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三部 歧路亡羊 第146节: 晋谒天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146节: 晋谒天皇


“北洋舰队之所以敢这样耀武扬威,无非是借应邀访问的幌子,向帝国示威。”——山县有朋


“川上君,您召我们来……”桦山资纪中将是个急性子。

川上连连摆手道:“不是我,不是我。”

大家你望我,我望你,有些莫名其妙。

“是我,叫诸位到这儿来的。”山县有朋沉声说。

“有什么要紧事吗?”伊东佑享小心翼翼地问。

沉吟了一会儿,山县望望众人,突然开口:“今天上午,天皇陛下,召见了我。”

“什么?山县君,你,你晋谒了陛下?!”

“啊,天皇陛下,身体是否康泰?”

“山县君,您快把情形,给我们说一说。”

顿时众人都激动起来。待众人的情绪稳定了一些以后,山县才缓慢地说:“陛下是为大清国北洋舰队来访的事情,特意地召见了我。”

山县端起茶杯,刚送到嘴边,又放了下来。看着川上,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川上看着山县的举动,摸不着头脑,也没出声。

只有小川马上反映过来:“长官,我刚才已经仔细地观察过,川上将军的寓所保卫森严,没有问题的。”

“好,不愧是搞情报的,就是比别人多一个心眼儿。”

山县喝了一口茶,开口说:“是炊仁亲王,坐车来接我进宫的。他告诉我说,陛下要在正殿召见我。皇宫内的这一座正殿,真可以称得上是:雄伟庄严哪!诸君见过吗?!”

山县环视着众人,见个个摇头晃脑,心里不由产生出一种超越众人的,优越感的满足。接着说:“它从1884年起,就开始建造了。可是由于财政困难,啊!我当过几年首相,深深知道。我们日本是一个岛国,面积不大,又缺乏资源。办教育要钱、筑铁路要钱、陆军要钱、海军要钱。造一艘铁甲巡洋舰,就要四百多万日元哪!钱,钱,钱!真是把我愁死了。

所以一直拖到1890年,共花了五年多时间,才告竣工。不过,这座正殿可是整个皇宫里,最值得骄傲的地方。它占地一万八千一百五十平方米,无所不用其极呀!就说天花板吧,选用的是最好的柏木,精心制作。方格式天花板上,还描绘着一幅幅彩画。陛下最喜欢的那盏水晶吊灯,是派人专程到法国巴黎,前后费了一年多时间,花了几万日元,才买回来的哪!

正殿四周的隔扇屏风上,都画有国内一流大师,精心绘画的花鸟、虫鱼画。整个正殿的所有花费,加在一起来计算,足足有六百多万日元哪!可以造一艘,嗯,象北洋舰队定远号、镇远号,那样的钢甲巨舰哪!”

众人听得张口结舌。

山县说得唾沫四溢,得意洋洋。

这一天上午,山县有朋来到皇宫正殿里,走到面对门口的屏风右侧,就见诺大的殿里空荡荡的,只有明治一人坐在那闭目养神。山县对明治敬了个礼,然后面对明治斜行至屏风正中与明治之间的位置站定,对明治再行一个90度的鞠躬礼。

明治睁大眼,望着山县说:“你来啦,坐吧。”接着问:“北洋舰队何时到达?”

“陛下,据报北洋舰队已于6月27日到达对马岛与壹岐岛之间,正往下关、门司海峡进发。”

“有几艘舰只啊?”

“共有八艘。”

“是那几艘军舰?”

“现在还不清楚。”

明治沉吟了一下说:“大清国北洋舰队这次来访,是本国政府发出的邀请。他们应邀而来,在礼节上,我们不能有丝毫的疏忽,为人嘲笑。要好好招待,尽量提供方便,满足对方的需求。你们可以按照计划方案去做,但是绝对不能再发生过去长崎那样的事。这也是帝国海军向海军强国学习、展示自己的好时机。”

“哈意,请天皇陛下放心。我们一切均已安排妥当。”

“有什么事和炊仁亲王、陆奥宗光、川上操六等人好好商议,就不用再进宫了。”

“哈意。”

又是一阵沉默。山县深知明治天皇寡言少语、果敢刚毅的性格。于是跪下,双手伏地,头低得触到地板,俯首低沉地说:“陛下,如没有什么吩咐,老臣要告退了。”

山县起身,正要退出。

“慢。”

明治叫住了这位陆军元勋,明治功臣。从身旁的几案上,捧起一只黑漆盒子说:

“山县,川村纯义伯爵老了。为朕排忧解难的重任,就落在你等肩上了。万望你保持武士风度,为大日本帝国繁荣强盛效力。”

山县有朋惶恐地再次跪伏于地,喃喃低语:

“请天皇陛下放心,老臣就是粉身碎骨、肝脑涂地,也要施皇恩于海外,耀军威于八极。”

“好,山县,有你在,朕寝食俱安。天照大神留下个规矩,端溪砚赐给最信赖的人。这一方端溪砚,是古之宝物,我朝传世国宝。据说,还是大唐高僧鉴真大法师的遗物,就赠予你吧。”

山县激动得热泪盈眶,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双手接过黑漆木盒,紧紧捧在胸前。立起身面向明治缓缓后退,退到屏风前站定,向明治行90度鞠躬礼。再退至屏风左侧,又一次敬礼,退出。

“诸君请看,这就是那方端溪砚。”

只见一方砚台,黑油油的。黑中透紫,紫中又微微泛红。那方砚石的天然纹理,隐隐然好似游龙戏凤,端的是巧夺天工,无价瑰宝。

“啊!踏天磨刀割紫云,圆毫促点声静新。”

川上操六不禁吟诵起,唐代诗人李贺赞美端砚的诗句。

“诸位可曾知道,这端砚早在唐代初期,就己经被视为珍宝。历代官吏,都把它视为贡品。《端溪研考》中记载:端石皆可为制砚,惟水岩最贵。因为它具有‘呵气研墨’的特点。”

“山县君,你真好福气啊!不仅晋谒了天皇陛下,还深蒙皇恩,获赠稀世珍宝—端溪砚。”

“诸君。”山县摆摆手,示意大家停止热烈的讨论。

“伊东君”,山县转身对着佐世保镇守府司令、海军中将伊东佑亨问道:“有什么新消息?”

“今天下午,北洋舰队主力八艘军舰,已进入关门海峡。”

举止文雅,谈吐彬彬有礼,一派儒将风度的伊东,简捷地回答。

“都有那些军舰?”

“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号。它的姐妹舰—镇远号。其余六舰是:铁甲巡洋舰经远、来远、平远,和半铁甲巡洋舰致远、靖远、济远。”

“好家伙,北洋的精华全部到齐了啊!”川上惊叹道。

“北洋舰队倾巢而出,定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小川又次沉思道。

“嗯,北洋舰队之所以敢这样耀武扬威,无非是借应邀访问的幌子,向帝国示威。诸君且不可掉以轻心,各位有什么高见,不妨说说。”山县鼓励道。

“不是已经有一个,报陛下御批准许了的接待方案了嘛?”桦山不解地问。

“哦,那个东西,是给炊仁亲王他们,那些搞外交的在明里应付用的。那是软的一手,是做给世人看的。我们还得有暗的、硬的一手。所以才把你们这些军界大佬,召的这里来密议。”

山县扫视着众人,阴阴地笑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