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战功神奇的91团

学道佬 收藏 4 829
导读: [b]我战功神奇的91团[/b] 一、 土八路“炸了日寇24架飞机”?! 1937年、国民党报纸报道:“我军在晋北,突袭阳明堡并炸毁敌机24架…”。源于国民党对此消息有意的低调处理,及它们一贯虚假报道的作风;根本未引起重视;尤其听说是装备大刀、长矛的八路军打的,不少国民党将、校军官,更是一笑置之。 多年以后、在我任91团俱乐部主任期间,从团史中发现了这一辉煌的战史;而这时担任我们师长的,正是阳明堡战斗中,当年担任主攻、亲手炸毁敌机的排长-官俊亭! 原来:当时国

我战功神奇的91团


一、 土八路“炸了日寇24架飞机”?!

1937年、国民党报纸报道:“我军在晋北,突袭阳明堡并炸毁敌机24架…”。源于国民党对此消息有意的低调处理,及它们一贯虚假报道的作风;根本未引起重视;尤其听说是装备大刀、长矛的八路军打的,不少国民党将、校军官,更是一笑置之。

多年以后、在我任91团俱乐部主任期间,从团史中发现了这一辉煌的战史;而这时担任我们师长的,正是阳明堡战斗中,当年担任主攻、亲手炸毁敌机的排长-官俊亭!

原来:当时国共两党,刚刚共同团结抗日。91团的前身、刚由红军,改编为八路军769团。10月8日周恩来、彭德怀赴忻口与国民党总司令魏立煌商谈两军配合时,卫立煌谈到:“每天在敌机轰炸中,几乎要损失一个团的兵力!”当晚、彭德怀也感觉到机场应该就在附近,的确威胁很大。随后、时任769团团长的陈锡联,奉命进入代县实地侦察;果然发现了滹沱河对岸的敌人机场。

由于此战,不但是769团对日军的首战,也同时是129师的抗日第一仗;务必慎重,务必全胜。经多方研究部署后,挑选了10月19日雨后的黑夜,在1、2营的掩护与保障下,由3营去实施爆炸。三营长赵崇德又作出:他亲自带9连掩护,用10连攻击警卫,由11连去炸飞机…的步署。他们摸进机场后,十一连连长立刻带一、三排去堵击隐蔽部里的敌人;而二排长官俊亭,则率领战士直向飞机扑去。

战士们几天来,日夜盼着打飞机;现在、这些高不可攀的飞机就在眼前。前面两排小的,据说是战斗机;而后面一排大的是轰炸机。战士们说:过去在天上你逞威风,现在该轮到我们啦!心里又惊奇,又愤恨。二排刚摸到距飞机约30米处,连长带的一排便与敌人接上火了。枪声一响,官俊亭立刻喊了一声“打!”首先将手榴弹向一架“大家伙”(轰炸机)扔去。立刻、机场内,手榴弹爆炸声、及各种枪声四起;正做梦的驾驶员慌忙揭开机舱,盲目的乱扫机枪;反而把它们自己的飞机打得叮当乱响。我躲在飞机肚子下的战士,则越打越勇;有的兴奋的拉开嗓子大喊:“这架是我的!”…。他们勇猛的向机舱里的敌人射击;有的奋不顾身的爬上机翼,将手榴弹扔进机舱。机枪班长老李,把枪架在机尾上打了一阵之后,突然放下机枪,举起铁锹向机尾猛砸;原来他想带回机尾,以作为八路军打了飞机的证据。当然、他被官俊亭喝令制止了。…等到敌人香月师团的装甲部队,从阳明堡赶来时;我军己按对岸燃烧发出的火堆信号,早就胜利的撤出了战斗。

这样、我团便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取得毁伤敌机24架,歼灭日军100余人的战绩;在我团抗日战争的首战中,创造了奇迹。这一胜利,国民党起初不信;但一连数日,太原、忻口上空都没有空袭;国民党又用飞机去侦察,看到了正在清理中的敌机残骸,方确认属实,对八路军刮目相看。在忻口前线,曾饱受空袭压力的魏立煌将军说:“阳明堡烧了敌人24架飞机,这是战争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并代表忻口军民,向八路军致谢。”当我们看电视剧《奇袭阳明堡》的时候,你可曾想过,它的历史原形就是91团战史中神奇的记录之一。


二、 孤军深陷敌后150公里,全建制带俘虏而归?!

我们91团在朝鲜战场的首战中,便没有那样走运了!当时的团长、是16岁参加红军,负伤7次,从战士当到团长;曾以两个营消灭敌人一个师的全国战斗英雄-李长林。由于上级电台被炸等通讯上的失误,当志愿军都已奉命结束战役回撤时,91团正在孤军直插37线,准备来个猛虎掏心战术,去端掉伪军的指挥所。在接到枫亭参谋冒死送去的后撤命令时,全团已深陷敌后百余里!来时道路早被重兵封锁。这时、每天空中除有常规的轰炸、扫射以外;还有一个妖里妖气的女声,反复的叫着:“12军的官兵弟兄们,你们被包围了,快投降吧!”

就在全军都焦急的关注这只孤军时,敌人则是心中狂喜:它们集中兵力缩小对兄弟峰地区的包围圈,集中火力狂轰乱炸;来对付这支:早己断粮数日,枪弹无法补给,伤员无法转移,友邻无法支援,上下又有一段失去联系,的孤军。这时、91团却出了个,敌人意料之外的奇招:没有原路退回,反而继续向南深入。91团从外巨文里东渡南汉江后,…便神秘的消失了。

一个暴雨初停的上午,一架战斗机在湿漉漉的公路上,发现了一支快速北进的部队。“是共军吗?”共军都是昼伏夜出的,不是?不过,驾驶员还是不放心,他按下机头作攻击状、呼啸的从公路人流上低空掠过。这部队还是毫不慌乱,也证明:不是?当他再恋恋不舍的盘旋侦察时,下面又摆出了红白两色的对空联络板,最后证实了,确实不是共军;便摆摆机翼飞走了。

其实、这正是突围中的91团,他们充分运用了缴获来的装备与对空联络板,机智英勇的骗过了敌机。别说它高在空中啦,就是地面上的伪军,也不少被骗的。91团当时的命令是:随时准备战斗,白天不作伪装,尖兵排头载钢盔,全换缴获的敌人服装与武器,以整齐的队伍与敌人斗智。李长林团长与担任翻译的人民军朴排长,则亲自带侦察班,走在最前面掌握情况及时决策,应付局面。

敌人重兵在兄弟峰合围扑空后,立即调动大部队四处追击;并派17联队住元卜洞堵截。17联队的侦察班果然在村外与91团的尖兵排碰上啦。我们的翻译-朴排长,用标准的朝鲜语回答了对方的联系。敌人又用手电筒照看了紧裹雨布下一张张东方人的脸,还报歉的敬了个军礼。枫亭参谋,听见他又讲朝鲜话,又敬礼的;还以为是人民军,便和敌人握了个手。朴排长捅了封亭一下,低声告诉他“是敌人”!封亭才紧张的手摸板机,警惕的闷头走路。敌人也没想到这里会突然出现共军;因去向相同,便与我们结伴同行。我们紧张的走了1里多路以后,200多米后的团直属队已赶了上来。时机成熟了,一声令下,早就一对一关注好的战士们,按照李长林交待的:“捂嘴、夺枪、拖着走”的程序,将敌人全部俘虏。当然,在混乱的战斗中还有不少掉队后插进我队列的敌军,也同样被捂嘴、夺枪、拖着走的俘虏了;它正好解决了我部分抬伤员后撤的人力等问题。

22日天刚亮,人民军前沿阵地五台山己在望。有一股“南朝鲜军”从对面走来,己是避让不及。双方都互不理睬,搽身而过。带队的南韩军官突然喊了起来“老李!老李!”李长林的队伍“哗啦”一声散开。那军官忙说:“我们是人民军”!李长林才认出对方是太行时期的老战友;因到敌后去执行任务在此巧遇。91团终于在层层包围中杀了出来,马上要就进入人民军防区了。

可是、李长林还是笑不起来。因为、二营在追上了去接应他们的一连后,又失掉了联系。孤陷敌中的二营,在临时党委会上决定:只要有一个人活着,也要打回去。在剑山,它们决定从敌人相对少的仙子岭方向突围。在“为指导员报仇”的呐喊中,,二营以决死的精神,前进50里,溃敌两个营,歼敌一个多连,俘敌60名。冲上了仙子岭。

22日下午、李长林正爬到山头上,用望远镜四处搜索,优心忡忡地思考:“二营和一连到底那里去了?”忽然听到东南方大作的枪炮声,又逐渐转向东北去了。他判断:可能是二营正在,边打边走中找部队。于是,立刻命令部队,不去人民军阵地五台山!改向东南去接应二营;他们又回头杀入敌包围圈中。

二营边打、边走,边用敌人的弹药与物资补充自已,到23日黄昏;忽然听到前面有人来,战士们哗的散开,准备战斗;不料来的竞是91团的杨股长…。二营终于找到了!

91全团会合后翻越五台山,向人民军移交了119名俘虏;又按师里指示路线全建制带伤员在文登里归建了。

军科院对91团这次非同平常的表现,认定是“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的奇迹”。“国防大学把91团下珍富里突围作战作为典型战例编入教材。”去教育新一代的军人。


三、 上甘岭“打”入美军教材:为什么攻不动?它们至今研究不透!

上甘岭三字,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而多数人,又是从电影《上甘岭》一片中,知道了这一辉煌战史的。1955年我们回国后驻江山时,此片尚未公映,便先拿到曾参加上甘岭战役的我团试映,以收集反映。此片以十二军美术队在朝鲜创作的,后升级为《志愿军战地画选》出版发行的一批水粉画 ,作为片头:拉开了银幕…。演完电影后,征集意见时,得到反差极大的两种看法::新兵反映、战争太残酷可怕了!而曾参战的老兵认为、当时战争的残酷,还反映得不够!

由于保密的原因,直到今天;人们还把一切的荣誉,都奉献给原来的守军。他们的确打得异常艰苦与顽强,出现了黄继光、孙占元…大量的英雄和非凡的战绩;但同时他们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范佛里特精心策划的“摊牌作战”,选择了在1952年10月14日这个联大开幕之日摊牌。他要“让大炮和炸弹”和我们辩论;对上甘岭,志在必得。而我们:上甘岭如果不守,则铁原、平康、金化大片平原地区将无险可守,整个战局堪忧;第二批赴朝慰问团已到部队,祖国的亲人正看着我们;也志在必守。因此、二战以后、一场在4平方公里内,投入兵力最多,火力最猛,争夺最惨烈的攻防战展开了。

这天、敌人集中40架飞机,320多门大口径炮,127辆坦克以大于常规用弹量5倍的所谓的范佛里特弹药量向我军597.9和537.7两个连防御阵地猛轰,火力密度、平均每1秒钟就有6发炮弹爆炸。先修筑的工事全部摧毁了!炸翻的树木在燃烧,岩石被炸成粉末,地表标高被削低了1米,随后敌人以7个营的兵力,分6路进攻。我军在9个小时多的激战,打退敌人30多次冲击后,表面阵地被敌人占领了。到了晚上、我军在炮兵支援下,又将表面阵地全部恢复。就这样,白天表面阵地被占,晚上组织反击夺回,天天在拉锯战中反复。战士说:上甘岭的白天,因各式爆炸、燃烧的尘土烟雾遮日,使白天暗如夜晚;而每晚除各种爆炸与燃烧的火光外,还有敌方直射的探照灯和满天的照明弹,使黑夜成了白天。

在这样残酷反复的战斗中,虽然杀伤了大量敌人,而我军也每天要打掉两个连队。到了17日,守军有的连全部打残,有的连只剩下几个人啦。18日在敌一个团的兵力轮番攻击下,表面阵地第一次全部失守。班级干部伤亡几乎100%,师里勤杂人员也都全部上阵了。战士只好退入坑道中,靠喝尿坚持战斗;非常困难。那场面,就有些像电影中反映的那样;只是当时的坑道更小,挤满了战士与伤员,还有烈士与敌人的死尸,那浑浊、血腥、恶臭的气味,大小便的臭味…是电影无法传递的。。

这时、三兵团代司令王近山,首先把希望寄托于12军91团。91团从胜利完成金城防御战后,正行军在返谷山休整途中;上级临时动员,“当好12军的代表队。”就这样,91团受命于危难之际;笫一个返回参加上甘岭战役的战场。

11月1日,为了早些解救坑道中陷入困境的战友,91团匆匆上阵;根据阵地不大的特点,创造性的用兵,将9个连分9个梯队轮番上。并以全团精锐第8连打头阵。

597.9高地,历经双方半个月的争夺,早己面目全非!原来要先爬山,再下山,再上山的路,已经被炮弹的爆炸填平。空气中呛鼻的焰烟混杂着尸体恶心的腐臭。一脚踩下去,被炸成粉末的虚土,直陷到膝盖。随手抓把土,都是弹片、弹头,和人体组织:骨、牙,及岩石、树木、粉末的浑合物;根本无法像平常土工作业一般的将土垒起来。事先予计带上去的1000条麻袋,远远不够。这给修建防御工事增加了难度。在那样密集的火炮下,没有掩体,怎样守住阵地?!最后只好就地取材,用敌人的尸体,垒起了一条1米多高,五.六十米长的肉墙。

2日8时,4架油挑子像准时开工一样向阵地轰炸扫射,敌雄鸡山上的敌炮也开始了直接瞄准射击。8辆坦克直奔山底边打边前进。炮弹像瓢泼大雨般紧紧的轰击了两个小时。昨夜强修的野战工事,包括肉墙,已基本上全毁。八连依靠意外发现的残存坑道和弹坑,用小兵群战术,多次打退敌人。尤其是四班,这一天击退了敌人一个排到两个连的7次进攻。取得毙伤敌400余名,自己仅轻伤3人的辉煌战绩。《人民日报》还在第一版,专门作了报道。

同日、新战士,王万成、朱有光支援1号阵地时,英勇的持爆破筒与敌同归于尽,双双被授特等功,名字被朝鲜人民刻在上甘岭岩石上,永垂不朽。91团上阵地第一天,也是交战半月来,第一次敌人白天未夺去阵地,也是我军晚上无需组织反击的第一天。受到了各级领导机关的表彰。

3日91团共击退敌大、小进攻35次,又歼敌750余人。15军一位留下来当顾问的团参谋长,看得叫喊“解恨!解恨!”12军兄弟为我们报仇了!

上甘岭的志愿军,已不再是过去那样,只用单一的步兵苦战了;后勤已经明显好转。运输粮弹的汽车,大白天一条长龙般的开,在晚上大开车灯开;德山砚一带公路两旁,毫不伪装的摆下了密布的高炮。敌机那里还敢掠地低空轰炸扫射!它们在高空摇头晃脑的躲避高炮;胡乱的扔完炸弹便返航下班了。距阵地10余公里处炮兵封锁区的运输难题,也被我们的多挖猫儿洞,及分段、包干、接力…运输,破解。后勤在此役中供应了物资一万六千多吨,保证了战斗中,平均每日128吨的用弹量。和全天随时供应热食的充足保障。由于后勤在弹药方面的充足保障,我们的仗,也打得大气啦!91团摸索到敌人进攻的特点,并侦察到每日8时进攻前的集结地,4日这天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临晨4时,一个营的敌人正在树林里集结,我们的卡秋莎开火了!因此、当天敌人一反常态,到10点钟才开始炮击,下午从纵深调来两个连,草率的攻了攻,丢下150多具尸体便收工啦,看来敌军还陷在我卡秋莎杀伤后的悲痛中,它们也尝到了炮弹的味道。

11月5日,是美国的大选之日。凌晨3时,敌人集中了300多门火炮,30多辆坦克把597.9高地犁了一遍。在100余架次飞机的支持下,以15个营的兵力,猖狂进攻40余次。我歼敌1000余人;而6连上阵地时140多人,真正完整未伤的战斗员,只剩5班长一人了!仍然守住了阵地。

这一天、3号阵地也打得很艰苦!新战士胡修道第一次上战场,打退敌人大小冲击41次,创下一人歼敌280多名的战绩;荣膺朝鲜金星英雄称号。在整个朝鲜战争中,被授予《金星英雄》称号、包括彭德怀在内,共12人;12军占3人;其中当时在世的仅彭总与胡修道二人。2000年我回到军里开会,曾与胡再次相见;当时的合影被《血花》刊物珍贵的用为封面。可惜胡修道于一年以后,因癌症去世了。

随着李德生指挥部的成立,应对敌人兵力的不断增加;12军共有6个主力团参加了此役。91团坚守597.9以来,阵地屹然未动;随后537.7北山的全部阵地也被我恢复,此后、再也未落入敌手。《韩国战争史》也认为我方火力,达到了每秒钟一发炮弹的可怕密度。敌军伤亡不断增加,联军终于宣布“在三角山是打败了。”范佛里特的《摊牌行动》,终于以彻底失败告终。

战后至今,美国的军事专家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有制空权,在兵力上占绝对优势的联军,会攻不动上甘岭两个小小的前沿阵地?它们将上甘岭的战例,收入作为美国军校的战史研究教材;用沙盘,用电脑,一次次的模拟演练…。各种演练都是他们必胜,而历史事实却是打败了!为什么?

战争,是个:多因素、复杂的、多变的高级博奕;武器装备只是重要因素而非决定因素。战斗力不单纯决定于武器装备:另外还有战争的正义性,及指挥员的战法与谋略,和士兵的忠诚与勇敢;而后者,是电脑无法模拟计算的。


李南浦 2009-4-2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