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名证监会官员先后落马 单向监管营造腐败温床

chenjin2003 收藏 0 74
导读:王益案之前,已有7名证监会官员先后落马:上市部副主任鲁晓龙、上市部副处长钟志伟、发行部副主任刘明、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王小石等。   证监会成立以来所有涉案官员,大多集中在发行部和上市部两个部门,这两个部门正是权力和市场的紧密结合处。   5月13日,国金证券(35.51,-0.70,-1.93%)发布重大事项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雷波因个人原因正在接受有关方面调查。   这是半个月内第二位接受调查的券商高管。4月28日,银河证券总裁肖时庆被刑拘。   两人的共同特征都曾供职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益案之前,已有7名证监会官员先后落马:上市部副主任鲁晓龙、上市部副处长钟志伟、发行部副主任刘明、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王小石等。


证监会成立以来所有涉案官员,大多集中在发行部和上市部两个部门,这两个部门正是权力和市场的紧密结合处。


5月13日,国金证券(35.51,-0.70,-1.93%)发布重大事项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雷波因个人原因正在接受有关方面调查。


这是半个月内第二位接受调查的券商高管。4月28日,银河证券总裁肖时庆被刑拘。


两人的共同特征都曾供职于证监会,并与2008年落马的前证监会副主席王益关系密切。两人接连“出事”,在证券业界被普遍推测为“王益案”的延续。


券商高管接连落马


就在被查之前一个星期,雷波还接受了数家财经媒体的专访,畅谈国金证券近年来的骄人业绩和发展前景。


采访过雷波的一个记者后来回忆,当时“他气色很好,谈笑风生”,并没有被查的征兆。


然而,雷波被调查,在不少证券业内人士看来其实是“早晚的事儿”。


生于1958年的雷波,曾任职于证监会,是王益担任证监会副主席期间的秘书,后投奔王益的密友——“涌金系”创始人魏东,2006年2月成为“涌金系”旗下国金证券的董事长。


2008年6月,王益在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任上被“双规”,事涉资本市场多起要案。今年2月初,王益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王益案发后,外界就在猜测雷波或将被牵连。


对于此类猜测,雷波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特意作了公开澄清,称当初担任王益秘书仅是组织安排,且是十年前的旧事。他现在与王益“并无任何业务往来,仅仅是作为昔日老下属和老上级的私人情感联系。”极力撇清自己与王益案的关系。


然而,离被指卷入王益案的肖时庆落马才半月,雷波就步其后尘。


有报道说,王益、肖时庆、雷波三人在证监会共事多年,关系紧密。肖、雷均被认为是受王益一手提拔,是王益“铁杆部下”。


国金证券公告发布的第二天,凤凰网登出了关于“国金证券董事长被调查”的调查问卷,其中一项“国金证券董事长雷波被调查,您觉得是王益案的延续吗?”的问题,截至记者成稿,选择“肯定是”的比例高达88.4%,仅有2.6%的被调查人认为二者“不相关”。


肖时庆的被查,之前也无明显征兆。按证监会的人事安排,肖时庆原本将回到证监会任上市部副主任。


45岁的肖时庆履历复杂,曾两进两出证监会。肖在证监会工作期间,一直为王益所赏识,先后被擢升为副处长、处长,后来更被提拔为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2007年起,肖时庆担任银河证券党委书记、纪委书记、总裁,大权独揽。


4月28日下午,肖时庆接到来自证监会的电话,称有事要找他谈,让他马上去证监会。就在证监会的一间会议室里,肖时庆被司法部门当场宣布实施刑事拘留,成为王益案发后牵涉出的第一个证监系统内的干部。


几乎与此同时,肖时庆在银河证券的办公室和住宅均被查封。事后,证监会内部传出消息称,司法部门从肖时庆家中搜出了超过千万元的巨额现金。


5月13日下午5点,肖时庆因涉嫌受贿罪,已经被司法机关依法正式逮捕,目前羁押在河南省。


从刑事拘留到正式批捕肖时庆,中间仅有半个月时间,速度之快,出乎市场人士的预料。据知情者分析,肖时庆案进展如此之快,是因为纪检部门对其涉嫌犯罪行为掌握已比较清楚。


正是在肖被批捕的同一天,雷波被中纪委派人从北京带走接受调查。


王益案漩涡正在扩大。


至于该案的牵涉面还会有多广,接受记者采访的券商人士表示,业内盛传有一份王益案牵出的证监会及金融圈涉案人员名单,“雷波应该不是最后一个”。


“王益案”回放


2008年6月8日是中国传统的端午节,这一天,在浙江省宁波市举行的博鳌现代物流与自由港国际论坛上,时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的王益发表了演讲。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活动。


从宁波返京的飞机上,王益被中纪委专案组控制,飞机抵达北京后,办案人员随王益至其办公室,正式宣布对他进行“双规”。


纪检部门对王益一案初步调查后的定性是:其在担任国开行副行长、证监会副主席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对不法企业主违规发放贷款、帮助企业发行股票等,收受巨额钱物,生活腐化。


据有关部门的内部通报,经王益本人供认确定的受贿金额达1000多万元。


今年1月2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签发逮捕令,以涉嫌受贿罪对王益实施逮捕。这意味着王益案已从党内违纪审查阶段进入了实质性的司法程序。


1956年出生的王益,在仕途上曾经少年得意。


从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不久,王益进入中央顾问委员会办公厅,担任了副主任薄一波的秘书。


1995年,39岁的王益转任证监会副主席,分管股票发行、基金等最为核心的部门,位高权重。关于他的“告状信有一尺高”。


1999年,王益调任国开行副行长。


虽然被调离证监会,王益却从未离开过证券市场,他仍与证券业人士过从甚密,并被认为对证监会和证券市场具有隐秘而重要的影响力。一个例证是,仅粗识简谱的王益,近几年在证券业界人士的力捧下,居然成为中国演出频率最高、最能赚钱的“交响乐作曲家”。演奏会所到之处,经常有券商包场。王益被“双规”的缘由,被认为与证券界的多起要案有关。


喜欢作曲的王益,为自己的人生谱了一曲先扬后抑的悲歌。


单向监管营造腐败温床


王益案所引发的连环震荡,让证监会又一次坐到了火山口上。


王益案之前,已有7名证监会官员先后落马:上市部副主任鲁晓龙、上市部副处长钟志伟、发行部副主任刘明、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王小石等。


值得一提的是,1995年,鲁晓龙作为证监会涉案官员第一人被判入狱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曾对此事作了很长的一段批示,要求证监机构加强教育,严防行贿受贿行为。


不久,中国证监会上市部副处长钟志伟又被逮捕,朱镕基大发雷霆,口头指示说:“如果证监会再出一个,主席马上下台。”


钟志伟案后,中国证监会内部气氛一度十分紧张,纪检部门不断开会要求加强对员工的教育。但未出一年,证监会纪检部门再次接到北京市检察院的通知,时年30岁的发行部副处长高良玉涉嫌受贿。


至今为止,王益案尚未开庭,雷波、肖时庆接受调查也未有进一步的消息,一切尚无定论。但耐人寻味的是,尽管王益、肖时庆、雷波三人落马之时,都已不在证监会,他们的“案发地”却依然不约而同地指向了证监会。


“王益案还只是金融证券高管腐败的冰山一角。王益案牵涉到更多证券业高官,由此将会刮起一场金融监管风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乔新生教授认为。


业内人士指出,作为从事监管市场工作的证监会,这个机构自身却不需要来自市场的监督,这种单向的监管模式是造就王益的天然温床。


资本市场本是市场化色彩最浓厚的市场,但由于我国资本市场特殊的发展历程,很大程度上带有行政管制的色彩。证监会则拥有成熟市场体制下监管机构所不拥有的权力:决定哪类企业、甚至具体哪家公司可以上市、上市配额、股价高低、股权结构等等。


业内人士分析,巨大的权力就意味着巨大的寻租机会,但证监会自身却缺乏外界监督。《证券法》赋予证券监管部门20多项权力,其必须遵守的义务却只有“不得利用职务之便牟取不正当利益”以及“不得在被监管机构中兼职”,而且均无细则。


企业为进入市场,获得融资的机会,对证监会工作人员大力进行“公关活动”。证监会的工作人员用以抵挡“公关活动”的武器,只有证监会的内部规定和个人的道德修养。


证监会成立以来所有涉案官员,大多集中在发行部和上市部两个部门,这两个部门正是权力和市场的紧密结合处。


王益正是在担任证监会副主席期间,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助企业发行股票,即使他离开了这个岗位,因为握有人脉,也因为拥有资源,仍然能够在证券市场上“呼风唤雨”。


“假如中国证券监管机构不能随意干预证券市场,假如中国证券监管机构不再插手上市公司投资者之间的纠纷,那么,中国的证券市场可能会更加纯净。”中南财经大学教授乔新生如是感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