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连载:拉漂的日子(16)

手帕口男人 收藏 0 65
导读:[size=14]在西藏可以进入镜头的景致实在太多了,而且因为文化风俗的不同,使得初来的人往往会不断的发现新奇趣味的东西。可是拉萨有一点最煞风景的不足,就是线路的布置,完全是乱七八糟的,不管是大街上还是小巷子,抬头就是密密麻麻的电线横七竖八的穿插,这严重妨碍了镜头取景的需要,我也很佩服这里的电工,可以如此随意的布局,看起来杂乱无章却又相安无事。不过每次我抬头看到这些“艺术杰作”,都会头疼,因为这些线路实在太凌乱复杂,它们横亘在拉萨蔚蓝的天空上,将那些古老而庄严的建筑以及古朴的民居切割,这种现代和原生态的生硬

在西藏可以进入镜头的景致实在太多了,而且因为文化风俗的不同,使得初来的人往往会不断的发现新奇趣味的东西。可是拉萨有一点最煞风景的不足,就是线路的布置,完全是乱七八糟的,不管是大街上还是小巷子,抬头就是密密麻麻的电线横七竖八的穿插,这严重妨碍了镜头取景的需要,我也很佩服这里的电工,可以如此随意的布局,看起来杂乱无章却又相安无事。不过每次我抬头看到这些“艺术杰作”,都会头疼,因为这些线路实在太凌乱复杂,它们横亘在拉萨蔚蓝的天空上,将那些古老而庄严的建筑以及古朴的民居切割,这种现代和原生态的生硬组合,让人哭笑不得,也无可奈何。


很多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西藏是很落后的,落后的不是缺少现代化和物资,而是缺少保护以及规划的意识。这里一切都很随便,人在这里就等于是灵魂的放逐,当然这样也非常自由自在,可是对于一些必要的发展和进步,还是应当未雨绸缪的设计和安排,可是在拉萨看不到这点,以至于一些单位部门的思想意识态度也都还保留在未开化的层面,这让我们这些在内地习惯了投诉和不满的人伤透了脑筋,你必须适应,不断的适应,适应某种并不合理的大众意识,因为大家都很习惯,你也就没了脾气。例如到税务大厅办证,因为工作效率低安排不合理业务不纯熟等原因,你必须要排漫长的等待队伍,而后一楼跑二楼、二楼跑一楼这样来回折腾数次,就为了拿表、填表、盖章、审核,而后再跑到隔壁楼的银行付款再回到税务大厅取证,中间还有许多人插队,更要看工作人员的脸色以及呵斥和牢骚,这些现象,在内地现在是不可想象的,上午办不完下午还要继续这种折磨,一天就这样给废了。但是你有什么办法呢?大家都这样,而且老外都能够办下来,我又能抱怨什么?只好一笑。这样的现象在西藏很很普遍的,很多工作人员连电脑操作以及汉语拼音都不熟悉,效率就可想而知了。我办暂住证的时候,正逢今年的敏感时期,因此排队办理的人很多,但有个操作人员居然不懂拼音打字,还要我在傍边替代,你干着急也没用。不过这样也可以磨练我的耐性,因为我一直是个脾气性格比较急的人。想到我们内地在改革开放之初,不也同样的愚昧落后么。


其实在西藏,不如意不理解难以接受的事情很多,生活习惯、信仰和偏见是最大的问题,所幸的是,我来西藏感受的是不一样的天空和高原,那些枝节也就变得不太重要了。而且我也无意去挖掘一个少数民族的缺点与不足,我不想说落后就意味着愚昧无知和顽固,这些都有着根深蒂固的历史因缘,虽然许多方面未免会感到非常遗憾,但这也是特定的环境特定的历史原因造成的,我改变不了什么,但我可以尽量去看美好的,如这里的年轻人都非常外向和充满朝气,姑娘漂亮的很多,帅气的藏族小伙子不少,他们非常喜欢音乐,大学和社会上本土的音乐组合很多很多,大多都很善良和耿直,虽然他们的乐器水平可能不高,但歌唱的音质以及感觉都非常好,听了很舒服,这里的人穷的很穷富的很富,但在佛菩萨面前,都是一样的虔诚,虔诚到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步,人有信仰和畏惧,就是值得他人尊敬的。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内地人来到拉萨,我更多的看到的是内地人的自私与贪婪,或者是盲目与狂妄无知,要不就是把西藏当成了一个灵魂肉体交易以及好吃懒做虚度光阴混混的天堂,我看得更多的是这些负面的影响,一些影响已经造成了当地信众心目中很恶劣的印象,随着时间的延长交往的藏族朋友也多了起来,熟悉后他们经常会开一些黑色幽默的玩笑,都是关于内地人的一些不大好的事迹,每当这个时候,我只有干笑,而后是隐约的不安。例如一个藏族朋友告诉我,在拉萨好多年没有看见过当地的耗子了,他说拉萨当地的耗子只有小孩的拳头大,很小很可爱,但这些年来被内地带来的耗子(汽车运输当中带进来的)吃了个精光,他们称这些内地来的耗子为“援藏干部”。而我也确实看见过内地一摸一样的大耗子在小巷子里出现,他说的当地耗子真的一只都没见到过。还有的藏族朋友告诉我,在90年代初期,拉萨大街小巷都是狗,各种各样的,每个大院子里都有十多二十条,大家有东西就喂食,也不管是哪家的,而一些老外特别喜欢这些狗,会买好多的肉在街道上喂食它们。朋友说后来越来越少了,他用开玩笑的样子说,后来才有人传出来那些狗都是被内地人偷杀了,然后挂在羊肉铺里当羊肉卖,他还笑说,这狗肉在内地比羊肉贵,但在西藏是没有人吃狗肉的,挂羊头卖狗肉成了当代的写实。说这话的时候藏族朋友有点尴尬,却不知道我内心更不是滋味,因为我知道这种事情并不是开玩笑,因为我在某个大的菜市场里就亲眼见识过类似的事情,而且每天都还在上演。当时卖给我一只藏獒的藏族朋友带我去菜市场选牛肉牛骨头,他告诉我这里有很多的牛肉其实是马肉,是一些病马老马,因为一匹老马只要几百元钱(有些甚至是牧区放归自然的老马),而一条牦牛要好几千,其中的暴利可想而知。刚开始我还觉得不可能,但那个藏族朋友指给我看案板下的骨头告诉我马的胸脊和牦牛胸脊的不同,马的是拱起的,牛的是平坦的,果然如此,而在他给我指认的时候,那些卖肉的老板脸色大变,而后他带我去他常买牛肉的一个摊位,那个老板也悄悄承认这个事实,后来我去别的菜市场跟人熟悉了,那里的老板也告诉我这个现象。而那些藏族人大多都不知道这个问题,照样把马肉当成牛肉来吃,因为他们常常把马牛和牛肉混在一起,根本分辨不出来。对于这样的行为,作为汉族人的我,可以说是难受到了几点,但我又能做些什么呢?而且我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只是无法抑制的一种情绪在内心里蔓延,这已经不是悲哀两个字可以形容了。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了利益,在内地已经听说过很多很多这些卑劣无耻的行为,但在西藏也变成这样,那些藏族朋友是多么的无辜和不幸,或者出离愤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