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报道,28岁的广州男子阿明近日被家里人用绳子绑住手脚,送到了武警广东总医院成瘾治疗中心。阿明的一种怪癖让家人陷入绝望,他从18岁开始就性爱成瘾,几乎每天都要叫“小姐”发泄欲望,挥霍百万元。


阿明的家人之所认为他性爱成瘾,并不仅仅是因为阿明从18岁开始就找“小姐”,而是阿明找“小姐”ML的次数与频率之高令人惊讶。据阿明自己介绍,他一个礼拜去找“小姐”六七次,而且每次和“小姐”发生性关系的次数不定,有的晚上还和好几个“小姐”发生关系。


其实,很多人都明白,这是阿明的家人犯浑。将阿明送到医院里治疗性爱成瘾是多此一举,只不过是家里的钱多了没地方花而已。如果阿明家里没钱,他凭什么到娱乐场所找“小姐”;如果阿明的家人管束比较严,阿明凭什么一个礼拜去找“小姐”六七次。


可以说,优越的家庭条件为阿明所谓的性爱成瘾提供了丰厚的土壤,因为从进城农民工的性饥渴里不难看出,找“小姐”的不菲价格让这个群体望而却步。面对灯红酒绿的娱乐城,面对衣着暴露的按摩女,农民工们也仅仅是撑死眼而已。


撑死眼的农民工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成瘾的,更不可能象某些官员一样手握一沓钞票在女服务员面前炫耀。娱乐至死的那些官员和被送到医院戒性瘾的阿明一样,都有充裕的经济来源,都有出入娱乐场所的自由,因而某个官员的霸王硬上弓和阿明的性爱成瘾就成了水到渠成。


记得文革时期有个令人捧腹的故事,一名领导干部犯了男女关系错误,在检讨大会上,他如实承认自己喜欢女人。不料,这句实在话却惹得台下的听众大怒,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子指着骂道,奶奶的,你喜欢女人谁不喜欢!


言外之意非常明了,如果你不当官,如果你手中无权无钱,哪里会有女人主动上门献身。阿明家里如果不是财产百万,哪里会有性爱上瘾;如果不是有人身披官袍出入娱乐场所,哪里会有官员们娱乐至死的丑闻发生。


大凡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没有不喜欢女人的,成不成瘾的关键要看男人手中有没有喜欢女人的资本。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有一百单八个女人,湖南省郴州市原副市长雷渊利拥有给他生儿育女的女人也有数人,假如此二人是城市街头的破烂王,莫说是一百单八将,就是一个女人也难与他同床共枕。


18岁找“小姐”被送医院戒瘾是一则新闻也是一则笑话,殊不知,饱暖思淫欲是千古定律。权力不受节制,金钱来得容易,即使是无性欲的人也会在娱乐场所里被调理得兴致勃勃。


从另外一个例子可以得到佐证,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也喜欢美女,可不幸的是,他仅仅是将莱温斯基的内裤弄湿就被媒体曝光,一桩好事在社会各个方面的监督下终成一枕黄粱。


阿明的性瘾其实是不用治的,没有了金钱他体内的雄性激素自然就会主动降低水平;公款吃喝、公款抽烟、公款娱乐其实也不需要什么红头文件三令五申,只需将官员们的帽子交给老百姓监督就行。所谓的成瘾,所谓的喜欢,只不过是阿明们淫荡的遮羞布,因为美女们的大床并不是男人们随便可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