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与信仰 第一卷 感恩与生存 第十一章 我知道这样说显得像是在趁人之危

daojianyuxinyang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96.html



从昏迷中醒来,格尔兹不禁长长呼出一口气。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顶炫目的水晶吊灯,那盏吊灯上的十几颗碎钻所绽放出的蓝色光芒正折射在浅棕色的天花板上,看上去像极了夜灯初上时的璀璨星空。


弯刀和短弩就放在床头,触手可及,这已经足够救他的人对他并没有敌意。毕竟理论上来说他现在应该是被扔进牢房,在等待被送上断头台的过程受着濒临死亡线的折磨,而不是得到救治,然后在酒店的高级套房内醒来。


格尔兹很想知道会是谁大发善心就下了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准确地说是哪个蠢货又干上了一笔注定亏本的仁慈买卖,因为作为贝泽伦头号通缉犯的他比任何人更了解在这个时候救下自己等于是在挑衅拜伦法典,同时他也非常清楚一个被通缉的平民学生的价值可能还不到这间高级套房的一天房费。于是他费力地掀开了被褥,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但几处伤口被牵动后把他疼地呲牙咧嘴,


“你现在最好是躺下。”


冰冷的声音响起,格尔兹偏过脑袋目光顺着这个声音找过去。一个全身被包裹在黑色紧身衣中的中年男人坐在门口的一张红木椅上,垂着双手用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神看着他,轻蔑地说:“你确实是很有勇气,但再多的勇气也不可能给你一具刀枪不入的身体。”


格尔兹认出了对方,就是这个一身黑衣的健壮中年男人就是在那条死巷子里,诡异地凭空出现在身后,轻而易举地把他收拾了。而很快格尔兹发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情,这个平稳坐着的中年男人除了他的声音之外,其他的感觉上都像是假象,他的呼吸不会在空气中产生任何额外的波动,他的眼神黯淡无光,如果不是刻意观察根本感觉不到。如果他不开口说话,那他便会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可这个中年男人就这样纹丝不动地坐在那里,蕴含恐怖战力的那双手静静垂下。


这样的人要是去执行暗杀任务,或许在他躲过层层暗哨,最后触动家主卧室机关的时候才会惊动庄园里的护卫。而在护卫赶上楼时,他们就只能看到家主的无头尸体,和一扇破碎的窗户了。


格尔兹倔强地坐起来,因为他觉得躺着说话是很不礼貌的,他的这一举动顿时让黑衣中年男人嘴角的轻蔑之色更浓。格尔兹一只手撑着床面,汗水从他的额头上不停流下,他努力大口呼吸以保持自己的声音不发颤:“谢谢你救了我。”


中年男人很不在意地点了点头,他用这个简单的方式来表达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聊几句的想法。


“很冒昧地说,我们之前似乎见过,两年前在城北的一处沙龙,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格尔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他所说的事情发生在刚入学第四学院一年多的时候,也就是那次他发现了看起来像一个平常富家少爷的哥温斯很不简单。


那晚哥温斯突然兴致大发,邀格尔兹找个地方喝咖啡,据哥温斯说他家里发了一笔大财,于是理所应当地远在拜伦念书的他月钱也涨了不少。按照哥温斯的说法是在来到拜伦之后变得很穷苦的他根本没有机会去见识下贝泽伦的销金窟,趁着以后一定要多多游玩几番。当时的格尔兹耐不住软磨硬泡,就跟着哥温斯去见识了一下他以前从未踏进门的地方。


显然哥温斯那晚的心态并不只是想喝咖啡那样单纯,调戏侍女,故意将咖啡泼到别人身上然后笑眯眯地道歉,哥温斯那晚做出来的事情和他的表情一样欠扁。于是那家沙龙的主人礼貌地将他和格尔兹请了出去,并且旁敲侧击地问着他们的背景,准备给他们好好一场教训。哥温斯却像是早就预备好那样,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接着一个一脸冷漠的黑衣中年男人从一处黑暗中走出来,两分钟就很轻松放倒了对方三十四人。在最后,对方一名能外放斗气的七级骑士拔剑冲了过来,而这个中年男人只是简单地转身,一拳迎向了那把光芒四射刺过来的长剑。在拳头和长剑接触的一刹那,格尔兹张大了嘴看到了那名骑士和他手中的长剑同时被震飞,一身精美骑士轻铠龟裂出几大条裂缝,而且爬起来的时候还连吐了两大口鲜血。


那时格尔兹从哥温斯脸上的开心笑容上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些夜晚喜爱去酒馆或者沙龙的单身男人们,并不是因为同样的美酒在不同的环境下就会变得格外香醇,也不是因为那些地方有很多寻找刺激*的漂亮小妞。更重要地是他们想看到别人挨揍的样子,和想让周围人看到自己揍人的样子。


中年男人再次点头。


“您是哥温斯的家人么?”格尔兹继续发问,回想起那晚对方的惊艳一拳,他不由地用上了敬词。


中年男人沉默片刻,回答:“我是少爷的仆人。”


“噢。”格尔兹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用专注地看着对方那双白哲纤细接近女性化的手,近乎狂热。


斗气无坚不摧,这是夏尼丹伦大陆所有武者公认的事实,即使是魔法师以消耗生命本源为代价开启的“护身魔甲”,也极有可能被一柄积满斗气,激射而来的长剑贯穿而过。


那要多么强大的纯粹力量,才能将一名七级骑士全力发出的斗气完全震散,化为点点星光?


一个男人在少年时期崇拜强者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而这时的格尔兹甚至在猜测,如果是这个黑衣中年男人对上五年前那位中年骑士,谁会赢?


不过至少他们不会像自己那样,被一队骑警追地狼狈逃窜,逃无可逃,他暗自叹了口气,有些灰心丧气地想道。


“格尔兹,很高兴能在这里再次见到你,而不是在牢房。”


卧室门被从外打开,哥温斯吹着口哨走进来,身后跟随着四名身形壮实的年轻护卫。他穿着一身丝质睡袍,湿漉漉的金色长发散开在肩头。他的这幅样子格尔兹再熟悉不过,这个仅仅只有十九岁的少年已经遗传了云莱商会百年来十几代家主的沉稳气质,即使被盟友出卖,破产后流落到街头乞讨,他们也会向那些随手扔下几枚铜币,流露出鄙夷眼神的人们报以最真诚的微笑。


这是一名贵族的真正气度所在。这些头顶显赫光环,踩着红地毯,举起高脚杯的尊贵人们,他们会在山穷水尽的时候不言放弃,他们会在被弩箭贯穿心脏的时候依旧微笑。他们永远不会放下他们的骄傲,就像他们在被册封时立下的誓言:我会用生命守护家族赐予我的荣耀。


黑衣中年男人立即起身,他走到哥温斯身旁微微躬身道:“少爷。”


哥温斯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华沙特,你的能力就像你的忠诚那样一如既往地让人信任,有你这样优秀人材的效忠始终是家族最值得自豪的事情。”


“让我看看我们的英雄,一人独斗一队精锐骑警,这可是第四学院历史上所有学生都没有达到过的丰功伟业。遗憾地是,完成这项丰功伟业也让英雄受了不轻的伤。”接着哥温斯向格尔兹走来,他身后的护卫拖来一张椅子让他在床边坐下。他细心地观察了一会格尔兹的伤势,然后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轻松说道:“不过没关系,经过莱茵眼光最出众的医师哥温斯的诊断,我们的英雄很快会生龙活虎起来。”


“谢谢。”格尔兹看着喋喋不休的哥温斯,真诚地道谢。


“如果你执意要道谢的话,我接受。不过我也会像以前接受过你所有次道谢那样,提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哥温斯笑着回答,秀气脸庞上浮现一个无奈笑容。“我的好兄弟,从你被救回来到现在已经有一个钟头了,这说明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来讨论学院中哪家小姐的屁股更翘一些了,因为那些巡警会很快找到这里来。到那个时候我就没法让华沙特再带你跑到另外一个地方躲着了,并且在他救下你的时候就打着把你带出城的主意,可是当时城门口那里有着几队城防卫兵,你知道,那个时候的你浑身冒着血,受不起颠簸。而现在,恐怕那里已经是装备制式武器的驻港士兵了。”


“关于为什么那些巡警会很快找到这里,而不是继续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城中四处寻找。”哥温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的无能为力,解释道:“坦率地说,事实上贝泽伦城里有可能救你的人除了我之外没几个人了。”


“而且把你抗回来的这段路上死了几队巡警,这容易让人联想到我…”哥温斯迟疑了会,才从嘴中第三次吐出那个中年男人的名字。“和华沙特。”


“我还有多少时间?”格尔兹听完后检查了下自己身上被包扎起来的几道渗着血的伤口,直截了当地问。


“最多半个钟头。”哥温斯摊开手道。


“难道你费了那么大力气把我带来,就是为了要亲眼看见我被逮捕?”格尔兹盯着哥温斯的眼睛,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你会有办法的,不然你之前就不会救我。印象中,你也不会做这样多此一举的事情。”


哥温斯垂下了眼皮沉默着,一会后才抬起头来迎向了格尔兹的目光,笑道:“好吧,能在这样危险的情形下想到这一点,你确实很聪明。”


他伸出手,身后的护卫将一张魔法卷抽放在他手中,然后他将那张卷抽递向格尔兹,淡淡道:“这是我的家族每一代直系继承人用来最后保命的东西,是张空间系传送卷抽,能让撕开它的那个人随机出现在方圆上百公里的任何地方,现在的情况看来,也只有这个东西能帮上你一把。当然,如果你在用过之后发现你还留在城中只能算你倒霉。还有,如果你掉进了临近康德区的内陆运河的话,冰冷的河水和夏季夜晚的凉风也会给你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格尔兹接过那张卷抽,拿起了弯刀和短弩,在哥温斯的搀扶下费力地下床。他额头上不断留下的汗水和颤抖的身体证明在这个时候继续逃亡会有多么困难,而他的表情却像用匕首刺进威特队长胸膛时那般毅然。


他走到卧室的另一头,留给哥温斯和那个一直沉默着地黑衣中年男人一个略显孤单的背影。


“哥温斯,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格尔兹再次道谢的声音让那四名年轻护卫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个欣赏的笑容。


他闭上双眼,双手放在那张微微泛着蓝光的卷抽两端,准备用力撕开。


“等等,格尔兹。”哥温斯出声喊道,看到格尔兹停下动作,他开口道:“如果有可能的话,你能不能去一趟莱茵,只要你找到一家云莱商会的分会,告诉那里的话事人你是我的朋友,他会帮你搞定接下来的事情。”


哥温斯望着格尔兹后背的眼神很真诚,他脸上表情却很无奈:“我知道这样说显得像是在趁人之危,有点商人的奸诈味道。只是说真的,这并不是为了要给我爷爷一个交代,仅仅是出于一直想与你共事的愿望。”


“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格尔兹睁开双眼,他看向水晶窗外的夜色,迷茫地回复道。


他拉开了卷抽,一片璀璨蓝光环绕在他周围。蓝光到一定浓度的时候开始变质,光线覆盖的部分逐渐朦胧,只剩下格尔兹那张疲惫的脸庞,和一双空洞的眼神。


蓝光散开,刚才还站立在房中的格尔兹已经凭空消失。


哥温斯的微笑在这一刻忽然凝固,蕴含着戾气的阴鸷目光从他的眼里流露出来,他其身走到酒柜前随手拿下一瓶红葡萄酒和一只高脚杯,然后打开酒瓶给自己倒上小半杯,深深一嗅,浅尝半口。


“那张空间系卷抽的市价是三千金币左右,如果在任何一家大型地下拍卖会拿出来的话,那些仇家无数的大人物甚至会愿意为它付出上万金币。这还不算什么,更可笑的是我竟然会为了这个小子得罪了贝泽伦的所有贵族。”


“我不会允许让他在给我带来更多回报之前死去,发生那样的事情只是在证明我的无能。”


“你们说,是不是这个时候的我才会让你们感觉到我是你们的少爷?”举着酒杯的秀气少年,他的脸庞阴沉地像走上极端的野心家,沾着鲜红酒液的嘴角上绽放的优雅笑容却足以让所有少女着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