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是皇帝所派奸细 潘金莲是美人计的牺牲品

吴站长 收藏 1 508
导读:《水浒传》中的宋江究竟是谁,意欲何为?不妨看看他题在浔阳楼上的诗词:“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第39回)”这幅酒后吐真言的自画像实在是太惟妙惟肖了,且让我们来对照搜寻他的斑斑劣迹。   后四句没有问题,“刺文”、“配江州”已经发生,“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也于

《水浒传》中的宋江究竟是谁,意欲何为?不妨看看他题在浔阳楼上的诗词:“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第39回)”这幅酒后吐真言的自画像实在是太惟妙惟肖了,且让我们来对照搜寻他的斑斑劣迹。


后四句没有问题,“刺文”、“配江州”已经发生,“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也于不久做到,当他被梁山泊好汉从法场营救出来之后,就带领众人智取无为军,活捉黄文炳。那么,他前四句的“权谋”、“潜伏”和“忍受”体现在何处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此刻的他就正在承受苦肉计的折磨。尽管他与官方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关系,但要以假乱真也非易事。


从“宋公明遇九天玄女”和“徽宗帝梦游梁山泊”等情节可以看出,宋江原是宋徽宗同一战壕里的战友,他们共同策划了梁山108将聚义。正因为赵佶是梁山的始作俑者,所以他的诨名与首任头目王伦一样,同称“白衣秀士”。也正因为宋江是赵佶派出的奸细,所以宋江的言行与其他山贼迥异,成天叫嚣着要“替天(子)行道”。宋徽宗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他想镇压各地的农民起义军与敌对势力,然身边却没有强大的军队,他同时又深知,要打赢一场大的战争,除了军队之外还必须有细作,有诈降,于是他就派出了宋江,组建军队的同时兼任细作。英雄所见略同,宋徽宗派宋江、吴用深入梁山,宋江亦派柴进、燕青深入吴中;宋徽宗派宿元景诈降梁山,宋江亦派李俊诈降方腊。最后两人都得胜而归。但宋江这位细作是那样地与众不同,以至于罗贯中要专门将为他树碑立传。《水浒传》实为一部“中国古代间谍谋略大全”。


我们在读“水浒”时总会有这样的疑惑,宋江,一介刀笔小吏,相貌平庸,功夫浅显,为什么却总能左右逢源、化凶为吉、心想事成呢?因为他“明有王法相继,暗有鬼神相随(第36回)”,一个有皇帝与朝廷支持的人,想不成功都难。他的自我炒作之路主要分两步。


第一步,为了获得去梁山的投名状,他必须设法成为一名杀人犯。于是他就逢场作戏娶阎婆惜为外室,明知故犯引色狼——同事张三——入室,丢三落四遗忘梁山好汉刘唐的密信在床头,煞有介事怒杀阎婆惜,自投罗网与阎婆一同来到县衙……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直到刺文、发配。表演虽然无比拙劣,却足以骗取江湖莽汉们的信任和同情。


第二步,为了捞取作为梁山领袖的资本,他必须设法成为一名政治犯。于是他就装疯卖傻跑到浔阳楼上题反诗,除了上述八句之外,还有:“心在山东心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年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最后落款是“郓城宋江作”。梁山英雄们以为他真个是黄巢再世,就不顾生死劫法场搭救,并从此愿意听从他的指挥。


如果宋江仅仅只懂得用江湖心理学欺世盗名,也算不上有多大的权谋,更加惊人的是他还在杀阎婆惜与题反诗的间歇,用美人计对武松兄弟作了血腥分拆。


细心阅读,我们会发现宋江的身上有武大郎和武松的影子:宋江黑矮如武大,娶美妻如武大,性无能如武大;宋江在县衙做小吏如武松,杀美女如武松,在墙上题字的格式与气魄如武松——“打虎英雄武松”。然而,宋江认为这些特征只可合,不可分,合而为一就能成为他这样的统领三军的帅才(黑矮之外表可增加政治家的亲和力),一分为二则只能取其一,武松是难得的勇士、将才;武大则百无一用。


我们已经知道,宋江之所以犯了事也不愿意直接去投靠梁山晁盖,原因是他还要去各地招贤纳士,组建108天罡地煞阵容。他首先相中的就是武松,当他在柴进家中见到武松“这表人物”时,“心中甚喜”。不过,宋江也发现武松还有三样不足:一是所犯罪过太轻(被他打死的人又活了);二是对官府还有忠心;二是对兄长武大还有情义(如若将“三寸丁谷树皮”一同招上梁山,会教天下人耻笑)。这样的人是不会愿意上梁山做反贼的。


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刀杀死武大,再让武松复仇,一举三得:一、断绝武松的兄弟之念;二、迫使武松犯下滔天大罪;三、激发武松对官府的仇恨。当他无家可归、无国可报时,自然就会落草为寇了。很不幸,潘金莲成为了宋江的借刀人。


为什么可以判断潘金莲是宋江派给武大的呢?因为第一,宋江相中武松之后不可能不采取措施收复他,而潘金莲正好出现在宋江见过武松之后。第二,王婆先是为宋江推荐了阎婆与阎婆惜,后又出现在了潘金莲的身边。第三,当武松成为阳谷县都头的时候,武大夫妇也从清河县搬到了阳谷县,且恰好与王婆毗邻而居。第四,宋江在收复其他勇将时常用此类手段,小说作了明写,如秦明、杨雄等。小说采用的是前隐后显的春秋笔法。


当然,整个计谋还需要有官府的暗助,宋江一个人不可能完成,为什么王婆仅仅教唆潘金莲杀人,就被判处死罪,武松杀了几十人,罪大恶极,却总被法外开恩呢?因为官方与宋江一样,需要武松且只需要武松。


世事无常,同样是超级大美人,同样都出色完成了美人计,貂蝉成为巾帼英雄,潘金莲却身首异处,身败名裂,甚至还被人扩写成了《金瓶梅》中的第一淫妇,实在是冤大头。可以说这些人不仅比宋江更加阴险恶毒,而且还愚昧无知,完全没有领悟作者的本意。


首先,我们应该看到宋江与王允大有不同,他在运用美人计时根本不让局中人知情(因为情知一死,必不会参与),只是利用并放纵他们的嗜好,比如他利用王婆喜财,利用潘金莲好色,利用武松逞勇,一味放纵,直到他们摒弃道德和法律的底线,歇斯底里,杀人放火。宋江总是这样,为了收编某员爱将,不惜糟蹋一群无辜的平民,而此时所谓的爱将也已经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变态狂。好个宋江,忠了帝王一个,误了中华一国。比较而言,潘金莲还算很幸运,人性在逆境中得以最大程度的倒逼、张扬。


其一,潘金莲找到了自由浪漫的爱情。宋江的美人计开始于一个大户人家,潘金莲原是这户人家的使女,“因为那个大户要缠他,这使女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记恨于心,却倒赔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潘金莲为什么情愿嫁给武大也不屈从有钱有势的大户?因为大户不懂爱情,又管束苛严(此举与烈女无关)。大户原是要让她受委屈,守活寡,却没料到由于武大生性懦弱,不会风流,她反而可以随心所欲“偷汉子”。潘金莲意外得到了她期望的自由浪漫的爱情。——纯粹的肉欲恋。


其二,潘金莲找到了美女—英雄式的爱情。因为太过自由浪漫,引起了“浮浪子弟”的妒忌、辱恼,他们又想惩罚潘金莲,逼她搬家,让她在异地他乡承受寂寞。然而,潘金莲却在阳谷县找到了更加美妙的爱情,意外邂逅万人迷的英雄武松。此刻她重新做起了少女时代的梦:“我嫁得这一个,也不枉了为人一世”,“不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但她很快发现他们之间隔着一堵厚厚的道德玻璃,英雄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柏拉图式的爱情。


其三,潘金莲找到了金童玉女式的爱情。武松在识破潘金莲之心后,立即就搬出了家门,而且还在出差前嘱咐武大晚出早归,关门闭窗,看管好老婆。然而让武松始料不及的是,潘金莲正是在关窗帘的时候遇见了西门官人,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叉杆掉下来。西门庆,既有大户的钱财、“汉子”们的浪漫,又有武松的英武。更可贵的是他们两情相悦,一拍即合。从此,他们如胶似漆,什么都不顾。——灵与欲完美统一。


潘金莲的问题也就出现在了这里,为了能与西门庆长相厮守,她盲目听从别人的教唆,杀害了武大。我们说潘金莲不是天生的坏人,她只是情迷心窍,她原本可以采取更明智的办法,比如逼武大写一纸修书。但这不是宋江的目的,他要的是一个死武大。于是王婆在宋江的赏金面前失去了理智,潘金莲在王婆的色诱面前失去了理智。她们终于没有逃出宋江的魔掌。


除此之外,《水浒传》还写了很多美人计,可谓层出不穷、花样百出。人们常说,战争让女人走开,可又有哪场战争让女人走开了呢?只是她们常常被男人当成晋级的台阶,被庸人当成饭后茶余的笑柄。岂不知比她们更可悲更可笑的是阴谋陷害女人的宋江之流,一生不知爱情为何物,人性被极度扭曲……他们又落入了道君皇帝的圈套。


最近,笔者已对“水浒”作了系统解构,写成长篇论文——“破解宋徽宗‘假一灭六’的道法”。文章将证明《水浒传》哲理之深刻,结构之精巧,丝毫不在《三国演义》、《西游记》之下。事实上它们都是天才作家罗贯中的作品,分别批判儒、释、道。


本文内容于 2009-5-21 23:34:17 被龙魂魅影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