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十三章 周瑜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2 1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阿福,怎么了?不高兴了?”张信看着徐庶不是很高兴,忙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有些失望而已。”徐庶的声音很低。   “阿福,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武功更厉害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张信看到徐庶失落的样子开解道:“王越的武功确实很厉害。他可以抵得住一个人,十个人,上百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阿福,怎么了?不高兴了?”张信看着徐庶不是很高兴,忙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有些失望而已。”徐庶的声音很低。

“阿福,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武功更厉害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张信看到徐庶失落的样子开解道:“王越的武功确实很厉害。他可以抵得住一个人,十个人,上百人,可是上万人呢?一万个人向他冲来,他能抵得住吗?可是有一样东西却抵得住,那就是兵法。知道什么万人敌吗?谁再厉害也不可能真的敌的住一万个人。可是学好了兵法,你就真的可以做得到。你想想公则,公则虽然人品不怎的,可是同样给你们十个人,你一定是斗不过他的,这就是兵法的作用。”张信还是希望徐庶沿着他自己的轨迹走下去,历史上的徐庶可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比王越这样单纯的武夫强多了。

“二郎,我明白了,明天我就和公则向夫子好好地学习。”徐庶低头想了一会,忽然抬起头来坚定地说道。

曹操看着也朝徐庶也赞赏的笑了笑。

“公子,高顺他们被洛阳令抓起来了。”三人正慢慢的走着,郭图忽然大汗淋漓的跑了过来朝他喊到。

“公则,你别急,慢慢说。”看着郭图这个样子,曹操赶忙说道。

“高顺到底怎么了?”张信有点纳闷。这高顺跟着他这么久了,平时话也不多,是个很稳重的人,怎么就会被抓起来?

郭图感激的看了眼曹操,仔细的想了想,组织一下语言,缓缓的讲出了他所知道的情况。

郭图今天正和任安说些诗文,夫子对他不错,并不因为他是跟着张信的而看不起他。还给他取了表字,夫子本事也是了得,他自然爱到夫子这里来学些知识。忽然听到府里的家丁喊他。说是府外来了一个北营的军卒,自称是叫做曹性,指名要见二公子。家丁到了张信的小院没找着张信,想着或许张信来任安这里上课了,就跑了过来,看见他在这里,就喊了他。郭图赶忙出来接待了曹性,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原来高顺去北营找到了曹性,曹性看着高顺也是高兴,还以为高顺被弄到荆州去了,没想到在洛阳还能相见。赶忙拉着高顺说是要请他喝酒,高顺是滴酒不沾的,可备不住曹性的一再请求,两人又是好久不见便跟着曹性去了酒店。两人到了酒店,高顺要了一碗凉开水,曹性可是要了两坛酒。两人熟识,曹性也知道高顺的性子也不劝他,自个一碗接着一碗的喝着,还边说一些两人小时在并州的往事。

正说着呢,曹性忽然听见有一个小孩在酒店里高声叫骂着,骂的是御林军和南北营的军卒,说他们拿着朝廷的军饷,却不知道为国出力,尽干些欺负老百姓的事情。曹性也是喝多了,听了自是不忿,也不看小孩的穿戴,过去就扇了小孩一巴掌,高顺拉着硬是没有拉住。等小孩带的人醒悟过来了,忙喊着“公子被打了,公子被打了!”几个人还围住了两个人,高顺看着不对,赶忙推开曹性,让他快走。曹性这时酒也醒了,知道事情不妙,想要过去帮忙,可是一看人家人明显多啊。高顺已经被围住了,他只好先跑了,路上想起高顺是尚书郎府里出来的,又有张信罩着,就跑到张温府上来找张信。

郭图一听,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是打了洛阳令的公子啊!纵是自己满腹的智计,自己没人没关系也不成啊,忙叫曹性先留在府里,自己来找张信。

“阿瞒哥哥,这洛阳令是什么人,和你熟悉吗?”张信舒了口气,忙问曹操。还以为高顺把人打死了呢!看来事情也不是很糟。

“这洛阳令是庐江人周异,父亲周景曾经是当朝的太尉,朝里也是挺知名的。他家公子我也见过,叫周瑜,长的倒是挺可爱,也聪明。怕是和二郎你有的一拼,曹性打得怕就是这个公子了。这周异呢,我倒是不熟。不过同朝为官,也见得几面,不过倒是也能说几句话,我先去他那,凭着我的面子落在他那里,也能让高顺少受些苦。二郎你在回家再世叔那里想些办法,先把高顺弄出来。”说完就急匆匆走了,张信也知道事情严重也不和他客套。

周瑜,又是一个名人。可曹操都见过了,也就不惊奇了。

“公子,曹大人这次去,可能不见得有什么用,我看关键还得是这个周瑜。”郭图沉思一阵说道。

“公则,你先回家安顿好曹性,让他别出来。再让夫子去洛阳令那里,凭着夫子的名气想来也是有些作用。”郭图听了,觉得这也挺重要的,也不说什么拧头就回去了。

“走,阿福,咱们去会会这个周瑜。”张信也觉的曹操那里可能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自己也该出马了,刚去了张苟,可不能再让高顺吃苦了。

…………………………………………………………………………………………………

洛阳令周异的府里,周瑜正郁闷的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的事情。

他今天本是要出去游玩的,可没想到在路上时却看见两个北营的军卒在路边的小摊上吃饭不给钱,还在殴打小贩。当时他就想上去教训这两个军卒,虽说他此时也只是四岁,可他带着几个强壮的家将呢!却不曾想家将拦住了他,说自己的父亲只是文职,管不到这些北营出来的军卒。

卫戍京畿安危的是当朝大将军的南北禁军营,三辅之地的所有军队一切调动都统属大将军府军令,在京畿之地,大将军的权力可谓到了巅峰。没有大将军的虎符,任何军队的调动,都形如叛逆,以图谋不轨之罪论处。超出三辅之外,要调动军队,必需有天子的昭令龙谕。而城内的治安与卫戍则有西园御林军掌管,西园御林军八校尉,直接听命于当今天子,不统属大将军府的军令,成为洛阳三方势力之外,又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也成了各大势力,争相拉拢,关注的热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御林军的独特性与超然性,权力之大,可想而知。

他转的累了,就和家将们去了酒店歇息,想着路上的事情怎么都觉得不舒服。就骂起了这些军卒,也不曾想有人会跑过来打他。不过曹性当时喝醉了,没什么准头,打得自己也不严重。可是也太气人了,自己太冤枉了。

周瑜正琢磨该怎么整治那个打他的汉子,丫鬟却走进了他的房间,恭敬地说道:“少爷,门外来了两个少年,说是张尚书府的公子来拜见少爷。”

尚书郎的公子,自己不认识啊!他来做什么?不过人家既然已经来了,就得见一见。

周瑜想了想,吩咐丫鬟“去把他们请到书房,说我马上就来。”

张信和徐庶被丫鬟引领着来到了书房就打量着着书房,书房里倒是布置的极为别致。墙上挂着几幅山水画,想着就是名人的笔墨。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摆满了竹简,书桌上也放着几件打开的竹简,最惊奇的是墙上还挂着一把别致的宝剑。看来这个周瑜果然名不虚传,不但勤奋,而且文武双全。

“可是张温张尚书郎家的二公子。”张信正打量着,就听见一阵嫩嫩的声音响起,是周瑜到了。

“呵呵!我是张信。”他可不想打着张温的名号。

“可是做《野草》,被誉为神童的张信?”

张信到不知道自己这么的出名,连这个周瑜都知道了。

“呵呵,什么神童啊,净是阿瞒哥哥胡说的。”张信谦逊的说道,心里却暗骂着这个曹操,嘴怎么长得这么长!

“对了,张公子今天来的意思是….”周瑜可不相信张信没事情会跑过来找他玩。

“既然周公子,这么干脆,我也就只说了。听说周公子今天叫人给打了。”说到这里,张信偷偷的看了看周瑜,令他失望的是周瑜的脸上并没有他想到的愤怒,依然是平静的。

这个周瑜也太厉害了吧!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说啊!张信暗自着急。

“我呢是特意来看看周公子,不瞒周公子说。打了周公子的人就是我的下人,听说被令尊洛阳令周大人逮了去。我是希望周公子高抬贵手,放了他。可周公子的损失自有我来负责。”张信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徐庶不好说话,他没有和人家说话的资格。没办法,身份不够啊。

“原来那个大汉是你的人啊,这个好办。既然是你的人,那你就给我跪下赔礼,我自然是放人。”周瑜显然怒了。

“二郎,走。咱不求他了,回去再想办法。”徐庶一听这话就急了,赶紧一拉张信就要离开。

“阿福,你先放开我。”张信轻轻的推开了徐庶,说道:“阿福,高顺和你是一起跟着我的,你想想这一年多来,他一个十七八的汉子每天就跟着你我两个小孩。换做是别的人能没一点想法?可高顺说什么了没有?他是什么都没有说,他是真心把咱们当弟弟的。咱能眼睁睁看着他受苦吗?现在能有什么办法就高顺啊!只要能救他,我什么都可以做。”

徐庶听了这话慢慢的放下了手,只是眼圈有些红了。其实张信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就是周瑜是古人,向他下跪,自己是一点也不吃亏。

“周公子,既然你这么说,张信也就跪了。只是希望你说话算话,放了我的人。”张信看着周瑜缓缓的说道。徐庶也在一边紧紧的瞪着他。

“怦”的一声,张信就跪在了地上。

“慢”

张信正要下拜就听见周瑜的声音响起,抬头看着周瑜,说道:“周公子可是有是不同意了?”

“笑话!周瑜一言既出哪里有收回来的道理。只是看着你也是个人物,也不想你为难。听说你文才了得,只要你可以做出诗文表述你的志向而我又满意,今天的事情我就当做没发生过。”

周瑜也听见了徐庶和张信的话,觉得这个人重情重义,便有心相交。可今天毕竟挨了打,大人的又是张信的下人,自是不会对他客气了。

“好!那周公子听好了。”张信站起身来,想了想,张嘴吟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没办法,为了高顺,只能在做个盗版的了。

“好,真是精彩。”周瑜没有想到张信的诗文做得这么好。虽然是五言诗,时下流行的是四言诗。可这首诗充满豪气,听完令人荡气回肠,于是禁不住较好。

“呵呵,既然周公子已经说做的好了,可否现在放了高顺。”徐庶早就见惯不惯了,马上提醒周瑜。

“那自然,我现在就去让人去我父亲那里,让他放人。”周瑜干脆的说道:“只是请张公子留下,你我再谈谈。”

注:周瑜字公瑾,庐江舒人也。从祖父景,景子忠,皆为汉太尉。父异,洛阳令。瑜长壮有姿貌。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