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卅三章 满载而归

wenphon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哦,您二位出来了?”那黄包车夫见王辰龙两人出来了,赶紧把黄包车拉到台阶下,弯腰说道。   “就放到车上。”王辰龙对那个叫伊万的护卫说道。   “豪的(好的),新生(先生)。”那护卫一跺脚,挺着腰板答道。   “紫萱,你先上车。”王辰龙指着车位说道。   “两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哦,您二位出来了?”那黄包车夫见王辰龙两人出来了,赶紧把黄包车拉到台阶下,弯腰说道。

“就放到车上。”王辰龙对那个叫伊万的护卫说道。

“豪的(好的),新生(先生)。”那护卫一跺脚,挺着腰板答道。

“紫萱,你先上车。”王辰龙指着车位说道。

“两位现在要去哪?”黄包车汉子问王辰龙。

“这位大哥,麻烦你,去最好的商店。”对于穷苦百姓,王辰龙是没有一点架子的。

“好嘞,先生您请上车。”车夫恭敬地说道。

“哦,不了,不用了。车上还有5000现大洋,再加上我这么个大老爷们,有些重了。”王辰龙客气地说道。

“没事,就是再加上个人,俺也拉得动。”车夫满不在乎地说道。

好大的口气,那箱银元二百五十多斤,加上我和金紫萱两人,五百来斤,就算你拉得动,够你喝一壶的。

“龙,龙……龙哥,还是你坐吧,我下车……”金紫萱在车上小声说道。

“算了,这位大哥,不用了,我还是跟着走走。”王辰龙瞪了一眼金紫萱,对着车夫罢罢手道。

“先……”

“这位大哥,不用了。起程吧,去最好的商店看看,我想买几件衣服和皮鞋。”王辰龙制止了那车夫。

“那,好吧。”车夫只好拉起黄包车。

车夫一走,先前跟着王辰龙的小个子男子急忙让车夫跟上。

……

“听大哥口音,不像是地地道道东北人吧?”

“是的。俺爹是在俺十岁那年,带着一大家子从德州闯关东来的,最后在吉林安家了。”

“生活不容易吧?”

“还算过得去,比在山东强多了。”

……

“先生,这是吉林城最好的商店了,也是白俄人开的。”车夫在一处店面前停下说道。

“那大哥就在外面等一等,我去买几件衣服。”王辰龙把装着勃朗宁手枪的箱子放在装大洋的箱子上,双手拿起来对着车夫说道。

“好的,先生。”车夫弯腰说道。

“紫萱,走,我们去买几件好衣服去。”

“是,龙哥。”金紫萱抱着首饰盒低头说道。

……

十五分钟后,一身崭新呢子大衣,脚穿一双意大利皮靴,头戴一顶礼帽的王辰龙夹着箱子出来了,身后跟着换了一身行头的金紫萱,也是穿着一件女式呢子大衣,还是法国货呢,脖子上也围着一条新围巾,头戴一顶女式防寒帽。一双戴着鸭绒手套的手中抱着首饰盒,低着头,脚穿着一双皮靴。

“先生,我这车被人包了,您还是叫别的车吧?”坐在黄包车车板上的车夫头也不抬,看着眼前的一双皮靴说道。

“这位大哥,才一会儿功夫,就不认识人了?”王辰龙跺着皮靴说道。

“哎哟,是您呀?”车夫抬头仔细一看,是王辰龙,站起来弯腰说道,“没想到,您换了一身行头,差点认不出来了。”

“去药店。”王辰龙把箱子放在车上,指示金紫萱上车。他和金紫萱的这身行头,一共花去了他王辰龙5000大洋。好在那老板是在上海进的货,汇丰银行的支票能用,所以那5000现大洋没用上。不过,两支9mm口径的勃朗宁手枪已经插在腰上了。

“龙哥,我们去药店干嘛?”金紫萱小声问道。

“去买配制易容药膏的药材,你这么漂亮,总不能一天到晚围着个围巾吧。还有,这药膏我有大用,记得买一些其它的药材。”王辰龙把嘴贴在金紫萱的耳边轻声说道。

“哦。”金紫萱哦了一声。

……

“先生,这济仁堂药铺在吉林已有150年的历史。”车夫在一处大的清代建筑前停下,说道。

“不错,是间大药铺。”看着有五个店铺大的药店,王辰龙感慨道。这可是古建筑啊,可惜后世难得见到这样的大建筑了。

“紫萱,记住我说的话。”王辰龙扶金紫萱下车,抱起钱箱对金紫萱说道。

“是,龙哥。”金紫萱低着头,小声答道。

……

“没想到,需要这么多的药材。”王辰龙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两个双手都提着大包大包药材的药店伙计,直咋舌。配制易容膏需要这么多的药材,六十多副,有名贵的,也有便宜的,其中,还有几副毒药;再加上一些刀伤药,近八十副药,王辰龙当然拿不了,只好让药店派两个伙计帮忙。买这些药,花去了王辰龙600大洋。

“这位大哥,回老东北客栈。”王辰龙对车夫说道。

“好嘞。”

……

“这是3个大洋,給你的报酬。”到了老东北客栈门口,王辰龙掏出3个大洋说道。

“这,这,这,先生,太,太,太,太多了。”车夫拿着3块大洋,发抖地说道。

“不多,不多,这是你应得的,你们也不容易。”王辰龙把金紫萱扶下车,对车夫摆摆手,又对后面的两个药店伙计说道,“两位,跟着我把药拿到后面去,我不会亏待两位的。”

“好的,好的,没问题,没问题。”两人见王辰龙打赏給车夫3块大洋,出手这么大方,还不赶紧点头。

上得三楼,推开那间最好的客房门,王辰龙让两个伙计把药包放在桌上,桌上放不下就放地上,掏出2块大洋,说:“这是打赏給你们俩的,有劳了。”

“应该的,应该的。”两人接过大洋,点头说道。心里却高兴的不得了:他们当学徒的,是没有工钱拿的,现在这人打赏給他们一人一块大洋,能不高兴吗?这样的好事,一年到头,是很难碰到的。

“龙哥,我们忘了买捣药的药钵和装药的小瓷瓶?”看着这些药材,金紫萱想起了还缺些什么,小声对王辰龙说道。

“哦?两位先等一下。”王辰龙喊住准备出门的药店伙计。

“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听见王辰龙叫住两人,两伙计转过身来,恭敬地说道。

“不知贵店捣药的药钵多少钱一个?还有装药的小瓷瓶怎么卖?”王辰龙摸着下巴问道。

“这个药钵,4个大洋一个,小瓷瓶,1个大洋25个。”年龄小一点的伙计一弯腰,认真地回答道。

“买的这些药,可以装多少个小瓷瓶,包括刀伤药?”王辰龙侧头问金紫萱。

“最多15个。”金紫萱低头答道,手里还抱着首饰盒。

嘶,这么多药材,配出来的易容药膏和刀伤药,最多只能装15个小瓷瓶?

“这是10个大洋,給我送2个药钵和15个小瓷瓶来,剩下的,就是你们的。”王辰龙拿出10块大洋,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一会就给您送来。”小伙计接过10个大洋,又是点着头说道。两人的脸上,惊喜之情跃然而现。

见两人退出门外,把门带上。王辰龙放下箱子,看见金紫萱还抱着个首饰盒,一边脱下呢子大衣,一边说:“我说紫萱呐,你还抱着个盒子干嘛,快放到床上去,龙哥简单教你一下怎么使枪。”

“哦。”金紫萱哦了一声,向床边走去。

王辰龙脱下大衣,挂在挂衣架上,帽子也放上,围巾也取了。

打开放枪的小箱子,里面只有一支袖珍勃朗宁小手枪,一个望远镜,一个弹夹,十盒子弹,其中有两盒被撕开了。

“这个安德烈夫,我只要400发子弹,他拿了500发。看样子,那多余的100发是想给我试枪用的,他自己也准备和我比试枪法的,没想到……”王辰龙拿出勃朗宁小手枪,弹夹,几颗子弹,盖上小箱子摇头说道。

王辰龙坐在凳子上,把桌上的药包拿出一小部分放到地上,腾出一小块地方,把枪,弹夹,子弹放在上面,对金紫萱招招手,说道:“紫萱,过来,坐到龙哥身边来,龙哥教你用枪。”

“哦。”金紫萱已经把首饰盒放到了床上,脱掉了套在身上的呢子大衣,拿掉围巾,走过来,坐在王辰龙身边。

“紫萱,你看,这勃朗宁袖珍手枪很适合你们女人用。你看,把这一摁,这弹夹就滑出来了。看,这个弹夹装满了子弹,你看……”王辰龙开始简单地教金紫萱使用手枪。

……

“对,就这样,弹夹上好子弹,往枪里一推,拉枪机,上膛,打开保险。对,就这样,就这样,关上保险,对,紫萱,你真聪明。来,龙哥奖励你一下。”看着金紫萱演练着装弹,上膛,握枪……有模有样,王辰龙不住点头说道。看样子,就差试枪了,有机会,去安德烈夫的后院打它几枪试试。

奖励?一听奖励,金紫萱心一抖:龙哥会不会奖励我一个玉佩?还是手镯?项链?

这高丽妮子,也不想想自己现在的身份。一听王辰龙要奖励她,首先想到的是今天买的珠宝首饰。

金紫萱放下枪,抬头看着王辰龙,一脸的期待。

看着面前的佳人,王辰龙一把抱过金紫萱,卧在自己怀里。

“龙哥,你……唔唔唔……”这就是龙哥的奖励?金紫萱在心里问自己。

没等金紫萱说出来,王辰龙一低头,吻住了她的小嘴。

“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敲门声传来。

“谁呀?”王辰龙抬头问道。

“先生,你要的药钵和小瓷瓶我拿来了。”是药店小伙计的声音。

“哦,知道了,等会。”王辰龙放开满脸发烫的金紫萱,站起来,整了整衣服,走到门边,开了三分之一,说道:

“东西呢?”

“在这。”小伙计提起一个小包裹说道。

“谢谢,小兄弟,回去告诉你们掌柜的,过几天,我还会去买大批量的药材,好几万大洋的生意,让药店多备些药材。明天,我会派人把所要的药材清单交给你们掌柜的。”王辰龙接过包裹说道。

“好的,小的一定转告掌柜子。”小伙计弯腰说完,转身走人。

“紫萱,那些易容药膏配好需要多少天?”王辰龙坐在凳子上,放下包裹问道。

“差点的,一天就够了,不过只能用一天。最好的,需要二十天,可以用上十天,不怕水洗。”金紫萱想了想说道。

日,十天?我能在吉林城呆十天吗?看来,只能让她配制差点的了。

“这样,紫萱,你就配制五瓶差点的易容膏。要是人手不够,叫你的姐妹帮忙,记住,熬药的事,交给店里的伙计,我会交代他们的。想那差点的膏药配制简单点,不需要你亲自熬药。”王辰龙握着金紫萱的手说。又想了想,“算了,捣药的事不用别人,我帮你,你这么漂亮,你的姐妹们还不知道,就瞒着她们。”

“听龙哥的。”

“哦,对了,忘了问你,早上的羊肉泡馍汤里是不是有药材?”王辰龙想起了钱掌柜的羊肉泡馍的祖传秘方,就问金紫萱。

“好像有点,只是,不知道是药材之间相互搭配的好,还是他们独特的熬汤方法,我尝不出里面有几种药材。”提起早上的羊肉泡馍汤,金紫萱细细思索了一会,说道。

看来,那钱掌柜的羊肉泡馍汤的祖传秘方是个好东西,可不能失传了,是得找钱掌柜好好商量一下。

“紫萱,你先配药,我出去一下,找找钱掌柜,谈谈羊肉泡馍汤的事。”王辰龙松开金紫萱的手,站起来说道。

“你去吧,龙哥,我能应付。”金紫萱也站起来说道。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