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年前我第一个接到战备命令的那场战争,至今令我异常激动,每年的2月17日,我就会找出过时的军装,哼着老调的军歌,想着我的部队、我的战友、我的战车……


上个世纪70年代后几年,中国从“文革”的阴影中走出来,从失去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的痛苦中走出来,从粉碎“四人帮”的欢乐中走出来,人民心想安定,神思发展,最大的愿望是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最大的期盼是有一个良好的经济发展外部环境。


在中国致力于发展国内经济的同时,中国的周边环境却不太平,中国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军,使原苏联坐立不安,而越南依仗莫斯科的支持,在1977年初在与中国毗连的省份推行“净化”边境地区的方针;同年10月,越方即开始并逐步扩展到大批驱赶越南北方的华侨。到1978年5月底,被越南驱赶回国的华侨达10万余人。


1978年6月9日,我国外交部发表《关于越南驱赶华侨问题的声明》。声明严正抗议越南大规模的排华反华运动,指出这是越方追随苏联反华、破坏中越关系的一个严重步骤。


其实,中越两国人民在长期的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斗争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毛泽东、周恩来和胡志明亲手缔结的“同志加兄弟”的友谊被认为是牢不可破的。中国总共为越南提供了100多亿美元(现值2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从中、越、美、苏四国的越战档案中披露,当时中越曾秘密商定,若美地面部队越过十七度线,中国将出动陆军迎战。美国获知后,鉴于朝鲜战争的教训,不敢将战事升级,1975年越南全国解放。几十年的战争中,越南先后击败了日本人、法国人、美国人,这些可都是军事强国啊!于是一夜之间,越南以“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自居,疯狂向外扩张领土。越南多年来有个成立“中南半岛联邦的美梦”,战争结束后,越南当局不是致力于建设长期战争遭受重创的国家,却热衷于推行霸权主义。它在中越边境武装挑衅的加剧,正是它向外扩张领土的一个方面。早在1975年抗美战争结束前后,越南一面派兵侵占柬埔寨领土,进驻老挝,一面侵占了中国南沙群岛的六个岛屿,接着又背弃了过去越南政府公开宣布过的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立场,硬说这些岛屿是越南领土。越南还要求把北部湾海域的边界线划到中国海南岛附近,妄图把北部湾海域的三分之二攫为己有。当时的世界两大阵营,苏联也需要利用越南充当一名反华的急先锋。


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邓随后立即访美,被问及对越政策时,胸有成竹地说:“小朋友不听话,该打打屁股了!”

当时的党中央经过拨乱反正,破除了“两个凡是”的束缚,逐步把全党工作的着重点和全国人民的注意力转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五届政协一次会议及其他一系列高层会议的召开,促进了新的中央领导集体的形成,邓小平实际上成为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


我所在的部队是总部的战备值班部队,曾开赴中印边境、中苏边境。无战争时,长期在青藏高原执行战备青藏运输任务。从1978年二、三季度开始,团、营、连干部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新调来的团长、参谋长陆续到位了。辗转在青藏运输线的部队也撤回中原体整了。这一反常的举动,引起了指战员们不少的猜测。告别了高寒缺氧的高原,来到了繁华忙碌的中原,战士们欣喜若狂,希望能在中原大地上休身养性,安居乐业。其实,这是一次战略大调动,只是上层在思考、高层在运作。


1978年秋季的某一天,入伍不到一年的我正在部队电话总机值班室值班,100门的电话交换机,红灯、绿灯在不停地闪烁着,我紧张而有序地接转着电话……临近午夜时分,突然,军内专线电话亮灯了、掉牌了、响铃了,我迅速插塞、接听,这是从某军转来的北京总后勤部作战值班室的保密电话,要求我部一号首长马上到电话总机值班室接听高度保密的电话。我马上接通了一号首长,一号首长是从他部调来的,家属尚未来队。来到值班室后,首长与北京在通话,首长的神色越来越凝重了,语气越来越坚定了,“是!”、“坚决服从命令!”、“保证完成任务!”、“坚决捍卫祖国领土的完整!”等话语从首长的口中吐出,我已意识到战争即将来临。一号首长接完电话,要求我做好保密工作,并马上通知相关首长在会议室开会,即日起,我部进入备战阶段。


1979年2月17日,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了,3月5日大部队开始从越南撤军。我们却留驻在边境,配属工程兵部队构筑工事,直到半年后才撤回中原。这场战争,锻炼了长期受“左”的干扰“只说不练”的中国军队,也教训了想当东南亚霸主的越南当局,使世界从两极化向多极化过渡,中国达到了预期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