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八四章 提前攻击吴营

guohj92 收藏 7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568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二十多天没下雨,整日价就是火辣辣的日头烤着,任谁也没有精神干事,可这是战场,只能硬撑着。孙权的援军已经逼近了江陵,我也很干脆,在吴军达到前撤出了江陵,反正这江陵除了分给老百姓的东西,粮草军械已被我搬空,愿意搬迁的人家也迁走了,不愿搬的我也不勉强,只是他们家的余粮也不多,紧巴点够几个月。那些吴军要是占领了江陵,从这城里刮点补给就难了,除非他不让老百姓活了,他万一真这么做了,这江陵的民心他可就挽不回来了,我伏在乡下的联军可就农村包围城市,什么时候想取你江陵就能取了。

刘备伯父现在已经把他的中军大营转到江南了,而且不断的给江南吴军施压。这下子,孙权这次来援的大军占了江陵后,就不再大力追击我们,而是开始往夷道那边不断开拔,防备刘备伯父大军进攻。我则大军开始悄悄的往陆逊这边转移,因为我已经接到刘备伯父的命令,说诸葛师傅的火油霹雳弹已经运来不少,已经分藏在各个大营,再有十天,这厉害的杀器将足够刘备伯父使用,那时我们将东西夹攻,我和李严负责江北陆逊,争取毕其功于一役。

天越热,我是越担心,又是反复叮嘱张苞、关兴、沙摩珂他们一定要小心,他们自然忙不迭的按照我说的去做。零陵那边传来好消息,说是他们没有打出交州联军的旗号,而是化装成当地山越和蛮夷,三面突击,已经深入桂阳内境,本来这桂阳对孙权来说就不是特别重要,又没有多少人口,周围山越和蛮夷窥视,作乱频仍,以前是有不少驻军准备弹压当地土著,可刘备伯父这一东征,我又在江北捣乱,孙权人马不足,就也抽调桂阳大部当地驻军北上,留守桂阳的大多是是新征召的兵卒,没有多少战斗力,现在已经被打的龟缩在城里不敢出来了,拿下桂阳,指日可待啊。

曹军现在只是威逼,虽然我们两方面挑逗,想让他们打起来,可不知为什么,他们竟然双方约束人马,绝不起冲突,我们的心机白费了。我在许昌派下的探子来信说是吴国的使者曾到许昌好几拨,看来他们是中间进行了沟通,达成了什么协议,不过我可不认为他们的协议能算多少数,曹丕还是想坐山观虎斗,没到最佳出兵时机罢了,我就不信刘备伯父和陆逊打的两败俱伤时他还不出兵?

曹孙两家不打了,我也在往虢亭开进,那个缩头乌龟徐盛算是出来了,他一把火烧了麦城,带着全部人马趁着城外我那些虚张声势的人不注意,连夜突围,往虢亭而去。我得到消息后,迅速组织人马围歼他,可就是差了一步,徐盛不愧为老将,经验丰富,手底下也有些为他效死力的人,他留着后军和我们纠缠,自己带着大部人马在我们合围之前,杀出了我们的包围圈,进了虢亭吴军的防守地盘,让我徒唤奈何。

徐盛进了陆逊大营,看来陆逊是想集中兵力要动手了。还有五天就是和刘备伯父约定的总攻时间了,我开始在陆逊的大营东面靠近树林的地方也扎下营盘。为了防火,外围也放出不少岗哨,防止吴军靠近,在营盘附近和营盘里面又砍倒不少大树,弄出了些宽达十丈的隔离带来,想烧我,门也没有。

晚上我就派人敲鼓鸣号去骚扰吴军大营,折腾他们,让他们不得好休息。五溪飞军的一些家伙更是胆大包天,竟然去比看谁能抓吴军的舌头,弄点吴军的情报,我也放任他们去做,只是要求他们注意安全。三天下来,他们这伙人抓了几百人回来,弄的吴军不往外派几十人的巡逻队了,即使派出大队人马巡逻,也是紧靠寨墙,随时可以得到寨墙内弓箭手的支援。这里我们是把陆逊大营的人马给逼进去了。根据那些舌头的口供,说陆逊大营里也在作准备,好像今日就要和刘备伯父决一死战,而且昨天晚上陆逊就派淳于丹试攻过刘备伯父那边的营盘,可是被杀的大败,而陆逊浑不在意,正在调兵遣将,准备再攻刘备伯父的营盘,至于具体如何攻,他们这些做小兵的就不知道了。另外探马也来报,我们的后方也来了大队的吴军,离我们只有不到百里路了,现在我带的这二万人被夹在中间了。其实陆逊这大营也是被我和李严夹在中间,整个军情那就是像我前世的千层饼,你一层,我一层,互相纠结在一处。

邓茂常在我大帐里得知探马来报的这个情况,不无担心的说:

“主公,离万岁规定的时间只有两天了,若我们先回军攻击后面的吴军,误了万岁规定的最后时间,恐怕谁也担不起这个罪名。若是按时攻击,恐怕到时吴军正好前后夹击,让我们首尾不能相顾。”

我点点头。

“邓将军说的有道理。”

邓茂常又接着说:

“末将建议主公提前动手,奋力击破前面陆逊大营,到时再回军反击我们身后的吴军,扫平江北,再配合江南万岁大军。”

我略一沉吟,邓茂常急了,和他兄弟邓茂建双双站起来,拱手施礼:

“主公,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末将兄弟俩愿担任先锋,不破吴军提头来见。”

邓茂常他俩看来急了,他们跟了我这一段,我给他们重新换了兵刃,盔甲。就是他们的武艺也得到了我的指点。邓茂常喜用枪,我传了他父亲的枪法。邓茂建爱用刀,而且以前关羽二爷也指点过他,现在我则把我和关兴等人捉摸的关家刀法的精华一并传给了他,并且让胡驹等人和他俩喂招。这些天下来,我感觉他俩的武艺,邓茂建刀法刚猛,水平应该和周仓叔叔差不多了,邓茂建枪法刁钻,比王平差些。他俩一刚一柔,邓茂常又足智多谋,善于把握战场局势,配合着打仗,吃不了什么亏。这一段我们虚张声势的多,真大实干的少,论真实战功,他俩也没多少,面子挂不住啊。

我点点头,挥手示意让他俩先坐下,然后对帐中的众将说:

“众位将军,本督决定,今晚开始总攻吴营,就由邓茂常邓茂建二位将军作为先锋,本督率中军随后跟进,直捣陆逊主营。”

我话刚说完,帐中众将轰然叫好,喜得邓氏兄弟更是摩拳擦掌,兴奋无比。接着我又根据那些舌头的口供,在沙盘上标出每队攻击的具体营盘和联络信号,以及万一不顺预备队如何接应。安排好这些后,我又用信鸽传信让区翔抄我身后吴军的后路,同时请那位神秘高人带队直插石碑口,护住江上搭的几条索道,万一事有不谐也好接应。

太阳刚落西山,我们整个大营就动起来了,我在点将台上做了战前最后动员:

“各位兄弟,和吴军决战的时候到了!”

下面一片轰然叫好声。

“仗打了快一年了,吴军就像缩头乌龟,不敢和我们正面应战。这次我们就要敲开他们的龟壳,彻底打败他们。”

“不瞒大家,我们现在身后正有3万吴军向我们逼来,若我们不能迅速在一天之内击破前面的吴军,与在吴军大寨那边的主力汇合的话,我们将陷入吴军的包围之中。”

台下有些压抑了。

“兄弟们,我们五溪飞军怕过谁?牂牁郡三千破敌三万,零陵郡先是五千破东吴大都督吕蒙三万人,接着又在湘江以疲兵连破陈全、还有东吴的步太守,交州的士燮。现在我们兵强马壮,难道反倒小胆了不成?”

台下哄然大笑。

“今晚全寨不留任何守军,舍弃大寨,带足一日干粮,只许前进,不许后退,若有人胆敢扔下战友逃命,各队司马和队长立即斩杀,并且战后追究相关家小的责任。若能斩杀吴军,战后必论功行赏。”

我这么一说,台下也是一凛,毕竟舍弃大寨,意味着不留任何后手了,那就只有一条路,往前死命冲杀,而且五溪飞军的家属待遇极好,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连累了家属,那可是在整个部族都是丢人的事。

“大家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

“有没有信心破敌?”

“有!有!有!”

我手一挥,大声说

“邓将军,出发。”

邓茂常兄弟俩一抱拳:

“得令。”

说完,一撩战裙,转身下了点将台,翻身上马,带着五千人马直奔吴营杀去。

我也接着下了点将台,率众将按计划分头攻击吴寨而去。

离吴营还有2里地,前面就传来哨报,说是邓氏兄弟竟然在顿饭功夫击破前面吴军大营的防守,占据寨门,已经深入进去了,邓茂常请我速速带大军迅速跟进。我很奇怪啊,怎么这次吴军防守这么稀松,不像是陆逊的风格啊?可管他呢,就是里面有阴谋我也不能后退了,只管往前杀吧。我刚一夹马往前冲,就听见远处传来隆隆的巨响,火光冲天,我心里一沉,暗叫不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