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心为牢

五月天暖,四周连空气里也荡漾着感恩与怀念。

只是,心亦情不自禁地低落,又仿佛跟你的又一次远离无关。混不该去看那本书的,不看却又不甘,心中一直拥抱着一种憬然,因着还有种不忍总串出来阻拦,那些声色俱全的故事,引着人不由神往开来。却又隐约怕有所忧患兑现,寂寂流年,毕竟你的过去里也曾没有过我。

临近黄昏时的风雨,将颗心也一次淋透了,青黑色的云天下,唯独那些星星点点的路灯光昏黄暗馨。多半时间是平静的,除了偶然的声音在寂静中响起,如细石激荡起巨型的涟漪般在空阔的黑幕里扩散开来。想象那会是门锁或窗帘的启动,然而门和窗依然是平静的,如这木讷的夜。

“思念的人,如无根无叶的莲花,黑暗中的一盏明灯……”

你不喜欢我引用别人的话,说那些话早被人说滥了,仿佛嚼着别人尝过的口香糖,不能入耳。我已无力将你拉到身边,认真端详而严肃地让你好好听我说每句话,看每个眼神,多半你一边收拾一边回道:你说我听着。更多时刻我用沉默和叹息回应你。

转身的背影里总带着我的泪眼婆娑,你用手指擦干的泪,又垂下来。

白兰花在夜间散发着沁人的香气,两株不大的骨朵恰成了所有诱发的源头。你进门时带来的,别在我的衣襟上,带来了一份遥远而奢侈的惬意。对于花期短暂的花瓣格外珍惜,怕泛黄怕蔫灭,跟怕一颗心跟着一起憔悴和脱落。此刻,指尖在苍白的花间抖动,然而,同样轻晃的是跟随你一同远离的被你的馨香包裹起来的珍惜。

越过黯淡的光线,总在这样的夜晚映衬我的阴郁。你总说,这样怎能安心,那样怎能放心。日子总这样带走很多,也始终固守很多,春夏秋冬的过往,心悬而又落的跌宕。幸好,快乐和幸福也是种香气,无花的日子里也一样留有余香,不是在手,全在心上。这样走着过着,如同面对这深邃大海的人一般,无法预测无穷尽的惊恐和喜悦,不管是否拥有,都不该让心绪沉沦。

是否记得每次我在你背上轻轻划的图形,你说那是○吗,我说那是心,你说我将你困在圈里,我说我将自己搬进心牢。

一味在圈里困惑,一味在牢里享受,只,那条线,竟然是爱。

言语和眼泪往往多余,却又不可失的道具。一切突如其来的遭遇,一些寂寞里深浅的交替,一个人牵着另一个人行走会很累,如那棵树为了照应身上的藤,不得不改变轨迹而差些将自己弄得窒息。渐渐藤开始选择简单而纾缓地自生自灭,那树也渐觉藤已经入了心无法舍弃。一度复苏,令心倍感透畅。

入夜,书还在手边,未完毕。一把平庸的心情搅乱了兴致,无法将孤绝的美丽一气分担。

夜又有雨落,聆听,感受自我囫囵的安宁,寻求止于平静。

附上离愁,深怀着默望的念头,伴随着飘然的慰藉,在五月的雨夜里,将萧萧的情意用纤纤的指,划成了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