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华夷之辨”无论看血统还是看文化都不再适用

白矮星 收藏 42 2651
导读: 少跟我提什么祖先如何如何,祖先让你们扒下几层皮了,还要怎么样,不屑子孙们,只会念叨祖训,却不知道继承祖先的创造力。一个没有创造力的民族后代,别去谈祖先,第一丢人,第二给人以基因不好的感觉。只有创造力强大的民族,才能重新产生吸引力和向心力。

关于“华夷之辨”无论是理论探讨,还是实用主义注释,各种媒体解释,分析得够多了。本文不再参与这样的分析,但不排除引用其中一些分析,供阅者批判。

一、“华夷之辨”的含义和分歧

关于“华夷之辨”的各种注释,就目前笔者所看阅的文献和资料无外乎主要从两个方面来解释:文化、血统和经济方式。

1.从文化上来讲,笔者赞同中国传统的华夷之辨观是在华夏族为维护自身的全部利益和权力的过程中形成的这样一种解释。

持此观点的引证文献多多,也为当前学术界的主流观点。

孔子曾说过:“有教无类”,“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论语·微子》),意思是除了鸟兽以外,所有的人群都可以相处,都可以教育。

孔子作《春秋》,“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行用中国礼教的叫“中国人”,不行用中国礼教的则叫“夷”。

“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文王生于歧周,卒于毕郢,西夷之人也……得志行乎中国。若合符节,先圣后圣其揆一也。”(《孟子.诸子集成》)。

林沄在其《戎狄非胡论》中论证戎狄等少数民族同样是定居的农业民族,只是农业经济尚不发达,而华夏族也同样利用山林川泽兼营牧、猎。说明华夷之辨更在于文化的区分。徐杰舜认为,楚民族和越民族火耕水褥,饭稻羹鱼的经济样式与夏、商、周诸族的农业经济虽有区别,但无本质不同(《雪球—汉民族的人类学分析》)。因此,华夷之辨,在于二者所创造的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具有较大的差异。

春秋初年的秦国并无夷狄之称,,长期受戎狄文化侵染,使中原诸侯渐生偏见。战国初年,“诸侯卑秦”,“不与中国诸侯之会盟,夷翟遇之”(《史记·秦本纪》)。由此可知,周人界定的夷夏,并无种族的严格区别,而是指华、夷两种异质文化。

关于文化认同,论证很多,这里仅举几例,后面还有叙述。

2.华夏种族论上讲,黑洞坚持认为,除匈奴之外,古代所谓诸夏之外并无华夏族之外的民族存在,所谓四夷其实只是诸夏之外的各游牧渔猎部落,因此华夷之辨的种族论是站不住脚的。

管仲曰:“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左传·闵公元年》),指的是华夏诸国文明针对周边游牧部落的;鲁成公因晋景公接待不敬,欲背晋附楚,季文子以为不可,说:“《史佚之志》有之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楚虽大,非我族,其字我乎?”(《左传·成公四年》),同样指的是被承认为华夏文明的诸国和被认为是夷的楚国,那么楚国是什么族呢?

“吴为封豕长蛇,以荐食上国。”(《左传·定公四年》);“狄,豺狼之德也。”(《国语·周语》)等等类似语言,在先秦典籍中多次出现,也是华夏种族优越论引证的依据,

必须指出,这里的“族”,绝非指现代意义上的民族,除了从夏开始至周到春秋战国华夏族具有明显族群特征外,其他周边都不具备任何族群特征,他们既没有固定地域,文化特征相对很弱,群体规模不大,交流语言互相错杂。因此华夏族与周边四夷只能是族与部落关系。绝不是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关系。这样就理解了为什么在后来汉民族演化过程中,又不断有“夷”加入进来的事实,包括部分匈奴,突厥等。

因此整体上讲“华夷之辨”还是文化文明之辨,而不是曾德刚强调但没有论证过的“血统之辨”。

3.经济方式论本质上还是文化文明,尽管经济方式决定了文明特征,但我们更多的是看最后的结果或表观,所以我这里仍然把其归结为文化文明论。

兴汉运动中过气的保守势力一再强调“华夷之辨”的血统论,其依据就是周所分封的不同地域皆属华夏,但他们回避了周的分封并不全是宗室之封,同时他们无法解释:“舜为东夷之人”,“大禹出于西羌,文王生于西夷”。即使夏朝时期,东方有“夷国”,君主是后羿,并推翻了夏太康,才有“少康中兴”。那么后羿算是什么血统呢?

“华夷之辨”本质上是文化之辨,从这点认识出发完全可以解释汉民族滚雪球效应,这是文化的先进性所具备的吸引力才导致华夏族演变成现代汉族。

二、“华夷之辨”的历史作用和意义

前面已简述了“华夷之辨”的文化意义,从夏开始,至周比较清晰,到春秋战国比较完备的华夷之辨在历史上起到了增加凝聚力和向心力,加速华夏演变成汉民族形成时间,由此产生了中华文化圈,既真正的东方文明。

华夷之辨首先扩展了汉民族的文化影响,导致汉民族滚雪球的壮大。当汉民族强大之时,导致四夷部落主动向汉文化靠拢,带动了周边部落文明素质的提升。包括匈奴民族,蒙古部落,满部落,藏民族,越和朝鲜,日本等民族文明的提高,构成了中华文化圈。而华夷之辨无疑是个底线和基础。华夷之辨的前提是融进华文化而不是融进夷文化(当然,汉文明在演化发展过程确实融进了其他文化,这说明了华夷之辨是具有包容性的),每当秩序遭到破坏时,华夷之辨为重铸中华文明构筑了坚实的基础。

当民族遇到危难时,华夷之辨就促成了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的一种坚守精神,在顽强抵御外部入侵时,形成振奋汉民族抵御入侵,保卫国家的精神支柱。

当外部政权过于强大并统治汉民族时,华夷之辨是汉民族的心理底线,从上层到百姓总采取各种方式防止“夷化”,并促使统治者“汉化”,从而尽可能的保护中华文明的传承和延续。

华夷之辨存在的意义,从结果来看,中华文明仍然是世界现存文明之一。这是一种坚守,我们的祖先正是基于这种坚守,才导致中华文明的延续。

华夷之辨的单向性促进了四夷部落不断的融入汉民族家庭,并且导致汉文明不至中断和落后。反之失去华夷之辨那么现今的汉民族血液里不仅少了契丹和女真的成分,而且民族融合由于文字,语言,服装(汉民族已失去)、建筑、思想等不具足够强将导致民族融合更加艰难。

三、华夷之辨必然走进历史

本人多次强调华夷之辨的文明底线和文化意义在历史上起到的作用。但任何底线都随着历史发展而在改变、演化、甚至失去其作用而消失。

毫无疑问,如果汉文化仍然是世界最先进的文化,中华文明如果仍然是当前世界最先进的文明,坚守华夷之辨仍有其意义,但即使这假设都存在,华夷之辨也同样不再具有历史上的含义。

首先,华夷之辨是冷兵器时代的产物,现代世界,国家强大是与科技文化强大成正比的,靠冷兵器去征服一个科技文明强大民族的时代不复存在。民族强盛更在于民族自由创造力的发挥,新技术,新发明,新创造,新思想不断出现的民族,必然是在各方面都强大的民族,印第安人不会对美利坚白人构成威胁,阿拉伯人不可能靠战争去战胜以色列人。

其次,汉文明并不是当前世界上的先进文明,我们无论在发明创造方面,还是在道德文化方面都已落后于西方文明,甚至东方文明中的韩国和日本,你的华夷之辨存在的前提早已失去,按照它的文化意义,谁是夷?我认为我们是夷。我们是大大落后的夷。

你在坚守祖先的华夷之辨就是守墓人,连八旗弟子都不如,你再提华夷之辨其目的就是戴上祖先给你留下的狗皮帽子,拒绝汉民族成为吸收开放的民族。华夷之辨在近代已被西方击得粉碎,你还要重拾,你兴什么汉?

汉民族要想崛起,后人们必须放弃祖先的华夷之辨,已开放的心态看世界,就是黑洞所说的新汉族。

少跟我提什么祖先如何如何,祖先让你们扒下几层皮了,还要怎么样,不屑子孙们,只会念叨祖训,却不知道继承祖先的创造力。一个没有创造力的民族后代,别去谈祖先,第一丢人,第二给人以基因不好的感觉。只有创造力强大的民族,才能重新产生吸引力和向心力。

这就是我和汉网那些“兴汉”者的分歧之一。我主张新汉族,他们坚持华夷之辨,我放眼看民族未来发展内在机制,他们不断以蒙元拿几百年的问题去判别别人。一个着眼于未来,一个陶醉于历史。

兴汉运动必须摒弃他们,才能使运动出现转折,才能使运动得到提升,才能从祖先的荣光与悲哀中走出来取创造祖先曾经创造过的辉煌。

新汉族主张是汉民族未来发展的方向,它有待于补充、修改、完善。但他与旧兴汉运动有着本质区别。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