所在地方叫“虎歇坪”,是一个落难的风水先生相得的。

虎歇坪对面有一座龙头山,据说是“一钩流水一拳山,龙蟠虎踞在此间”。毛泽东也曾提到过“龙蟠虎踞”,那是饮马长江的时候吟的诗句。这个你们都是牛逼人,就不用我解释了。

毛翼臣下葬的地方又叫大石鼓,当年往下开挖墓坑时,只有墓坑所在是土壤,其它地方都是沙石,当时大家就觉得奇怪。

此地得名因有一块鼓状巨石,重击之下有咚咚声发出,蹊跷的是,自从毛翼臣下葬此处后,再也击不响了。按风水命理讲,这是一块天王出宫,九龙朝圣的风水宝地,左青龙,右白虎,完全对应千古一帝的风水格局。

当地还有传说,毛翼臣是1904年11月病逝的,死在“坏时刻”,迷信讲不能立即下葬,一直暂厝,直到1912年,即中华民国元年才正式下葬,时间正好8年。下葬时间选在当年的农历八月十五,而在中国农村,一般人家是不会在“团圆节”来埋葬先人的。原来其中也有讲究,根据阴阳命理,推算当在这时候下葬,子孙才能得风水。

多少年后,也多亏了毛翼臣老爷子的这个九龙抬棺风水格局,克制了老蒋那头千年灵龟。

其实老蒋的父亲死后,也是拖了八年才下葬的,即在毛泽东祖父死前一年,1903年下葬的。

最后,对决就出在这里了,毛主席的爷爷毛翼臣下葬的时候是中华民国元年,国民党创建纪元就被主席的爷爷下了一道暗杠,主席戎马一生,全无败绩,都是祖宗保佑。虎踞龙盘的风水格局,再加上男生女相的菩萨命,专制老蒋那个千年灵龟。

主席的爷爷和龟头老蒋的爹都是死了八年才下葬的,若干年后,两个人联手八年抗战,打跑了日本鬼子,日本鬼子投降这一天,刚好就是八月十五日,毛翼臣老爷子下葬这一天(注解144.2)。这也是命中注定。都是有讲究的。”

月季淡然一笑,问道:“孙猴子,这么多东西你是怎么知道的?”

孙猴子笑而不答。

司马琨笑着问道:“我说猴子,你知道这么的多,你自己会不会看风水?你都有啥嗜好?”

“以前呢,咱就是‘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这十样一个都不少,咱也是他妈的十全老人(注解144.3),现在咱加入国安队伍了,流氓习气坚决克服掉,咱不能给爷丢脸不是?”他一边说着给汤度抛了一个媚眼,呲牙咧嘴的笑道,“爷,我以后怎么分工?”

汤度语塞。这是个实质性的问题,和李明峰这种人打交道并没有过多的危险,但是春风那帮杀手就难说了,更不用说侯牧农和那个该死的狙击手金华,要知道,中东的恐怖分子还没有出场呢。

他把目光转向了月季。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你把这个泼皮招贤纳士请进来,那你就给他分配本职工作吧。

汤度解铃系铃的目光让月季很不舒服了一阵子,颇有点请神容易送神难的不安,但她很快恢复了平静,莞尔一笑,对孙德胜说:“你的任务就是跟随汤主任,随时听从他的安排,具体的,你得听从司马琨的指派,做他的副手。汤度和司马琨你都要听,多辛苦你了,我们都是为国家做贡献,有意见吗?”

“太没有意见了,”孙猴子一拍大腿,乐不可支的说,“我就觉得遇到我爷爷就是拨云雾而睹晴天,爷爷一进号子我就觉得浑身飘着一股仙气儿,你们不知道,那时候爷放个屁咱都觉得有一股子爆米花的味儿,**,忒牛逼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汤度觉得过于肉麻,有些受不了,拿起手机想打个电话,刚拿到手里手机响了。

“哈哈……是汤度吗?……你好哇……听出我的声音了吗?现在好吧?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劲儿?”一种客套却刺耳的声音传来,令人不寒而栗。

仿佛从万年冰窟中传来的声音,低沉、冰冷,虽然语气热情,却更加让人感到血脉中透出的寒意和颤动。

苍凉而平静。

冷,凶悍。

虽然微微透出暴戾之气,却表现得如是平静。

古瘦轩。

那个手捧木纹玉杯的老者。

汤度对鬼神之说想来嗤之以鼻,这次他却真切感受到了毛骨悚然的气息。那并非是对鬼神的敬畏,而是对那种声音的抗拒。

古瘦轩的声音形成一种重压,使得他本能的产生了抗拒,同时又欲罢不能。

他呆愣了一会儿,并不理会月季邹铁心等人关切的目光,对着手机说:“喂,是古老爷子吗,我是汤度啊,非常感谢,我手表忘那里了,我现在去取,行不?”

“不用了,我给你送回去了。”声音还是那么的苍凉,仿佛洪荒年代的旷古低吼。

激越、凌烈、凶猛而蕴藉于从容自信之中。

汤度漫不经心的看了一下桌子,那只梅花牌手表就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他小心翼翼的拿起来看,货真价实,正是他从来不离身的那只梅花牌手表。

144.1庞涓孙膑:位于今山东省聊城市。公元前341年,魏将庞涓伐韩,韩求救于齐,齐以田忌、田婴为将,孙膑为军师战魏。孙膑用减灶之计诱魏太子申,庞谓入马陵道埋伏之中,万弩齐发,齐军大败魏军,太子申被掳,庞涓自杀。庞涓是自杀,并非乱箭射死。孙猴子对史实理解有误。

144.2八月十五:毛翼臣老先生下葬时间应为农历(不可考),日本投降时间是公历。是否为同一日已无法印证。

144.3清乾隆帝自号“十全老人”。这里是孙猴子对乾隆老儿的恶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