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子还是男朋友——汉朝君臣混乱的性关系

nihao758 收藏 0 1827
导读:   多数西汉皇帝有同性恋这已经是广为人知的事情,当我们翻开《史记?佞幸列传》,的确可以发现汉朝前面几个皇帝都有自己的“佞幸”,而开国皇帝高祖刘邦却正是那第一个。另一部史书《汉书》中则提及了汉武帝之后的汉朝诸多“佞幸”现象。这些汉代“佞幸”多以享乐和猎色为特点,指的是和皇帝很亲近的宠臣,不对维系封建社会的家庭伦理构成任何挑战或威胁。 按现在的标准来看,这些汉代“佞幸”可以定义为“兼性同性恋”,也就是指双性恋。而纵观《史记》中“佞幸”的相关记叙,可以看到司马迁在同性恋方面的观点——不褒不贬。不过,也许


多数西汉皇帝有同性恋这已经是广为人知的事情,当我们翻开《史记?佞幸列传》,的确可以发现汉朝前面几个皇帝都有自己的“佞幸”,而开国皇帝高祖刘邦却正是那第一个。另一部史书《汉书》中则提及了汉武帝之后的汉朝诸多“佞幸”现象。这些汉代“佞幸”多以享乐和猎色为特点,指的是和皇帝很亲近的宠臣,不对维系封建社会的家庭伦理构成任何挑战或威胁。


按现在的标准来看,这些汉代“佞幸”可以定义为“兼性同性恋”,也就是指双性恋。而纵观《史记》中“佞幸”的相关记叙,可以看到司马迁在同性恋方面的观点——不褒不贬。不过,也许司马迁也没料想到,演化到一千多年多后,他笔下的“佞臣”就成了“奸臣”的代名词。


《史记》中,司马迁明确地把当时的“佞幸”分成了两种,一是以仅以声色、善逢迎得宠,讨皇帝喜欢。这种人于国家即使没危害,但也少有功绩,而最终结局几乎没有一个得到善终;另一种是既长得帅,又有能力、于国家又能有所贡献的,叫做“以才能自进”。这一种“佞幸”的结局相对较好,就比如性情温和谦逊的卫青及年少得意的霍去病。当然,这两种“佞幸”的政治力量,无论在司马迁所在的时代,还是班固所在的时代,都是绝对不可忽略的。


那我们来主要看看第一种。


司马迁在《史记?佞幸列传》的相关记载中,对三对同性恋着笔最多、最丰富。这三对分别是——汉文帝和邓通、汉武帝和韩嫣、汉武帝和李延年。这些人都宠极一时,但下场都比较惨。


另外两个最出名的“佞幸”生在司马迁死后的朝代中,分别是汉成帝和张放、汉哀帝和董贤。这两对同性恋都爱得死去活来,远远超过前面那三对。真个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啊^_^”。


而这五对的规模及影响,可算是“汉代五大同性恋”,我们一个个说来——




汉文帝刘恒



汉文帝和邓通


汉文帝李恒(公元前202~前157),是汉高祖刘邦的儿子、汉惠帝刘盈的弟弟。文帝宠幸的男人有三个,一个是士人邓通,一个是宦官赵同(原名为赵谈,《史记》中司马迁为了避讳于自己老爸司马谈的名字,所以改为“赵同”),另一个北宫伯子。这其中虽然邓通最受文帝喜爱,但确是最没有同性恋倾向的人。


邓通本是驾游船的船工,某天晚上文帝做梦,梦见自己上不了天,有个黄头郎从后面推他,这才上了天。文帝醒后,找到梦中地点,见到和梦境中相同的邓通。于是立马把他召到身边来,官达上大夫。


文帝的节俭是出了名的,但出于对邓通的爱宠,竟然“赏赐通巨万以十数”。一次文帝让看相的人给邓通算命,看相的说邓通“当贫俄而死”,意思是邓通这家伙将会穷死、饿死。文帝郁闷了——他的富贵贫贱取决于我,只要我愿意,他怎么可能穷死饿死?


于是文帝把一蜀道上的一座铜山赐给了邓通,让他有自己挖铜铸钱的权力,当时天下百姓有句话叫“邓氏钱布天下”,可见邓通得幸后家财之巨。有次文帝得了毒疮,邓通为文帝吮吸脓水。这时文帝问邓通“天下谁最爱我乎?”邓通说应该是太子。没多久,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汉景帝过来探病,文帝让太子吮吸脓水,太子“嘖吮而难色”,感觉非常不爽——这种事也太那啥了吧。


后来,太子听说邓通已经为文帝吮吸过脓水,于是就恨上了邓通,即位后,立马就将邓通免官。而邓通因为“盗出徼外铸钱”,被没收全部财产,最终被活活饿死——应了算命的那句话。



汉景帝刘启


汉文帝和邓通的感情,从两件事可以明显看出,一是送铜山,“邓币氏通天下”到活活穷死饿死;二是为汉文帝吸脓水,虽然对方是皇帝,但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应该也算是感情深厚了。


汉武帝和韩嫣


汉武帝是个雄才大略的皇帝(公元前157~前87),在位53年间,没几年不打战,武帝统治期的汉朝,对中华民族的文明影响十分深远,所以武帝也成了古典电视剧最喜爱的主题人物之一。而韩嫣这人物,在各种有关于汉武帝的电视剧中几乎都出现过。我所记得的,就有《大汉天子》、《汉武大帝》等等。


但各电视剧对韩嫣的描述与史书中有些差异——基本没提到韩嫣是“佞幸”的一面。汉武帝刘彻还没当上太子之前,伴读的韩嫣就与汉武帝相当要好(电视剧中也略有提及)。当了太子后,两个关系越来越好。韩嫣这人武术啥的倒挺不错,司马迁用“善骑射”来表述这一点,除此之外,还有“善佞”这个特点,说白了就是善于以色邀宠。


汉武帝一生好战,即位之后就打算着和匈奴开战,于是韩嫣就开始学匈奴的一些武术、战术特点,因此汉武帝对他越来越“喜欢”。韩嫣官职一直封到上大夫,汉武帝对这人的宠爱跟文帝宠邓通差不多。而至于关系有多密切,司马迁则用了“时嫣常与上卧起”来记载。


汉武帝年轻时喜欢在上林苑中打猎啥的,有一次江都王入朝拜见天子,汉武帝传令让他到上林苑中一起打猎。天子的车驾还没出发,让韩嫣先乘豪华的“副车”,带着百来号人先去探猎区情况。路上江都王看到韩嫣的车驾及奢华阵容,以为是汉武帝刘彻来了,赶紧让开,伏倒在路边跪拜。韩嫣没搭理路边的江都王,直接就过去了(汉武大帝中有一段剧情与此相近)。


知道情况后的江都王悖然大怒,跑去王太后那里告状,说要归国入宫给皇帝当侍卫,和孙嫣比个高下。毕竟是自家人亲,于是皇太后就不爽孙嫣了。得势的韩嫣在后宫“出入不禁”,行事不太得人心,正好被皇太后抓到理由,虽然汉武帝拼命开脱,但还是被杀。孙嫣的弟弟案道候韩说,也是汉武帝宠爱的男性之一。


韩嫣与汉武帝从小就认识,时间长久,而能“常与上卧起”,也就是同吃同睡,关系应该不一般。两个大男人同吃同睡,虽然并不代表着一定发生什么事,但关系肯定是好到不得了——列为司马迁笔下的“佞幸”绝对合理。


汉武帝和李延年


李延年系中山人氏(生年不详,大约死于公元前90年),出身“艺术世家”,其父及兄弟姐妹多有歌、艺才华。李延年因事被阉割后入宫,做了管狗的太监(史记中提到管狗的太监还有杨得意)。


李延年是一位才华出众的宫廷音乐家,广为后世艺人所知,《史记》上说他“每为新声变曲,闻者莫不感动”。元鼎六年(公元前11l)前后,曾为当时的著名文人司马相如等写19首郊祀歌词作曲。李延年既能体会武帝对音乐的要求,也能深入理解这些难懂的“尔雅之文”。曾经根据张骞从西域带回的《摩柯兜勒》,创作28首新,作为仪仗使用的军乐。这些乐曲流传甚久,直到数百年后的晋代尚能演奏其中的《黄鹄》、《陇头》、《出关》、《入关》等。可以说,李延年的确是古代杰出、具有深远影响的艺术家。


受到汉武帝赏识之后,李延年专门撰写了一首诗歌,极力形容其胞妹之美貌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这一曲传至今日,仍是文人骚客口中的常用语,成语“倾国倾城”便是由此而来。我记得《十面埋伏》一剧中,章子仪哼唱的便是这曲子(不过明显其人不及此曲^_^)。


平阳公主是汉武帝的姐姐,在为汉武帝推荐了自家歌女卫子夫并得宠成为皇帝后,这回也积极帮李延年推荐李延年的妹妹——这皇姐确实是太有个性了,和汉景帝时的馆陶公主有一拼。汉武帝听了以后很感兴趣,立马就要见这“倾国倾城”的李延年妹妹。果然,一生离不开女人的汉武帝见到李夫人之后,立马被迷住了——这就是汉武帝时期有名的李夫人故事。


像李延年和李夫人这样“兄妹共事一夫”的,历史上绝对少见——我们见过母女共侍、姐妹共侍的,而兄妹共侍却仅此一桩。司马迁用“延年佩二千石印,号协声律”、“与上卧起,甚贵幸,埒如韩嫣也”两句话来记载对李延年的宠爱。“埒如韩嫣”是指“和韩嫣等同”的意思。两人唯一的不同,估计就是李延年受过宫刑而韩嫣没有了。李延年这类有艺术才华的“佞幸”最常见的结局就是“色衰爱驰”,皇帝渐渐疏远。


除了韩嫣和李延年这两个之外,卫青、霍去病在司马迁笔下也是“佞幸”,很得宠。但由于二人善战猛勇,能自己打出一片功劳来,所以司马迁把他们与以上三位区分开来,用“颇用材能自进”来评价。


汉成帝刘骜



汉成帝和张放


汉成帝刘骜(公元前52~前7),是西汉倒数第二个皇帝。他给后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估计要算他宠爱赵飞燕、赵合德两姐妹,以及膝下无子只能传位侄儿的典故了。不过,刘骜除了对美女十分喜爱之外,对张放这个俊美男子有着深厚的感情。


《汉书》记载,张放出身显贵,身居候爵——富平候。曾祖父官拜大司马,母亲是公主之女。张放年少英俊,聪明有才华。成帝颇是喜爱张放,并且作主把皇后的侄女嫁给了他,婚礼铺张华贵,赏赐数以千万计。


汉成帝和张成除了“同卧起”之外,还经常一起出游、微行等。向来过于受宠都不会是好事,贵族们一见张放如此得宠,便经常在皇后面前进谮,以致太后将张放逐至远地。二人被逼着涕泣而别之后,成帝十分想念张放,并多次想方法让张放回京,但迫于太后等各方面压力,最终没有成功。不过,虽然见面难,却始终有书信上的来关怀。


汉成帝崩驾之后,张成悲伤至死。后世评论历代同性恋之间相互感情时,皆认为这一对是最深刻的。


汉哀帝与董贤


汉哀帝刘欣是个倒霉的皇帝(公元前27~前1年),只活了26岁就挂了,他的上一任是叔叔汉成帝刘骜,而下一任就是篡夺皇位的“新”帝王莽。刘欣对后世没啥大的影响,唯一留下的,就是创造了“断袖之癖”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同性恋“雅称”。


据《汉书?佞幸传》记载,董贤是是御史董恭之子,少年时即为太子舍人。董贤“为人美丽自喜,哀帝望见,悦其仪貌”,于是封董贤为黄门郎。“贤宠爱日甚,为附马都尉侍中,出则参乘,入御左右,旬月间赏赐累巨万,责震朝廷”。如此宠爱,估计只有金庸小说中的“韦小宝”能相比了。


董贤“常与上卧起”,汉哀帝十分宠爱,封其父亲为霸陵令,迁光禄大夫,不久董贤又被封为驸马都尉侍中。董贤和哀帝形影不离,有一天,哀帝和董贤一起睡午觉。哀帝醒后要起床,但衣袖被董贤压着。哀帝不愿意因抽出衣袖而惊动董贤,竟挥剑将衣袖割断。于是,“断袖”一词便由此诞生并传于后世,影响深远。(这一剑,真是挥出了千古绝“恋”啊)


汉哀帝曾给董贤建了一栋与皇宫类似的宅第,将御用品中最好的送给董贤,自己则用次品(够痴情^_^)。董贤还是20岁的时候,哀帝就命人在自己的陵墓旁另筑一冢给董贤备用,让自己死后还能和董贤为伴。董贤才22岁,就位至三公,让前来朝拜的匈奴使臣颇为吃惊——哪有这么年轻就位列三公的?


这些都不算啥——哀帝甚至还想禅位于他,因大臣反对,才未坚持。为了取悦“同性恋”,竟然拿江山社稷当礼物来乱送,历史上也确实只有哀帝这样的角色能干得出来。物极必反——哀帝在位时,董贤的受宠显贵达到了极点,远胜于汉代其它皇帝的“宠臣”,但是哀帝死后,董贤被贬,剥夺一切,最终以自杀而告终。


哀帝和董贤之所以被称为最出名的同性恋,原因是哀帝的男宠只有董贤一个。而从哀帝对董贤的宠爱程度来看,显然是到了十分痴情的程度,属于动了真情的那一种——虽然董贤自己有妻室。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